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2日 星期二

海賊王769分析 (夏多)

日期: 2014-11-28

    大家好,我是夏多老師~
    又是一年感恩節,雖然是西方傳統節日,但傳達感謝的心情卻不分國界。不知道在這一天裡大家有沒有和家人朋友在一起,吃上一頓豐盛的火焰雞大餐(眾人:什麼火焰雞海賊王769分析啦!!感恩節吃的是火雞好嗎!? 夏多:火雞是多弗朗明戈,你敢吃?),並對身邊的人道謝呢?在這兒,夏多也想對正在看著這篇分析的所有同學們真誠的說一聲:
    謝謝!
    因為有你們的注視和監督,才成就了現在這位不敢輕易偷懶與放棄的夏多。
    看過海賊的人都明白,“謝謝”這兩個字說來簡單,卻絕不隨意。梅利號對草帽一夥最後的感情是謝謝,庸醫希魯魯克最後的話語是“謝謝你,喬巴”,火拳艾斯生前念出的最後一個詞彙也是“ありがとう”……如果說火影忍者教導人們如何寬恕仇恨,那麼海賊王教會我們的就是如何感謝重要的人,這樣的情緒會在人與人之間蔓延傳遞,也讓心靈之間的羈絆更加牢固。如果你感受到夏多的這份謝意,一定要好好將它收藏起來,那是我們之間最重要的寶藏。
    只是近來《週刊少年JUMP》上的各位漫畫家似乎都和漫迷們有什麼仇什麼怨,一點都不打算讓大家過個安心的感恩節,而只想著如何讓這個冬天變得更加寒冷,紛紛對自己筆下的角色發動斬首剁手等無情的虐心大法。對此,夏多稍微做了張圖總結——
   

    嗯……所以這是打算讓《週刊少年JUMP》變成《週刊青年JUMP》的節奏嗎?希望各位老師及時收手,不要再繼續畫如此沉重的劇情了,畢竟還是有很多小學生在看這些漫畫的,要是到時候他們對著漫畫模仿,整天拿著武士刀互相砍來砍去,或者在校園裡對放衝擊波毀壞學校建築怎麼辦?(眾人:你擔心得太多了啦!!)
    廢話不多說,我的麒麟臂又要發作了,還是趕緊提筆將這期分析寫完吧~
    本周推薦音樂:《聽見下雨的聲音》,南方最近多雨,出門記得帶上雨具。

    海賊王769話《海賊貝拉密》內容非常少,因為主要的篇幅全部用來描寫多弗朗明戈如何與羅戰了個痛快,以及鬣狗貝拉密的覺悟。
    最大的爆點,當然就是特拉法爾加·羅的壯士斷臂,除此之外關於這周漫畫的探討只能從情懷層面上去研究。所以,本話漫畫結束後殘留的懸念也只餘一點——
    究竟羅的手臂能夠接得上嗎?
    帶著這樣的問題,讓我們翻開本周依舊吐槽無下限的夏多分析吧~
    首先是本期漫畫打分時間——
    趣味性:69
    信息量:65
    震撼度:93
    本話耀眼之星:“神雕大俠”特拉法爾加·楊過·羅


    甚平的海俠孤旅第十六彈【消失在海底的黑影!犯人就在這片海中!】
    哦哦!扉頁連載的劇情終於開始燃了!“犯人就在這片海中!”……犯人,連尾田自己都承認這次的扉頁連載是推理故事了嗎?
    潛入深海之中緝拿製造一切禍端的海俠甚平,馬上就要接近真相的源頭了!這一幕如果是發生在《名偵探柯南》中,應該會伴以經典的薩克斯主旋律,那麼,那個神秘的黑影究竟是什麼?既然是會消失在海底的黑影,就說明了讓海底小鎮消失的元兇是“生物”,而並非什麼海底地質災難。
    A】某個魚人族【B】海王類【C】海神【D】某種巨大海獸……
    賭局開始,大家請押上自己的節操做出選擇吧!
    夏多已經戴上了專業防打臉鋼針覆面版頭盔,默背著選擇題秘訣“三長一短就選短, 三短一長就選長。兩長兩短就選B,參差不齊C無敵”按下了選項【C】的按鈕。然後,我們就可以悠然的嗑著瓜子,坐等下一期扉頁連載把故事的答案給揭曉吧~

