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1日 星期五

【尼姑】看了755之後亂七八糟寫一點

日期: 2014-07-30

好久沒有看海賊的漫畫笑得這麼開心了。很多人說又是拖了一話,我也不知道他們究竟想看什麼,或者是想在這部漫畫裡尋求什麼。很多人好像是抱著一種摁著快進看AV的心態在看海賊。就像AV的結局無非就是射了,海賊的結局也就無非是王了。哪有一路雞血一路亢進的?只有一個調的,是廣播體操。

之前在網上看到,也不知道真假,說是在王菲的演唱會上,歌迷們在高呼她的名字,她卻說,噓,聽我唱歌。天后有天后的調調,尾田也有尾田的調調。我也不知道是怎麼了,現在很多讀者都喜歡跨行去幹評委的活,是因為《中國好聲音》這樣的節目太多了麼?我們不過是一個讀者,在一部漫畫裡尋求單純的快樂,幹嘛要看得那麼累,那麼抬杠呢?

德蕾絲羅薩是我很喜歡的一個篇章,應該說我幾乎每個篇章都喜歡,尤其喜歡像空島和德蕾絲羅薩這樣帶有幻想色彩的篇章。妖精傳說,800年和平,會動的玩具,愛與美食。

很多人說小人族傻,幹嘛要跟童話較真呢?這麼喜歡較真,去看了《安徒生童話》然後整理一個吐槽集好了。動不動就喜歡說,如果是在天朝如果是在天朝。有意思?弄得自己好像獨具慧眼似的。有些人的世界真的是小的可憐,因為他們對這個世界的認識可能只有一把尺子或者一杆稱,量得了長度就稱不了重量。他們就是不斷的拿著自己唯一的工具來跟這個世界交流。但古典音樂自有古典音樂欣賞的方法,搖滾自有搖滾的feel。因為他們的世界太小,小得他們只能說一句,如果這是在天朝。因為,這就是他們心裡的那把尺子。

我個人是不太喜歡分析得太深的,我喜歡把尾田給出的一些線索做一個整理,對一些劇情的安排做一些解讀。

像居魯士的回憶跟蕾貝卡回憶的對比。還有當年利庫王為了請君入甕,被居魯士打破了額頭,之後利庫王又為了請君出甕,居魯士放水,被利庫王打破了額頭。
我想正是這些一點點的小細節,才讓海賊這部漫畫能走這麼遠,火這麼久。沒有內涵只是靠勁爆劇情堆砌的漫畫,總有一天會讓人厭倦的。

這一話裡泳褲男很簡單,甚至簡單得有點傻得被弗蘭奇給騙了。然後泳褲男說去看了以後沒有受傷的老太太,倒是放心了。頗有當年希魯魯克被騙時說,“太好了,原來沒有人生病啊”的感覺。

在我的理解裡,海賊是一部很“天真”的漫畫。小時候天真的以為只要喝過酒就是兄弟的薩博艾斯和路飛。小時候天真的以為一把劍打不過古伊娜就用三把劍的索隆。天真的想治好媽媽烏索布,天真的想拯救村子的娜美,天真的,天真的,天真的···甚至還有小時候天真的以為自己是個人,後來才發現自己其實只是一隻海星的會說話的帕帕庫。海賊就是這樣一個天真到有點胡來的世界。

正是因為這樣的天真,路飛他們才能做著我們很多人不敢做的夢。我記得《蘇菲的世界》裡舉過這樣的例子,一家人在一起吃飯,突然爸爸飛起來了,女兒對媽媽說,“媽媽,爸爸飛起來了。”媽媽自然不會理會她,因為她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但女兒對這個世界的瞭解還沒有到人是不會飛的這個地步,所以女兒並不會覺得多奇怪,奇怪到要否認它。

這是一個很極端的例子,但現實也的確是如此。很著名的一個故事是關於數學王子高斯的。說有一次高斯很快做完了老師佈置的數學作業,然後又去問老師要題目做,老師當時在忙別的事情,就隨手把自己正在解的一道當時還無解的數學界的難題給了高斯。但高斯並不知道,所以高斯就回去苦思冥想,結果一個晚上他就解出來了,當時高斯只有十幾歲。
其實很多時候,我們在人生中碰見的不是瓶頸,而是瓶蓋。而路飛他們也是,他們不要說是瓶蓋了,他們連瓶子都沒有,像路飛,他根本就是個水缸(水路飛)。

海賊的世界是天真,但海賊的作者不天真。尾田很清楚,這一種天真,需要實力去支援。我有時候就在想,為什麼尾田這個漫畫家這麼懂得成功所需要的品質。仔細一想也是,尾田是一個很成功的漫畫家,在尾田成功之前,肯定也像路飛和索隆在莫古鎮那樣受到嘲笑,也在漫畫界的偉大航路大浪淘沙。尾田比起我們這些看漫畫的,說風涼話的,自然更懂成功其中的苦辣。

除了,海賊骨子裡的天真以外,還有就是海賊的世界裡一直所強調的強大。像羅對達斯琪說的,弱者,連選擇自己死的方式的權力都沒有。海賊裡的每一個人幾乎都天真或者固執的相信著什麼。我想當年羅傑以自己的死開啟大海賊時代就是為了讓人們擁有去選擇相信什麼的自由。所以當時羅賓想問雷利800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麼,雷利說用你們自己的眼睛去看,或許你們得出的答案會不一樣。羅傑的來日不多,羅傑已經沒有能力去尋求自己的答案,所以,羅傑開啟了一個時代。

