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17日 星期二

深夜熬夜出沒請注意 海賊王776話 持續挖坑中熬夜了沒睡醒

日期: 2015-02-12

年前的一話。
先說點其他的,最近撕的厲害。人嘴兩張皮怎麼說怎麼有理,就拿最近海賊王來說吧。描寫配角多有人說慢拖,打的快了呢有人說尾田在趕。反正是撕的不亦樂乎,這東西也沒有什麼好說的自己喜歡就好了。就像我們吧裡這些寫東西,外人也會理解,一個漫畫有什麼好寫的。就像我一直開頭說的寫這東西就是一樂。看海賊王也是如此,所以沒有必要去參與那些撕的事情,有那個時間去賺點零花錢好不好。
  
說完了廢話,說本期內容。本期內容呢就是方片與居魯士的事情。如果站在漫畫的角度來說居魯士打贏方片理所應當。正義必勝,他畢竟是漫畫。如果站在現實的角度上看有事情是不合理的,但是占到漫畫的角度他就是合理的。就好像現實中很多行業都有自己的行規,外人看上去這些規矩很不合理。但是站在行內的角度上來看他就是合理的,當你進入這個行業就要遵守這個規則。就拿居魯士跟方片來說吧,居魯士獲得勝利是理所應當。路飛跟小唐打,路飛贏也是理所應當的。那麼既然這些都是理所應當會發生的事情,那我們還寫什麼?我在開頭說了,人嘴兩張皮怎麼說怎麼有理。其實套到海賊王裡面也是如此,尾田也好其他漫畫家也好他們都是講故事的。故事的好與壞除了設定其實還有他的合理性,其實絕大部分漫畫的劇情大家都能猜到八九不離十。
  
出彩點就在於這個過程,這個可以讓結尾合理或者說服讀者的過程。就拿這話來說,居魯士打方片。把這話看做結尾,其實精彩的東西並不在這話而是尾田為這話鋪墊的東西。看情報時候有人說,高級幹部怎麼一話就給秒了什麼的。小幹部還一話呢云云之類的。我前邊說了,結果是必然的,精彩的是過程。但是這個過程並一定是說打鬥的這個過程。如果尾田鋪墊的夠好,居魯士跟方片最後哪怕是一刀或者一個分鏡就結束我也會覺得好。如果前邊鋪墊的不好,你們決鬥決好幾話我也覺得是垃圾浪費時間。

兩個人都是競技場明星,兩個人都以劍作為武器。居魯士是3000場勝利,方片勝了多少我們不知道。從人物性格來說,居魯士算是比較鋼的。方片比較陰險,所以方片在競技場的勝利並不一定都是硬實力(這裡尾田沒有描寫是猜測的)。居魯士來說應該都是硬鋼的或者說堂堂正正的(這裡也是猜測了沒有證據)只是單純的從性格來分析。方片是一個喜歡秀的人,動畫組這部分做的比較好,方片出場就是秀。從我個人的理解,對於方片來說競技場就是一個秀場比賽就如小唐說的必須好看最為重要。居魯士的競技場時期也沒有什麼好說,我個人猜測應該是碾壓的。所以競技場時期沒有什麼好說的。但是競技場英雄VS競技場英雄是看點之一但是對這場決鬥來說並沒有價值。而居魯士跟方片對競技場的態度也是不一樣的,居魯士並不在乎什麼競技場的名號。對於居魯士來說什麼競技場的名號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現在,重要的是可以保護自己的女兒。重要的是奪回德雷斯羅薩,重要的是殺了這個殺死自己妻子的人。
   

