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0日 星期一

海賊王764分析 (夏多)

日期: 2014-10-19

    大家好,我是夏多老師。
    最近在看《七原罪》動畫時,夏多想到,假如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一個原罪的話,屬於夏多的一定是【懶惰】之罪。回想從前到現在,夏多一貫是興趣廣泛浩如無邊大海,開過不填的坑(小說、漫畫、各種雜文、攝影等)則多如萬點繁星,唯獨海賊漫畫分析一寫就是將近三年。雖然中間品質參差起伏,有過各種拖慢和休刊狀況,被打臉次數更加不計其數,但至少還是一直、一直堅持到了現在。
    能夠每週強迫自己寫下6000-11000字的理由,自然是螢幕前的大家了。
    能夠讓夏多分析之名越來越為廣為人知的理由,自然也是螢幕前的大家。
    2014年又到深秋,轉眼即將流逝。西天取經不容易,往後的時光,還請各位繼續注視著夏多漫漫的長征之旅吧。
    過段時間,夏多打算發發福利給大家。比如親自寄送的夏多手繪明信片什麼的~具體事宜後續再說吧,有什麼想法大家也可以和夏多說,儘量滿足。不耽誤時間,本期分析開始!


    本周的夏多手繪鎮樓圖《夏目,一鬼夜行》點擊查看大圖。由於時間關係,這周來不及畫鎮樓圖,就用前不久水彩畫的夏目同人圖來代(tou)替(lan)啦~哈哈哈,希望大家不要介意,這張圖夏多親測過很適合做壁紙的。
    本周推薦音樂:Bruno Mars的《The Lazy Song》,懶人必聽音樂~

    海賊王764話《白色怪物》依然是羅的回憶篇,且從劇情進展來看,這一次的回憶篇章最少還要延續2-3話甚至更多。不知道其他海迷是如何看待的,但夏多一直很喜歡回憶篇,畢竟海賊王裡的大部分懸念都得追溯往事才能得以解答,所以回憶篇=劇情揭秘時刻,往往都是信息量最龐大的部分,居然會有人覺得回憶篇很拖遝,這想法簡直與夏多不在同一個世界觀上。
    相對而言,海賊王的回憶殺已經很良心了。君不見某某漫畫,某男主角和某男二號曾經決戰的畫面重複了起碼10遍、某男二號的哥哥殺了他全族的回憶重複了超過20遍……再看看每一次的回憶殺其實都是新劇情的海賊王漫畫,是不是讓人感動得鼻涕都快要出來了。(眾人:……梅花托雷波爾附體了嗎?)
    本周劇情概要——
    柯拉松原來不是啞巴,不僅如此,他還是吃了“靜寂果實”的靜寂人。
    在隔音壁裡,柯拉松對羅透露了許多秘密,在他眼中多弗朗明戈是個可怕而殘忍的怪物,身為D之一族的羅與多弗朗明戈的理念和宿命不同,若讓他知道羅的真實身份,羅將會非常危險。
    為了償還2年前柯拉松遇刺保密這事,羅也替柯拉松保守了這個秘密。
    之後,柯拉松帶著羅出海去治病,半年的時間內處處碰壁,沒有一個醫生願意治療“珀鉛症”這個讓人聞風喪膽的惡疾,羅和柯拉松也一次又一次的見證了人心的醜惡,漸漸陷入絕望之中。這期間,柯拉松和海軍本部佛之戰國元帥通過電話,於是我們震驚的得知,柯拉松(羅西南迪)曾經是海軍本部中佐,而堂吉訶德家族初代紅心維爾戈也在這時候越發受到海軍的重用。
    半年後,海外的羅與柯拉松突然接到了多弗朗明戈的電話,這個電話之後,悲劇的齒輪終於開始運轉了嗎?
    預知後事,且聽下回分解。
    本期漫畫打分時間——
    趣味性:75
    信息量:86
    震撼度:80
    本話耀眼之星:堂吉訶德·羅西南迪(柯拉松)

    由於這一周海賊王榮登《週刊少年JUMP》順位第一寶座,獲得了卷首彩頁和雜誌封面待遇,所以這一期我們就看不到萌萌的《中年甚平的奇幻漂流》扉頁連載了。《走進科學之海底小鎮消失之謎》我們只能下周繼續探索,先來看看尾田老師一貫精彩而華麗的彩頁吧——
   