    正片開始!羅對多弗朗明戈發動了帥氣的“注射SHOT”攻擊後,將自己優雅的姿態維持了整整一周。


    然而,這淩厲的一招對多弗朗明戈來說卻沒有什麼作用。更加糟糕的是,先前被羅用“高頻手術刀”切成幾段的鼻涕男托雷波爾的身體也復原了,為柯拉松扣下了當日的扳機後,羅迎來的卻不是逆襲的曙光,而是更加恐怖與瘋狂的反擊!!

    接下來的戰鬥,完美展現了兩個將能力運用到爐火純青的頂級高手對決時的魄力與不可思議!


    被切裂的巨大戰場,隨心所欲控制的漫天飛石,這種怪物級別的戰鬥讓人看得心蕩神馳,簡直不能更過癮。
    (眾人:上一話分析裡某人不是還說羅的ROOM範圍太小了,這下被打臉了吧?)


    羅發動能力,切下王宮一角,並操縱著巨大的外壁塔轟向多弗朗明戈!這是這種AOE技能用來清小兵還行,對付高手怎麼可能有用呢?
    曾經接下過藤虎威力更強的天降隕石攻擊的多弗朗明戈自然有抵擋的辦法,他輕輕一抬手就製造出一張巨大的蜘蛛網,將王宮外壁塔導彈攔截在半空之中……這樣的力量得有多可怕!?
    多弗的這一招再次讓人想起了我們耳熟能詳的美漫英雄小蜘蛛。


    其實在多弗朗明戈是線線果實能力者這點懸疑還沒揭曉之前,夏多一直認為他還可能是蜘蛛果實能力者……這個想法雖然在後來落空了,但夏多仍然堅持多弗朗明戈創作的原型裡有蜘蛛俠反派“毒液”的影子。兩者都有著讓人印象深刻的眼睛輪廓和大張的嘴巴,與蜘蛛俠互為光暗對立面的設定也讓人聯想到多弗朗明戈與柯拉松的人物特徵。
    另外,尾田榮一郎曾經師從和月伸宏,擔當《浪客劍心》的助手。和月伸宏非常喜歡美漫,還讓許多造型完全與幕末時期不符合的角色在這部漫畫裡登場,而他們的原型都是美漫裡的超級英雄或反派。


    比如“人誅篇”裡出現的這位雪代緣手下八目一族的殺手,原型顯然正是蜘蛛俠的毒液。尾田榮一郎有意致敬,也不無可能。

    羅顯然也明白王宮外壁塔的攻擊對多弗朗明戈不起作用,這一擊只是先手,真正的殺招還在後頭:


    無數巨大的飛石轟向多弗朗明戈,多弗朗明戈只能躍起躲開。
    趁這機會,羅再次讓自己與多弗朗明戈背後的石頭交換位置,出現在多弗背後的空中發起偷襲!


    但即使在半空中,多弗朗明戈也能用線線能力牽動自己靈活轉身運動,他迅速回過身來,面無表情的接下了羅這兇猛的一擊!!
    多弗朗明戈老鷹抓小雞一樣,將羅的小手牢牢擒在手中,羅動彈不得。


    看羅這手勢,是準備要發動薩波二哥的龍之爪嗎?可惜羅沒有薩波這樣變態的指力,否則現在的戰局一定能夠逆轉。


    在分別接下路飛和羅兩次重擊後,多弗朗明戈面不改色,攻擊與防禦方面全然無懈可擊,滴水不漏,足見他的實力之恐怖。
    這樣的敵人,路飛和羅想要單挑戰勝都實在太沒有說服力,只有合體攻擊才是王道。
    來了來了,反派們的必修功課第一課:“在占盡優勢的時候遲遲不對主角下手,而是開啟嘴遁模式羞辱敵人。”


