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5日 星期五

【NC修】754話渣渣渣分析 給我記好了

日期: 2014-07-25

754的情報一出來,看到勘十郎的長相的樓主一口鹽汽水直接噴在了螢幕上。這猥瑣的造型讓樓主忍不住聯想到了到了某一天,他和錦衛門趴在女澡堂窗戶門口的樣子。勘十郎現身後,德島的未解之謎剩下有的還有曼雪麗公主、多弗朗明弟與羅的過去、藤虎與明哥的約定、羅蘭度的小故事以及鬥魚的來歷這麼幾個。

  753754將各條戰線的戰鬥大幅鋪開,逐漸明確的戰鬥對位成為了本話的一大亮點。當然,最為耀眼的莫過於索大的一記1080煩惱鳳了,作為各大戰線上最早開始的一線,在戰鬥中率先取得了優勢,不可謂不振奮人心。

  於是繼續閒聊一下本話的幾個點吧,記得原諒我的渣。

一、海獸的城鎮


  上一話還一臉困惑的海狗保安官,這一話就知道了小海貓家的城鎮了。
  看來是一開始小孩子描述得不清不楚,導致一時半會兒不知道住哪兒。後來問清楚了就帶她回家了。大叔小萌寵合夥賣萌。
  之前還在疑惑甚平是怎麼坐在泡泡裡操縱泡泡前進的。
  原來是讓小海貓推車啊喂!!

  如此一來,可以確定海獸是雜居的了,海獸的城鎮的居民也很值得期待,海牛哞哞啊,海豬某某啊,以及魚人島上那幾隻也許都能上個鏡。

  剩下的只能坐觀發展了。


二、畫中人與畫中雀


  首先是勘十郎的現身,本話並沒有講明勘十郎的“躲在牆裡面”是怎麼個躲法。
  而是在錦衛門一陣大叫之後,由圍觀群眾說出了這樣的話:
  

  這裡的引號顯然尾田君又賣關子了,從牆裡…,究竟是從牆裡怎麼樣了呢,鑽出來?開了個門出來?抑或是其他動作?總之就是沒說個明白。

  隨後勘十郎展現的能力——將畫出來的東西具象化。但是樓主思來想去,這具現化的能力跟躲在牆裡實在是沒啥聯繫,即便是畫了個門,估計也只能跑出一個門,而不能創造一個“躲進去”的空間。
  如果WT的設定是畫出個門就能創造異空間,那自然是沒話說了,不過這也太羞辱門門果實了。故而樓主暫時捨棄了這種想法。

  那麼究竟是怎麼回事呢,既然勘十郎可以把畫中雀變成實物,那麼能否把自己變成畫中人呢?如果能,那麼大約就是下面一個過程:

  首先勘十郎被抓到了廢料場,然後把他自己變成了一幅畫,“貼”到了牆上。如果這幅畫畫得和牆壁一樣,那自然就看不出來了。
  再惡搞一點,由於勘十郎長得實在太抽象,於是變成畫跑到牆上之後,看上去像亂塗鴉,於是沒人去注意了。
  因為呆在牆上不能動很無聊,所以就睡著了。。。
  這樣他從牆上下來的時候,也能有一種那人從牆裡出來了的感覺。
  就像那只畫中雀從牆上下來時的那種感覺:
  

  至於怎麼解決吃飯問題就不糾結了,可能是變成畫所以不用吃東西。(反正分分鐘被打臉)。

  說完了躲在牆裡的事兒,順便說下難吃的大頭菜。因為畫工太差,畫出來的鳥不大會飛,畫出來的食物也難吃到讓人拉肚子,這個畫中人真是槽點滿滿。

三、和之國與大河劇


  關於和之國,WT的創作意圖在SBS上稍微透露了一下:
  

  以至於樓主在每一個和之國的線索剛剛出現時,都會忍不住往時代劇故事上去靠。
  當754情報出來時,甚至一度將勘十郎聯想到“啄木鳥”戰法的提出者山本勘助,69年版的《風林火山》,正是由中村錦之助扮演其主武內信玄。