    萬聖節(1031日)將近,路飛和喬巴特意裝扮成吸血鬼貴族出來嚇人了,只是這兩個萌神怎麼看都還是太過可愛,最近夏多看的美劇《血族》裡面的吸血怪物才比較符合古老傳說中吸血鬼的真實形象,你們兩位還是趕緊提著籃子挨家挨戶敲門“Trick or treat”要糖果去吧~
    這一期JUMP雜誌封面,編輯為海賊王寫的導語是“激鬥!德雷斯羅薩最終決戰!!大白熱卷頭彩頁!!”……可是翻開漫畫卻一點都沒有最終決戰的影子,只有滿滿的回憶篇劇情,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標題黨?實際上JUMP編輯部這麼幹也不是一次兩次的事情了,在週刊少年JUMP201430號的封面上對海賊王的描述是“ONE PIECE最高潮卷頭彩頁!!”——


    從“最高潮”到“最終決戰”整整用了14話,目測不久後又會出現“真·宇宙無敵究極最終決戰!!”。
    總而言之,期待著路飛與多弗朗明戈對決的小朋友們千萬不要相信這些話,羅與多弗朗明戈家長里短的回憶與嘮嗑起碼還得有個好幾話,路飛擊敗多弗朗明戈傀儡和被操縱的貝拉密脫困最少也要個一話,其他七七八八的幹部和草帽一夥打出個勝負也需要不短的時間……這個“最終決戰”的到來,夏多是沒指望能在2014年看到了。


    另外一邊的《火影忍者》倒是完結得乾淨俐落,雜誌封面上開始倒數剩餘周數了,本周更新的火影忍者696話是倒數第4話,還剩下3話《火影忍者》就徹底結束了。根據岸本齊史老師的助手在twitter上的留言夏多得知,岸本老師已經提前結束了火影忍者漫畫的全部繪畫工作,讓助手們放假回家了。
    夏多不禁再次感懷,三大漫的時代至此正式終結,從此以後整個動漫界基本上是一超多強的格局了。由於近年來動漫作品越來越多元化,長篇TV動畫數量大幅減少,熱血王道漫衰退,輕小說改編動漫盛行等等原因,想要再出現一部火影忍者、海賊王這樣能夠大熱十餘年的現象級漫畫幾乎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有《進擊的巨人》、《東京食屍鬼》這樣的漫畫借著動畫化的效應轟動過一段時間後,不能保持長期的話題性和動畫連載也使他們在動畫完結後熱度快速衰減。製作模式的差異化使海賊王、火影忍者成為每個時代標誌性的的存在,和不可被複製的神話。
    身為海迷我們是幸運的,在目送著亦敵亦友的另外一部偉大作品走向終結時,我們會發現等在我等前方的道路還很漫長,還有很多的故事和懸念值得期待。海賊王曾經與過去、現在的無數經典漫畫共演於同一個舞臺上,又將于未來我們所不可知的新人氣漫畫一較高低。
    能夠選擇並喜歡上海賊王的人們都擁有一雙雪亮的眼睛,因為我們正在見證的,是一個前人未達的“傳說”的始末。

    喜報!值得廣大山治迷喜大普奔、內牛滿面的特大喜報——
    山治同學終於登場啦!!!
    ………………
    ……
    雖然是在彩頁裡。
    雖然是所有人裡最不顯眼的一個。。
    雖然魚的鏡頭都比他更大。。。(眾人:你再“雖然”下去就給你寄刀片了!)


