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11日 星期五

【淺談】新任海軍元帥 -- 赤犬 薩卡斯基 《整理版》

日期: 2014-02-16


【前言】
  
人們可能會不經意的帶著私以為上帝視角的角度來看待身邊的人事物,這原本也沒啥,只是,為避免個人私以為的上帝視角所帶來的偏見、強烈爭質、甚至辱駡等等情況的發生,理性的對談,相對的來說,更能激蕩出智慧的火花。因此辯白也罷、批評也罷,都是來自本身對人事物的感觀,若能理性的說出自己的感想,就是值得贊許的,除了能整合自己的思維外,與吧友的討論更可能有著更深刻的認知與體會,當然前提是"理性探討"!

本文僅在探討赤犬本人選擇該行為背後的動機,而該行為是赤犬本人的選擇,後果與評價亦
應當附隨之,身為旁觀者的讀者我,無從為其辯白,只能藉以觀察、探討、體會、省思之咯
~~~

【標題】

一、海軍的地位與權力...(斯摩格、藤虎、赤犬、青雉)
二、極端的絕對正義--赤犬、王下七武海制度廢除
三、關於王下七武海制度的廢除,赤犬和世政的關係是統一戰線的個人看法

一、 海軍的地位與權力...(斯摩格、藤虎、赤犬、青雉)

(1)斯摩格曾說過他極需要的是能影響海軍的”地位”;藤虎也說作為世界徵兵的一員大將,他也有想做的事情,就是廢除七武海制度;因此身為海軍要想有所作為,又能大展拳腳的有所作為,”地位與權力”就極其重要,掌握的權力更是全面,能改變制度現狀的範圍及力度也更強大。或許赤犬激進的做法,為的就是儘快獲得這具有影響力的地位和權力。

(2)在想,至少奧哈拉事件發生前,赤犬對”地位與權力”就已有深刻的領悟,而先不論其處理方式的對錯,赤犬作風的確是屬於強烈的激進派,其目的或許就是借此事件任務的達成,來獲取相對應有的地位及權力,而後再有計劃性的有所作為,而一路以來的海軍生涯,終於在兩年前,如願以償的成為海軍元帥。

(3)青雉對”地位與權力”也是有深刻領悟的,他並不認為世界政府就是一切,換句話說,他認為世界政府所做所為並非全面正確,或者他覺得全民百姓或所有族群的權益才是世界政府首應關注而非只側重天龍人的特權,亦非只是關注緝拿罪犯與海賊,卻忽視罪犯及海賊為何猖獗的根本原因,於是,他對於海軍對於世界政府,也是有想做得事情,所以才與赤犬爭奪海軍元帥之職大戰十日,沒料卻飲恨敗北。

(4)赤犬與青雉之間:

赤犬對青雉,
雖然青雉與赤犬爭元帥之職位而大戰,赤犬對敗北的青雉卻手下留情,任其遊蕩四海,除了顧及同僚一場的情宜外,更是對青雉海軍正義的認同與信任,又或者是在對戰之時,話匣子一開,彼此的價值觀或世界觀達成了某種程度上的共識,默示彼此在不同的路線上,各自努力尋求方法來達成他們所共同認同的交集。〔注一〕

青雉對赤犬,
PH島上,青雉要斯摩格馬上回報PH島狀況的急迫心情來看,他對赤犬這元帥也是很有期待與信任的感腳的。又,海吧分析吧網友補充:『對赤信任的產生來自青視角的轉變。讓青在赤麾下任職,青無法接受。但是離開海軍後,青覺得,世界的發展還是需要海軍的力量的,所以他希望赤犬能對明哥有所動作。也可能兩年之間以不同的角度看到一些事情(包括新元帥的動作),青意識到時代的暴走更需要赤的作風?』

〔注一〕赤青大戰後,戰勝的赤犬為何放走青雉的探討:
  
離開海軍的青雉,除了強大的戰鬥力外,原大將對海軍的高度機密知道的肯定不少,對海軍及世界ZF來說都是潛在的威脅與風險,完全可以說是顆火力強大的不定時炸彈,並且時刻的能危及赤犬所帶領的海軍新團隊及世政與世界局面,那麼他選擇放走青雉的行為就極度不合理咧!

因此,赤對青的正義肯定是信任認同的,這也是我在文中提及這段『雖然青雉與赤犬爭元帥之職位而大戰,赤犬對敗北的青雉卻手下留情,任其遊蕩四海,除了顧及同僚一場的情宜外,更是對青雉海軍正義的認同與信任,』的原因。

而該後段『又或者是在對戰之時,話匣子一開,彼此的價值觀或世界觀達成了某種程度上的共識,默示彼此在不同的路線上,各自努力尋求方法來達成他們所共同認同的交集。』的靈感則是來自《水之七都的路飛V.S.烏索普事件》的既視感,個人覺得是個很有意思的對比,雖然非有力證據,但多少也能側面觀察出互相交流、彼此理解、惺惺相惜情宜等等這類的可能性,正所謂不打不相識,一打成舊知咯。


[注一]


  
二、 極端的絕對正義--赤犬、王下七武海制度廢除

(1)赤犬對正義的表現:

從小時候的圖片來看,頂著正義的海軍帽(? ),穿著血漬斑斑的破爛衣著,還目露凶光的手持利刃,初步推測赤犬小時候的生活是為海賊的侵略所苦,擊退海賊之類的侵略者是為家常便飯,對海賊有著深刻的憎恨,於是,影響了成為海軍後的他,打擊海賊絕不手軟,是絕對正義的表現,作風手段是寧可錯殺一百也不能放過一人之既極端又激烈的手段,是極端的表現;總的來說,也就是手段做法極端激烈,絕對正義則是信念的堅持。