    但是多弗的話也繼續印證了一點:四皇凱多的實力遠在他之上。
    如果羅能夠成功挑撥凱多與多弗朗明戈開戰,羅就有可能戰勝多弗朗明戈這個“比自己更強的敵人”。一直以來,羅也是這麼計畫的,但路飛這顆意料之外的棋子卻將羅的一切計畫全部改寫。羅會為此感到後悔嗎?不會的,因為我們知道最後路飛一定能夠逆轉局勢,以更加震撼和熱血的方式將堂吉訶德家族擺平,從而了卻柯拉先生的夙願。
    同時,明戈的這番話也讓人更加期待之後草帽一夥與四皇凱多的全面開戰。SMILE工廠被摧毀後,凱多必然暴怒,這位實力與勢力比多弗朗明戈更加恐怖的新世界王者,路飛他們將如何應付?


    夏多認為PH島篇的這張彩頁在暗示著之後篇章的格局,羅路聯盟在德雷斯羅薩篇以後應該還會持續著(因為彩頁裡有貝波和其他幾個紅心海賊團成員在),那麼在迎戰四皇凱多時,會不會有其他超新星入陣?海俠甚平若在那時登場,一定也會成為路飛這邊人馬強勢的戰鬥力!
    德雷斯羅薩篇尚未結束,一個更加波瀾壯闊的四皇凱多篇就開始讓人期待和沸騰了。
    只是很顯然,眼下路飛一夥人的實力都不足以與四皇,甚至多弗朗明戈相提並論,和之國卓武篇會不會就是讓路飛他們快速修煉升級的大好去處呢?


    嘴遁攻勢持續發動,多弗朗明戈還想在做掉羅之前繼續增加羅的罪惡感。


    但機智的羅怎麼會踏入多弗朗明戈的陷阱之中,立刻就識破了多弗朗明戈的用意。
    總結一下他們繞來繞去的對話,大意基本如下——
    多弗朗明戈:德雷斯羅薩現在會變成這樣,全部都賴你!都是你那天犯的錯導致的!
    羅:關我X事,不要把黑鍋丟給我背!那天就算我沒有犯錯,結果還是一樣的。
    嘴遁無效,多弗朗明戈氣極反笑,立刻決定痛下殺手。他從褲襠中抽出一條線鋸,以腿為鋸夾在羅胳膊上,對羅施加了最殘酷的攻擊!


    百度一下“線鋸”這個關鍵字你就會知道,線鋸的線並不是類似鋼琴線般那樣光滑的利線,而是幾條線纏繞在一起形成的粗糙尖銳線束。與其說是用來切東西,不如說是割,兩者相比當然是割的會更疼痛一些。從側面來看,也是多弗朗明戈並不打算讓羅痛快死去,而為了折磨他一番才使用的線鋸。
    多弗朗明戈已經在之前體現過自己對於虐待羅有著一種喪心病狂的傾向了,比如先前開槍射擊羅,他特意選擇了會感染傷口,造成鉛中毒的鉛彈,而不是普通的子彈。我們有理由相信這一招“線鋸”也是為了虐待人而使用的技能。
    半空之中,多弗朗明戈帶著腿上的線鋸與羅從半空中墜下!!


    伴隨著羅淒厲的慘叫聲,展現在我們眼前的是本話裡最震撼的一幕——
    特拉法爾加羅!斷臂!!
    這慘烈的景象把不少海迷嚇到了,前幾話柯拉松死去時海迷們寄的刀片目測還沒有送達到尾田老師住所,否則他怎麼敢在短短幾話過後繼續開虐呢?
    從羅不平整的斷臂切口來看,的確有如夏多前面所分析的那樣,多弗朗明戈這是有心在折磨他。如果是用利線乾淨俐落的直接切下羅的手臂,恐怕他也不會有如此強烈的痛楚。有的海迷質疑羅在這裡的慘叫太沒有男子氣概,為此夏多不得不為他辯白幾句,割掉手臂和切掉手臂帶來的痛感是完全不在一個層級上的。不信的話,大家可以試驗一下……(眾人:誰會去試驗啊!?好孩子千萬不要模仿)
    再談一下幸災樂禍的鼻涕男托雷波爾,他一邊流著鼻涕,一邊樂得拍手稱快的樣子好像一個弱智,之後不狠狠扁他一頓簡直不能消除心中怒火。
    托雷波爾這幅智障兒童般的表情也讓夏多想起了之前登場過的一個角色——


