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19日 星期三

海賊王767分析 (夏多)

日期: 2014-11-15

    純白的雪花,靜靜落在羅的帽檐上。
    凜冽的寒風將他沾血的長袍吹動,他卻像是絲毫沒有察覺到空氣中的冷意一樣,一動不動的站在月光下的雪地上,無聲望著雪地上隆起的人形雪丘。
    是啊,和他心中的寒意相比,在他耳邊吹著的冷風算得了什麼呢?
    羅蹲下身,用顫抖的手輕輕抹開晶瑩冷冽的雪,薄雪下是已經凍結的血冰。
    白的雪,紅的血,還有在它們之下柯拉先生那張熟悉而讓人心疼的臉。
    世界在那一刹那,似乎突然安靜了。
    看著柯拉先生,羅的眼淚瞬間就掉了下來,剔透的淚水在雪上濺出一個個小小的漩渦。
    他的身上,累累的都是傷痕——搶奪手術果實時受的傷,被維爾戈暴打時受的傷,自首時被古拉迪烏斯他們圍毆時受的傷,還有……被多弗朗明戈開了好幾槍後所受的傷,斑斑駁駁,慘不忍睹。
    然而,他的表情卻意外的非常安詳,是那種終於將任務完成的釋然。
    唇角還帶著微笑,仿佛他只是稍微小睡一會兒,隨時都會醒來。
    淚水已經模糊了羅的視線,他用雪擦去柯拉松臉上的血,輕聲說著:
    “呐,柯拉先生,不要開玩笑了……為什麼你這麼安靜,這一定又是靜音果實的效果吧,哈哈哈……真是太厲害了,差點連我都騙過去了,真的連心跳聲都能藏得住,連呼吸聲都聽不到呢,我再也不會說你的果實很沒用了……喂,柯拉先生……多弗他們已經走了,你可以起來了吧,真是一個完美的計畫……柯拉先生,你聽到了嗎?!你,可以……醒來了…………”
    …………
    ……
    靜寂的米尼翁島,只剩下風雪的呼嘯聲,仿佛是來自天空的悲鳴。
    蒼白而空曠的雪地上,一個小小的十字架孤獨佇立著。


    大家好,我是夏多老師。
    上面的開場白,是我自行想像的海賊王767話後續畫面,大家怎麼看呢?也許有人會說,這兩話夏多的分析都寫得太過煽情,少了一些吐槽的趣味。但我始終相信,在對的時候必須做對的事情,而此時此刻,我最想要傳達給大家的,是通過尾田老師的筆觸,描繪出的那個故事與感動。
    這樣的氛圍,我無意去破壞。
    本周推薦的音樂,相信一些人也聽到了,來自久石讓的《Memory》。
     


    羅的回憶篇,終於在海賊王767話《柯拉先生》這一話裡奏下最虐的一個音符,儘管所有海賊迷都已經做好了準備,知道劇情將會往什麼方面去發展。但是真的到了訣別的那一刻,還是會忍不住心臟抽痛,淚腺崩壞。羅與柯拉松的故事,一定會和娜美與貝爾梅爾、喬巴和希魯魯克的故事一樣,成為海賊王漫漫長篇裡的又一個經典段落。
    再見了,柯拉松——堂吉訶德·羅西南迪。你的死必將化作羅前進的力量。
    以上,就是本話的劇情概要,這一話的內容非常之少,就讓我們用靜默的心情和夏多一起看待其中的點點細節吧。
    本期漫畫打分時間——
    趣味性:67
    信息量:73
    震撼度:91
    本話耀眼之星:柯拉先生


    甚平的海俠孤旅第十四彈【曾經堆積如山的貢品,突然出現的遺跡,暴怒的海獸】    嗯,夏多在海賊王765話分析裡關於貢品的猜測命中了——


    但猜對是猜對了,扉頁連載的進度並沒有絲毫進展,倒是有一個新的想法從夏多腦海中冒出來:也許是海神先冒犯了海獸軍團們,海獸軍團才會報復性的奪走海獸的貢品,和襲擊被海神庇護的城鎮。這個海神如同前言,也許是在魚人島篇登場過的禿頭海神種族,在接下來幾期裡的扉頁連載,他們會不會出現呢?
    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正篇開始,映入眼簾的就是一幕殘酷的畫面:多弗朗明戈弑父的回憶終於公開了。


