2015年7月20日 星期一

海賊王794分析 (夏多)

日期: 2015-07-18

    大家好,我是夏多老師。
    最近夏多拜讀過耒陽市文聯熊主席清新脫俗的詩作(不知道的同學可以百度一下),有如醍醐灌頂,深感震撼。值此涼夜如水,晚風習習,夏多也忍不住詩興大發,特此為大家作詩一首,希望各位喜歡。啥?我似乎聽到有人在背後說“趕緊滾去寫分析,寫毛詩啊!”
   

    ……這位小兄弟你等著,我這就順著網線爬過去把你家電腦砸了,讓你領教一下本詩人的絕技·秘奧義——飛流直下三千尺,疑似天馬流星拳!
    《評海賊夏多分析》
    海賊分析有夏多,明明白白看個透。雖然經常被打臉,多虧他的臉皮厚。
    一打臉就裝失憶,什麼也沒發生過。寫完一話算一話,全靠拖稿耍大家。
    分析沒貨吐槽湊,反正字數絕對夠。你說分析很多錯,你行你上別嗶嗶。
    我就不上就嗶嗶?大喊郭沫郭沫若,一個三檔加象槍,看你能往哪裡躲。
    勸君不要動肝火,和這傢伙沒話說。越是黑他越是拖,下回填坑三年後。
    一年一年又一年,分析之路一起走。海賊分析有夏多,南無阿彌的陀佛。
    作完這首(zi)詩(hei~還是讓夏多老師切換回正常模式,一起開啟本話漫畫的分析吧!


    夏多分析鎮樓圖:《Hey Banana》,發呆中的路企鵝,不知道背後危險已經來襲~
    本周夏多推薦音樂:《See you again》,今年紅遍全球的速7片尾曲……艾斯,我們想你了。

    艾斯與薩波,這對兄弟的故事就像是上天開的一個充滿惡意的玩笑。長達十多年的時間裡,同在一片藍天下各自進行著冒險的兩人卻互不知道彼此的存在。艾斯至死的那一刻都篤定認為薩波早已逝去,而記憶一片空白的薩波回想起關於艾斯的瞬間,卻是看到艾斯的死訊時。人世間最無奈與痛楚的情形莫過於此,不是無能為力,而是後知後覺以後才發現錯過了一切。
    造化弄人。也許在另外一個平行的宇宙時空之中,艾斯與薩波會在某一處蔚藍海洋上錯身而過時突然認出對方,相視一笑後,對飲烈酒講述這些年的故事,不再讓遺憾上演吧……
    在描寫世界風雲與豪傑動向,信息量超炸裂的上一話漫畫後,這一周的海賊王794話《薩波的冒險》更像是一篇感人的番外篇漫畫,主線劇情不多。實際上也的確如此,富士電視臺將在822日晚上9點播出的海賊王TV特別篇動畫《薩波的小插曲 ~三兄弟之間的羈絆 奇跡的再會&繼承意志~》,講述薩波小時候被革命軍拯救後開始的故事,應該就是以海賊王794話漫畫為藍本打造的。這集特別篇動畫將要開播的消息約在一個月前就對外放出,可見尾田老師早就計畫好一切了。


    本話漫畫以薩波為主角,講述了他少年時被天龍人炮轟過後的故事,以及他為什麼不能在頂上戰爭時去拯救艾斯的原因。是的——因為這些年來他一直處於失憶的狀態,直到看到艾斯的死訊才被喚醒。雖然這個解釋多少會讓一些人覺得略狗血,但毫無疑問是最合情合理的理由,也為眾多海迷先前的質疑做了一個徹底的回應。想到失憶的薩波清醒的那一刻時有多痛苦,那種撕心裂肺的無助和崩潰真是讓人感同身受。
    也正因此,雖然本話漫畫沒有多少主線劇情信息量,卻絕對是讓人印象無比深刻的一話。無數海迷們看完這話後紛紛表示淚腺崩壞,為ASL兄弟深厚的羈絆所感動,單論感人程度,這一話堪稱海賊王漫畫催淚的新里程碑。斯人已如火焰般消逝,兄弟的情誼卻永遠繼承與不朽。如此動情的一話漫畫,夏多發現能寫的分析不多,感慨卻有不少。
    虐心的劇情,還有更虐心的結尾——下周休刊
    這意味著我們將度過沒有海賊漫畫的兩周漫漫夏日時光Orz,簡直是成噸的傷害值……在那之前,還是先來看看海迷們對於本話漫畫的吐槽吧。
    === === === === ===
    @灰獾:是什麼讓一個鐵骨錚錚的硬漢弗蘭奇哭的眼睛冒煙,哭得眼珠子的都掉了?因為,下周休刊!
    @Procrastinator___-:看了這話眼角有些濕潤,看到下周休刊,立馬哭了出來
    (夏多:沒出息的傢伙,要是讓你們去追《全職獵人》或者《驅魔少年》豈不是要天天以淚洗面了?……咦?驅魔少年居然復刊了!還真是千年等一回啊~
    @Zero_Crow:看見弗蘭奇哭,總怕他短路爆炸了
    (夏多:放心吧這位同學,現在聯手機都有那麼多三防的了,弗蘭奇如果沒有防水機能那可以自爆了事了)
    @隔壁小韋韋:是哪個傻逼把貝拉米扛回來的?這不科學…
    @huang文泉:貝拉米不是堂吉訶德家族的四大強大戰力之一,就算沒被王宮碎片砸死,為什麼能被人治療,還放在路飛一夥人身邊,是要上船的節奏嗎?不要啊!!
    @Babyashlee:貝拉米怎麼躺地上了!誰多管閒事給抬進屋子的?千萬別上船!千萬別上船!千萬別上船!
    @Ryfee來回奔波好痛苦:貝拉米為什麼沒被抓?難道是洗白果實能力覺醒影響了海軍
    (夏多:所以說……貝拉密到底是有多招你們討厭啊!連躺在地上睡個覺都有錯,貝拉密的心真的好卵痛)
    @英灝要拯救世界:一個哥哥的犧牲,喚醒了另一個哥哥的記憶......如果說真有在天之靈這麼一說的話,或許這就是艾斯的最後一個保護路飛的方式呢......多希望路飛,有一天能夠強大到足以去保護任何一個夥伴,還有家人
    (夏多:不需要等到有一天,相信路飛現在已經有這樣的覺悟和實力了。)
    @cNgt-駱浩:頂上的時候,薩波為什麼不去救艾斯呢?當時各路大神各種推斷……尾田終於給出了答案,這答案合乎情理,偏偏又最出人意料。沒錯,就是這麼簡單!尾田賊笑著聽著那一大片響亮的打臉聲……