    如同大家所見,這一期彩頁依舊是草帽一夥歡快的日常生活寫照~在翠綠森林中的湍流中與熊一起捕魚,我說……貌似你們這群人裡有好幾位都是惡魔果實能力者,這樣子真的沒問題嗎?尤其是路飛同學,就算你戴著潛水面具,在水底應該也是沒辦法行動的。
    草帽一夥身上的衣服基本上都包含了熊的元素(除了山治和沒穿衣服的那幾位),大家發現了嗎?夏多覺得所有人裡,當屬羅賓胸口那只藍色的小熊最萌了,有機會的話真想摸摸小熊的觸感~(眾人:………這二貨幾話不打,又開始上房揭瓦了)
    熊、森林、瀑布……這幾個元素很容易讓人想起日本九州,被稱為“名水之鄉”的熊本縣,那裡也正是尾田老師的故鄉。
    下圖是熊本縣常見的森林景觀,與本話彩頁的背景很是相似。


    熊本縣的漁業同樣很發達,所以大家知道出現於這一期彩頁裡的魚是什麼種類嗎?
    答案就是大馬哈魚,在現實中它們的確是棕熊喜歡的食物之一。


    大馬哈魚屬於鮭魚的一種,是很奇怪的魚類,它們出生於淡水江河中,卻成長於太平洋海水裡。每年秋天,它們都會為了產卵重新洄游到江河中,10月、11月就是大馬哈魚重返淡水區的時節,是的,剛好與現在的時間吻合。尾田老師特意挑了大馬哈魚來畫果然是有深意的,因為它們正標誌著秋天的到來。


    ……在這張彩頁下方驚現一隻會做鬼臉吐舌頭的魚,呵呵,好一隻鐵骨錚錚寧死不屈的魚天祥,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涮火鍋。水煮還是清蒸,這位魚兄請你自己選一種死法吧。
    總的來說這一期彩頁氣氛溫馨,顏色讓人看得很愜意,雖然沒有特別大的信息量,但能在緊張沉重的劇情之餘治癒一下大家便已足夠了。

    正片開始,上一話結尾時柯拉松的突然開口讓羅大吃了一驚。


    原來柯拉松一直以來都能說話,並非需要關愛的殘障人士,那麼是什麼讓他變得如此沉默呢?莫非他只是想做一個安靜的美男子?
    夏多認為理由其實很簡單,只有兩個原因——


    1】柯拉松是個臥底
    2】他的性格很馬虎
    他冷酷妖豔的外表截然不同,柯拉松實際上是個內心柔軟,善良而又帶著些逗比屬性的好人。看似是堂吉訶德家族重要幹部的他,卻身在曹營心在漢,從來沒把其他人當做是自己的同伴,他的哥哥多弗朗明戈在他眼中同樣是個殘忍可怕的怪物,自己的存在只是為了阻止哥哥的失控。


    因此,柯拉松身上背負了太多不能為人所知的秘密。
    可是另一面,他又是個粗心大意的人,我們都知道“言多必失”這個道理,若是柯拉松不將自己裝做一個啞巴,那麼憑著他大大咧咧的馬虎性格,經常和家族人對話的話,說不定哪天就會不小心將自己的秘密都抖落出來而遭致性命之危。
    所以夏多推測,柯拉松不願說話的理由僅僅只是為了守住自己身上的秘密。
    至於有的人說他不能講話是“靜寂果實”的作用,夏多倒是不這麼認為。在這以後,柯拉松和羅花了半年時間出海尋醫,他一直在正常說著話,也沒見到靜寂果實能力的發動,因此夏多覺得,靜寂果實的確可以對人類的發聲產生影響,卻不是柯拉松阻止自己說話的原因。
    同時,柯拉松還對羅爆了另外一個不得了的猛料。
    他是吃了靜寂果實的靜寂人,可以製造出隔音壁,將外界與內部的聲音傳輸徹底遮罩。


    這個果實一出現,無數分析者紛紛表示臉已被打腫(其中就有夏多一個Orz),普天之下,除了尾田老師應該沒人能猜中柯拉松居然是這樣的能力者。而更多的海迷則喜聞樂見的表示史上最雞肋的惡魔果實終於誕生,因為怎麼看都覺得靜寂人的能力頂多只能用於在家裡唱KTV而不打擾到街坊鄰居的這個用途上,在實戰中幾乎想不到能起到什麼作用。
    其實嘛……也不一定,至少靜寂果實能力對於以下兩位來說就是天生的剋星。(眾人:怎麼有別的漫畫角色亂入了?!)