    天龍人查爾羅斯聖。
    一樣的胡渣、鼻涕、厚嘴唇、還有如出一轍般的弱智舉動和言論。
    難道托雷波爾其實是查爾羅斯聖的遠房親戚,天龍人的一員?所以他才會在前幾話裡對多弗朗明戈說,將自己的力量借給他。也正因為托雷波爾的關係,多弗朗明戈才能免除世界政府的追捕,成為王下七武海之一?謎團重重,但托雷波爾能站在德雷斯羅薩島這場決戰的最高舞臺上,他的背景絕不簡單。

    總而言之,繼紅發香克斯、尤斯塔斯·吉德、鑽石喬茲、克洛克達爾、黑腕澤法、金獅子西奇、奧茲Jr、青稚……等人後,海賊王殘聯組織又加入了嶄新的一員——特拉法爾加·羅同志,這下殘奧會各個項目的金牌都不用再擔心了。


    若干年後,將手臂賭在了新時代上的“四皇”特拉法爾加·羅在東海的一個小村莊,遇見了海軍英雄克比中將的孫子克飛。羅將自己的毛絨帽送給了克飛,約定將來在新世界再見。後來,克飛與逝去的海賊王路飛的孫子路艾結拜兄弟,後來路艾先出海,並投奔當時的世界第一強者“四皇”尤斯塔斯·吉德,成為二隊隊長。再之後克飛一個人踏上了冒險的旅途。在這一路上,克飛認識了許多夥伴,並且在冒險的征程中遇見了世界第一大劍豪羅羅諾亞·索隆,克飛的毛絨帽海賊團劍士(達斯琪的徒弟)與索隆一戰,慘遭敗北。
    後來,索隆帶上了好酒去找某個島嶼上的四皇特拉法爾加羅,並說起了他在東海遇見毛絨帽海賊團克飛的故事。
    特拉法爾加羅不禁想起了那些有趣的往事,和曾經與海賊王路飛一起戰鬥過的崢嶸歲月。
    舊時代已經落幕,嶄新的傳說正冉冉上演!!

    …………
    ……
    以上都是夏多亂編的,大家請不要信以為真。
    調侃過後,還是讓我們面臨每個海迷此刻最關心的話題——
    羅的手臂究竟能不能再接上??
    夏多的選擇是:能!!
    先說幾條理由吧——
    1】特拉法爾加羅號稱“死亡外科醫生”,如果只剩下一隻手,他以後還怎麼能繼續給別人做手術呢?別忘了羅身上還有“永生手術”這個伏筆,若只剩下一隻左手,他的醫術將再也無從得到發揮。
    2】羅的戰鬥方式是一手持大劍,一手操縱ROOM空間。


    這已經是他的標誌性戰鬥方式,也和他的能力發動息息相關。
    與紅發香克斯、喬茲等人不同,斷掉一隻手意味著羅要徹底變更自己過去的作戰習慣,實力將大打折扣。“手術果實”能力者註定了他不能缺少任何一隻手臂,畢竟羅不是純粹的戰鬥派,他是更偏向於“操作”上的能力。
    3】羅斷臂的畫面雖然震撼,卻不是這一話裡的核心重點,有些被尾田老師一筆帶過的輕描淡寫感。無論是羅,還是多弗朗明戈都沒有對斷臂這件事做出過度反應,這說明了對羅來說,此事也許並不算得什麼,所以夏多也覺得海迷們大可不必太過憂心。
    4】羅斷臂沒有劇情上的必要性,關於多弗朗明戈的殘忍不需要借助羅斷臂才能得到渲染,之前的種種行為已經把他這樣的形象定格在海迷的心中了。如果只是為了說明戰鬥的慘烈,那麼決戰之後最好還是讓羅的手臂複歸原位,否則也不利於將來劇情的發展。再說海賊王世界裡斷臂者已經那麼多了,羅的斷臂雖然勁爆,卻並非獨一無二,沒有形象塑造上的必然需要。