    (夏多:不只是尾田仔,夏多此刻也正賊笑著聽那一大片響亮的打臉聲,稍微有點不習慣呢)
    @咧開嘴笑一笑也許明天會更好呢:看看那些受傷的,索隆卻坐著喝酒...
    @同十沒有更多:所有人都因為戰鬥受了大大小小的傷,只有索隆是毫髮無傷,所以他才能如此愜意的喝著酒,還帶著和煦的微笑。。。
    @國民段子手:第一次見索隆如此溫暖安靜的笑容
    (夏多:輕輕鬆松喝著小酒就成為本話的搶鏡帝,索隆這一趟德島之戰也走得太悠閒了,當然,實力強大是輕鬆的前提。)
    @要航海的貓:這麼多年來居魯士終於可以好好睡一覺了!!
    (夏多:然後發現好不容易回到自己家睡覺,卻特麼的發現床被人占了!身為主人居然要睡地板。。)
    @八代火影銀他媽路飛:薩博和鼬一樣是弟控,而且都會用烏鴉。
    (夏多:都是中分頭,都會用火焰,都喜歡用手指戳人←_←)
    @Tata不能光有創意:看到恢復記憶後慟哭就想起一首歌——再給我兩分鐘,讓我把記憶結成冰,別融化了眼淚,你妝都花了要我怎麼記得——所有慟哭的畫面表現都真的好戳心
    (夏多:前面還很感動,看到“你妝都花了要我怎麼記得”瞬間就出戲了……話說最近突然多出了很多傑倫小公舉的粉絲呀)
    @小升有禮了:媽蛋,上著班,用手機看了一半,我就要哭了,看另一半
    (夏多:突然想到網上一個段子:用手機看一個感人的視頻,差點就要哭了,看完之後發現手機忘了開wifi是用流量看完的視頻,眼淚立馬就掉了下來……不知道這位元同學是不是也是這種情況呢~
    @淺淺o_0:只有我覺得失憶雖然狗血,但是卻挺貼切麼?因為實在想不到除了失憶,還有什麼理由能讓薩博不去救自己看得比生命還重要的夥伴……真的看哭了
    (夏多:失憶是萬能藥,放在哪都合適……比如夏多教大家一招,如果大家暑假結束了作業卻一點都沒寫,可以和老師報告說你暑假時被天龍人一炮轟失憶了,完全忘掉作業的事情,這樣老師一定就會原諒你……然後把你送去看心理醫生)
    @陳億洲:然而薩博艾斯誰大誰小還是沒說…
    (夏多:這裡稍微科普一下,為什麼薩波和艾斯分不清誰比較大誰比較小,但大部分海迷都認為艾斯是大哥,薩波是二哥的原因吧。因為艾斯的生日是11日,而薩波的生日是320日,就算兩人同年也是艾斯比較大。更何況艾斯還在媽媽肚子裡呆了20個月,可以說剛出生時就是一歲多了。。)
    @笑忘書Levi:為什麼羅要睡地板,路飛可以睡床上?


   (夏多:想想在德雷斯羅薩島篇徹底被玩壞的羅,連上面這麼羞恥的臺詞都能說得出來了,還會在乎睡的是床還是地板嗎?!總比睡在路飛肩膀上、牛背、馬背、王宮地板上好吧!)
    @言廣林:下話山治不上線我去屎!!
    (夏多:這位同學的勇氣我很欣賞,那就讓我們在下一話見證奇跡的時刻到來吧!)
    【關注夏多的新浪微博(昵稱:夏多先生,點擊進入),評論暢聊漫畫,就有機會在分析中上牆~
    由於篇幅有限,每期分析只能挑選20條海迷評論,沒能上牆的大家希望下次多多加油~
    === === === === ===
    本期漫畫打分:95
    本話耀眼之星:宇智波·弟控·薩波



    本期扉頁插畫,尾田老師依舊秉持著“就是要讓你丫猜不著”的精神選擇主題,這一期登場的主角居然是……剛剛戰敗的堂吉訶德·多弗朗明戈!!作為大BOSS在被打倒後馬上就出現在悠閒的日常扉繪裡,明哥應該算是第一人了吧。這樣的反差感讓人有種角色是個演員的錯覺,剛剛辛苦演完了一場激烈大戰的重頭戲,扉頁裡才是他們卸了妝走下舞臺後的真實生活哈哈哈。
    這次的插畫主題為“多弗朗明戈把墨鏡借給火烈鳥”,由日本海迷“森之居民”提供的創意。嗯……就讓夏多來解讀一下這位海迷與尾田老師的心理活動吧——
    森之居民:哈哈哈,讓明哥把墨鏡借給火烈鳥,這樣明哥就沒有墨鏡可以戴了!這下總能知道明哥的臉長啥樣了吧,本寶寶簡直太機智了!
    尾田老師:呵呵,圖樣圖森破!就算沒有墨鏡,我也會讓明哥用手擋臉的!想看明哥的臉再等一百年吧!
    森之居民:…………我真是日了火烈鳥了……
    總而言之,尾田老師是鐵了心不準備讓明哥露臉,明哥墨鏡之下的真容很有可能會成為海賊王又一大沒有答案的未解之謎。
    回到畫面中來,明哥的墨鏡果然才是線線果實能力者的本體,這火烈鳥戴上墨鏡後,那氣場杠杠的,儼然和明哥如出一轍,完全分不出和他有什麼區別啊!(眾人:喂,小心明哥切了你!)戴了墨鏡後的火烈鳥不僅學會操縱人偶,身後還多了幾隻花癡的雌性火烈鳥……這麼萬能的眼鏡上哪買去?老闆請給我來十副!
    火烈鳥操縱的人偶也深有典故,獅子、鐵皮人、稻草人和小姑娘,一看就是出自《綠野仙蹤》的幾位主角。