    這畫面讓人稍微覺得有些混亂,維爾戈和梅花托雷波爾是什麼時候出場並歸順多弗的?多弗朗明戈為什麼要弑父?托雷波爾的話是什麼意思?
    夏多稍微推演還原一下“回不去的那一天”發生的情景:
    多弗朗明戈、柯拉松和霍名古聖被吊在大樓上虐待,多弗朗明戈極度憤怒和失去理智,發誓要殺了他父親。


    怒氣與恐懼的交織下,多弗朗明戈發動了霸王色霸氣,將在場的人們全部震暈過去。
    這時候小鎮中,認多弗為老大的維爾戈和托雷波爾出現了,他們合力將多弗朗明戈三人解救下來。


    為了重返聖地瑪麗喬亞成為尊貴的天龍人,不再受到凡人欺淩,多弗朗明戈親手開槍殺死自己的父親。
    柯拉松害怕的逃離開,之後遇到戰國元帥,從此成為一名海軍。


    而此時只有十歲大的多弗朗明戈勢單力薄,比他年長8歲的托雷波爾臣服於多弗朗明戈霸氣的力量,答應助他一臂之力(“讓我給你復仇之‘力’吧),他們聯手將小鎮上那些虐待過他的人全部殺掉(多弗朗明戈之前立下的誓言)。


    畢竟僅憑一個小孩子很難做到這一點,而18歲的托雷波爾應該已經足夠強大和無情,大開殺戒後,多弗朗明戈、維爾戈和托雷波爾踏上了前往聖地瑪麗喬亞的道路……從此開始了邪惡的人生。
    按照這樣推理,看似邋遢不堪的梅花托雷波爾才是多弗朗明戈手下最重要的一個幹部。


    這一點,夏多在海賊王762話《白色城鎮》裡,就根據堂吉訶德家族成員聚餐時所坐的座位分佈推測出來過了。


    當時的托雷波爾應該比多弗朗明戈更強,但他卻能夠奉年紀比自己更小的多弗朗明戈為老大,怪不得會說“讓我給你復仇之力吧”這樣的話。
    而這一話裡少年維爾戈的出現,也呼應了海賊王694話《最危險的男人》裡多弗朗明戈說過的話——


   抱歉了,老夥計……你可是和我相處最久的了……”
    果然他和多弗朗明戈是從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馬,尾田這細節呼應能力一如既往的滴水不漏。
    總而言之,多弗朗明戈弑父過程的明朗化推翻了之前種種為他洗白的猜測。正如柯拉松所言,多弗朗明戈“根本就不是人類”,他殺父的行為沒有任何隱情,純粹只是為了利益與復仇,今後也沒有一絲一毫能夠洗白的可能性。
    決戰的理由已經足夠充分,下一話開始,德雷斯羅薩大戰繼續。
    這個篇章共有兩段漫長的回憶,其目的都是為了給多弗朗明戈拉仇恨值——
    路飛為了德雷斯羅薩王國悲慘的歷史,和與蕾貝卡的約定而戰。
    羅為了報柯拉先生的仇恨而戰,多弗朗明戈再也沒有被寬恕的可能,就由他們一起將這毫無人性的“怪物”送回黑暗之中吧!
    降臨在米尼翁島幽靈鎮上空的巨大鳥籠。


    和籠罩住整個德雷斯羅薩島的鳥籠相比,這個鳥籠的尺寸小了很多,目測連一隻琵卡巨人都罩不住,看來明戈這些年來果實能力的範圍和強度還是有所成長的。


    只是夏多一直有種這樣的感覺:鳥籠並沒有劇情裡渲染的那麼恐怖。大概是每次在表現鳥籠很厲害的時候,鏡頭中總是一些無所謂的龍套在互相砍來砍去,高手們完全沒受到影響……對於多弗朗明戈這個超大奧義的刻畫,尾田老師做得並不是太到位。


