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17日 星期一

【娜娜蘇】767《柯拉先生》分析

日期: 2014-11-16

在新一話出來前,自殺哥@李奧瑞克自殺王 要我恢復長腿叔叔的搞笑風格,我覺得很有道理。但新一話出來後,我發現暫時很難辦到。因為……長腿叔叔已經木有了啊!T_T

天知道我多希望羅西能一直一直活著,看著羅漸漸長大長高,長成一個帥氣冷靜的美青年,三米高的長腿叔叔羅西就能溫柔地撫摸著他的頭說:“你長大了啊,羅!我愛你哦!你這個萌萌噠一米九的小短腿!”羅則一臉青筋地抗議:“柯拉先生你夠啦!誰是一米九的小短
腿啊!明明是一米九一!一米九一!= =+++

……果然種種幻想,皆是癡妄。腦內越是歡喜,現實越是悲傷。

早就知道尾田擅長“一甜二虐三燃”的路數,早就知道羅西已經死了,早就知道羅西的離開一定很虐很煽情……是啊,早就知道啊!做了一個多月的心理建設,在看完新一話後轟然坍塌,被尾田虐得一臉淚一臉血,跑到微博貼吧各論壇尋求安慰,卻被各種圖文再狠狠補了好多刀……小夥伴們要不要如此互相傷害啊!還能不能一起愉快地玩耍了!

所謂“分析”應該是很理性的事,但這一話談的就是情,所以誰也不要阻止我分析裡面的人物感情。T^T

一.第一頁第一排的五張圖。


這五張連續又跳躍的圖把我弄懵了,我試著理了一下思路,作了一個猜測:

我猜這一話是承接763批鬥會的場景的。在明哥發表了“不死宣言”後,釋出了霸王色霸氣,所有暴民都暈了過去。然而他們三人還繼續掛在牆上。

在稍遠處,18歲的梅花帶著10歲的維爾戈正在打醬油,看到這個場景,大為震驚。上前幫忙把父子三人解救下來。10歲的維爾戈問10歲的明哥你叫什麼名字啊?明哥凶霸霸地回答老子叫唐吉柯德·多弗朗明戈!“哦~多弗啊”維爾戈指著梅花,“是我們的老大。”我不知道日語原文是怎樣的,但看維爾戈的手勢,右手向右側伸出,似是指著某人,所以把“我們的老大”理解為唐維初會,維爾戈向明哥介紹梅花感覺更合理一些,唐維不可能10歲以前就認識的並玩在一起的,因為維爾戈不是掃把頭,肯定不是天龍人,而10歲以前的明哥不會和普通人類玩。

梅花上前搭訕說“那可是霸氣啊!”,但也許明哥根本沒搭理梅花他們,而是憤怒地抓起唐爹或暴民手中的武器,開始屠殺暈過去的暴民們。驚呆了的羅西才會喊“哥哥快住手”。

為什麼不是梅花幫明哥打暴民?因為梅花沒有對暈過去的暴民出手的理由,而放嘴炮說要把暴民們“全殺光”的人是明哥。

為什麼不是羅西阻止明哥弑父?因為明哥弑父的時候,羅西被父親抱在懷裡捂住了眼睛,乖得很。

那場被吊在牆上的批鬥會,明哥和羅西都印象深刻,因此它絕不是一次普通的事件,它對兩兄弟而言,都是“再也回不去的那一天”,那一天,明哥第一次釋放霸氣,第一次遇到梅花和維爾戈,也是第一次殺人(假設他當天龍人時沒有殺過人的話)。

再然後呢?當然是唐爹制止了明哥的瘋狂行為,收繳了他的武器。因此明哥憤怒地質問他“為什麼要將我的力量也一併奪去”,唐爹沒有理他,拎著不斷掙扎的明哥,帶著羅西,返回了破敗的家。

在一旁圍觀了全部過程的梅花,被年僅10歲的明哥深深地吸引了。在那一刻他做出了改變自己一生的選擇,就是要跟隨明哥,輔佐明哥,直到顛覆這個世界。

梅花跟隨明哥的經歷,和OP之前提到的所有船員上船的經歷都不同。以前,無論是羅傑邀請雷利,還是紅發尋找耶穌布,或者路飛死纏爛打地招聘索隆山治,都是船長看上了船員,邀他上船。雖然也有羅賓主動上船的例子,但她當時只是想臨時同行一段時間,沒有打算一直跟著。而梅花,卻是看上了還不是船長的明哥,下決心要跟隨他,打磨他,把他培養成自己心目中的船長。

