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日 星期一

海賊王775分析 (夏多)

日期: 2015-01-31

    賽尼奧爾·皮克坐在昏暗的小酒館裡,輕輕搖晃著杯中的雞尾酒。
    暖黃色的燈光映在澄澈的酒液中,像是回憶的漩渦。
    一襲黑色風衣的禮帽男人踏著堅實的橡木地板,緩步走來,坐在賽尼奧爾身邊的椅上。
    “酒保,給我來一杯爆炸雞尾酒。”不必多說,這個男人自然是古拉迪烏斯。
    “對不起,本店沒有這款雞尾酒。。”酒保有點不知所措的望著眼前這位氣場森嚴的黑衣男人。
    “哦……好吧,那給我隨便來點什麼烈酒。”古拉迪烏斯淡淡的說了一聲,轉頭看向穿著搞笑嬰兒裝的賽尼奧爾,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了,他依舊無法習慣這傢伙的這身打扮。
    賽尼奧爾的妻子露西安在一個月前去世。
    在那個陰雨連綿的葬禮之後,賽尼奧爾每天都泡在酒館裡,不見天日。身為他的好友,古拉迪烏斯不忍看著這個男人如此消極墮落,更何況,他們接到命令,很快就要出發前往一個叫德雷斯羅薩的陌生國度展開重要而危險的竊國大業,任何人都不容許掉以輕心。
    沉默了許久,古拉迪烏斯終於開了口。
    “為什麼不讓砂糖用能力幫你?”
    “什麼意思?”賽尼奧爾轉過頭,墨鏡反光。
    “你明白我的意思的,砂糖可以把人類變成玩具,然後讓其他人遺忘他們的存在。”古拉迪烏斯用手指敲了敲桌子,繼續說下去,“你的妻子,露西安……已經不記得你了,對這個世界也不剩下任何感覺,她和玩具並沒有什麼區別,對你來說,更是所有痛苦的源頭。如果在她死前讓砂糖用惡魔果實的能力將她變成真正的玩具,那麼一切問題都能迎刃而解了——
    你可以忘記她的存在,不必再痛苦。而她則變成不朽的玩具,就算失去知覺,也會永遠存在……你和我都明白這是最理智的解決辦法,為什麼不讓砂糖這麼幫你?”
    賽尼奧爾嘴角揚起,笑容苦澀,墨鏡之下的輪廓卻很剛毅。
    他將杯中的吉姆雷特雞尾酒一飲而盡,在桌上放下幾枚銀幣後,就起身向門外走去。
    “古拉仔,你還是太年輕了啊……”
    賽尼奧爾回過頭,望著古拉迪烏斯,暗黃色燈光為他繪出一道滄桑的背影。

    “讓我告訴你……男人這種生物,就算再痛苦,有一些過去也是絕不能被遺忘的。”

    古拉迪烏斯默然。
    “回答我,家族接下來的目標是什麼?”
    “新世界,德雷斯羅薩。”

    各位聽眾大家好,月亮代表我的心,好男人就是我,我就是夏小多。
    這個星期依舊由夏多老師我為大家帶來有笑有淚有吐槽的海賊王775分析,掌聲在哪裡?!再熱烈一點我聽不到——誒?……好像沒有掌聲。嗯,我知道原因了,剛剛的開場白實在太遜了對不對~最近在三次元世界,“好男人”這三個字儼然已成為了嶄新的貶義詞,無數頂著“好男人”光環的神話不斷粉碎,淪為笑柄,更有許多上輩子屬拖把的粉絲們洗地不成反被打臉,那個慘烈程度,讓打臉界的老前輩夏多同志也不禁搖頭歎息。
    所以,“好男人”究竟都到哪兒去了?
    看過這期海賊王漫畫大家就明白了,原來他們都活在二次元世界裡。賽尼奧爾就是這樣一位鐵骨錚錚的真漢子,他也許不是一個好人,但卻擔得起好男人這個稱號。因此夏多才特意又一次,為他寫了前面那篇長長的導語故事。今後的日子,夏多也會努力修行,成為一個賽尼奧爾這樣讓人敬佩的真男人……那個,有哪位姑娘願意借身上的布料給我用來擦擦嘴?(眾人:滾!好的不學把壞的都學會了。。)
    廢話不多說,一起拉開這一期分析的帷幕吧——