    上一期有匹諾曹,這一次是綠野仙蹤,下一回會不會就是愛麗絲夢遊仙境、不萊梅的音樂家什麼的了?只是火烈鳥(明哥)不改邪惡的本質,居然讓這幫天真單純的童話故事主角舞刀弄槍,不愧是極惡的化身!
    許多海迷在看完這一話扉頁後腦洞大開,認為其中有所影射:獅子代表四皇大媽手下那只獅子貝殼慕斯,鐵皮人代表弗蘭奇,稻草人代表霍金斯,小姑娘代表娜美。尾田既然畫了這張扉頁,說明這四人身上會發生被明哥控制什麼的故事……對這樣的觀點夏多只能長跪不起了,現在的孩子,一個個都想像力太豐富了。不過尾田的思想之慎密和BT,我們也不是沒有領教過,扉頁之中有沒有隱喻只能等待時間證明了。


    PS:其實那位日本海迷想看戴墨鏡的火烈鳥完全不用那麼麻煩啊,去翻翻海賊王766話就夠了。因為堂吉訶德家族的海賊船船頭本來就是戴上明哥墨鏡的火烈鳥造型啊!

    正篇開始!!
    月下花海,小鎮木屋。這一幕說不出的溫馨恬靜,和德島大戰時的轟轟烈烈場景一對比,才知道如此和平的畫面有多來之不易。


    薩波準備與路飛一夥人作告別,離別之前再看看路飛,順便說說自己這些年來的經歷。
    “我只是走之前來看他一眼……”身為資深弟控,真的有人會相信他的這句話麼?如果只是看一眼,站在窗外看完馬上就能走了,為何還要坐在路飛睡覺的床邊,摘了帽子開啟講故事模式呢?久別重逢,再會不易,作為哥哥的薩波只怕心中也有許多不舍吧。
    除了薩波以外,還清醒沒有睡著有幸聽他講故事的只有羅賓、索隆和弗蘭奇三人。弗蘭奇趕著要修理自己戰鬥中損壞的部位所以沒能睡覺,羅賓只有背部受了傷並沒有在戰鬥後太過疲勞(羅賓姐姐的新髮型簡直美爆了,這是因為尾田老師也發現她和維奧拉太像了,所以稍微給羅賓改改造型?),至於索大…………完全是滿血滿狀態嘛!!看他悠閒的喝著酒像個沒事人一樣,真不敢相信這傢伙剛剛在德雷斯羅薩島手刃完一個山一樣大的岩石巨人。兩年之後,還能有sei像索隆一樣霸道呢?期待下一個對手能夠逼出索隆實力的極限。


    通過薩波的話,我們終於知道了海迷每話漫畫更新之後必須念叨一下的“CP0”的下落了——這幾個神秘的傢伙在幫助多弗朗明戈宣佈重返王下七武海後就已經早早離開了德雷斯羅薩島,後來被鳥籠隔絕後更不知道德島發生了什麼事。怪不得不管海迷如何想念這幫人就是打死不出場,原來人家只是來跑個龍套走走過場而已。就算他們現在重返德雷斯羅薩島,估計明哥也已被海軍帶走,革命軍更早就離開不見,CP0只能撲了個空,難以在德島篇再派上什麼用場。
    想要揭曉這世界第一神秘組織的真面目,恐怕要等很久以後的未來才行了。

    德雷斯羅薩島終於迎來了唯美寧靜的夜晚,這一天應該是海賊史上最漫長的一天了,或者更確切一點的說,這是海賊史上最漫長的一個下午了。


    因為羅與明哥定在格林比特島的交易時間是下午3點,仔細想想明哥和羅在格林比特島碰面都是多少話以前的事情了。德島天黑時間最遲算下午7點好了,那麼整個德雷斯羅薩島大戰居然只經歷了4小時左右,各位角色的效率實在太高了一些。
    這一話漫畫的氣氛非常平靜,但也正因為這份平靜安逸,我們能從中解讀出尾田沒有畫出來的兩大主線劇情的動向。
    如果說本話漫畫明之主角是薩波,那麼暗之主角,則是以山治為首的掉線組了。
    為什麼這麼說呢?作為草帽一夥的同伴,我想路飛他們在戰勝多弗朗明戈之後的第一件事就是用電話蟲和桑尼號上的山治進行聯繫並互相通報情況吧,因為無論是路飛這方,還是山治那方,在失去聯繫之前情況都非常緊急(一邊是羅被槍擊,一邊是突然遇到四皇BIG MOM)。


    很顯然,路飛或者羅賓、索隆等人已經在戰後和山治等掉線組成員聯繫上了,而在對話完後所有人的表現都無比平靜安逸。這只能說明一個情況:山治一夥人他們現在已經解除了四皇大媽的危機,正處於非常安全的狀態中,凱撒·克朗也好好的被他們看守著,沒有被任何人奪走。
    如果不是這樣,路飛和羅怎麼可能會放寬心睡大覺呢?
    不出意外的話,下一話或者下幾話之內,山治等掉線組成員就會出場。尾田老師會用“讓時間稍微回到幾小時前”這樣的回溯手法為我們上演山治和桑尼號是如何逃離四皇大媽的危機,並與路飛他們進行聯繫的畫面。
    對於海迷來說大家心上的那塊大石終於可以落下了,失聯已久的山治組,平安無比!

