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0日 星期五

海賊王780話 紅心的詛咒 分析 (famorby)

資料來源: http://talkop.com/2015/03/780/

日期: 2015-03-20


扉頁

影像電話蟲拍照應該是最方便快捷的辦法了,不過我暫時不太關心這邊的進展。


紅心的詛咒

先回顧一下768話最後明哥聽到羅是D之後的反應:柯拉松究竟都跟你說了些什麼,他是說我肯定會栽在D的手裡嗎?天敵什麼的根本就是迷信,一邊說著一邊憤怒地一通亂打,結果被羅抓到破綻命中了一記注射SHOOT,如果不是梅花提醒他還在羅的範圍內,也許明哥會傷得更重。769話明哥說:所以我會原諒你的,就像原諒我的親生父親和親生弟弟那樣,而代價就是死。
前幾天在群裡我也說過,明哥在對付老沙莫利亞煙叔山治時都直接用果實能力下殺手,對父親弟弟和羅則是用槍,是因為最初槍殺了父親,之後就把槍殺當做一種儀式化的行為,代表著對被殺者的一種重視,這個大家應該都能懂,這種處死手段的儀式化在連環殺手中還是蠻常見的對不對。
再放兩個連結,一個是分析吧的很棒的帖子:http://tieba.baidu.com/p/3347633556 一個是我以前寫的明哥的精神分析:http://talkop.com/2015/01/mingge/
很容易明確柯拉松和羅對明哥來說具有非常重大的意義,柯拉松當時是明哥在這世上僅存的血親,羅的話,則是懷著在死之前盡可能地破壞的想法出現在明哥面前,與明哥想要顛覆這個世界的心願不謀而合,少年老成、冷靜聰慧的子羅顯然吸引了明哥的注意,按分析吧那個帖子的說法,子羅顯然成了明哥彌補自己心理缺失的物件,因此他把子羅視作接班人,也表現出了對控制子羅的強烈心願。
正因為是極為重視的兩個人,所以明哥一直對柯拉松和羅的背叛耿耿於懷,以至於感到自己受到了紅心的束縛
他是一個極度自我中心、缺乏同理心、不懂得如何去愛的人,且不說維爾戈和莫内的死他表現出的悲傷十分有限(其實已經到了他的極限了,畢竟維爾戈是相處最久的),從baby5和塞尼奧爾身上也能看出來,明哥只是覺得他們能為我所用並且對我忠誠,卻從未真正關心過他們的內心訴求。
明哥完全不懂怎麼去體會別人的感受,因此他根本理解不了羅背負的紅心之名是代表柯拉松,他甚至以為是代表羅不願坐上的那個位置,畢竟紅心在他眼裡就是代表那個位置。他覺得羅身上的標誌、羅的海賊團,都是出於對他的諷刺,怎麼說呢,明哥這人自我中心啊,臉大啊,覺得別人做什麼說什麼都是因為他啊。呵呵。
768,明哥也是認為柯拉松教唆羅背叛自己,並因此出離憤怒,明哥總是覺得一切都是別人的錯。事實上,到今天這一話,明哥已經憤怒得不行了。
所以明哥以為羅的目標只是為柯拉松復仇,所以明哥會說出你幫我進行永生手術,我滿足你一個心願這種不符合一般人邏輯的話,還以為用利益就能打動羅,因為他根本不懂人心。
不懂得換位思考的明哥,以為羅是受到柯拉松教唆而背叛自己,在柯拉松死後繼續跟自己作對,像柯拉松的亡靈一樣糾纏著自己,成為了對自己的一種咒縛。
767話和780話的各種對稱的分鏡、明哥非要毀了羅身上各種紀念柯拉松的標誌什麼的就不多說了,尾田總是能讓虐力MAX+++