    隔音壁一開,管你是戰鬥音樂,還是什麼死神之音,一概全部聽不到~對於那些用聲音做武器的能力者來說,這個隔音壁就是最好的防護壁。
    另外柯拉松也可以使用靜寂果實完成一些需要無聲潛入的暗殺工作等等,仔細想想也不算全無用途。不過能夠肯定的是,在戰鬥中柯拉松的確幾乎不使用這個能力,說他雞肋也不無道理。因為羅在堂吉訶德家族呆了2年參與了不少的戰鬥,但直到今天他才知道柯拉松的能力是什麼,說明之前柯拉松一次都沒有在他面前發動過這個惡魔果實的力量。
    而柯拉松是靜寂人最大的意義,則是牽引出一個問題——
    既然柯拉松不是手術果實的能力者,那麼是誰拯救了羅?羅又是怎麼得到手術果實能力的?
    儘管現在有流行這樣那樣的各種猜想,但夏多依舊認為柯拉松才是羅最直接的拯救者,否則羅也不會對柯拉松如此尊敬。
    關於這一點,夏多想放到本篇分析最後一起詳談。


    本話漫畫最搞笑的一格!
    海賊王世界裡的角色,不管之前有多高冷,總是難免會有逗比的一刻。。柯拉松和羅就是最活生生的案例。就憑柯拉松這個拙劣的“演技”,難怪不得不裝成啞巴,如非如此簡直是分分鐘穿幫的節奏啊!
    另外……我很想知道柯拉松是怎麼滅火的,就地打滾嗎??


    ……那個畫面一定很喜感,夏多忍不住就腦補了一張塗鴉出來……
   
    同上一話夏多分析裡所說的那樣,果然出現了以柯拉松視角補充多弗朗明戈回憶的部分。


    那一次,三人被綁在牆上受眾人制裁時,父親和羅西南迪都痛不欲生,唯獨多弗朗明戈仍舊保持著殘忍非人的一面。


    這一回就連夏多也不得不稱他為作死小王子了。。
    不過明戈當年果然還是個孩子,說話沒有經過大腦,完全沒考慮過此話一出將會有何等後果。放到現在他一定會隱忍過痛苦,再對那些傷害過自己的人痛下殺手。無論如何,“惡”的種子從小就開始在他心中發芽,只是當年和現在的表現形式不同。一直跟隨著多弗朗明戈的柯拉松對他的人格最為瞭解,多弗朗明戈不會洗白,也不必洗白,他就是惡的代言人,從以前至今一直都是如此。
    多弗朗明戈的回憶顯然沒有結束,他是如何從這一次的危險中脫困,又是如何“殺死”父親,想必在接下來的兩三話內便能得以揭曉。
    從尾田對他越加黑化的刻畫來看,也許他的父親霍名古聖真的是由他親手所殺。
    我們尚未知道,藏在多弗朗明戈體內那“惡”的怪物究竟有多黑暗與可怕,臨近德雷斯羅薩最終決戰,越是將多弗朗明戈描寫得罪大惡極,就越能讓路飛在與他決戰時,使我們這些讀者感受到強烈的情感共鳴。除了揭曉一些懸念外,我想這也是此次回憶篇的主要目的吧。


    雖然每一次夏多被打臉,大家都表示很是歡欣鼓舞,激動人心。但夏多偶爾也能有精准命中的時候,比如夏多在海賊王759分析裡寫的“初代紅心是維爾戈”這個觀點這一話裡就應驗了。維爾戈果然是初代的紅心軍最高幹部!


    “他是為了執行秘密任務而暫時脫離家族的實力派強者,任務內容連我這個自己人都不知道。”
    柯拉松介紹維爾戈時,最關鍵的一句話顯然是“任務內容連我這個自己人都不知道”。柯拉松的這句話,顯然是個伏筆,夏多已經預見到一場悲劇正在上演。很有可能因為柯拉松對維爾戈臥底海軍的任務不知情,導致自己身份的穿幫,最後釀成無可挽回的慘劇。
    關於這一點,我們一樣放在本話分析最末尾去說明會比較連貫~


    諷刺的是,柯拉松還說了一句“總之是個跟你完全無關的人”……多年以後羅被維爾戈一頓狂虐的時候,不知道會不會想起柯拉松的這句話然後覺得心中滿是無限的悲憤和坑爹呢……
     這一話漫畫裡信息量最龐大的一頁!
    雖然柯拉松對“D”的含義也是一知半解,但我們總算能從他的話中窺探到關於D之一族新的一些情報。


    1】在柯拉松的故鄉(聖地瑪麗喬亞),流傳著一個說法“不聽話的孩子可是會被“D”吃掉的”
    2】羅的名言“D定會再次掀起狂風暴雨的”來自于柯拉松,而柯拉松是從老一輩人那裡聽到的
    3】在某片土地上,D之一族的人被稱為“神的天敵”!


