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8日 星期五

【NC修】 769話渣渣渣分析 海賊貝拉米

日期: 2014-11-28

一、已經無話可說的扉頁

  甚平追兇手去了,從黑影這個字眼來看,動作敏捷個頭不大。是什麼東西下周就知道了(總覺得會是個逗比)。
  這張扉頁裡最特別的應該是這兩隻金魚了,來自金魚王國的兩位淑女:

   
  金魚王國是在小八的海底散步扉頁中出現的,小八在被押往本部的途中逃跑。在一個釣魚者手中偶然得到了金魚公主丟失的戒指,也就是上面那一幕了。之後再往前走,小八就遇上了一隻海豬——也就是金魚王國的附近也住著海獸。不知道金魚王國有沒有受災。

  這兩隻魚沒出意外的話就確定了甚平所處的位置,確實是前半段的香波地群島附近。

  小八在這裡換得過一把黃金三叉戟,而海神波塞冬所用的武器也正是三叉戟。
   

  其實不論是三叉戟也好,戒指也好,都不是金魚所能生產的東西,於是來源只有兩處,其一是沉船,其二就是遺跡了。樓主是比較傾向於東西是從遺跡裡得來的,畢竟有著黃金都市香朵拉的先例。

  因而這次海獸城鎮消失之謎,也許可以知道原因了:想要得到(挖掘)遺跡內寶藏或者某些東西的水流柔術高手,將礙事的遺跡建築和海獸用魚人柔術送上了“天”。

二、羅的兩三事
  首先是這一戰羅的表現,本來是不想討論戰鬥方面的事的,因為爭議和情感因素太大,但是這一戰有兩個小細節值得提一下。

  第1,羅的手術刀攻擊範圍有所下降,顯示了其體力嚴重的消耗程度,在與斯摩格一役中,羅隔著一小段距離取下了斯摩格的心臟,然而這一次在這樣的距離下,卻已經無法發揮同樣的傷害,也就是手術刀“變短”了(當然也有可能明哥手太長了......):
  

  第2,在和斯摩格的戰鬥中,羅滿體上陣,因而即使被斯摩格抓住,仍舊能在緊急時刻換物脫身。這一戰中,羅被明哥抓住後,再無法脫身,只能任由其鋸下手臂。究其原因,還是因為羅的體力已經見底了。高輸出高敏捷的戰鬥方式,應付不了長期的消耗戰。

   
  其次是,在戰鬥中羅處於下風,但是在心理戰上,則是防禦住了多弗的企圖——多弗想讓他為以前文書的事而懊惱,但卻被羅冷靜駁回(當然了這也是WT在為羅的事辯解);多弗想嘲笑羅西來打擊羅的信心,同樣無效——接本話連兩次被羅逼出怒顏的特寫證明了多弗心理戰的失效。因而最終下了死手。

三、海賊貝拉米的送行
  231話,標題為鬣狗貝拉米。而本話再次出現的標題,則是叫海賊貝拉米。
  在218話,尾田用了兩頁紙畫了一隻從天上掉下來的船,並帶上了這麼一句話:人們能夠幻想的所有事情,全都是有可能發生的現實。——物理學家威利·葛儂

  貝拉米的夢想,或許用目標更合適些,是有的,在他們海賊團登場的223話裡就有提出來過:他們要創造一個新時代。


  而當時貝拉米的思路,是力量至上主義和現實主義,從他的幾句話中可以看得出來:

  “偉大航路裡奇怪的海流已經陸續被找出原因了,會發生可笑的現象一定是有理由的啦,夢想的理由馬上就會被找出來了。”
  “沒想到你是個喜歡妄想的傢伙。”
  “想要尋找夢幻寶藏的白癡,根本就不會發現自己身邊的利益。”
  “在這個大航海時代裡,比任何人都強,而且能夠出海的男人們,因為被根本不存在的幻想耍得團團轉而死去,別人都會這樣形容那些死去的笨蛋:‘那傢伙能夠活在幻想中死去真是太好幸福了’,這根本是敗家之犬所說的笑話!”
  “我看到這種追尋夢想的笨蛋…就會覺得噁心到極點。”

  換而言之,當初的他嘲笑的是“幻想”。OP當時在他眼裡,也不過是個不切實際的幻想,隨著時代的進步,這些傳說都會被一一證實根本不存在。他口中的新時代,就是海賊們不再以追尋OP以及未知的寶藏為目標,而是實實在在地去掠奪唾手可得的財物。因而他崇尚多弗朗明哥的掠奪事蹟,憧憬多弗朗明哥的力量。

  但貝拉米卻反而是被“現實”擊碎的人物,他嘲笑的“不存在的空島”被自己親眼證實了確實存在,而他所信仰的多弗朗明哥,其實才是他自顧自幻想出來的偶像,他是一個被尾田親手打入谷底的男人:


  然而儘管如此,他卻是一個涉及OP主題的角色,WT通過這個角色來表達了推進兩個相互承接的主題:
  1、人們能夠幻想的所有事情,全都是有可能發生的現實。
  2、人的夢想,是不會終結的。

  而這個角色在經歷過如此打擊後,便以其獨有的方式為路飛送行。使出這一招的意思,就是要在一招之內分出勝負,而非刻意拖住草帽的時間。

  其實他的想法很簡單,既然多弗是他自己幻想出來的偶像,那麼他也沒理由去責怪多弗沒有給他想要的回應(多弗:我喜歡吃蘋果你卻給了我一車香蕉)。因而他也不會說,草帽替我去揍飛多弗那個混蛋吧。

  我想做的是被你尊重的對手,而不是被你同情的哈巴狗。人生中的最後一場架,你來陪我打吧!

四、眾望所歸的大笨蛋

  一路下來路飛賣蠢也算是終於差不多到頭了,上一話羅“扣下了那一天未能扣下的扳機”之後,他和多弗的決戰終於在本話抵達了終局,德雷斯羅薩BOSS戰的最後一棒,即將在下一話接棒。

  路寶賣蠢是一大慣例,娜美早在七水之都就已經明確地描述過草帽船上男人們的的性格特點:


  一堆熱心得無藥醫的大笨蛋。

  大約是從烏索普封神一戰結束後開始,所有人都抱著“打倒多弗朗明哥”的目標出發了。
  從753話戰役開始,
  首先是競技場眾人:“你先走一步吧草帽,這些傢伙就交給我們”交棒給路飛。其次是757話,法魯魯受傷,卡文迪許交棒路飛。到了花田,居魯士父女尋到仇人,便也交棒了。到了最頂層,只剩下羅一人還沒有對路飛說出那句“打倒多弗的事就交給你了。”

  和居魯士已經砍下了“多弗”的頭一樣,羅扣下了那一天未能扣下的扳機,交棒的時機已經成熟。


  真正的戰鬥,敲響了它的前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