    本周夏多分析鎮樓圖:《真男人賽尼奧爾》,本來想好好畫一張帥氣的圖獻給賽尼奧爾的,畫到最後不知道為什麼有點《城市獵人》主角冴羽獠的即視感。。
    本周夏多推薦音樂:《往事隨風》,來自小娟和山谷裡的居民。

    海賊王775話《懷著對露西安的愛意》與夏多之前在海賊王773分析裡所寫的相差無幾——

    這一周的劇情果然是圍繞著弗蘭奇與賽尼奧爾的戰鬥展開,用一話的篇幅將SMILE工廠之戰終結,並且在戰鬥後用了幾頁的空間講述賽尼奧爾的過去,揭曉他怪異裝扮的理由。最後弗蘭奇也如夏多所料,與賽尼奧爾惺惺相惜,彼此欣賞。
    但有一點,夏多估計錯了——弗蘭奇並不瞭解賽尼奧爾的過去,而夏多也遠遠低估了尾田講故事的能力。
    雖然只有短短幾頁紙,但賽尼奧爾與露西安兩人的往事卻生動的浮現在讀者面前,化成一幕幕雨夜下悲傷的畫面。
    德雷斯羅薩不愧是回憶之島,大段小段的回憶數不勝數,虐心的回憶篇已經有居魯士與斯卡蕾特、羅與柯拉松在前,本來夏多已經覺得,不會再有更沉重和精彩的回憶在這個篇章出現了,但賽尼奧爾的故事卻還是讓夏多在讀到時心中一顫。看完本話後,夏多更是確信,這一話回憶的出彩程度甚至可以用經典形容。有部分海迷一看到回憶就嫌劇情拖遝,認為普通幹部無人權,單獨畫個回憶去刻畫人物什麼的根本沒有意義,那我只能說……太遺憾了。
    沒有一定的閱歷,是很難讀出賽尼奧爾與露西安回憶中的沉重與細膩的情感刻畫。如果說,德雷斯羅薩島的煽情回憶給人的是正面強烈而直接的情感衝擊,那麼露西安的故事則像是一把無聲的軟刀子悄悄紮在你的心裡……它非常另類,假扮成銀行家的黑幫幹部,發燒病死的兒子、變成植物人的妻子……這個回憶的設定與臺詞都太過於寫實,讓人不像是在看海賊王漫畫,而是歐亨利的短篇小說。
    也正因此,它足夠真實可信,所以更觸動人心。
    這就是我喜歡這一話的理由,沒有歇斯底里的情感宣洩,卻值得細細品味。
    那麼,尾田老師為什麼偏偏要將這樣的故事安插在賽尼奧爾身上,安插在德雷斯羅薩島決戰正酣的時候呢?有許多人可是因此覺得海賊王漫畫的節奏越來越拖慢而感到憤怒和不解,“什麼青椒、BABY5、貝拉密、賽尼奧爾……之類的阿貓阿狗都有一段回憶,這架還能不能好好的打了??”,尾田老師難道沒聽到大家的怨言嗎?
    夏多的理解是,他當然知道,但偏偏就是任性的想要這麼做。不僅如此,以後這樣非主角的短篇回憶還會越來越多。
    從尾田老師之前的一些訪談我們可以看出:尾田老師是一個凡事追求完美而盡心盡力的人,《ONE PIECE》就是他的一生之作,在這部漫畫之後,他應該不會再畫,也沒有精力去畫新的長篇連載了。但同時他又是一個思維相當發散,閱歷和知識量非常豐富的男人,他想講的故事很多很多,可是海賊王沒有個十年八載是完結不了的,那怎麼辦呢?所以他的選擇,是讓一些想畫的故事出現在配角身上,變成融入海賊王世界觀的回憶。因此我們會看到,逐漸出現了風格越來越多樣化的回憶,它們獨立開來,都是一個完成度很高的小故事。
    或許從整體角度來看,這些回憶會過於碎片化,影響了整個篇章的流暢節奏。
    但若你懂得將那些回憶當做一個單獨的故事去品鑒,你自然會發現隱藏在其中的美好。
    “想多說一些故事,與海賊王不太一樣,但同樣想讓你們看到的故事。”
    這大概,就是尾田的小心思了吧。
    本期漫畫打分時間:
    趣味性:83
    信息量:80
    震撼度:92
    本話耀眼之星:賽尼奧爾·皮克,以後再也不會叫你變態了。