    (艾尼路:啥?!你說神的天敵??!!
    夏多:沒說你!給我滾回月球去!)
    所以,D的含義到底是什麼?被稱為“神的天敵”,我們知道,神的對立面是魔,所以這個D是邪惡與黑暗的化身?
    如此說來,D的意志難道是以下這些之一?
    Devil(魔鬼)
    Demon(惡魔)
    Doom(厄運、死亡、審判)
    Deicide(弑神者)
    Dark(黑暗)
    ……
    又或者是一個更簡單直接的詞——Dragon(龍)?


    不同於東方神話,在西方神話裡龍一直是邪惡的化身,在《新約全書》的啟示錄中龍被描繪為邪惡的“魔鬼”、“撒旦”,聖者米迦勒曾經與龍作戰,最後發現它是惡的原罪撒旦的化身,伊甸園誘惑人類吃下原罪之果的古蛇,從此西方龍就常與邪惡畫上等號。並且無論是東西方,龍都擁有“呼風喚雨”(掀起狂風暴雨)的能力。
    另外,“不聽話的小孩會被D吃掉”這樣的說法其實現實裡也有對照,一般來說是某種會吃人的大怪物,比如老虎、野獸、妖怪等等。如若這裡的D是代指龍,那麼龍吃掉人的畫面也比較能夠想像並對孩童產生威懾力。
    所以“神的敵人”D代指Dragon是有依可循,有典可考的。尾田老師在漫畫中曾經引用過《聖經》的內容,比如艾尼路的方舟、水之都出現的兩隻海獸索德姆和哥摩拉的名字也是出自聖經裡被毀滅的黑暗之城,甚至巴索羅繆·熊手上拿的書就是《聖經》。所以D之一族代表著神的對立面的撒旦也不無可能。
    雖說這個答案可能有些簡單,但大道至簡,誰又能保證尾田老師的思維不能就是那麼單純呢?


    又因為D代表Dragon,所以蒙奇·龍才被認為是“世界上最兇惡的罪犯”?無論從哪一方面來看,這位革命軍領袖也許都是最正統和最瞭解D之一族奧秘的人物,掌握著D之一族最終力量的人,是不是就在路飛與龍這條血脈之中?
    Dragon與天龍人同樣都代表著龍,所以天龍人才要對D之一族趕盡殺絕,從而讓天龍人的身份唯我獨尊。
    以上就是根據柯拉松的這番話,夏多對D之一族做出的不靠譜猜想。但無論是否會被打臉,恐怕都要到好幾年之後才能知道了,期待那個時候的挖墳黨吧~

    總而言之,雖然柯拉松自己也說不清楚D之一族到底有什麼奧秘,但和天龍人多弗朗明戈註定擁有不同的追求。
    所以柯拉松認定羅應該趕緊從多弗的身邊離開。


    羅一臉“雖然不明白你在說什麼,但是總覺得很不爽”,此時他一心忠於多弗朗明戈,立刻就想著跑開去當個告密的狗腿子。


    柯拉松又一次四仰八叉的摔進了垃圾堆,還不小心點燃了自己。。只不過這一次並非出自他的粗心大意,而是被賤兮兮的熊孩子羅所坑害。
    借此機會,羅終於報了當年第一次見面就被扔到廢料堆的一箭之仇了。


    BABY5的被借錢100%答應的屬性又出現了……羅和BABY5,一個喜歡利用別人,一個喜歡被人利用,不在一起實在是太可惜了。


    水牛這一次讓羅付的封口費是價值500貝裡的特大冰淇淋……這可是整整一隻貝波的懸賞金價格啊!(眾人:以及10頭喬巴)
   