    另一點尾田沒有直接畫出來,但大家卻能側面解讀出來的資訊,則是藤虎大將的決意。


    路飛、羅能好好的在居魯士的家裡休息,一點都不著急要被海軍追捕的樣子,說明了藤虎大將根本沒有好好去執行赤犬元帥上一話結尾下的命令。
    正如上一話夏多分析所言,赤犬元帥命令最大的破綻就是沒有時間限制,所以藤虎會等草帽一夥離開德雷斯羅薩島後再認真去追擊這對海賊同盟,現在頂多做做樣子好交差。畢竟在德島,路飛(路西)已經如救世主降臨受到萬人追捧,此時對羅路同盟下手有違民心,剛剛對民眾下跪完的藤虎是幹不出這事的。
    老謀深算的藤虎不會乖乖被赤犬牽著鼻子走,但基於海軍大將的立場,他也不會輕易放過羅路聯盟。藤虎大將與路飛的糾葛,將在未來的篇章繼續不斷延續。但至少在德雷斯羅薩島篇,我們可以稍微對藤虎的威脅而鬆口氣了。
    居魯士的小屋,雖然到處是修補的痕跡但卻顯得很溫馨整齊。燈沒有開,眾人就著月光開起了夜談會。


    眾人大戰之後的睡相一覽——路飛的睡相我們已經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烏索普則是所有人裡最誇張的一個,羅睡覺時張大著嘴巴……難道他會打呼嚕?這倒是讓人覺得有點意外。我想大概是因為羅在今天之後實在是太過於疲憊了,畢竟在登陸德島的前一夜,他的睡姿是如此帥氣的——


    居魯士的睡姿非常安詳,作為玩具人時他是不用睡覺的,所以這是他十年來第一次入睡,以人類的身份。想來真是讓人覺得噓唏不已。


    只是尾田老師似乎又手滑了,給居魯士多畫了一條腿……不要在意這些細節!
    最後則是貝拉密,他頭上敷著一條毛巾,看起來受傷不輕的樣子………………等等?什麼,貝拉密?!!為什麼他會在這裡,他不是堂吉訶德家族的成員嗎,怎麼沒被海軍給逮走,還讓人送來居魯士的小屋安心睡大覺了?一時之間眾多海迷表示無法接受而對貝拉密議論紛紛,更有人認定這是貝拉密要上船的前奏。
    而夏多卻認為,貝拉密被送到居魯士的小屋養傷才是符合情理的發展。
    貝拉密名義上是堂吉訶德家族成員之一,但在外人眼中,他早就和堂吉訶德家族決裂了。整個德島篇他壓根沒幹過任何一點傷害國民的事情(就算以前也沒有,因為他一直是堂吉訶德家族編制外人員,從來沒來過德島),先是敗於腦殘粉之手,再被德林傑欺負,最後是主動找上明哥後被暴打一頓,然後和路飛決鬥被秒殺……對於這樣的可憐人,根本就找不到什麼理由去逮捕他。如果非要說因為他是堂吉訶德家族成員而將他抓起來的話,那麼BABY5和維奧拉也不能倖免。
    但貝拉密的身份終究比較敏感,所以他才會被帶到居魯士的小屋休息,而不能在王宮那邊獲得休養。
    我們仔細一看就會發現,除了居魯士以外(因為這是他家啊),其他在小屋中休息的人都是不方便光明正大的現身于王宮裡的人,至少在名義上,他們都是藤虎大將要追緝的重要目標。所以貝拉密會跟路飛他們一起休息,並非是要上船的前奏,而是因為他們都不適合在王宮大大咧咧的出現而已。
    貝拉密往後的人生道路會如何,這還真不好說。也許他會像忠犬一樣繼續去追隨多弗朗明戈。也許他會在踏上自己的冒險後成為路飛的強力粉絲團……但說要讓他加入草帽一夥,這是萬萬不可能的。


    和之國篇即將到來,貝拉密文也不行,武也不行,打架方式還和路飛有80%的相似之處……除了一顆赤子之心,真看不出有什麼能夠上船的特質。再加上他的胸口還保留著堂吉訶德家族的紋身,要讓他上船?先學習娜美把舊的紋身去掉再說。
    如果你問夏多德篇後誰有可能會成為第十人。夏多會這麼回答:
    腦殘粉有5%的可能性,卡文迪許有5%的可能性,剩下98%的可能性是誰也不會上船(眾人:……你的數學是體育老師教的嗎?)。由於羅路聯盟的強勢組合效應,除非是職業非常特殊而必要的人物,否則就算是加入了也不會讓草帽海賊團有新的變化和補強。這第十人的選擇遠比以前更加艱難,在德雷斯羅薩島篇,夏多還沒見過那麼超凡脫俗的特色人物,因此在夏多心中德島篇一個第十人的合格人選都沒有。

    在薩波的娓娓道來下, 一段不為人知的往事如畫卷般在索隆、羅賓和弗蘭奇面前展開。
    看到ASL(艾斯、薩波、路飛)三兄弟的童年畫面,一起對付野獸、喝下結義酒的瞬間……夏多眼角忍不住有些濕潤。童年回憶總是美好的,但這份美好對羈絆深厚的ASL三兄弟而言,卻太過短暫而脆弱。一切熱血澎湃的希望在薩波出海被天龍人的炮彈轟中時戛然而止,從此以後只有不斷錯過和遺憾的命運了。


    燃燒的臭鎮、痛恨腐朽貴族的貴族之子薩波與革命軍龍的初遇……這些畫面對於海迷們並不陌生,夏多就不再贅述了。三兄弟童年回憶篇從海賊王582話《路飛與艾斯》開始,到589話《風雲之志》結束,有興趣的同學可以重溫一下,對於這一話漫畫的理解應該會更加深入和透徹。


    當然大家也可以直接收看海賊王TV動畫第493集到504~雖然海賊王TV動畫組的製作水準一直為人詬病,經常出現畫面崩壞、節奏拖遝的情況,就連夏多也常常不忍直視海賊動畫,因為和其他大多數漫改動畫相比海賊動畫簡直像是充話費送的孩子一樣。。


    ASL童年篇卻是海賊動畫組難得的精品,整體水準非常良心,人物也幾乎沒有走形,節奏流暢,情感敘事相當飽滿。少年時代的路飛、艾斯和薩波簡直各種萌。,隨便一截圖都是張不錯的表情圖,借此薩波回憶篇的機會強力向大家推薦一發。
    只可惜ASL童年篇的高品質只是曇花一現,兩年後的TV動畫大部分時候還是沒能逃脫又崩又拖的怪圈……要怪就怪那只懂得圈錢的萬惡的東映動畫公司吧!
   