    由於本周海賊王榮登《週刊少年JUMP》雜誌第一順位,因此這一期的扉頁連載《甚平海俠孤旅》暫停一周,取而代之的是華麗的卷頭彩頁榮耀。
    所以就讓我們從酷炫狂霸的雜誌封面開始說起吧~

    GOD烏索普、路飛、索隆組成“勇猛三英傑”!!將雜誌卷首佔領……啊哈哈,山治同學這一次真的可以哭暈在廁所了,不僅丟掉了人氣投票三強的寶座,連草帽三大戰力的位置也被烏索普擠掉了。
    不過這也無可厚非,畢竟烏索普是多弗朗明戈欽點的“5星”通緝者,完成逆轉一擊的SOP作戰計畫實現人。在德雷斯羅薩篇,他的表現與作用完全不遜色于我們的主角路飛,出現在雜誌封面上實至名歸,沒有爭議。
    但雜誌封面隱含的另外一個資訊才真正重要:羅賓並沒有出現在雜誌封面上。這證明了許多人猜測羅賓會親手擊敗最高幹部迪亞曼蒂的想法,是很不靠譜的。在整個德雷斯羅薩篇,索隆的作用幾乎就只有對付最高幹部琵卡。若羅賓能幹掉另外一個最高幹部,她在德島章的戲份與地位甚至超過了索隆,沒有理由不會出現在封面上……既然尾田沒在封面帶上羅賓,就說明了與迪亞曼蒂的戰鬥裡,羅賓並不會有太多的發揮,主要的看點還是居魯士VS迪亞曼蒂。
    最後再讓夏多吐槽一下封面左下角的宣傳語:
    激鬥白熱!德雷斯羅薩大決戰!
    讓我們再看看海賊王764話的卷首彩頁寫著的宣傳語是什麼:

    激鬥!德雷斯羅薩最終決戰!!大白熱卷頭彩頁!!
    然後,讓我們再看看海賊王750話的卷首彩頁寫著的宣傳語是什麼:

    ONE PIECE最高潮!卷頭彩頁!!
    ……
    說好的最高潮呢?!怎麼過了二十多話+半年多了又變成了大決戰,好像還不如764話的“最終決戰”來得厲害呢……所以要是真的到了路飛VS多弗朗明戈的時候,這個宣傳語該怎麼寫好呢?難道是“激鬥!!德雷斯羅薩真·宇宙無敵究極爆裂超超超級大決戰!臥槽白熱卷頭彩頁!!”麼?(眾人:……)

    越過雜誌封面,展現在我們眼前的就是這一話的彩色跨頁插畫了~
    海賊王的彩頁永遠是夏多心中的最愛,構圖、色彩搭配、細節刻畫水準之高,總能讓夏多一看再看。

    這一次彩頁的主題很有美式風格,統一穿著皮夾克的草帽一夥乘著三輛自行車耀武揚威的在類似於美國紀念碑山谷的馬路上馳騁著,光是看著這愜意的畫面就會覺得有一股清新乾燥的涼風撲面而來,藍天白雲,風景美不勝收。
    看看彩頁之中的那些細節吧——

    路飛騎著有桑尼號頭雕的仿哈雷式三輪摩托車,車上載著的是索隆和弗蘭奇。這一組我們稱之為“真漢子組”,這輛車應該有經過弗蘭奇特別改造過吧,品質很不錯。車前的頭管上還寫著“Lookin'for adventure”:發現冒險之旅!~敢為路在何方,冒險之路就在腳下!!
    索隆得瑟的神態不知道為什麼,讓夏多聯想起了少年時的多弗朗明戈——