漫畫《火鳳燎原》裡,劉備搶一城,救兩城。曹操是屠一城,救十城。劉備把從一個地方搶來的東西分給另外兩個地方,這樣就可以救兩個地方。曹操把一個地方的人都殺光,其他十座城的人就完全不敢抵抗,這十座城的人的性命就得到保全。作為主角的司馬懿的想法是,輔佐最強的人奪得天下,再從他手中奪過天下,所以他後來選擇去輔佐曹操。今天終於跟朋友去看了韓寒的《後會無期》,裡面賈樟柯有句,“小孩才分對錯,大人只講利弊”。你可以說,哎呀,劉備你怎麼可以搶人東西呢,這是不對的。哎喲喂,曹操,你更過分,你還殺人,你不知道他們有家人麼?吧啦吧啦·····但從結果上來說,劉備和曹操的做法的確是有效的,而且殺人的曹操更有效。

我個人覺得頗有象徵意味的就是索隆跟T骨大佐,電光石火間的一戰。勝後,索隆說,我知道你背負的正義很沉重,但我們背負的也不輕。

海賊的世界就是這樣的一個世界。你無法站在道德制高點去抨擊別人。突然想到張角那句“蒼天已死”大概就是這樣的一個情況。多夫也說,“正義必勝”。道德的尺規已經碎拉,碎成齏粉拉。那你如何捍衛你的天真,或者說信念。只有實力。唯有強大。
我一直很喜歡斯莫格這個人。當然,他是很有個性,但漫畫的角色中有個性的人實在不少,但多數的只是傲嬌。而斯莫格,大丈夫,能屈能伸。斯莫格不爽上頭的那一套,讓上面的人去吃屎。但斯莫格也很清楚,自己只要在海軍一天,想實現自己的夢想,就需要地位。所以斯莫格選擇屈,請求被調去G-5

斯莫格因為角色的優先度的問題,論實力的確不是海賊的顛覆,德島的時候也是各種慘。但我並不覺得這會有損他的形象。有點,“你可以打倒我,但你無法戰勝我”的感覺。就像艾斯說的,如果男人屈服于力量之下,身為男兒身還有什麼意義?一個人的實力對於一個人的背負的實現當然是很重要,但第一位的自然還是背負。為了你的背負再去拿到相應的實力,而不是因為你的強大所以你才背負沉重。

我是一直覺得,力量比精神強大,是一種罪。因為精神才是力量的容器。就像你無法拿紙杯去裝王水。實力強如王水,精神卻脆弱如紙杯,只會自我毀滅。
以前看海賊的時候有一個地方我一直搞不懂。路飛說洛克不如烏索布,洛克問他,到底是哪裡不如烏索布了。路飛說是器量。我弄不懂器量究竟是一個什麼東西。現在想來,大概就是烏索布這個容器吧。洛克對於烏索布來說是很強大,但他的器量很小,所以他受不了作為一個海賊所必須要面對的,而逃離了大海。烏索布當時雖然力量還很弱小,但烏索布有承受力量的器量。而這是成長所必須的。

還有就是雷利關於霸王色霸氣的解說,說這種霸氣是無法訓練的,只能隨著你的成長而成長,很多人說這跟實力成長有什麼區別嘛。但仔細想來,個人的成長就是器量的成長,當然力量肯定也會隨著成長。但如果你的被子不變大,你是裝不了更多的水的。

最後能成功的一定是有大德行的人或者是有大智慧的人。德行說白了就是有點天真,有點傻,而這樣,所以與人無害。上善若水。聰明人可以有小成就但不會有大成功。因為像明哥像老沙這樣的聰明人,機關算盡,但只要走錯一步就前功盡棄。像路飛這樣的傻人,他不需要事事精明,因為他的夥伴,他的實力他的影響力都是一點點積累的。他只要積累到一定數量就可以了,而不必在乎失敗了幾次。明哥他們摔倒一次,就很難爬起來了。

認為路飛是主角所以才會成為海賊王,而不是明哥或者黑鬍子成為海賊王的人肯定不少。證據就是,你看,路飛一點計畫都沒有,傻乎乎的。明哥和黑鬍子多有計劃啊。路飛也不會耍手段。但像雷利問路飛說,你確定你能統治那片大海麼?路飛說,在海上最自由的人,才是海賊王!統治總有一天是要被推翻的,因為你不可能永遠強大,你的計畫不可能永遠有效。但你的品德會永遠有效且永遠被人記住。得民心者得天下。就是這個道理。這不是天真的陳詞濫調,反倒是那些認為陳詞濫調天真的人才是真的小看了世界小看了別人。


寫得亂七八糟的。之前兩篇都讓人覺得沒寫完。其實我這樣就是寫完了。我的風格可能更傾向于跟吧友探討一些,劇情外的有價值的東西。海賊的世界觀是很大很完整,但我覺得海賊只是一副油畫,而不是一張高清的照片,放得太大去看,就失去原來的美感了,所以我不糾結得太深。一個人的德行是一個人靈魂的滿溢,一部作品的精神也是一部作品故事的滿溢。所以我很喜歡從海賊裡的一些細節去看海賊這一整部作品。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