  可惜漫畫一出來只是畫了一隻雀,與啄木鳥扯不到一絲關係。

  日本浪人是指失去俸祿和封地的武士階層,大多數形象是身穿和服,髮型怪異。從勘十郎的打扮來看,頗有日本浪人的感覺。

  從和之國有“將軍”這個稱呼來看,和之國的歷史背景原型至少應該是在鐮倉時代之後了,以鐮倉時代到德川幕末為背景的時代劇也最為常見。在此之間有幾個著名的歷史之間都可以在桃之助一行的出逃經歷中捕風捉影:川中島合戰、本能寺之變、幕末黑船事件、倒幕運動等等。

  當然WT君肯定不會照抄歷史,但相信在接下來的和之國劇情裡,一定會有許多時代劇的影(e)子(gao)。


四、鋪展而開的各戰線


  現在分佈于德雷斯羅薩的戰線大約有這麼幾條:
   1 新高地一層,索隆VS皮卡(749話開戰)。
   2 工廠前,弗蘭奇VS粉紅紳士(750話開戰)。
   3 鎮上,藤虎VS薩博(751話開戰)。
   4 舊王宮高地,平民一眾VS紫羅蘭、力庫王等(753話)。
   5 王宮高地二層,競技場眾VS家族幹部(754話對位)。
   6 王宮高地三層,吐槽四人組VS巨大玩偶(754話初遇)。

  在本話中,索隆VS皮卡已然取得優勢,黑桃受了傷但是鏡頭中並未翻白眼,也就是還能再戰,勝負並未完全見分曉。

  按這順序的話,下一話該是弗蘭奇與粉紅紳士的戰鬥了,單挑粉紅紳士的話,弗蘭奇勝算還是很大的,也許下一話曼雪麗公主也將出場了呢。

  藤虎與薩博的對戰,從劇情上的要求來看,恐怕不會以勝負的方式見分曉。以及我千掛萬念的克爾拉妹子對的武器調查也需要有所進展。

  753話,民眾們有組織地前往舊王之高地抓捕力庫王,然而王之高地的地形註定了民眾很難爬上去。此外,從地下廢料場上來的民眾沒有意外的話也會在王之高地,他們對所謂“死亡遊戲”毫不知情,這樣的情況將是力庫王與民眾進行一次對話的契機。

  至於競技場的眾人,從漫畫給出的幾個分鏡可以比較清晰地看出對位:
   老蔡VS baby5
   伊迪歐VS 德林傑;
   海爾丁&阿布 VS 馬赫維斯;

  剩下的人不出意外的話,青椒胖老頭VS拉奧G瘦老頭

  國王&奧布隆斯VS古拉迪烏斯這組暫時不好說,不知趕來的三人組中是否會加入外援。

  顯然這對於競技場眾人來說將是一場苦戰,但是其中透露出來的無畏與堅持卻讓人感覺到了勝利的希望。尤其是屢屢被壓的阿布(→_→)。

  最後的巨大玩偶,身上的服裝倒是常見,只是骷髏和背上的發條詭異得緊,這恐怕不是童趣果實的風格(喪屍童趣果實?),樓主更傾向於是人造兵器的一種。

五、各自的信念。


  從752754WT在如此龐大的佈局中仍不忘去刻畫不同人物在死亡遊戲中的心理。

  卡文和國王各自的一句話,代表了競技場眾人的心理反應:企圖等待奇跡和恩賜的結果,永遠死路一條,自己的自由和未來,唯有靠自己的爭取。


  即便是被嘲笑總是被為嘲笑為智硬的,常年躲避大型人類的小人族,也知道應該去反抗,去爭取。
  

  而那些聰明得多的大型人類,卻在長年的愚民統治下,植進了根深蒂固的奴性,即使明知一切都是多弗朗明哥的所作所為,卻仍舊想要通過聽從命令,以犧牲無辜換取當權者的“恩賜”。並通過“不要傷害他們”來掩飾自身的助紂為虐。若是這幫人不能醒過來,德島的悲劇,永遠都無法結束。。
  

  相信WT會以某個事件為契機,喚醒這幫還未醒悟的人們的吧。。

  本周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