    自打2年後以來,索大給大家的印象就一直都很冷峻霸氣,任何時候他幾乎都是板著一張臉,眉頭皺成鋼鐵一般的線條。像2年前那樣開懷大笑的鏡頭現在估計一個手掌都能數得過來,能在彩頁中看到他這麼放鬆的樣子讓人頗感欣慰。

    索隆乘坐的車座是鯊魚形狀的,這是因為尾田曾經在SBS裡回答過,索隆代表的動物是鯊魚吧。


    烏索普、喬巴、娜美和羅賓則乘坐在一輛淑女自行車,好吧,這一組就是“婦女之友組”沒跑了……烏索普這傢伙,每一次都是人生贏家般的存在,居然能讓娜美攬著腰……小心摔著閃著腰!(眾人:老師你嫉妒的樣子太難看了!)
    我可沒有在亂說,烏索普這組一看就有好多安全性漏洞,先不提後座上居然載著兩個人,光是讓喬巴坐在前面的車筐裡就已經很危險了。。喬巴頭那麼大,烏索普你確定看得到路?另外,最重要的是……烏索普和路飛的車居然都沒有連接前後輪的車架上管!?這樣的自行車不散架簡直不科學。。

    最後,再小小的猥瑣一下……有誰第一眼把羅賓與娜美兩人的美腿看錯了,看成是娜美大張雙腿?夏多應該不是一個人吧~哈哈,而夏多莫名覺得,尾田老師應該是為了好玩故意這樣畫的,因為網路上已經有很多類似的視覺錯位圖,舉個栗子,如下——



    最後,騎在大小輪自行車上的布魯克與山治,我們可以稱他們為“悠閒組”……可憐的山治同學,畫面小得差點看不到。
    看他那副悠然自得的神情,估計是因為掉線太久變得心如止水,生無可戀了。。
    PS:山治與索隆是黑色皮衣、藍色牛仔褲的情侶裝,大家發現了嗎?

    最後,是許多網友都有發現的一個小彩蛋,路牌上“ROUTE 325”——325號道路的真正含義。

    3的日語讀音是さん(san)2的日語讀音是に(ni)5的日語讀音是ご(go)
    合併起來念一下:sannigo,與桑尼號(サニーごう,sanigou)的日文讀音幾乎一樣,尾田老師真是無時不刻暗藏心機啊~
   咚咚鏘~在寫完前所未見的、SU——PER漫長的前言後,正篇分析終、終、終於開始了!!
    真是太不容易了,誰讓夏多是個不肯將就的男人呢?

    翻開正篇漫畫後,一道刺眼的光芒撲面而來,原來是雷歐與蔓雪麗公主這對小冤家在秀恩愛。此時此刻,夏多的心情只有下圖能夠形容——

    公主撒嬌耍小脾氣的臺詞和表情簡直不能再更加真實生動:
    ”那人家不走了!人家又沒求你們來救人家!哼!”
    這麼熟悉經典的對白應該會讓許多男人聯想到日常生活中身邊的許多妹子吧,尾田對女人心的瞭解相當透徹。除了上面的句子外,女生鬧彆扭的金句還有:“哼!現在道歉已經太晚了,我不聽!”“你居然敢凶我!”“不是你做錯了什麼,而是你的態度不正確!”“好,你說的都對!那以後別理我了!”……每一句都堪稱必殺技,刀刀致命,大家可不要傻到像雷歐一樣,聽到之後還出言頂撞和反擊。
    不過呢,蔓雪麗可是貨真價實的公主,傲嬌一點也不算什麼。
    三次元世界的一些姑娘家們可就得注意了,不要沒有公主的命,還得了公主的病~

    彆扭歸彆扭,不解風情的雷歐最後還是將蔓雪麗公主背在身上,向王宮外奔逃。
    造成雷歐與其他人對公主印象截然不同的謎團也解開了——原來蔓雪麗公主只對雷歐一個人任性和發脾氣,對待其他人都很溫柔。這就是……愛!啊!(夏多:請用張傑+草泥馬演唱版本讀出這句話,如果沒聽過,請去百度搜索,夏多保證你會笑到肝腸寸斷。)