    說完了羅右臂不可缺少的理由,再談談他的手臂會以何種方式接上吧——
    1】就算在我們這個現實世界中,也有高超的外科醫術能夠將斷臂接上,那更不用提海賊王這個光怪陸離的神奇天地了。


    被稱為“死亡外科醫生”的羅,可以用不可思議的手術果實能力將人的心臟掏出、人格交換、為人接上動物的身體……
    動物與人合體這種現實裡無法實現的黑科技羅都做得到,自己的手臂接自己身上反而不行??


    如果是這樣,我只能說:你TM在逗我?
    因此,羅自己將自己的手臂接上,是可能性最大,也最合理的一種猜測。
    此外,夏多還有幾個想法,這裡也一併拋出供大家參考~
    2】縫縫果實能力者雷歐正好就在王宮之中尋找蔓雪麗公主。


    雷歐的這個能力很奇特,但目前為止唯一的發揮就只有將羅賓縫在地上,進行過一番名為搜查的猥瑣舉動。
    如果說,雷歐還可以用他的能力幫助羅做斷臂縫合手術呢?
    3】蔓雪麗公主的能力,到了德雷斯羅薩劇情默契的現在,依舊是個謎。


    夏多以前猜測過,蔓雪麗公主擁有的可能是治癒恢復類型的力量。
    如果這樣的想法與事實接近的話,說不定蔓雪麗公主在羅接上斷臂時也能派上用場。
    ……
    歸納一下,夏多認為,羅成為獨臂人只是一時的。
    他才不是神雕大俠,也沒有功夫去什麼修煉黯然銷魂掌。
    擁有惡魔果實能力的人們,都會用自己的能力為缺失的部分做出彌補,比如青稚用冰做義肢,吉德的鋼鐵手臂。就算羅暫時無法接上自己的手臂,我相信他也一定會用逆天的手術果實力量為自己換上一隻強而有力的麒麟臂。
    各位稍安勿躁,先別忙著給尾田寄刀片和去天臺,讓我們靜待“死亡外科醫生”的王者歸來吧!
    反派必修功課第二課:“能輕易殺掉主角的時候不動手,非要選擇麻煩的方式延誤戰機。”
    簡單來說,就是反派裝比必定玩脫。


    多弗朗明戈就是最典型的案例。


    在半空中,多弗朗明戈將腳架在羅的肩膀上,當時他完全有機會一腿往羅的脖子上鋸過去,哢嚓一下了事,乾乾淨淨,沒有任何殘留和副作用。
    但幸好他沒這麼做,否則之後也就沒有那麼多故事可以上演了,“死亡外科醫生”從此真變成了“死亡”的外科醫生。
    反派殺不死主角的設定固然是一方面,更多的理由我想應該是多弗朗明戈非常享受折磨羅的這個過程吧。包括處刑時用裝填鉛彈的手槍,你覺得人家無聊又變態,但他覺得這才是考究的藝術。殺人對於多弗朗明戈來說並不是難事,要如何對羅出這口惡氣,才是最頭等重要的考慮。
    如果你沒有反社會型的黑暗人格,還是別試圖去理解多弗朗明戈的想法。

    就在多弗朗明戈即將開槍的瞬間,地面一聲巨響,路飛閃亮登場……
    開玩笑的,路飛的JET機關槍鐵拳將多弗朗明戈的線控人偶分身打得粉碎,一擊轟穿了天花板!