這其實不難理解。這世上總有一些牛人,有著經天緯地之才、傾覆世事之志,可他們都不會選擇單幹,而是找一個君主去依靠,如果沒有遇到心儀的君主,他們寧願在家鄉種一輩子地。這類牛人很清楚,自己沒有王者之資,卻有王佐之才,只有遇到合適的君主,才華方能得以施展。

梅花就是一個志存高遠又才華橫溢的王佐之才,卻苦於沒有合適的君主來輔佐(堅決不放圖,看到他鼻涕橫溢的臉,我就吹不出才華橫溢的話了T_T)。在那個年代,羅傑還沒處刑,大海賊時代還沒有開啟,不像後世出海做賊者成風。梅花虛長至18歲,也不過是在一個偏僻的小島上當老大,手下有14歲的方塊、10歲的維爾戈和9歲的黑桃(嗯,比17歲的烏索普船長還是要威風一點的)。

小時候的方塊和黑桃在這一話沒出現。但764羅西有句話,說只有他和“四花色”幹部清楚明哥的殘暴本性,因此我推測此時四花色已經聚齊了,都看到了明哥屠殺平民以及之後的弑父。

繼續說梅花。隔了一天,梅花找到了明哥說“讓我給你復仇之力吧”。為什麼是隔了天的?因為第二張圖他沒戴眼鏡,第五張又戴上了,所以肯定是往後推了一段時間。明哥和父親大吵一架,怒火中燒地從家裡跑出來,遇到了梅花。而梅花所謂的“復仇之力”應該就是給了明哥一把槍。

在這裡我反復琢磨了一下,究竟是不是梅花教唆明哥去弑父的呢?結論是,應該不是。或者說,我希望不是。明哥就是明哥,如果做壞事還需要別人教唆,那麼,一不符合梅花對明哥“王者資質”的期待,二不符合尾田“把明哥塑造成洗都洗不白的反派”的設定,三不符合羅西對明哥“殘暴本性”的評價,四不符合明哥在我心中的萌點(誰管你啊!)。

所以是這樣的:梅花看出明哥心中有著未曾熄滅的怒火,所以給他一把槍,讓他去“復仇”,消滅掉憤怒之源。他原以為明哥的“仇人”就是那些暴民們,沒想到明哥內心真正痛恨的,卻是自家老豆。

↑↑↑↑↑↑↑以上,對第一頁第一排五張圖的猜測完畢。猜測而已,打臉正常。

二.梅花他們究竟看上了明哥的哪一點?


明哥海賊團的人從未管明哥叫“船長”,而是管他叫“少主”,我曾經疑心他們是明哥在聖地瑪麗喬亞的舊僕,如今看來並不是。應該是18歲的梅花在決定奉君為王之後,命令自己手下的方塊黑桃和維爾戈都稱10歲的年幼的明哥為“少主”,這稱呼一直延續了三十年,三十年來,他們也是一直把他當成君王一樣來追隨的,比如莫内就說過“我在迎接真正的國王”。所以說他們究竟看上了明哥的哪一點呢?

我猜梅花當初不僅看上了明哥的“霸王色”霸氣,更看上了他小小年紀卻敢於殺人的心狠手辣。他給了明哥一把槍,想試試看他還敢不敢繼續殺人,結果明哥回頭就把自己老爸崩了。這份六親不認的狠勁給了梅花極大的震憾,覺得明哥乃非常之人,必能成非常之事。才會以高三生的年紀,去輔佐一個四年級的小學生。

不僅梅花,維爾戈、方塊、黑桃,還有後來的莫内等人,都是被明哥的果敢狠心的霸道氣質所折服的吧。維爾戈和明哥同庚,關係最鐵;方塊是個愛臭屁的白癡,明哥就對他時時施以讚美;黑桃年紀還小聲音太尖經常被人嘲笑,明哥就以兄長的姿態對他加以維護……明哥靠著自己黑道老大的謎之魅力,贏得了梅花等人的忠誠。

老實說,雖然我以一個小蘇蘇的心萌著明哥,但在現實中對明哥這樣的人一定是有多遠躲多遠的。我在生活中判斷一個人是否值得深交的標準之一就是看他對家人好不好。一個人若是對家人不好,就算他不是六親不認,至少也是生性涼薄。對至親的家人尚且不好,何況外人呢?