    很高興的是,關於這一點,在半年前蔓雪麗公主初登場時,夏多就已經在海賊王755分析裡做出了完全正確的猜測。
    雷歐與蔓雪麗公主逃跑後,劇情意義就到此為止了嗎?
    當然不會,他們還要肩負起後勤治療的重任,一起期待咚塔塔族在篇章收尾時的活躍表現吧。   

    被擊敗的喬拉並沒有馬上失去意識,她在最後時刻還不忘擔當解說員的光輝重任,為我們介紹了“治癒果實”的幾個能力細節——

    1】能力者可以消耗壽命發動“復原能力”
    2】除了人類之外,“治癒果實”復原的物件可能還抽象的包含了非生物的存在,比如說“復原SMILE工廠”。這個猜想,也與夏多在海賊王755分析裡所寫的不謀而合——

    回到第一點上,治癒果實的能力發動要消耗能力者的壽命,讓人隱約覺得有些不妙。

    好在小人族的壽命普遍比人類更長一些,且從雷歐讓蔓雪麗治療自己的腳傷這點可以看出,普通性質的復原應該不會消耗太多壽命,所以短期之內我們不用太擔心這點了。
    眼力大考驗時間:喬拉倒地的門外,一隻熊貓人從走廊上匆匆跑過。

    大家有第一時間找到這只久違的熊貓人嗎?
    通過喬拉對SMILE工廠擔憂的心思,畫面自然的切換到了SMILE工廠,弗蘭奇VS賽尼奧爾·皮克這一邊。
    這一話漫畫裡幾次轉場過渡都很流暢自然,等等夏多會再一次提到。


    在兩方人馬的呐喊助威聲中,賽尼奧爾與弗蘭奇展開了激烈的大戰——
    誒……慢著,等等……
    他們在幹什麼,為什麼賽尼奧爾要站著一動不動讓弗蘭奇毆打??看這雙手抱胸不動不搖的姿態,你以為你是恐怖船篇正面接下巴索羅繆·熊衝擊波的索隆嗎?

    而為什麼弗蘭奇在打完賽尼奧爾一拳後,也不閃不避,又一次正面接下賽尼奧爾的背摔???

    答案揭曉,原來這兩個傢伙所理解的“真男人”的戰鬥方式,是絕對不會避開對方攻擊的正面戰鬥!
    完全不考慮防守,堂堂正正的你打我一拳,我還你一摔!…………喂喂,難道你們把自己當成口袋妖怪,還是別的什麼回合式RPG的角色了嗎??!
    “弗蘭奇使出了超強重錘,擊中野生的賽尼奧爾,效果拔群,賽尼奧爾-50HP”
    “賽尼奧爾使出了貓貓背摔,擊中弗蘭奇,效果一般,弗蘭奇-20HP”
    ……

    考慮到弗蘭奇與塞尼奧爾共有的耿直性格與硬漢作風。他們這種奇特而充滿骨氣的戰鬥方式似乎也不是不能理解,若放在美國西部片時代背景下,他們大概就是那類背靠背拿著槍,同時走出幾步後拔槍公平展開決鬥,絕不耍小伎倆的英雄主義大男人吧。
    正是基於這樣的理由,弗蘭奇雖然有許許多多鐳射光之類的千奇百怪技能,但還是堅持只用拳頭與賽尼奧爾對抗。因為賽尼奧爾已經通過種種硬派行動征服了弗蘭奇,讓他萌生同類相惜的心情,對於賽尼奧爾也是如此。

    因為彼此尊重,所以才選擇了這種在外人眼裡怪異的單調戰鬥方式,畢竟,這才是屬於男人的浪漫啊!
    終於,在用同樣的招數互相攻擊了30回合後,兩人的怒槽值都已經蓄滿,準備用最後的大絕招將這場戰鬥畫下尾聲——

    兩人的最終一擊,其實沒有什麼可以分析的,大家用心去欣賞就足矣。
    這是最強的摔跤手與最強的拳擊手的對決!!