    薩波被天龍人炮轟之後,如何被拯救之謎終於揭曉答案——
    果不其然,是路飛的老爹蒙奇·龍親自出手在大海之上救了薩波!!


    天龍人一炮轟中薩波的小船,旗幟被燒毀,薩波整個人也受了重傷,尤其是左眼部分被炮火深深灼傷(看著真的讓人非常非常心疼,他還是個孩子啊,天龍人必須死!)……在垂死之際薩波腦海中想的還是兩個兄弟之名,隨後漸漸沉入大海。。就在此時,霸氣無雙的革命軍首領龍出現了!他伸出手將薩波從水中拉出,挽救了薩波一命!
    可是,在畫面中尾田老師並沒有在龍身旁畫出類似船隻的存在,龍是怎麼到達海上救出薩波的呢?
    這是不是說明了十幾年前的龍並非惡魔果實能力者,所以才能現身在大海上救下薩波?
    夏多有一種想法:如果龍不是坐船去拯救薩波的,同時因為他一身乾淨身上沒有絲毫水跡,也能證明他並沒有遊過泳。那麼只剩下這樣的可能性了——1)龍可以用能力自如行走在水面之上。(2)龍和薩波一樣,也能控制烏鴉群,他是踩著烏鴉去救薩波的。(3)龍的惡魔果實能力可以讓他自由飛行,他當時是飛在水面上空帶走薩波的。(4)其他,請大家自由發揮腦洞進行聯想~
     幾種想法,夏多更傾向於第三種,因為夏多一直都認定龍是幻獸種飛龍果實能力者,在神話裡龍是可以呼風喚雨,飛上九天的神奇生物。若龍擁有“龍”的惡魔果實力量,禦風而行飛到海面救人根本不算什麼難事。
    蒙奇·龍,這位號稱世界最危險的男人,他的能力究竟是什麼還有待尾田確認。本話裡難得打了下醬油就讓海迷們感到興奮不已,期待他有一天真正的大放光彩。


    夏多在回顧ASL童年篇,順手發現的尾田老師又一處筆誤。
    在海賊王588話《薩波的大海》裡,薩波被天龍人炮轟兩次,炮轟第一次後薩波脫下大衣滅火,然後才被第二炮轟中昏迷過去。
    然而在海賊王794話《薩波的冒險》裡,薩波跌入大海時身上卻穿著大衣……這裡就和588話的內容有所矛盾了,難道薩波在被第二炮轟中前的一瞬間用超快的速度把衣服給穿上了?
    尾田的這次手滑情有可原……他大概也沒想過會有如此神經病又刁鑽的讀者存在吧,哈哈~

    在革命軍黑龍船上蘇醒的薩波,失去了幾乎全部的記憶。
    他忘掉了自己的姓名,忘掉了兄弟的存在,忘掉了一切……唯獨剩下打死都不願再回家的強烈意念。無家可歸,記憶空白的薩波也就此加入了革命軍,開始了新的光輝旅程。


    失憶這個橋段或許狗血,但卻是最合適不過的解釋。以前有許多海迷怪罪薩波為何不在頂上戰爭時去拯救艾斯,現在這樣的指責徹底不成立了,反而對薩波更加心痛與同期,因為他比任何人都要痛苦和無奈!除了能圓掉一切的疑問,失憶也讓劇情變得更加虐心。十多年時間如漫漫一夢,恍惚間醒來的那一刻有多刺痛,只有薩波自己清楚。
    海賊王731分析裡,夏多在薩波兩年後初登場那一話就猜到了薩波可能是因為失憶的緣故而沒去往頂上戰爭。小小恭喜自己一下,終於不用再開啟武裝色霸氣臉部硬化模式了,呵呵~(眾人:我記得上一話分析誰說這一話是王宮慶祝篇來著?……啪啪啪!打的就是你!)


    關於薩波的失憶,本話漫畫裡還有個很容易被忽略的小細節,不知道大家注意到了沒。
    除了自己的名字,薩波把他曾經穿著打扮的風格也完全忘記了。


    在被天龍人炮轟後,鏡頭給了薩波帽子飄走的一個特寫。當時龍的情況緊迫,救人如救火,根本沒有心思去撈這頂帽子。他原本那頂帽子就此漂走消失不見了……再加上薩波的失憶,所以後來呆在革命軍裡的他忘記自己原來還有戴禮帽、背後綁鐵棍,身上穿大衣的習慣,轉而穿上了優雅的馬甲和襯衫。


    直到他的記憶在痛苦中迸發回歸後,薩波才換回了原來的穿衣風格——帽子、大衣、鐵棍三件套一樣都不能少。這一套專門訂做的穿著打扮,代表著從前的薩波重新歸來,真是和羅路一樣,帽子才是自己的本體。
    薩波又是如何喚醒遺失的記憶呢?接下來的才是重點。


    前方高能虐心預警。
    前方高能虐心預警。
    前方高能虐心預警。
    2年前,頂上戰爭,白鬍子海賊團大敗,四皇白鬍子和第二隊隊長火拳艾斯均戰死于馬林福特廣場。這個將改變世界格局的新聞瞬間隨著報紙傳遍偉大航道,就連革命軍也在第一時間瞭解到相關的情況,因為他們的同伴伊萬科夫(人妖王)和依瑪祖娜也參與了這次戰爭,同時頂上戰爭中還曝光了路飛是革命軍首領龍的親生兒子的震撼消息。