    如果說之前我們還只是隱約推測巴雷爾茲海賊團的那個少年是德雷克,這一話裡就是確鑿無誤的證實了他的身份了。
    這個少年下巴上的X形傷疤,毫無疑問的證明了他便是未來的超新星之一。


    從他身上的傷痕來看,雖然他可能是巴雷爾茲海賊團老大的兒子,但是待遇卻很糟糕。由此我們不難推測出,他為什麼能從“鳥籠”中得以脫困的理由——也許正是因為他對在海賊團的生活不滿已久,所以趁著柯拉松來襲的機會就已經向山下逃跑了,快人一步的他剛好因此而躲避開鳥籠的囚禁。
    “明明力氣比誰都大,卻一點骨氣都沒有!”
    巴雷爾茲海賊團形容多利(德雷克)的這句話證明了他從小時候開始就擁有很強的實力和天賦,會讓人覺得他沒有骨氣的原因,可能只是他不認同海賊的行事方式,更嚮往海軍的價值觀產生的吧。
    德雷克就此逃生,在這一話裡與羅並沒有任何交集……夏多之前的預言很顯然被狠狠打臉了,但夏多依然死性不改的認為,他們兩個超新星同時出現在一個回憶篇中絕非巧合,未來必然會有牽連。而“羅是為了德雷克而挑戰四皇凱多”的這個觀點夏多也依然相信著,就等時間來揭曉,讓打臉的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一些吧。。(眾人:先消消腫再來說話好嗎?)

    多弗朗明戈登場,憤怒的他將巴雷爾茲海賊團首領一槍斃命!


    多弗在一話之內,用一把槍完成了三殺任務。
    他永遠不會知道,自己在這一刻殺掉的不知名海賊,居然是未來超新星十一人中某一人的老爹吧。


    需要特別注意的是,多弗朗明戈在這一話裡從頭到尾表情都非常冷峻,完全沒有任何一個笑的鏡頭,對他來說應該是一件非常罕見的事情。
    為此夏多特意製作了一個表情來表達明戈此刻的心情——

(熊貓版)
(夏小多版)

    (眾人:混蛋!你不是說這篇分析不吐槽了嗎!?)

    翱翔於天際的水牛直升機,與他的駕駛員舒克……噢,不,BABY5


    相比十三年後,水牛的背在這時候對BABY5來說顯得寬敞許多。


    BABY5頭上的大蝴蝶結讓夏多忍不住想起《魔女宅急便》的女主角琪琪,只是BABY5飛行的工具顯得霸氣了許多。
    有人說鳥籠這時候還無法遮罩電話蟲的信號,其實是不對的。
    因為水牛是在鳥籠之外的空中飛行的,所以BABY5手上的黑色電話蟲才能截取竊聽海軍的信號。而他們與“鳥籠”內的古拉迪烏斯交換資訊是直接用喊話來傳達的,證實了這個時候多弗朗明戈釋放出來的鳥籠已經可以遮罩電話蟲信號了。
   

    知道自己沒有生存可能的柯拉松,主動跑到古拉迪烏斯面前來自首。
    而他手上比著的姿勢,還是他招牌的剪刀手——


    不知道大家以後再看到有人用剪刀手,會不會想起這位善良的逗比先生呢?
    柯拉松之所以主動出來受死,其實還是為了拯救羅一命。受困於無法逃脫的鳥籠,如果他也躲起來,堂吉訶德家族只會用天羅地網的陣勢做地毯式搜尋,這樣羅和他都不可能逃得過去。與其兩個人都遭致悲劇的下場,不如犧牲一個人,讓多弗朗明戈掉以輕心,從而使羅活下來。
    用自己的生命去成全另外一個人的自由,如果這世間有所謂的英雄的話,一定就是長這模樣的吧。