    利用水水果實能力,賽尼奧爾發動秘技“攀瀑”……啊不好意思,還沒從剛剛的口袋妖怪思維模式中脫離出來……賽尼奧爾抱著弗蘭奇逆流登上一座高塔頂端,從數十米的高空中墜下,借助重力發出最強的背摔!!
    在天空中的瞬間,賽尼奧爾第一次提到了他的妻兒“露西安和吉姆雷特”的事情,引出了那段往事的序幕。

    BABY奇襲摔!!burster有爆炸物的意思,這一擊果然驚天動地,轟然將大地炸碎!!
    賽尼奧爾可以潛入地底,對他來說這一下和跳水無異,但後背是肉身的弗蘭奇能否接下這直面大地與重力的恐怖一擊呢?

    結果一看便知,弗蘭奇巨大的鋼鐵之軀,仿佛終結者一般,又一次從大地裂縫中站起!!

    左眼紅光閃爍,弗蘭奇墨鏡粉碎,化作鐵血不屈的終結者T-800,準備以鋼鐵的拳頭為這場決戰做出最男人的告別!!

    但話又說回來,弗蘭奇憑什麼能吃下塞尼奧爾最強一擊而不敗呢?
    一定是塞尼奧爾的入水姿勢不對!

    沒錯,事情就是這樣子的。仔細看弗蘭奇倒地的姿勢,他是背部朝上的,而在空中時,塞尼奧爾已經明確表示過要給弗蘭奇“後背的肉身”發動致命一擊。
    既然如此,為何賽尼奧爾計畫還是失策了呢?已經使出過無數次背摔的賽尼奧爾沒有可能在最重要的關頭失誤,也沒有理由突然心軟放過對手。所以唯一的解釋是,在空中落下時,弗蘭奇有做過什麼努力,於墜地前的一瞬間將落地的方向更改,使他能夠王者歸來。
    戰鬥的天平傾斜失衡,在弗蘭奇站起來的時刻,勝負已分。
    鎮定的真男人賽尼奧爾,正面迎接最終的審判,來自弗蘭奇的橡膠橡膠機關槍!!!
    不好意思,最近經常打錯,應該是……來自聖鬥士星矢的天馬流星拳!!!
    又錯了,是……來自空條承太郎替身“白金之星”的歐拉歐拉歐拉歐拉歐拉……拳!!!
    …………
    不開玩笑了,弗蘭奇使出驟雨般的鋼鐵之拳“弗蘭奇金屬BOXING”,用拳擊手的重拳將賽尼奧爾徹底打飛!!燃出了新高度!

    尾田老師再次漂亮的進行了敘事轉換,借助弗蘭奇滂沱“大雨”般的拳頭,讓飛在空中的賽尼奧爾想起了同樣是在一個“大雨”之夜,他第一次與露西安相遇的故事。
    完全不同含義的兩個“大雨”,卻成為視角切換的流暢過渡,使回憶篇與主線天衣無縫的接合在一起,真是生花妙筆之舉。

    那一個雨夜,賽尼奧爾·皮克與露西安的初遇,譜出了一曲感人至深的往事。
    關於這個回憶塑造得有多棒,夏多在本話分析開頭已經用盡筆墨去形容了,如果這時候再繼續多說下去,倒顯得有些煽情過度。所以大家自行開啟一首悲傷的音樂慢慢欣賞,夏多針對其中的細節解析就足夠。

    露西安的人設讓夏多想起了艾斯的媽媽波特卡斯·露玖,臉上些許的雀斑不妨礙她溫柔的少女之美。

    露西安的發色,夏多猜測是金色。下面夏多會提到,賽尼奧爾的故事與美國偵探小說改編的電影《漫長的告別》(The Long Goodbye)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而這部電影裡,女主角的發色就是金色的,所以夏多才會做出這樣的猜想。(夏多:賽尼奧爾與電影男主角是不是也有一絲神似呢?)
    由於露西安討厭海賊,賽尼奧爾隱藏起了身份,謊稱自己是銀行職員。這個不大不小的謊言,還有這雨天的邂逅,是之後所有悲劇的源頭。