    讓薩波重新蘇醒的是艾斯戰死的新聞圖片。
    在看到艾斯死亡時的消息,所有模糊不清的記憶碎片逐漸浮現,拼湊出一幅最鮮明的圖像——艾斯,他是我的兄弟啊!!
    然後一切的一切回憶全部隨之洶湧而來,薩波的失憶就這樣不藥而愈了,在最壞的時刻,在最痛苦的瞬間。


    海賊王751話裡,我們就已經看過薩波見證艾斯死亡時的痛苦剪影,薩波稱之為“噬骨之痛”。


    當時我們並不清楚751話的這一幕就是薩波恢復記憶的時刻。
    只有在這一話裡,我們才能清楚到那“噬骨之痛”有多具體。
    回憶的溫暖與現實的冰冷不斷穿梭徘徊,如萬箭穿心般讓薩波淚流雨下,這位在我們眼中向來戰無不勝、氣度無雙的革命軍參謀總長在那一瞬間慟哭、崩潰、扭曲得像是個絕望無助的孩子。薩波身上劇烈的反差更讓我們這些讀者也被一同感染,聞者傷心,見者落淚。
    可以這麼說,薩波那一刹那的痛苦與絕望毫不遜於親眼看著艾斯死在眼前的路飛,以至於他因為痛苦過度而昏迷過去,發燒沉睡了整整三天三夜。


    這時候有人發出了這樣的疑問:為什麼薩波沒能早點看到關於艾斯的新聞並想起關於艾斯的事情呢?難道他也和路飛一樣沒有看報紙的習慣?不太可能吧,畢竟薩波是革命軍參謀總長,在世界各種重要情報方面的收集和瞭解應該很全面才對的。


    比如艾斯要被海軍公開處刑的消息就早已傳遍世界,連九蛇島那邊都有報紙報導了,為什麼薩波不知道?
    對此夏多只能認為,薩波以前並不是沒有看到過關于艾斯的新聞報導,只是那些報導沒辦法觸發薩波記憶的蘇醒而已。失憶的人到底要怎麼重新恢復記憶,並沒有什麼必然性的道理,在不少影視作品裡要麼是腦袋重新被砸了一回想起來了,要麼就是因為某種事物觸景生情,精神被強烈刺激後重新恢復了記憶。
    薩波顯然屬於後者。
    “艾斯戰死”的新聞觸動了他內心最深處的痛點,才能以如此悲哀決絕的方式讓他重新醒轉。
    在從前就算他不經意間看到了艾斯的新聞,也只會當做四皇白鬍子手下第二隊隊長的身份去平淡對待,並不會引起特別的注意。畢竟世界上有萬萬千千個海賊,白鬍子手下就有十六隊的隊長,如果每個人都要去關注薩波哪有那麼多精力。


    側面的證據還有一個,路飛屢次做出轟動世界的舉動,比如大鬧司法島,擊敗CP9等等。這樣的新聞早已傳入革命軍耳中(見海賊王440話),畢竟世界政府一直以來都是革命軍的宿敵,敢於挑戰世界政府的路飛絕對會被薩波關注到。但薩波看到路飛的新聞後,卻沒有恢復童年時代的記憶。這說明了一點……薩波並不是看到路飛或者艾斯的新聞(甚至是非常重要的新聞,比如路飛擊敗CP9,艾斯要被公開處刑)就一定能觸發記憶的蘇醒的
    正因為記憶的恢復契機充滿了偶然性,所以我們無法苛責薩波為什麼不能在更早些時候想起來,現在大家明白了嗎?

    三天三夜後,痛苦到極點而昏迷過去的薩波終於睜眼醒來。


    薩波醒來時已經恢復冷靜,並做出了決意:他不會退出革命軍,同時還要得到艾斯的惡魔果實!
    相比已然變得平靜的薩波,守在病床前的克爾拉情緒倒是更加激動,薩波一睜開眼就是克爾拉痛哭流涕的樣子,如果說他昏迷了三天三夜,是否也意味著克爾拉哭了三天?克爾拉對於薩波妥妥的是24K純純的真愛啊!這應該是海賊王漫畫目前連載至今最公開又名正言順的一對主角CP了。只可惜薩波同學太過不解風情,老是無視克爾拉對他的真摯關心,自顧自的說話做事,真不知道克爾拉到底是迷上了薩波哪一點。
    兩年之後,革命軍終於打聽到燒燒果實出現在德雷斯羅薩競技場的情報,於是薩波率領著革命軍部下潛入德島,正式與路飛的主線故事接軌。
    這裡夏多得再次膜拜一下尾田老師了,兩年前頂上戰爭的新聞傳到偉大航道白土之島“巴爾迪戈”革命軍的基地時,尾田老師就畫過了基地內部環形會議室的場景,這個場景在這一話漫畫裡又出現了。


    但當時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和海軍做交易後變成機器人的王下七武海巴索羅繆熊身上,誰也沒想到就在同一個地點,同一個時間,這間環形會議室裡還有路飛的哥哥——薩波的存在。在龍和人妖王伊萬科夫通話的同一時刻,也是薩波看到艾斯戰死報紙後記憶恢復的瞬間。


    這不免讓人有種世界真奇妙的感覺,原來這一話漫畫的內容早早就在海賊王593話時就已經上演了,只是那時候尾田老師沒有畫出來而已。
    無數角色的命運在同一個時間線、同一片空間中像線條一樣不斷交錯,錯綜複雜,尾田老師卻能完美的將一切線索梳理得井井有條,並編織出不怠慢每一個角色的巨大世界觀下的精巧故事,如此高明的敘事功力夏多只能用八個字來形容:舉重若輕,收放自如~