    在無心之中,路飛救下羅一命,也用粉碎的多弗人偶為斷臂的羅復仇示威!


    問你怕不怕,你敢動我基友一條手,立馬就讓你四分五裂!


    不過等等……之前路飛不是全身被束縛了嗎?他是怎麼逃脫的??
    夏多根據想像力,稍微還原了一下當時的情景:
    路飛雖然雙手被捆住,但腳還是可以使用的。他從地面上躍起,故意欺近揮舞著雙刀的貝拉密,憑藉著強大的見聞色霸氣和行動能力與被控制的貝拉密周旋。路飛看似被貝拉密砍了幾刀,其實借助著他的刀幫忙斬開了捆綁在身上的繩索。
    自由脫身後,路飛一把抓過多弗朗明戈的影分身擋在了身前(見上圖),貝拉密幾刀將人偶斬成三截(見下圖)——


    多弗朗明戈人偶就此損毀,失去了力量。見到危機已經解除,路飛心中閃過的第一個想法就是讓多弗朗明戈停止操縱貝拉密,於是他用橡膠JET機關槍轟開天花板,並將碎成幾截的拋了上去吸引多弗朗明戈的注意力。
    這,就是夏多根據幾處線索腦補出來的路飛脫困全過程。


    怎麼樣,發揮你們出色的想像力,一場精彩的戰鬥是不是就此呈現在大家的眼前了?

    在路飛的請求下,多弗朗明戈解除了對貝拉密的控制。
    接下來的場景,故事的主角將換成那個從黑暗中重新蘇生的真男人——鬣狗貝拉密。


    被多弗朗明戈放過的貝拉密倒在地上,回想起自己初遇多弗朗明戈的經歷。
    那時候貝拉密對多弗朗明戈只有滿滿的崇拜,他認為海賊的時代已經過去,只有利益最重要。而顯然多弗朗明戈是最符合他理念的人物。


    貝拉密的回憶裡,他那些阿貓阿狗的手下也悉數出現了。
    為了畫一話漫畫,尾田老師應該是反復將加亞島魔穀鎮篇翻了好幾遍,因為接下來將會有許多互相呼應的畫面。





    這個曾經嘲笑著“ONE PIECE”和“空島”是白日夢,劣跡斑斑的兇殘海賊,如今卻變成了一個能堅持貫徹自己道義的真男人。


    這裡有個小細節,在路飛與貝拉密對話時,突然感受到一陣劇烈的晃動。
    這邊應該是羅趁著多弗朗明戈分神之際,發動能力脫身時引發的異動,羅絕對能夠平安活到路飛重回天台的那一刻。
    這一點,毋庸置疑。

    順著回憶的軌跡,我們見證了貝拉密一點一點的成長。
    而在回憶的盡頭,貝拉密突然站了起來,對路飛做出了意料之外的舉動——
    “彈簧跳人!!!”
    這位在德雷斯羅薩島篇屢戰屢敗,屢敗屢戰……分別輸在巴托洛米奧、德林傑、多弗朗明戈手中,渾身傷痕累累的男人,卻在這麼緊要的關頭對路飛做出了拼盡全力的最後一擊!他傻了嗎?這不是作死是什麼?!


    (上圖:海賊王769話《海賊貝拉密》,下圖:海賊王232話《一億之男》)


    熟悉的分鏡,但戰鬥的理由卻已經截然不同了。

    很多海迷對貝拉密的行為表示不能理解,但他最後的獨白而所作所為,夏多卻認為,這才是海賊王精神的最佳代表。
    愚蠢嗎?是的,毫無疑問。
    作死嗎?沒錯,絕對正確。
    但明知道是這樣,貝拉密卻還是堅持著自己已經走歪的道路,選擇以飛蛾撲火般壯烈的姿態,完成作為男人,作為海賊的一生。
    他讓我們知道,即使是一介小人物,也有自己不想輕易妥協的信念,也有想要向世人宣佈的呐喊。
    這就是海賊王的魅力,因為在這部漫畫裡,有許多浪漫的笨蛋存在。他們每一個人,無論正派反派,都是傻得可愛,堅定到固執的,讓人佩服的笨蛋。