從我個人來說方片跟居魯士區別最大的就是所謂的覺悟。居魯士比方片更加有覺悟說白了就是不怕死。就好像世界盃隊的智利一樣死都不怕還怕什麼。居魯士也是如此,這也是居魯士能戰勝方片的一個原因。當然這個原因從漫畫角度來看是合理的,但是往往也是被人詬病最多的。就是所謂的開掛,所謂的意志力覺悟大過真正實力。(其實這點在路飛打路奇時候就有人說過了——)其實除了覺悟以外方片輸給居魯士,我覺得實力方面固然有。其實我覺得最大原因還是因為方片的性格問題。用遊戲的話說就是方片太浪了,方片因為居魯士是一條腿並沒有瞧得起居魯士。方片用鐵蒺藜雨進行AOE時候,他在哪裡看戲。在居魯士滿身插滿鐵蒺藜倒地時候他還在拿個傘看戲。

方片是用劍的斬擊也很強,但是方片竟玩一下小把戲。如果方片堂堂正正跟居魯士鋼正面可能方片並不會輸。但是方片在對戰中看上去並沒有集中精神,方片一邊嘴炮一邊跟別人打。其實也是一種戰術了,擾亂居魯士的心神。戰術不能說不合理,但是忽略了一點居魯士是野獸。俗話說的好兔子急了還咬人呢何況是老虎,沖的怕愣的,愣的怕橫的,橫的怕不要命的。居魯士就是個不要命的。



其實看情報時候我看到有人說身為最高幹部的方片怎麼這樣就敗了。我在前面也分析了方片為什麼敗,除了實力以外最大的就是自負。其實小唐整個團隊的風格就是這樣,我們回想一下。小唐被羅和路飛弄倒現在的田地為什麼?其實最大的原因就是自負,其實可以說是自信。方片沒有看得起居魯士,想想當初黑桃,黑桃也是自信可以一個人掃到所有人。拉奧G,德林傑,拜斯,小唐更不用說了自負倡狂是小唐的標記之一。尾田給小唐海賊團定下的風格就是如此,尾田是海賊王這部漫畫的創造者。換句話說他就是海賊王這個世界裡面的神或者造物主上帝。尾田這個上帝給小唐海賊團定下來的風格就是如此。所以小唐海賊團這些人都會按照這個風格往下走,所以自然而然也會因為這個風格而輸。可能有點強詞奪理,當尾田設定好這些角色的性格和團隊的風格後。這些團隊就要按照這個設定往下走,就好像遊戲裡面的人物設定一樣。就好像我跟人討論說路飛為什麼不變,因為尾田給路飛的設定就是如此。小唐海賊團也是如此,就拿方片來說。尾田最早給方片設定的就是一個狂妄傲嬌,250這麼一個角色。按照這個設定往下走,到了決鬥他也只能按照這個風格往下。只有這樣看起來整個故事才不會前後矛盾這樣看起來才合理。
  
雖然我前邊說了,方片之所以輸耍小花樣,自傲為什麼不改變。因為這些都是設定好的,如果改變就會前後違和。雖然看著是一話解決了方片,但是尾田之前的鋪墊可不止一話。最早的出場的方片,然後到蕾貝卡回憶中方片。再到陰暗角落殺蕾貝卡母親,在到競技場決賽用語言攻擊蕾貝卡。尾田給方片設定了這麼一個讓人咬牙切齒形象,經過這麼多鋪墊一直到這話。居魯士斬方片才會顯得這麼解恨這麼過癮,有人說為什麼尾田不多話點居魯士跟方片的戰鬥過程?或者說身為最高幹部的方片展現的是不是太過少了?或者說居魯士斬方片太簡單了?那我自己來說,我很早就期待說居魯士跟方片打戰鬥。我個人想過方片跟居魯士的戰鬥應該是天雷勾地火的,你砍我一劍,我砍你一劍。但是就如我前邊說的設定問題,尾田畫了很多筆墨來塑造方片,他本身的設定就決定了方片不可能像我之前預想的那種熱血的戰鬥。換句話說方片的性格就是這樣所以他不可能去這麼戰鬥。就好像遊戲裡面的刺客,刺客肯定不會大搖大擺去砍人這不符合設定。