    薩波降臨在德雷斯羅薩島競技場後,他與另外一個兄弟——路飛也再度重遇。
    這裡就是我們所熟悉的海賊王731話《德雷斯羅薩SOP作戰》路飛與薩波感動再會的細節補完了。


    第一眼沒有認出是薩波的路飛還在教訓這位“不速之客”,他說的話也是天然呆到不行,想像下路飛的語氣就會覺得萌出一臉血——
    “還有,你叫我什麼?看看我這把大鬍子!我是路西!路西!!”
    但當他馬上發現了眼前這位男人的確就是死而復生的薩波時,立刻被嚇呆了!
    路飛無比誇張的向後滑摔出去,重重撞在了漫畫格子邊緣,淚流滿面的大叫著薩波的名字,哭得像個毫無顧忌的小孩。看到這一幕,連腦殘粉巴托洛米奧都被嚇到了。


    路飛的反應讓人覺得又催淚又搞笑,我們有多久沒有看過路飛這樣痛快盡情的哭過了?
    讓讀者也能跟著畫面一起邊笑邊哭,也算是海賊王的一大特色魅力之所在。


    對比一下路飛在頂上戰爭篇中同樣是飛撲熊抱住漢庫克的鏡頭,我們就能發現路飛對薩波的感情有多麼深厚,薩波被抱得差點都窒息了,好不容易才從路飛的擁抱中掙脫出來,深深的呼吸了口新鮮空氣。
    這一頁,是夏多自認為本話最感動人心的鏡頭與對白,沒有之一。


    儘管心中藏了那麼多的苦楚和對艾斯的思念……但兩年之後路飛卻從未對任何人說起過失去艾斯時的心情,就連草帽一夥的同伴也是一次都沒有。
    他像是什麼都沒發生過的少年那樣,永遠在開懷大笑,陽光得似乎心中沒有半絲的陰影存在。
    於是我們也錯以為路飛真的成熟到可以忍受所有的委屈與酸楚,成熟到可以跨越過生命中最痛苦的記憶與高牆,我們以為路飛這2年來在心智和承受能力上都成長蛻變了許多。
    但其實並沒有——不說,不代表不在意。
    直到薩波重新出現在他面前,路飛瞬間眼淚決堤,委屈痛哭得像十多年前那個懵懂的孩子,對薩波傾訴頂上戰爭裡最悲痛的記憶:
    “但是……薩波!艾斯他在我眼前被人殺死了啊!!”
    這句話有多痛?猶如字字泣血。我們才知道艾斯帶給路飛的那些悲傷從未走遠,只是他不會輕易向人釋放而已。
    歷經了兩百多話,路飛終於找到了與他感同身受的人,他的另外一個兄弟,和他一樣對艾斯逝去感到悲傷無比的兄弟。從此以後在這片茫茫大海上,路飛又有了新的寄託,不再是沒有哥哥的人了,好在還有兄弟。
    “……嗯,艾斯確實已經不在了……!但是好歹還有你活下來了啊,我可是差點只能眼睜睜看著兩個兄弟離我而去了啊……!!要是你也走了的話……我可就要變成孤孤單單的一個人了!但是你還活著……謝謝你,路飛!”
    薩波的回應中處處充滿著對路飛的寵溺,夏多甚至覺得薩波這話有點像是對小孩說話時的天真口吻。
    正如薩波在十幾年前寫給艾斯的訣別信中說的那樣——“路飛那傢伙還很弱,而且是個愛哭蟲。但他是我們的弟弟,就拜託你了”,也許在薩波心中,路飛還是那個永遠都長不大的愛哭蟲吧。擁有一身王者霸氣的路飛,只會在薩波和艾斯面前表現出無助的一面,也只能在他們面前這麼表現。


    當年薩波的這封信,如今卻像是經由艾斯的靈魂再轉回到自己的手上。
    如果艾斯在天有靈,看到薩波與路飛重新再會的一幕,一定也會說出一模一樣的話吧——
   但他是我們的弟弟,就拜託你了。”

    之後,薩波向路飛說明了來意——他想得到艾斯的燒燒果實,路飛當然痛快答應了,畢竟這是最好的結果。
    之後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薩波代替“路西”參加競技場戰鬥,並如願以壓倒群雄的氣勢拿下燒燒果實,將這不朽的火焰能力與靈魂繼承下去。新的火拳故事與兄弟情誼從此再續新章,薩波的冒險,他的回憶篇也就此結束了。
     德雷斯羅薩島不愧是回憶之島,目測薩波的這個回憶篇也是最後一個回憶了吧~(眾人:這句話好像聽你講了很多次……)


    路飛深吸鼻涕,點頭止住眼淚的畫面堪稱本話最萌鏡頭,雖然一臉大鬍子,但一眼就能看得出那和十多年前完全沒變過的孩子氣。


    當年的路飛是這樣瞬間止住眼淚的,哈哈哈……
    講完了故事,薩波也準備離開了,多愁善感的弗蘭奇早已哭成了淚人,很久沒有看他一邊哭一邊彈吉他了,突然之間還有些想念。
    但薩波臨走前交給了索隆一張路飛的生命卡這點,這也讓海迷在感動之後生出了許多擔憂,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不祥預感和死亡FLAG
    因為在阿拉巴斯坦篇,艾斯最後一次在大海上和路飛相見並離開時,也送給了路飛自己的生命卡。。


    之後的故事我們就都知道了……路飛憑藉著生命卡找到了艾斯,但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艾斯在自己眼前死去,生命紙緩緩化作灰燼。
    那麼薩波留下路飛的生命紙,是不是說明有一天路飛也會陷入生死存亡的巨大危機,薩波會親自前來救路飛,甚至是為路飛而死,重演兄弟的悲劇呢?前者應該沒有什麼疑問,薩波必然還會為了協助路飛而再度登場的,但路飛畢竟擁有主角光環,哪能說死就死。再者他已經發過誓言,將會保護任何一個重視的人,所以無論發生了什麼,夏多都願意相信路飛和薩波這對兄弟不會再重蹈艾斯的遺憾和悲痛了。


