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日 星期一

夜陌出品:769話分析——海賊貝拉米

日期: 2014-11-28


本周的劇情依舊是以虐心為主,回憶為輔,作為失蹤了一個多月的主角,醬油打的簡直是不要不要的!不過又一想到同為主角一夥的山治君等人竟然連醬油都沒得打,頓時就變得釋然多了。



1、扉頁的劇情,夜陌是越來越沒頭緒了。只是對於這兩條魚似乎總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但卻又說不清在哪裡見過……莫非是《小鯉魚歷險記》中的倆貨?(PS:夜陌不是小學生,只是18歲時還在看動畫片而已。)


2、注意羅的手部位置:明哥:“放手!快放手!不要抓我的蛋蛋!”羅:“死鬼,我死也不會鬆手的!”


3、在那一瞬間,明哥想起了羅年幼時的眼神,如今卻已經是物是人非了!唉,一聲長歎!


4、梅花的逗比已經沒救了,不過按照某些漫畫的套路來說,貌似逗比的人都是偽裝的大boss,比如:阿飛、絕……


5、作為一名蘿蔔(羅粉的自稱),夜陌表示心已經碎成粉了。



6、對比下,可以找到很多熟面孔。

正文:
一、羅VS明哥的戰鬥




1、“room”的大致範圍
首先來說說羅“room”的範圍,從圖上可以看出路飛打破的洞與“room”半徑的大概比值,而從方片身高與洞作再做比較,又可以大概得出破洞的高度,那麼方片的身高到底有多少呢?


夜陌從漫畫之中查閱了大量的對比圖,挑了一張最明顯的作比較,從圖上可以看出,方片的身高是要比小唐高出很多的,而小唐的身高是305。因此,通過小唐做最初的參照物,我們可以大概瞭解到“room”的大致半徑長度。那麼,知道了大概的半徑長度,是否就能求出羅此刻“room”的大致體積呢?當然,這之間一定會存在誤差的,但仍然可以看出羅此刻的“room”範圍還是非常可怖的。



2、羅的“手術刀”
羅的手勢是否似曾相識呢?沒錯,在“龐克哈薩德篇”羅正是利用了這一招偷取了斯摩格的心臟,從而戰勝了斯摩格。可是要知道,明哥可不是斯摩格能比擬的。果不其然,在使出這一招後不但被明哥輕鬆破解,反而趁勢抓住了羅的手臂。而在這裡看來,羅與明哥的差距似乎並非一點半點,這也讓夜陌有些擔心接下來“路飛桑與明哥”的對戰了。

3、羅的斷臂


自從出情報後,有關於“羅斷臂的話題”一直都是圍繞著海米之間最熱的話題,那麼羅的手臂還能復原嗎?在夜陌看來應該是問題不大的,畢竟按照現在的醫學科技而言,接上離斷的肢體已經沒有太大的問題了,更不要說羅還擁有著bug般的“手術果實”。

而下面還是主要來說說斷臂之間的一些細節:
從圖上可以看出,明哥從腳後生出一條“鋸線”,然後直接鋸斷了羅的手臂。而這之間出現了兩個問題:
1、羅為什麼不反抗?
2、梅花為什麼會笑的那麼開心?


首先是第一個問題,從圖上可以看出,在明哥擺好“姿勢”後,羅與明哥之間還是存在對話的。因此完全可以排除是明哥速度太快,羅來不及做出反應便被鋸斷手臂的可能。那麼,最大的可能只有一種——那就是羅無力做出反擊。


羅為什麼會連反抗的能力都沒有了呢?莫非明哥也是“武俠小說”中運穴點穴的高手?在握住羅手腕的同時,點住了他的“內關穴”,因此造成了羅手臂酸麻,無力反抗的結局?顯然夜陌這樣扯是很不靠譜的,那麼這之間一定有別的原因。


想來想去,無非有以下幾種可能:1、羅沒有體力了。2、羅知道反抗無用,因此放棄了反抗。3、在空中羅缺少著力點,因此不容易反抗。4、明哥利用能力,束縛住了羅的行動能力。
而從前面幾次羅的攻擊來看,如果說羅已經沒有了反抗的體力,顯然可能性並不是太大,因此夜陌個人認為後面幾種可能性更高一些。


說完了第一個問題,再來說說第二個問題——梅花為什麼會笑的那麼開心?
其實在夜陌個人看來,無非是因為明哥很少使用這個“招式”而已,畢竟從上面也可以看出,為了使用這個招式,明哥可是在空中轉換了好幾種高難度動作的,難度係數直逼9.99……


二、羅與明哥
本話之中還有一些比較有意思的細節,夜陌繼續來說一說
1、明哥的執念
在夜陌的印象之中,明哥一直是一個非常務實的角色。比如說在他的觀念之中,是沒有是非對錯的,有的只是利益的多與少。因此只要利益足夠了,哪怕是自己最親近的人都一樣可以割捨。但在本話之中,明哥決定處死羅時卻動用了“鉛彈”,這可以說是多此一舉,因為只要能殺人,用什麼方式都是一樣的。而明哥顯然不這樣認為,在他看來,處死羅必須用“鉛彈才符合“規矩”。