    在很多漫畫裡,有很多這樣的反派,他們堅持了自己的理念,自己的道路好幾十年,卻因為主角的幾分鐘的一番說教而突然改變了自己過去的人生觀,從此改邪歸正,成為主角這邊的勢力。他們的信念薄得有如一張紙,洗白的過程毫無信服力可言。但在海賊王裡沒有,無論善惡,每個人都始終貫徹著自己的信念。
    鬣狗貝拉密固然改變了性格,但他做過許多壞事這點卻不會因為他改變了而抹殺,因為這是他選擇的“道”。
    既然自己選擇了一條路,選擇追隨了某個人。那麼就算最後誤入歧途、萬劫不復,也是自己應該承擔的“罪”。
    所以貝拉密毫無怨言。


    (上圖:海賊王769話《海賊貝拉密》,下圖:海賊王232話《一億之男》)


   我都明白的!自己這輩子找錯了該追隨的人!!我也很明白自己現在有多淒慘!!但是,我絕不會因為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回應,就背叛一直以來所追隨的人,這種丟人的事情我做不出來!!畢竟笨蛋也有自己必須貫徹的‘道義’啊!!草帽,我這輩子最後的一場決鬥!就由你來陪我打吧!!”
    這一段獨白是許多話以來,夏多認為的,海賊王中最精彩的臺詞。
    貝拉密的下場不必多言,拼盡全力的他絕對擋不下路飛的一拳。從路飛VS烏索普的決鬥我們能明白,路飛絕對不是那種會因為同情弱者而下輕手的傢伙,如果真的這麼做了,才是對貝拉密勇氣的一種辱沒。
    所以,一擊秒殺,不能更多了。
    和上一次一樣,路飛絕對會一拳將貝拉密徹底打敗,但是戰鬥的情景已經完全顛覆。
    當時貝拉密一心想要殺掉路飛,出拳時最後的臺詞是“永別了,草帽小子!!”
    而現在貝拉密想要終結的,卻是自己的一生。
    再多延伸一下許多海迷感興趣的猜想。
    就算之後,貝拉密會活下來,夏多認為他也絕對不會成為草帽一夥的成員的。
    還在幻想的海迷們,就是真的沒明白貝拉密這句話的人了,“我絕不會因為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回應,就背叛一直以來所追隨的人,這種丟人的事情我做不出來!!畢竟笨蛋也有自己必須貫徹的‘道義’啊”。就算到死的那一刻,貝拉密都不會背叛堂吉訶德家族的,更不可能加入草帽海賊團。加入之後,他也不會有任何意義與地位。
    艾斯在敗北于黑鬍子蒂奇的時刻,曾經說過一句話,如今用來解釋貝拉密愚蠢而充滿勇氣的舉動,也完全符合:


   男人怎麼能屈服於力量之下?我這輩子從來沒後悔過……明白嗎?笨蛋!”
    這就是屬於貝拉密、路飛、艾斯、羅、索隆……還有無數人的,海賊之道。

    【夏多】
    這一期的分析,終於也順利寫完了~抱著愉悅的心情迎接週末到來,希望大家也是。
    每一次寫完後我都特別佩服自己,明明漫畫沒有什麼內容,我居然能寫出那麼多字來……雖然有人覺得拖,但是沒辦法,我就是想和大家多說些話啊!
    說是分析,但我一直當做故事來寫,每次寫完以後都要讀一遍看全文是否有引人入勝的節奏。也許一些人會覺得其中水份太多,但夏多總是覺得,太嚴肅反而失去原有的樂趣了。什麼“精華分析”啊,什麼“很有乾貨”的分析……稍微有些小題大做了吧。尾田的訪談裡說過,作為商業漫畫,娛樂性才是第一位的。既然漫畫可以是用來娛樂的,分析為什麼不行呢?

    希望我的文字能給你們帶來快樂,that's all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