    夏多倒是認為,路飛的生命紙有那麼大一張是個隱藏的伏筆——因為這張卡紙實在太大了,足夠撕下好多份分給草帽一夥的每個人。
    接下來是不是會在某個篇章上演這樣的劇情:草帽一夥要前往某個地方分散開冒險,但是大家怕彼此間失蹤和失聯,於是每個人從路飛的生命卡上撕下一小塊,最後按照路飛的方向集合……總而言之,他的生命卡必定會派上巨大用處,現在我們能做的也只有隨便YY了。


    薩波的道別話語讓索隆想到了艾斯,索隆忍不住綻放出了一個溫柔死人不償命的微笑。
    這一刻又有多少的少女被索隆這一笑給徹底征服了呢?我們不得而知,遠方某個圈圈眉要是看到這一幕一定會嫉妒到爆炸吧~尾田不讓我上場也就罷了,連表現紳士一面的戲份都被綠藻頭搶去了,這是要把我氣死嗎?


    革命軍已經萬事就備,薩波馬上就要離開德雷斯羅薩島。下一次與路飛見面,在現實中不知道又要過個幾年,想想就讓人傷感。
    在德雷斯羅薩島篇薩波的光芒毫不遜色于路飛和羅,甚至第一次於人氣投票中登場就斬下了第五名的寶座,可見海迷們對他的追捧與歡迎程度。作為路飛的兄弟,革命軍參謀總長,他在德雷斯羅薩島的表現絕不只是曇花一現,未來的篇章中,當路飛與他再會時一定又會聯手為我們演繹轟動天下的絕世強者風範。
    薩波的離開,也帶來新的神秘懸念。


    因為這傢伙居然是乘著烏鴉群離開的,而且其中一隻烏鴉還能和薩波對話!!!這這這……難道薩波被某個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弟控宇智波鼬附體了嗎?
    這一幕瞬間讓海迷展開了無數腦洞,一時之間成為本話裡最大的疑點。
    通靈術?烏鴉果實能力者?影影果實能力者?用幻術製造出來的烏鴉?……種種想法天馬行空,讓人深深佩服海迷們的腦洞結構。
    但更讓人佩服的是尾田榮一郎老師,因為這些烏鴉並非突然就出現的新物種。
    事實上在海賊王593話《NEWS》裡,我們就在革命軍的基地見過這群黑色烏鴉了!!而這個細微的伏筆,直到整整201話後才重新對上……尾田老師你到底要BT到什麼地步才滿意?!


    在海賊王593話,有兩隻黑色烏鴉棲息在革命軍基地裡。另一隻充滿靈性的烏鴉甚至幫助革命軍送來了報紙,某位革命軍還對烏鴉說了聲“辛苦了”。


    對照這些瑣碎的細節可以更好的幫助我們理解海賊王794話結尾處載著薩波離開的烏鴉群是怎麼回事。
    首先,這些烏鴉並非惡魔果實能力製造出來的幻想生物,它們是有實體的(否則革命軍也不用專門在基地放一個站立烏鴉用的棲杠了。)
    第二,這些烏鴉非常聰明,其中至少某一隻可以和人類對話。
    第三,烏鴉的力量很強大,兩隻烏鴉的組合甚至可以載起一個成男人的重量。
    根據以上三點,夏多認為烏鴉的真相有以下這樣的可能性:
    1】革命軍中養了一群特殊的烏鴉,其中烏鴉的首領會說人話,它能夠指揮其他烏鴉幫助革命軍行動。


    (截圖選自果殼網:烏鴉中的007:這絕對是你見過最聰明的鳥兒!)
    畢竟在海賊王世界裡,會說人話的動物並不罕見……海星帕帕古,白熊貝波都會講人話,烏鴉這種生物在現實中本來就具有高度的智慧,會說點人話似乎完全不稀奇。這也是最簡單直接而合理的解釋了。
    2】革命軍中有某個可以變成烏鴉(也就是烏鴉果實能力者啦),或者召喚烏鴉的能力者,他還擁有可以控制其他烏鴉的能力。
    這個想法就有點誇張了,但也能夠自圓其說。


    革命軍裡很多人頭上都戴著不同動物形狀的帽子,他們中也許有許多人就是動物系能力者,或者擁有可以召喚動物的力量。其中如果有某個人可以控制烏鴉的話也不算什麼稀奇的事情,畢竟在漫畫裡無奇不有,只怕你不敢想。
    當然還有很多其他的可能性存在,夏多就抛磚引玉,點到為止~期待更多海迷合理的設想吧!

    到這裡,本話的分析就此結束了!!
    由於下周休刊,我們將在兩周之後再見~~一般休刊之後必然會有重要劇情或轉折出現,夏多很看好掉線組在海賊王795話再次登場,亦或是一直期待的王宮慶祝篇……
    羅路聯盟離開德雷斯羅薩島剩餘的話數屈指可數,現如今的每一話漫畫都讓人充滿了未知的期待。藤虎、多弗朗明戈、CP0、超新星們、四皇凱多……等等,他們身上隨便爆一個料都會讓海迷興奮不已。在短暫的薩波回憶特別篇後,重要的主線劇情會不會再度震撼我們的神經呢?
    讓我們一起等待下一話漫畫的到來吧,TO BE CONTINUED!!

    夏多:
    有笑有淚,溫馨美好的新一話漫畫,夏多終於也將分析寫完了~
    大家應該看得出來,這次的鎮樓圖和上一期是一個系列的,不知道下一張又會是什麼呢?不妨猜一下,等全部的鎮樓圖畫完後,應該會變成一組讓大家眼前感到一亮鮮豔又清爽的夏日風Q圖集吧,哈哈哈。
    趁這兩周的空檔,夏多會好好磨練自己,為大家帶來更多更好的作品。

    讓我們期待在這裡再會的時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