    好在羅是個傲嬌小孩,嘴巴上說不要,身體倒是挺老實的。
    驚慌失措的柯拉松趕回海賊船,卻發現羅並沒有將他的事情揭穿,一切就成為他們兩個人共用的秘密。


    柯拉松對羅的好感度值:+1


    堂吉訶德家族的海賊船正式曝光……果然是一隻戴著墨鏡的火烈鳥形象,坐著這樣奇葩的海賊船,明戈真的不會覺得羞恥嗎?……


    堂吉訶德家族與海軍本部“鶴”的軍艦展開海戰,德林傑背後的魚鰭再次搶鏡。。
    看來多弗朗明戈與鶴的淵源由來已久,怪不得在海賊王234話上的七武海會議裡,多弗朗明戈與鶴參謀出現了這樣的對話——


    “鶴參謀,我真是受不了你!”
    當時多弗朗明戈說這話時,應該有順帶想起自己過去曾經在鶴身上吃過的苦頭吧。時隔整整530話的細節對應,尾田老師你是有多變態呢?
    那邊堂吉訶德家族與鶴激戰正酣,柯拉松這裡卻匆匆留下一張紙條後,便帶著羅乘上救生艇出海了。


    “我帶羅去治病”……這其實就是傳說中的私奔吧!?


    在大海上,代號“小米果”的柯拉松接到來自代號“大仙貝”的一個電話。(夏多:這兩個代號太噁心了。。)
    大仙貝何許人也,居然是海軍本部元帥佛之戰國!


    考慮到是佛之戰國,會取“大仙貝”這麼古怪的代號也就不足為奇了,這老傢伙一向喜歡吃仙貝,還曾經因為卡普偷吃了他的仙貝而和他反目成仇(夏多:前面這句話純屬虛構)——


    佛之戰國為何會和柯拉松聯繫?
    另外一個讓人大跌眼鏡的答案浮出了水面——
    原來柯拉松(羅西南迪)是海軍中佐,他是領了任務才臥底于堂吉訶德家族的。
    這個真相的衝擊性有點太強,更加震撼的是——尾田老師在約2年前就將這個局布好了!


    在海賊王691話的卷首彩頁中,尾田老師曾經花費讓人瞠目結舌的巨大心血繪製了一幅海軍全員年輕時的大合集圖片。圖中的人物基本上都對應著一個角色年輕時的樣子,就連一些跑龍套的都毫無遺漏,讓人佩服得五體投地。
    而那張圖裡,索隆與娜美腿間出現的這張臉卻是從未見過的一個人。
    直到2年過後,羅西南迪中佐的資料出現後……我們才知道原來柯拉松在2年前的彩頁裡就已經登場了!!
    這麼強大的伏筆,即使是在海賊王中也很罕見,尾田的腦回路到底是如何構造的??
    驚歎過後,再回到劇情身上。
    知道柯拉松其實是個海軍後,一些情節也能解釋得通了。


    比方說他喜歡欺負小孩,表面上因他性格殘忍暴虐,實際上他是不想讓那些孩子加入堂吉訶德家族,走向犯罪的道路。
    關於這一點,夏多在海賊王761分析裡也猜中了——


    而柯拉松說的“看來這3個是沒什麼希望了……”再次證明了德林傑地位的超然,因為“這3人”指的是BABY5、水牛和羅,柯拉松證實了加入堂吉訶德家族的孩子只有他們3個,那麼德林傑又是如何入夥的呢?他到底有什麼樣的身世,才能破例進入這個嚴格的組織?
    是否德林傑真如夏多此前的猜測那般,是家族某個高級幹部的兒子?

    諜影重重!!
    柯拉松是海軍安插在堂吉訶德家族裡的臥底,而堂吉訶德家族也往海軍裡植入了自己的勢力。


    我們在PUNK HAZARD島篇已經瞭解到,海軍本部中將維爾戈其實是多弗朗明戈的手下。
    而這一話則讓我們看到了他初遇戰國時被提拔的情景。。當時的維爾戈大叔還是個蘑菇頭青年,臉上一樣糊著塊食物。他申請調往海軍在新世界的G5分部,應該是為了堂吉訶德家族之後能在新世界有所作為而先打的基礎。
    互相滲透的臥底大戰,尾田老師在畫這話漫畫之前是不是剛把經典的香港電影《無間道》看過一遍?