比如明哥這樣,槍殺親人眼都不眨一下的,血濺在臉上還未幹,一轉身就對你說“你才是我真正的家人啊!”正常人的反應難道不是背脊一寒嗎?然而聽了明哥的話後,明哥所有的手下似乎都感動了……呃,只能說尾田設定如此,明哥乃非常之主,必然有一群非常之腦殘粉。

三.唐吉柯德·霍明古聖。


魯迅說第一個敢吃螃蟹的人是勇士。霍明古聖是第一個想做“人”的天龍人,不管別人怎麼罵他天真罵他愚蠢,他都是一個勇士。他的勇氣讓我欽佩,他的仁慈讓我感動。他的懦弱與失敗讓我歎息。

讓我感到又欣慰又悲涼的是,唐爹是帶著笑與淚赴死的。我想他在顛沛流離的“返人”生涯中,一定一次又一次質疑過自己的信念,在生命的最後一刻,他的內心也充滿了對妻兒的愧疚,想到已在九泉之下的妻子和前途未蔔的兩個孩子,他心痛到流淚。然而最終他還是微微笑了,也許是為孩子們終於能返回瑪麗喬亞而高興,也許是嘲笑自己一場大夢一般的人生。

一聲槍響,曾經戰風車的勇士死去了,他的兩個孩子,開啟了兩種截然不同的人生。

四.唐吉柯德·羅西南迪。


這話看得淚奔原因之一,就是因為我之前對這對兄弟仍懷有期待,畢竟是骨肉兄弟,我以為他們多少還有些感情,我幻想他們的最終決戰不會如此冷冰冰。結果呢?他喊他“柯拉松”而不是“羅西”;他喊他“唐吉柯德海賊團船長多弗朗明戈”而不是“哥哥”;他問他“手術果實在哪裡?羅在哪裡?”而不是“你為什麼要背叛我”,他說著“抱歉我之前騙了你”卻不是說給他聽的;他對他開了好幾槍,卻沒有為他收屍,連上前看一眼也沒有。

我對兄弟情的最後幻想就那麼冷掉了,和米尼翁島上寒夜裡紛飛的雪一樣冷。

冷靜下來一想,這也許才是最正常的吧。對羅西來說,從小關心自己的大哥,在他對著父親開槍的那一刻,就不再是大哥了,而是自己的殺父仇人。

曾經分析過羅西的能力是很方便搞暗殺的。然而接下來並沒有出現庸俗的為父報仇的戲碼,也許從八歲被戰國帶走後的十四年,羅西也經歷了很豐富的人生,他越是成長,越是摒棄簡單狹隘的私人仇怨,但他內心的正義感卻始終在增長,對明哥,他早已沒有了仇恨,卻有一種“阻止他繼續作惡”的使命感,正是帶著這種使命感,他回到了明哥身邊。

在明哥身邊臥底四年,他扔出了很多個來投靠明哥的孩子,對那些孩子來說,這就是一種幫助、一種救贖,是避免他們誤入歧途。而羅,不過是他想要拯救的眾多孩子中的一個,當然,是他付出最多的一個。

在這裡我想再次反駁一回“羅西聖母論”,真正的聖母是無原則、無是非,被傷害也會原諒對方的人。而羅西卻有著很強的正義感。他說他和明哥他們“沒什麼好說的”,對惡人的厭惡,已經到了無話可說的地步,如此有原則的人,你管他叫聖母?羅西是足以站在明哥對面,和他針鋒相對的強者。他和明哥拔槍對峙的場景是那麼帥氣那麼英勇。比起懦弱的父親,他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正義的戰士。

明哥的披風的粉和羅西的披風的黑,仿佛告訴我們這就是一場“粉”與“黑”的對決,明哥縱然擁有無數的“腦殘粉”,卻註定了會有羅西這個此生繞不過去的“高端黑”。

OP裡,一個船長有腦殘粉不奇怪。比如路飛,不誇張地說,整個草帽團都是路飛的腦殘粉,必要的時候人人都願意為路飛犧牲性命。但路飛能得到大家這樣的愛,是一拳頭一拳頭拼出來的,我們無法想像路飛輕飄飄地說一聲“請你為我心甘情願地去死吧”,大家就會去死。但明哥似乎就有這樣的魅力,在他看來他是可以把屬下培養成為自己而死的“好孩子”的,維爾戈莫内貝拉米,這樣的腦殘粉前仆後繼。

我想,以明哥的謎之自信,他肯定曾理所當然地認為羅西也是自己的腦殘粉。所以他能大大咧咧地打電話對羅西說:“我要讓我最信任的人吃掉手術果實,所以你就來吃吧!”——我都對你說了“最信任”的話了,這是多麼大的恩賜!你怎麼可以不為我去死呢?如果你竟敢不回來,那一定是你背叛我了!