    被困在寶箱之中的羅,只能聽著柯拉先生被古拉迪烏斯、托雷波爾和拉奧G等人暴打著,卻完全無能為力改變什麼。
    咚哢、嘎嘰、啪嘰……簡單的幾個擬聲詞,背後都是我們不忍看見的殘忍畫面。


    柯拉松不知在什麼時候將羅偷偷藏到了堂吉訶德家族劫來的寶物箱裡,還在箱頂上壓了另一個沉重的寶箱,使羅沒辦法從中掙脫。
    大雪紛飛,時隔半年之後,羅西南迪終於再次和他的親哥哥多弗朗明戈,以及堂吉訶德家族的其他人見面。
    然而在從前,整個家族其樂融融的畫面現在看來簡直是一場虛假的夢。兄弟對峙,彼此的眼神和表情只有無盡的肅殺。


    這一格的柯拉松,夏多突然莫名覺得和消失的山治有些相似。可惜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逝,要是兩人有機會見面,一定有機會能成為投緣的煙友吧。


    順帶一提,山治、娜美、布魯克、喬巴、桃之助等人(凱撒:為什麼要說等人啊!?再說一個我的名字會死嗎?)從2013123號更新的海賊王730話《三張牌》後就一直處於掉線中,到今天為止還有20天就整整滿一年了。究竟山治君他們會不會在消失一周年之前登場,大家開賭吧~

    柯拉松向多弗朗明戈公開身份:對不起,我是一個……海軍!
    畫面中同時也出現了他被戰國元帥收養的過程,大仙貝與小米果的故事從那時候就開始了。


    關於羅西南迪中佐海軍編號的含義,鼠繪第一頁裡已經提及了——
    01746,倒過來寫就是647106(日語讀音:RO)、4(日語讀音:SHI)、7(日語讀音:NANA,這裡取NA),10(英文讀音:Ten),合起來就是羅西南迪的諧音。尾田真是玩文字遊戲的高手,而能發現的人也是變態吧。

    柯拉松撞了一下寶箱,然後說——
    “抱歉我之前騙了你……可是我真的不想被你討厭!!”
    這句話表現上是說給多弗朗明戈聽的,其實是對羅的告白,從而也解釋了之前柯拉松為什麼不承認自己是海軍的理由……沒有那麼多複雜叵測的原因,其實只是“不想被討厭”罷了。多麼簡單而容易理解的原因。


    從這裡開始,柯拉松說的一些話都不僅僅只是在回答多弗朗明戈,也是給羅留的遺言了。
    柯拉松這次自首的最大目的就是說出下面這句話——
    相信現在他已經被海軍本部的監視船保護起來了吧……!你已經不能對他出手了!!”


    巧妙的將多弗朗明戈的注意力轉移到海軍本部的監視船身上,那麼接下來無論多弗朗明戈會做出怎樣的行動,羅的安全都有了保障。
    只是柯拉松萬萬沒有想到,真的有一名少年被海軍本部的監視船所保護了……連上天都在成全他的謊言。


    那個被海軍保護的少年毫無疑問就是從鳥籠中逃脫的多利(德雷克)了,從某種角度來說,他的存在的確是挽救了羅一命。
    命運寫下的劇本有時候就是如此巧合與諷刺,當柯拉松和羅想要找到一條生路時,遇到的人卻是維爾戈。而當他們幾乎絕望放棄生命時,德雷克的出現又無意中圓滿了他們的謊言。

    氣急敗壞下的多弗朗明戈按照柯拉松的計畫,解開了鳥籠,同時也將憤怒的槍口指向柯拉松!