   
    另外一邊,羅的尋醫之旅正式開啟了。此行的困難遠遠超出了柯拉松和羅的預期。


    面對被世界政府妖魔化的“珀鉛症”,所有的醫院和醫生都毫不留情將羅拒之門外。
    同時,羅也不得不一次次直面自己最不想回憶起的,關於“白色城鎮”的往事。
    絕望、沮喪、悲痛、憤怒……負面的情緒如潮水般一點點快要將羅幼小的身軀給淹沒。
    雖然羅一貫表現得很頑強倔強,但他始終也是個孩子,在被一次又一次羞辱後,他終於痛哭崩潰。柯拉松則毫不留情的教訓了每個膽敢欺負羅的傢伙。

    也許尾田是有意表現人心的醜惡,柯拉松訪問的這些醫院裡的醫生和護士一個比一個長得更不堪入目。。說好的白衣天使呢??簡直是一群白衣天屎,天天面對著這樣的醫生和護士,沒事也得嚇出一身病來啊!!


    這幫奇形怪狀的傢伙和人妖王國的人妖們長相有異曲同工之妙,但至少人妖們的心靈不會如此骯髒,他們只是一群善良的變態罷了,和這些身心都無比醜陋的傢伙不能相提並論。


    上圖中一個醫生面對羅時,比出了和巴托洛米奧一樣的手勢。
    ……馬薩卡?!難道你就是上一代屏障果實能力者?


    呃……用指甲蓋想都知道不可能的嘛,哈哈~夏多在巴托洛米奧登場時已經解說過了,這個手勢在西方文化裡很常見,作用是保護自己,擋住邪靈。
    身為醫生不想著用科學手段去治病,卻將幼小的羅視為邪魔,再一次體現了他們的可憎與無知。
   

    眼力大考驗時間~
    在第18頁裡的某一格,尾田筆誤,忘了畫上柯拉松的眼線和唇膏,大家發現了嗎?

    四處碰壁後,時間一晃過了六個月,羅也只剩下半年不到的壽命。


    然後他們卻沒有找到任何一點能夠治療羅的手段,得到的只有一次比一次更深的傷害與絕望。
    不,也許不全是負面的。
    至少在這過程中,羅與柯拉松的羈絆越來越深。


    在柯拉松的一次真情流露後,羅被徹底打動了。
    羅終於知道,真實的柯拉松是何等的善良,他會為了別人的事情而落淚,在這麼廣闊的世界裡,除了白色城鎮那些已經逝去的家人朋友,第一次有人願意這樣對待羅。
    也許有的海迷會覺得柯拉松的痛哭顯得有些太過突兀了,但其實這只是用上帝視角觀看一切的我們才會這麼覺得。對於我們而言,柯拉松和羅所受到的挫折只是23頁紙的事情,沒有什麼情感鋪墊和共鳴,但對於羅和柯拉松兩人來說,那卻是真實的一次又一次受挫並瀕臨崩潰的漫長六個月。
    所以柯拉松的這個情緒爆發,從劇情角度考慮上來說並不突然。
    只是受制於篇幅不能非常打動我們罷了。


    羅對柯拉松稱呼的轉變,代表著他心門徹底的打開。
    關於稱呼與認同感的聯繫,尾田從前也在羅賓身上運用過這個手法,羅賓在司法島篇前後對草帽一夥的稱呼是不一樣的。當他們終於能夠親密的稱呼一個人時,象徵著羈絆關係已經不同以往了。
    聽到羅叫他“柯拉先生”,柯拉松驚喜過望,完全形象崩壞了~回想起來3話之前那個虐待小孩的冷酷男子,簡直不像是同一個角色。
    只是這溫馨的一幕,也許是尾田在這次回憶篇裡發的最後一塊糖果。
    我們終將面對的悲慟結局,不可避免的到來了。
   