有人說方片身為最高幹部也不至於被一個缺腿,然後變成玩具10幾年的人給幹掉吧。其實不用在做解釋,上邊說了設定根據尾田對方片的設定方片在戰鬥中就會是自負的。然後在戰鬥中方片就會出現尾田這也是合理的這是尾田之前就鋪墊好的。然後反過來說居魯士,就如我前邊說的漫畫設定。漫畫裡面也有一些規矩,普遍來說正義戰勝邪惡。不可能用現實中的東西去套到漫畫裡面,如果漫畫跟現實一樣我們還看什麼漫畫?可能有人覺得我強詞奪理,尾田是這個漫畫的造物主。造物主說靠意志力,靠憤怒居魯士可以戰勝方片。何況方片本身設定就有這麼多問題,就好像遊戲裡面設定一樣。為什麼某個職業強?為什麼我喜歡的角色這麼弱?你會覺得不合理,但是沒有辦法。我們看的是尾田畫的漫畫尾田認為合理的就是合理的。雖然我個人經常會說尾田怎麼想跟我怎麼寫沒有關係,但是我也說過在海賊王這部漫畫裡面尾田下了最終結論的該是什麼就是什麼。

好像說了一堆跟本周漫畫沒有什麼太大關係的。本周是戰鬥為主的前邊說了方片和設定的事情。現在說說居魯士。居魯士按照尾田的設定是野獸,野獸就要有野獸的戰鬥方式,居魯士的戰鬥方式就是狂野兇狠。居魯士跟索隆應該是差不多的風格,靠力量身體進行作戰的。其實這一話讓我想到當初索隆對戰龍馬。當時布魯克說龍馬跟索隆戰鬥,如果肌肉力量相同,那麼會怎麼樣?就表示他們擁有相同系統的破壞力,所以勝負應該會一下子就分出來。我不知道方片是不是跟居魯士是一樣的力量型的。但是這話開始我們看到了方片用劍的斬擊力。還有方片雖然是旗幟果實,東西可以飄到天上。但是不要忘記了方片會用這些東西作為武器和防禦的。鐵衣的分量可不小啊,所以方片的力量估計也不是蓋的。所以就如布魯克當時說龍馬和索隆一樣,肯定就決出了勝負,一劍之間。居魯士的力量壓倒了方片所以方片輸了。而尾田之前對居魯士的設定和鋪墊也是如此,出場時候就是野獸。斬起人來也是力量十足。




(_)╭說拖劇情的,我說過如果尾田像拖劇情完全可以用打鬥拖。有人說回憶拖,今天打鬥還有人拖。我想知道什麼是不拖呢?
關於方片,我覺得方片雖然被居魯士斬了,但是方片應該還會有點劇情。理由是什麼呢,我個人來說我覺得方片很在乎競技場英雄這個名號。或者說有一種怨念吧,我說一下我個人的想法,拋開上邊我說的設定。如果讓我繼續下面的劇情,我覺得方片可能會起來。我覺得方片可能原本是一個正直的劍鬥士,然後經歷了什麼開始玩這種下三濫的手段。然後經歷了居魯士斬之後找回了初心,然後反過來跟居魯士真刀真槍的打。不過這種想法有違我前邊說的尾田對方片的設定,所以發生的可能性並不高。而且如果是這樣的走法前邊對方片性格設定就有些浪費了。所以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方片還是會以這種噁心人的性格繼續下去。就算居魯士打敗了他,他還是會嘴上不饒人的。但是我覺得居魯士可能不會馬上殺了方片。至少方片的事情還會有點。


下面說一下弗蘭奇,弗蘭奇倒地其實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可樂的問題。這也是弗蘭奇一直以來最大的問題或者說對於機器人來說能量問題始終是最大的問題。對於弗蘭奇來說能力就是他的生命,能量不足對他的攻擊力都是問題。只要給弗蘭奇補充能量我覺得問題就不大。
最後說一下扉頁,繼續的看不懂,故事是看懂了,但是不明白尾田想表達什麼或者說畫這個扉頁的意義是什麼。只是單純的講個故事?還是另有深意?還是繼續往下看看吧。


本周就這麼多,其實戰鬥看著很過癮了,但是如果硬要寫其實也是寫不出什麼花來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