    從這個小細節我們能看出,在將槍口對準柯拉松的一瞬,多弗朗明戈的手是有些顫抖的。


    當然,這也可能不是顫抖,而只是抬槍的動態描寫。
    但那些全部都無關緊要,無論多弗朗明戈當時心中是否有閃過哪怕再細微的一絲猶豫,全部都不重要了。我們只知道,他是真的想殺了柯拉松。
    在那一瞬間,羅的回憶解釋了他在寶箱中無論怎麼掙扎都沒有動靜的原因——


    原來柯拉松“將人的行為完全靜音”的能力不只可以用在自己身上,還能施加在別人身上。


    所以只要柯拉松還活著並維持著這個能力,無論羅怎麼哭喊、怎麼敲擊碰撞寶箱,都不會發出任何一點聲音。
    嗯……家裡如果有養喜歡在半夜亂叫的小狗的同學們,這個能力對於他們來說一定很有意義,對小狗一用整個世界都清淨了~(眾人:要是有小偷來了怎麼辦……)

    關掉寶箱最後的一瞬間,柯拉松對羅露出了與上一話結尾一樣讓人難忘的“笑容”。
    儘管這個表情有些驚悚,但收到柯拉松心意的羅還是忍不住在黑暗的箱中吃吃傻笑了起來。


    他不知道……這是還在世的柯拉先生,留給他最後的表情了。
    (夏多:↑打這行字時,夏多自己都覺得很難受……)
    “因為將來某天你回想起我的這張臉時,我希望留給你的是我的笑容”……這是柯拉松最後的願望,而他也如願做到了。
    往後的日子裡,柯拉松這個笑容一直深深銘刻在羅的腦海中,最後柯拉松的紅心變成羅的紅心海賊團之名,柯拉松的笑臉化作紅心海賊團的標誌,從未有一天能忘記。

    堂吉訶德兄弟最後的悲壯對決!


    這一幕讓許多人想到了香港電影《無間道》的經典鏡頭,但多弗朗明戈不是劉建明,他從來沒有想過做一個好人,最後的結局,只能是沒有保留的,慘烈的悲劇。


    柯拉松最後的遺言和上面一樣,看似是在和多弗朗明戈對話,其實也是說給羅聽的——


    “羅,你已經戰勝了自己那三年後終將一死的命運……你已經不再是那個在迷失自我後,誤入歧途並留在”瘋狂海賊“身邊的小孩子了。你在多弗朗明戈這個惡魔之子一般的傢伙身上是得不到任何東西的!!你是自由的!!!”
    聽完柯拉松的這段話,夏多突然覺得羅為了成為七武海而獻上100顆心臟這事必然有什麼內幕在其中。因為柯拉先生不希望羅誤入歧途,成為一個“瘋狂海賊”。對於柯拉先生一向言聽計從的羅如果沒有理由,一定不會做出如此殘酷的事情吧?

    終於來臨了。
    所有人最不願看到的畫面,卻又是這次回憶篇裡最重要的一格畫面——


    柯拉松之死。
    多弗朗明戈面無表情的扣動扳機,一槍爆頭,血如泉湧。
    箱子中的羅無聲掙扎,黑白剪影讓這畫面少了一分殘忍,卻更像不朽的烙印般讓人難忘。
    多弗朗明戈開槍打死柯拉松的分鏡,與魚人惡龍開槍打死貝爾梅爾的分鏡很相似。


    同樣是淡然迎接死亡的長者,和崩潰痛哭的愛著的他們的人。
    只是羅這邊顯然更加殘酷,因為他連聲音都發不出,柯拉松就死在他身前,他卻什麼都看不到。
    心痛、撕心裂肺、這一槍貫穿的不只是柯拉松的頭顱,同時也將憤怒的火種注入到每一個海迷的心中。在此之後,就是與多弗朗明戈絕無妥協可能的決戰了。


    羅的腦海中,最後閃現的關於柯拉先生的一幕幕畫面,卻不是那些偉大而難忘的時刻,反而是半年來生活中瑣碎的瞬間細節。
    “你有種再說一遍!!你說誰是怪物!!”為自己而戰的柯拉先生。
    摔倒的同時還著火,狼狽又滑稽的柯拉先生。
    “怎麼樣,睡眠效果相當好吧?”一臉得意的柯拉先生。
    ……
    從來都不是一個完美的人,有著這樣那樣缺點的柯拉先生。
    他經常在關鍵時刻掉鏈子,他並沒有那麼強大……然而,他卻是這個世界上對羅來說最無可替代的存在。