羅的聲音

上一話出來後就想過羅是不是有可能心臟不在自己身上,從而逃過致命的槍擊,所以就去翻漫畫看了一下。於是今天在沒辦法確認的情況下發微博說出了話數,震驚了柯拉先生同好的基友哈哈。懶得打字了,微博貼過來。
769斷手分鏡胸腔完好,體內有心臟。724羅救下山治,從自己身上取出凱撒的心臟還給凱撒,從桑尼號上翻出自己的心臟安上,然後開始跟明哥的橋上打鬥,然後730被擊傷拎回王宮,此後一直海樓石手銬,直到蕾貝卡送來鑰匙,這時到對上明哥,中間有小段時間跟路飛獨處,如果羅想到明哥傾向于用槍了結他,那麼可能會提出與路飛換心,因為橡膠人不怕槍擊。除此以外我覺得沒機會換心了。
如果真的是換心,意味著羅預計到了自己和路飛會被明哥分開,且單打獨鬥自己可能會吃虧,才預先做好打算。會被分開是最容易猜到的一點,明哥小時候給羅看那麼多戰術方面的書,明哥會採取各個擊破這種穩妥又好用的戰略肯定是羅能猜到的。猜到用槍的話要看羅能不能get到明哥的心思(前面說的用槍來殺死重要的人),但先前730話時已經用槍打過他了,所以應該也能猜到。至於換心影不影響戰鬥,首先換心肯定不影響果實能力(弗蘭奇in喬巴、達斯琪in斯摩格etc),其次心不是自己的按說不影響實力,之前羅帶凱撒的心也能打。
好,說回?!。如果是羅給路飛傳音,那麼?!就很好理解,如果是路飛的回憶,那麼應該是羅說草帽屋你聽好,如果情況AAAAA我們就該BBBBB”,這樣的話吧,那麼只有情況跟羅說的幾乎完全一致,路飛才會表現出?!吧?
假設是回憶,那當時羅想到了現在的狀況,以羅的性格,在想到了這個狀況時,會教路飛做什麼呢?我想不到太合理的,羅說:草帽屋你聽好,要是我死了,他倆都還好好地活著,你應該……”完全想不出路飛應該怎麼辦= =||||
所以我傾向於換了心,或者是羅正在對路飛說。當然,我想不到不代表尾田想不到,坐等打臉。
另外提一句,個人認為,羅在日復一日地緬懷柯拉桑的過程中,用自己的能力開發出類似靜音果實的應用,也是有可能的,所以最後也可能是跟路飛私聊
不希望羅給路飛實施永生手術,那樣太狗血太不尾田了,路飛也不會接受的。


收縮的鳥籠

寫累了懶得寫了。


to 鷹目

6P最後一個分鏡遠景,還有紫羅蘭對索隆說話時背景裡,都有克爾拉給薩波打電話那格一樣的擬聲詞——”,不知道是不是在暗示什麼。你真的不打算幫我想想了?


最後

我堅信滿血莉的存在是有意義的。
那時候卡文迪許睡了一次以後就一直沒再睡,我和大家一樣猜他會在打倒砂糖的戰役中大放異彩卻失算了,我一直堅信尾田不可能單純為了讓蕾貝卡進決賽而設計一個這麼複雜的人物(有自戀萌點、有獨特的雙重人格設定、有強大的實力),最後終於還是又睡了。這是第一次。
王者之拳憋了好久,我也堅信普羅甸斯國王伊莉莎白羅二世(我就是為了說伊莉莎白羅你打我啊)肯定會打出這蓄滿力的一拳,猜他會幫索隆上天或者幫索隆趕去主戰場,都!猜!錯!了!他竟然是個打掃戰場的不過好歹也還是猜到了這麼大個設定肯定是要用得上的啊。這是第二次。
滿血莉就算不是為了羅而存在的(尾田我求你了,她就是為了羅存在的對嗎?)反正她的能力肯定是個伏筆啊。尾田老師,事不過三,這次我猜滿血莉是為了刷起羅的血槽而存在的,卡布先生帶她飛過去也好,烏索蘭度把(劃掉)妹汁(/劃掉)聖水發射過去也罷,總之求您別打三次臉好嗎?我臉小,都腫了!沒地方再打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