    之後,賽尼奧爾與露西安的故事美好得讓人炫目,他們結婚生子,有了幸福的家庭。

    賽尼奧爾在外面是橫行四方的海賊惡黨,回到家後就變成溫柔的丈夫與父親。
    一切風平浪靜,看似會永恆維持的美好人生,卻突然奏下了悲傷灰暗的強音。

   同一棵樹,兩個鏡頭。從風和日麗到大雨如注,從枝繁葉茂到枯枝敗葉,這裡又是一次出色的轉場,象徵著賽尼奧爾的人生突然急轉直下,由光芒的一面墮入黑暗的深淵。

    兒子突然生病去世,這個噩耗讓賽尼奧爾手上的花束跌落在地,心如死灰。
    一個禮拜前,賽尼奧爾突然消失不見,吉姆雷特發高燒後猝然去世。賽尼奧爾突然消失的理由是什麼?不用猜也知道,是作為一個海賊為堂吉訶德家族執行燒殺掠奪的任務吧。

    更沉重的打擊洶湧而來,露西安揭穿了賽尼奧爾的身份,他根本就不是所謂的“銀行職員”!那麼他的收入就變得很可疑了,就算是個傻瓜也能明白,一直在隱瞞一些什麼的賽尼奧爾背後一定有著無法想像的罪惡與黑暗!
    崩潰的露西安奪門而出,在另外一個大雨之夜,與賽尼奧爾永遠訣別。

   不是這樣的,露西安……我之所以沒把一切都告訴你……”
    賽尼奧爾的想法呼應了露西安前面所說的那句話,“討厭的東西?海賊!!特別討厭!!”。
    因為怕被露西安討厭,怕與露西安分離,賽尼奧爾才隱藏了自己的身份,只是這麼簡單。

    就像另外一個故事裡一樣,柯拉先生也只是害怕羅會討厭他,才會隱瞞自己是個海軍的身份。

    絕望的賽尼奧爾與露西安下一次的相遇,是在更加令人絕望和蒼白的場景。
    由於露西安被山石砸中頭部,變成了沒有意識的植物人,再也沒有任何的情感,而且……生命也會很快消逝。
    音樂,在這刹那仿佛停了下來。

    鐵骨錚錚的男人賽尼奧爾,第一次落下淚水。
    如果你沒在那天和我相遇的話,一定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就是為了不想失去你……!才對你撒了那種謊啊!!!
    我想得到你的回應,想聽到你的聲音……
    我想再一次……看到你的笑容……”
    賽尼奧爾的這一段內心獨白,是夏多心中本話最虐的地方。
    這樣簡單而悲傷的獨白似乎出現在言情小說裡更加合適,語言風格與海賊王一貫的風格相差甚遠。然後就是因為這種獨特,就是非要由賽尼奧爾這樣的硬派男子說出來,才會讓人覺得衝擊力更強,更戳淚點。

    像是要彌補沒能好好陪在妻子身邊的每一刻,賽尼奧爾不間斷去看望露西安,風雨無悔。
    窗戶之外,從樹葉繁茂到樹木乾枯,兩人的著裝從夏裝變成冬裝,這個細節暗示著時間的悄然流逝和賽尼奧爾的執著。
    即使知道露西安對自己說的話根本沒有半點反應,一季接著一季過去,賽尼奧爾仍舊每天坐在病床前對露西安喋喋不休,回憶美好的往事。
    有一天,變化來了。

    當賽尼奧爾穿上了兒子吉姆雷特的衣服出現在妻子面前,露西安奇跡般的綻放出了笑顏。
    那一抹淺淺的微笑,再次點亮了賽尼奧爾的人生。
    此次以後,他脫下有型的西裝,換上怪異滑稽的嬰兒裝,視旁人於無物的行走生活,只為博妻子一笑。(想起了可哥亞西的健助,他也是為了逗娜美一笑而將風車一直放在頭頂上。)

    即使被說穿衣品味奇特也好(夏多:迪亞曼蒂也就算了,左邊那個把棉被披在身上的鼻涕男哪來的底氣嘲笑別人的穿衣品味啊!= =),即使被說成變態也好,賽尼奧爾都無怨無悔,這是他自己的選擇,這是他唯一能對妻子露西安和自己做出的救贖方式。