    而現在,那個人再也回不來了。
    柯拉先生。

    柯拉先生的中槍只是尾田對讀者發射的一顆小型催淚彈。
    真正虐心的劇情還在後頭。
    即使受到一般人會立刻死去的致命傷(頭部中槍),柯拉松依然強撐著不讓自己咽氣。他想再多活一分鐘、再多活一秒鐘,只為了能夠讓自己施加在羅身上的“靜音”效果多延長那麼一時半會,這樣羅就能有多一分生存下去的機會。
    直到生命中最後的時刻,柯拉松想著的還是羅。
    他的內心獨白,夏多認為,這才是本話裡最大的催淚核彈。




    不行……    我還得再撐一會兒……
    要是現在就咽氣的話……
    我施加在你身上的“魔法”也會隨之解開……
    到時候你的哭聲和喊叫聲可就要響徹整座島了……
    已經沒有什麼東西可以束縛你了,無論是“白色城鎮”的鋼鐵國境線……
    還是你那本應短暫的壽命,沒有人能再約束你了……
    你已經徹底自由了……
    已經不再需要夏多為這些圖片配字了,尾田的文字本身就是最好的說明。
    看著柯拉松的身體失去溫度,臉龐逐漸被冰冷的白雪覆蓋……才真的意識到柯拉先生,羅西南迪真的與我們告別了。雖然他陪伴我們的時間只有海賊王761話到海賊王767話,短短的7話篇幅,但卻在每個海迷心裡留下了不會磨滅的印記。


    這裡有個讓夏多感到很心酸的小細節。
    羅和柯拉先生交替的寂靜(し——ん這個擬聲詞,在這裡代表悄無聲息),代表著“靜音”能力的啟動與消失。
    同一個擬聲詞,兩個人截然不同的命運,一個是生存,一個是死亡。

    最後,靜音能力消失後的羅終於能夠放聲大哭。
    正如柯拉松所說的那樣,就連老天都想讓羅活下去——
    因為海軍本部鶴中將的出現,堂吉訶德家族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大海上的軍艦,所以沒有注意到一個人悄悄離開的羅;
    因為軍艦炮彈炸開的震天炮響,所以羅撕心裂肺的大哭聲也被掩蓋住,從而保住了性命。(夏多:不好意思……昨天半夜寫的,打錯字了沒發現,感謝大家幫忙監督)


    從今以後,羅真正的獲得救贖而新生了。
    柯拉松的死絕對不會沒有意義,他鑄就了未來的死亡外科醫生——羅。而他死前想要將情報文書傳達出去,從而拯救遠方的德雷斯羅薩這件事,也因為機緣巧合,最後真的由他所拯救的羅所實現了,命運早就將一切安排好,看到這一切的柯拉先生一定會覺得特別欣慰吧。
    關於這次的回憶,還有一些疑點沒有得以解決——
    1】多弗朗明戈說13年前遭到的絕望應該不只是手術果實被奪走,目測他之後與鶴中將的戰鬥會非常慘烈。戰國元帥鋪設的“天羅地網”也沒有一點發力的跡象。
    2】羅是怎麼從米尼翁島逃離的,之後在他身上又發生了什麼樣的故事?
    但柯拉松已死,回憶篇的最大懸念已經得以解決,這些小問題最多不會超過一話就能得到解答,否則節奏未免有點拖遝過度了。
    我們好好等著下一話到來就行了。
   
    本期分析到此結束,劇情太虐心,導致夏多寫得也很沉重,估計需要一些時間才能從中走出來。
    尾田老師,果然永遠是用文字和畫面的組合拳直擊人心的大師。
    但就像是走在隧道中一樣,再怎樣的黑暗遲早都會迎來光明的出口。壓抑過後必然會是宣洩的暴走,預計下一話至多再有幾頁,羅的回憶篇就會結束,我們的視野將再次回到德雷斯羅薩王宮最高層的戰場上。

    大家,下周見。我想到那時候夏多就會恢復成平常的吐槽星人狀態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