這是多麼霸道的邏輯。明哥就是篤定了羅西的善良與聽話,他以兄長和少主的身份,貪婪地向羅西索取無私的愛、尊敬、忠誠、甚至性命。如果說收留失散多年的弟弟,證明他還有一點兄弟情份的話,在他決定要羅西為自己而死的時候,這點兄弟情份早已蕩然無存了。

但他想錯了,八歲喪父後,羅西早已不是他的粉,而是潛伏在他身邊的“高端黑”。

羅西並不怕死,但羅西從未打算為他而死。

本話最讓我感動的情節之一,就是隔著箱子的“隔壁戲”,羅西說完自己是海軍後,用背撞了撞箱子,說“抱歉我之前騙了你,可是我真的不想被你討厭”——這句話是對羅說的。這位溫暖可愛的長腿叔叔即使面對死亡,心裡在乎的,還是羅對自己的看法,“不要討厭我啊,羅!”他這麼想著,繼續誘導著明哥說出對羅的“培養計畫”,“你聽見了嗎?多弗打算讓你去死啊!”一句句地和明哥針鋒相對,只是為了說出自己對羅的期望:“放過他吧!他是自由的!”

此後的十三年,羅始終沒有忘記這個大雪紛飛的夜晚,一個溫柔的男人撐住最後一口氣掩護了一個孩子,救贖了這個孩子的性命和靈魂,他是個寂靜無聲的人,就讓轟鳴的炮火和孩子被掩蓋的哭聲為他送行。

我們欣慰地看到,在羅西的努力下,羅對明哥也“粉轉黑”了。他不再是那個渴望殺人的小恐怖份子,而是開著潛水艇出診的醫生,他成長為一個高大(……)帥氣的美青年,也有了自己的海賊團。他的內心是自由的,誰也無法命令他,誰也無法左右他的思想。他知道羅西還有一個未了的夙願就是拯救德島,因此他繼承了羅西的遺志,千方百計也要阻止明哥。

也許德島之戰落下帷幕後,羅會告訴德島人民這個長長的故事,告訴他們有個叫唐吉柯德·羅西南迪的人,為了拯救他們犧牲了生命。羅西的笑臉,也將刻進德島人民的心中。

羅西,你的犧牲不會白費的。

安心睡吧。

.幾個細節。


細節一:這不是我發現的,是某罎子的妹子們發現的。羅西的那句“我愛你哦”的對話方塊,是表示“內心想法”的框,因此這句話只是羅西內心的想法,並沒有說出來。而多年後羅說羅西是自己最喜歡的人,雖然說出了口,羅西卻早已聽不到了……深深感受到了被補刀的惡意。

細節二:型男平克,硬漢平克,畫風突變的平克,他沒有參與毆打羅西,讓我非常欣慰。整一話他只出現了一個鏡頭,就是羅爬出箱子向遠方逃去,他抽著煙沒看見——這是不是表示我還可以繼續腦洞,他是另一個臥底呢?

細節三:多利果然是只羊,但不是克隆羊,是背鍋羊——然後他就怒變恐龍了。這也是位經歷豐富的新人,期待他的戲份。

六.明哥的時間軸。

本來這個圖@NC的修已經發過了,但又發現了一個小錯誤,就是我把“39年前”寫成“38年前”了,強迫症表示必須改過來!下面是改好後的圖,拿去做資料用吧。
對這個表,有幾點想說的是:
1.實在確定不了砂糖加入的時間,所以沒寫。
2.雖然德林傑出生的時間是確定的,但不知道他是誰家的娃,所以也沒寫。
3.喬拉、平克、古拉迪烏斯、水牛、baby5等人加入的時間也不確定,但可以推測是羅西到明哥身邊臥底之前的事,羅西雖是明哥的親弟弟,卻是新來的,老人欺負新人,所以連baby5都敢欺負羅西,羅西的身份暴露後,拉奧G等人更是往死裡打他——大概對羅西後來居上當上紅心感到不爽已經很久了。
4.本來還做了一欄“同期事件”,想寫下同期發生的大事,羅傑處刑啊,朵拉格在哥亞王國的起義啊,路飛出生啊什麼的……比如我算了一下,山治出生時,羅西18歲了,不知當時羅西在不在北海呢?都是黃色的頭髮啊,抽煙都很帥啊,雖然沒有圈圈眉但也許是像媽媽啊……(你在想什麼呢!快住腦!)呃,總之以後有空也許會完善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