那麼,是什麼原因造成了一向以追逐“利益最大化”為目的明哥按照規矩而不是利益行事呢?這又要說到明哥曾經的經歷了。甚至也可以說,現在在明哥的心中,仍然還存在著一部分無法割捨的“意識禁臠”。


2、羅的冷靜
在本話之中,羅可以說是出奇的冷靜,尤其是在明哥指出羅曾經所犯的錯誤時,羅並沒有如明哥所願那邊陷入彀中。而這一點說起來容易,能做到卻是非常難,尤其對於自己在乎的人所犯的錯事,其實是很容易把自己應負的責任誇大的,比如《全職獵人》裡小傑黑化的原因。


3、羅斷臂對於劇情的影響
雖然能為路飛帶來更多的憤怒值是一定的。但在夜陌看來,羅的表現仍然有些差強人意,甚至可以說是並沒有達到夜陌最初的預想值,那麼斷臂之後的羅會就此退出戰場,將剩下的全部交給路飛,還是繼續戰鬥呢?


在夜陌看來兩種可能性都存在,畢竟還是要看作者的劇情安排。不過在這裡,夜陌還是構思了另外一種更有意思的劇情,比如說利用斷臂和“手術果實”來設計一個對付明哥的戰術,像是《龍珠》裡面魔人布歐被割斷的觸角一樣。因為要知道,羅的“果實能力”是非常具有靈活性的,只要戰術設計的巧妙,那麼對於敵人而言,將是毀滅性的打擊。


三、貝拉米的轉變與堅持
大多數海米對於“貝拉米”的評價可以說是褒貶不一。而在夜陌看來,OP之中是不存在完全相同的兩個角色的,不管是大善大惡之人也好,還是大奸大忠之人也罷,其實大多數角色都有他的獨特魅力之處。只要細心去觀察,就一定可以發掘出不一樣的閃光點,而這也正是OP最令人著迷的地方。
下面,就由夜陌來說說“貝拉米”人性上的獨特之處:


1、貝拉米的轉變:



首先,聊貝拉米就一定要從海賊本性點上出發。在夜陌看來,尾田筆下的海賊無非有兩種:一種是偏向夢想的,一種是更偏向於利益的。當然,這樣的劃分僅僅是理念上的劃分,並非是善與惡的劃分,舉個不恰當的例子:就像是類似於美國“激進黨”和“保守黨”的區別。
而明白了這一點,再回到漫畫之中分析貝拉米,那麼不難看出,最初的貝拉米就是第二種類型的海賊,而現在的貝拉米,已經徹底的轉變成了第一種海賊:



1)最初的貝拉米嘲笑夢想,現在的貝拉米擁有了夢想。



2)最初路飛說:“絕對……不要跟他打架。”;現在的貝拉米對路飛說:“這輩子最後的一場決鬥,由你陪我打吧!”
從上面的對比不難看出,貝拉米已經徹底變了。那麼路飛會不會接受貝拉米的挑戰呢?在夜陌看來,是一定會的,而且絕對不會放水。因為這場決鬥正是對轉變後的貝拉米的尊重與肯定。


2、貝拉米的堅持
其實不管是第二種海賊還是第一種海賊,他們都有著相同之處——那就是對於道義、信仰的堅持。
1)什麼是信仰?
說起信仰這玩意,在上個世紀大多數外國人看來——信仰就是信教,而中國人是很少有信教的,因此他們覺得中國人不開化、沒有信仰,連教都不信,怎麼能值得我們白人信賴?
而在這裡夜陌就不去討論“中國人到底有沒有信仰”以及“值不值得信賴”的話題了,因為這個話題實在太大,甚至足以寫個幾萬字甚至十幾萬字的論文來進行深究了。因此在這裡,夜陌只是簡單地闡述一下對於信仰的個人理解。


首先,在夜陌看來,“信仰”這個詞很普通,絕對沒有什麼高大上的深意。“信仰”僅僅是代表一個人可以用自己的一切,包括是付出生命所去維護、追尋的某樣事物。這樣事物可以是夢想、愛情,也可以是金錢、權利,甚至是美色或是家庭……只要可以讓某個人為之付出一切、至死方休,那它就是這個人的全部信仰。


2)海賊的信仰
當對信仰有了基本的瞭解後,再來說說什麼是海賊的信仰,海賊的信仰可以有很多,比如夢想、自由或是財富等等……但歸根結底,其實在選擇出海的那一刹那,所有的海賊都將自己的信仰毫無保留的交給了這片廣闊的大海。因為只要是在海上飄蕩,那麼每時每刻都有被大海湮滅的風險。因此不管是有夢想的海賊,還是追求利益的海賊,在這一點上,都是相同的。


3)貝拉米的信仰
扯了這麼多與主題無關的內容,現在再次回歸主題。對於貝拉米的堅持,其實說得好聽點,叫堅持信仰,說得不好聽,也叫不識時務。而對於旁人來說,對於貝拉米的堅持,或許會表現出不理解,又或者是感到惋惜或是不恥。
但在夜陌看來:在人的一生中,至少有那麼一兩件事,應該不識時務,至少一兩件。因為不不識時務、堅持雖然不現實,很沒好處,卻是值得的。
人對於自己的信仰,是要有一點堅持的,至少有一點。


===================END===================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