    時隔半年,電話蟲的鈴聲再次響起了。


    是多弗朗明戈!?他打來電話的理由是什麼??!
    從旁邊標注的一行小字“令人毛骨悚然的來電”中,夏多聞到了一絲不祥的徵兆。
    明戈打來電話的理由,夏多是這樣猜測的——
    柯拉松是臥底的事情暴露了。
    原因有2個:
    1】從最後一格電話蟲後多弗朗明戈臉部的特寫看,此刻的他青筋暴起,顯然非常憤怒。對親弟弟憤怒的理由,只能有一個,他背叛了。
    2】多弗朗明戈之前認定一點——“柯拉松不能說話”,而這一次他打來電話蟲卻說“——是我,柯拉松”,證明了他要對話的人是柯拉松而不是羅。假如柯拉松無法說話,多弗朗明戈打來電話的意義何在?僅僅是為了宣告什麼消息嗎?
    所以另外一種合理的解釋是:多弗朗明戈其實已經知道柯拉松實際上是能說話的,包括他的其他偽裝也已經暴露了。
    那麼,是誰讓多弗朗明戈察覺到這一點的?
    我們不難推算出,是柯拉松特意提到“任務內容連我這個自己人都不知道”的維爾戈了。
    這個世界沒有巧合,尾田特意讓佛之戰國連續與柯拉松和維爾戈對話,就是要讓佛之戰國作為中間人,使柯拉松和維爾戈得以搭上關係。
    再加上本話裡刻意出現一個畫面:


    佛之戰國將羅西南迪中佐(柯拉松)的資料隨意推到抽屜裡的特寫,一看就很可疑。如果這張資料在之後不會派上用場,又何必單獨畫一個推進抽屜的鏡頭了?這個抽屜,遲早會被維爾戈打開(因為它連鎖都沒有上),從而變成多弗朗明戈和羅西南迪兄弟決裂的導火索。


    我們假設,多弗朗明戈已經知道了柯拉松是叛徒的消息,那麼他打來電話蟲的真實意圖是什麼?
    借助前幾頁裡柯拉松對多弗朗明戈“怪物”一面的說明,我們知道,他對於叛徒一定不會留情的,即使那個人是他的親弟弟。
    而如今柯拉松和羅流離於海外,想要對付他非常麻煩,所以多弗朗明戈打來電話,也許是為了引誘他們兩人回來。
    最好的陷阱,自然是——
    “我找到了能夠救羅的辦法,你們兩個快點回來吧!”
    於是,一心想著讓羅痊癒的柯拉松返回堂吉訶德家族本部,完美的按照多弗朗明戈的心意自投羅網。
    同時這個陷阱並非全無真實性,也許多弗朗明戈真的找到了救治羅的辦法——手術果實,所以柯拉松才會相信並甘願回去。
    回去後,多弗朗明戈和維爾戈對柯拉松痛下殺手,柯拉松在死前將手術果實奪走,並將其寄託給羅,讓羅逃離堂吉訶德家族。
    羅憑藉著手術果實的能力和自己學過的醫術,拯救了自己。
    一段黑暗的悲劇也許到此就結束了,換來的是羅的新生,和對柯拉松無盡的想念與尊重。
    羅西南迪,多弗朗明戈,這對雙胞胎兄弟卻像是光與影般對立。
    他們以截然相反的方式重新教育了羅,塑造了這個未來的“死亡外科醫生”。他們將殘忍、不擇手段、詭計還有善良、對待夥伴的義氣這些完全矛盾的性格傳承給了特拉法爾加羅,使得羅同樣有著光與影般的兩面性。
    或許上述夏多對於柯拉松和羅之後發生的故事推測並不是正確的劇情,但無論如何,羅的身後永遠有著柯拉松的影子存在。
    那一天,發生在柯拉松身上的悲劇到底是什麼?
    讓我們靜靜等待漫畫接下來的更新吧。
    本期分析,到此就結束了。
    非常抱歉,夏多又一次懶病發作,讓分析姍姍來遲。但夏多向大家保證,我的分析也許會遲到,但絕不會缺席。大多數時刻,寫分析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面對海賊王這樣一部錯綜複雜的漫畫,它的偉大光是以文字還原就已經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而夏多卻希望通過我的分析,可以使大家看到漫畫之外更多的一點閃光。這很困難,但我會努力的。

    風輕雲淡,各位下周見!~PS:幸好沒有把這篇分析拖到下周才完成,不然就不能說這句話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