    “這身打扮對我而言……比任何昂貴的西裝更有價值啊露西安……只有穿著這身衣服時,你才會露出微笑……!!”
    回憶就此結束,之後的故事請自行聯想。
    露西安命不久矣,應該很快就辭世了。但賽尼奧爾仍舊堅持著承諾,一直穿著吉姆雷特的嬰兒裝生活了十幾年。
    他不需要任何人的理解,所有的痛苦與非議都由他自己來承擔。除了對露西安的愛意外,他也不必再擁有任何女人的愛慕,因此賽尼奧爾對待那些仰慕他的女人都舉止非常粗魯蠻橫,著應該是為了給自己製造不良印象,迫使讓她們離開吧。沒想到無心插柳柳成蔭,這樣的舉動反而讓那些妹子覺得他很爺們和硬派。。對此,賽尼奧爾自己應該也很無語吧。
    終有一天,賽尼奧爾會在天堂與露西安和吉姆雷特再會。
    到那個時候,他才會再次換上西裝,永遠的陪伴在家人身邊吧。

    即使是小角色,也能完美的感動到我們,這就是描寫盡人生百態的海賊王最動人之處。

    尾田曾經任性的在SBS裡放話,說要讓討厭賽尼奧爾的女生們明白他身上男人的魅力。
    這一話過後,尾田老師完成了自己的承諾。
    女子代表松莫庫裡,這一話過後,你對賽尼奧爾的印象如何呢?

    弗蘭奇VS賽尼奧爾·皮克——弗蘭奇勝!!
    SMILE工廠的決戰終於告一段落,接下來弗蘭奇會著手開始毀滅SMILE工廠嗎?要知道,這才是草帽一夥人來德雷斯羅薩最初的目的。

    無論結果如何,不需再多言,弗蘭奇與賽尼奧爾男兒之間的友誼已經通過拳頭互相傳達到了。
    喝吉姆雷特還為時尚早”——
    最後的這句結語是什麼含義呢?
    其實賽尼奧爾的整個故事都是很具有深意在其中的,尾田借助這個回憶,致敬了他喜歡的作品《漫長的告別》。

    吉姆雷特不單只是賽尼奧爾兒子的名字,也是一款雞尾酒(Gimlet)的名字,
    雷蒙德·錢德勒是美國著名硬漢派推理小說作家,他最著名的小說《漫長的告別》最後一句話,也是其中的經典臺詞正是“現在喝吉姆雷特還為時尚早”。《漫長的告別》寫的是硬漢馬婁如何完成對朋友的承諾的故事,創作於1954年。這一年,雷蒙德·錢德勒的妻子因病去世,錢德勒是在妻子的病床前寫下了這部經典之作。
    千絲萬縷的關聯,讓人再次佩服尾田老師豐富的閱歷。
    看過無數電影,閱讀過無數典籍後,尾田榮一郎才能賦予海賊王這部漫畫絕對僅有的豐富層次感,也讓許許多多的海賊迷們每一次重新觀看,都能從中找到新的體會。真是一部偉大的集大成之作啊~

    這一話分析到此正式結束,下周休刊!
    所以我們的再會,又得相隔兩周了。
    所有的中層幹部終於全部清理完畢,下一話漫畫的箭頭會指向何方呢?
    無論是哪一位都好,最高幹部層級的決戰終於打響!
    激鬥!!德雷斯羅薩真·宇宙無敵究極爆裂超超超級大決戰!敬請期待!(眾人:………………)

    【夏多】
    終於,夏多趕在去參加年終尾牙前的半小時,將這期的漫畫分析寫好了~
    有的時候,我也會問自己:何必每週末都把自己搞得那麼累呢?也沒看到別人寫分析時非要倔強的畫一張鎮樓圖,非要將字數寫滿四五大頁啊,這不是自找苦吃麼?如果只是簡單配個圖,寫點感想湊個兩三千字,根本不必花多長時間,我何必啊?

    但轉念一想,也許在許多人眼裡,夏多的分析已經是不算單純的一篇分析了,而是象徵著一周結束的一種放鬆,那麼我就不能用別人的標準去衡量自己。所以我知道,所謂的辛苦喊喊也就算了,我是不會輕言放棄的,再戰個二十年吧!我們下下周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