(2)奧哈拉事件中對赤犬的觀察:

首先,
關於奧哈拉事件,由於看待事物的角度不同,也會有著不同立場的選擇,思想信念的堅持、行為方式的顯現也會跟著有所不同,此文能做的只是借著事實的觀察、探討、體會、省思罷了,而人人心中都有專屬自己的那把尺,真相、真心如何,個人無法為此下定論,僅待諸君各自衡量咯……

再來是奧哈拉事件中對赤犬行為做法的探討,
從執行任務(奧哈拉、頂上戰)的行動力來看,確實是位合格的軍人,但是奧哈拉事件中,他選擇超越屠魔令的命令範圍,而對上級允許上船離島的全船無辜奧哈拉人民,採取了全員抹殺的激進行為;

難道,就沒別的更好更完善的方式或手段可以被他選擇嗎?難道,他就不具備半點慈悲心或惻隱之心嗎?

在我的觀察下,答案是否定的(理由詳見下段),,,也就是說,他是具有惻隱之心的,並且他也明白有更完善的方式可選擇;而奧哈拉事件中,過度激進的行為,可能是基於他強烈的目的與動機下的選擇,因為這可能是他可以最快達成目的的方法。

但,不能否認的是,這個選擇為他帶來負面評價,是他無法禁止與拒絕的,因為他選擇用來治療頑疾的藥物,是最強效也最快速,副作用肯定也不小,既然是自己的抉擇,那麼就該對後果的承擔有所認知。謗譽由人不由我,勝敗在己不尤人,有這份覺悟也就行了。我想,赤犬應該是有這份覺悟才選擇這個做法的。

為何說他是個具有惻隱之心的人呢?
理由源于650話這段話的觀察:......雖然實力幾乎持平,但是還是...決出了勝負,兩人都受了很重的傷,......面對眼前無法站立的昔日戰友......連赤犬這樣的人也動容了...____不願歸入赤犬麾下的青雉...離開了海軍......。』
從他對青雉的手下留情來看,雖然更多是基於同僚情宜與人格的信任,但還是能側面觀察出赤犬的惻隱之心。

然而,有一定的人生歷練,又身為海軍一定要職的赤犬,理應也清楚有更多、更合理、更乎人道方式或手段可供選擇,例如全船扣押拘禁、一一盤問調查這類合理又合乎人道的做法,這樣的處理方式更佳也不為人所詬病,但,赤犬並非如此抉擇,而是選擇前者的全船抹殺。

那麼,他又為何不選擇善待自己美化自己的方式為之,卻選擇此等為人所詬病、為人所憎恨的方式為之呢?

或許他就是急於並極力於欲獲取在海軍的地位和權力,積極且強烈的基於此目的與動機,選擇了這可能是最快能達成目的的方法。

又,獲得地位和權力背後的動機或目的,難道是自私的為了自己的利益?還是對海軍或世界政府或天龍人特權等制度的不滿?

再怎麼想這OP的故事情節走向,也覺得是後者的因素可能性居大,也就是說赤犬可能是因為不滿意現有的行政制度或方針策略,而意圖在獲得應有的權力地位後,實現完善自己心中理想的藍圖。那麼他不滿意的又是啥咧?探討如下:

在海賊方面,(及王下七武海制度廢除,個人想法的補充):

極有可能是對海賊的處理方式的不滿意,是另有想法,卻倍受阻礙(人事或時機方面),而難以施展;

戰國時代明顯是保守的制衡海賊,而現今的薩卡斯基時代,依其性格及處事風格該是激進路線了,加上其對藤虎德島任務的派遣指示來看,對藤虎的信任與能力的認同應該是具有一定程度上的支持,而從735話中,藤虎欲廢除七武海制度的堅定態度來看,這項【王下七武海制度的廢除】的政策方案,個人較傾向的是已具備高層共同意識的政策方案,而這個方案的通過與否,或許正缺少著【強大力度的理由】來通過,因此,赤犬重任賦予藤虎搜集調查德島的黑暗面,若有幸,就能從【德島明哥方面】,獲得這”廢除七武海制度” 這項方案的”有力度的理由”。

而讓我有【王下七武海制度的廢除是已具備高層共同意識的政策方案】這想法的關鍵,在於漫畫中幾句話的連結,就是當藤虎提到『......王下七武海的廢除』之後,又提到『今年世界會議,無論如何終將變動』這兩句話;他的態度是那麼的堅定與肯定,那麼他又是哪來的自信心捏,依據他給人的印象,是心思縝密、圓融世故(稱讚)、拿捏得當、穩重智慧…的趕腳,腫麼想也不是未經過深思熟慮而一時興起、孤注一擲的想法,而且,他應該也不可能不知道七武海制度的廢除,僅有自己的念想與積極的行為,即使是獨自取得有力理由,高層若無半點共同意識的認同,依舊是孤掌難鳴難以成事這樣困難與事實的存在,因此,『今年世界會議,無論如何終將變動』這句話更是加深了我對"高層早有共識"的這個想琺。

在世界政府和天龍人方面,

雖然沒有其不滿世界政府或天龍人的描述,但,明哥下臺事件誤報後,赤犬追問五老星的行為,以及天龍人明目張膽、跋扈囂張的行為,我想,既使他暫時無能為力,想必他對這事實的存在肯定是介意過深思過的,都說思想會改變行為,當赤犬深刻的體會並認知到世界政府或天龍人的問題與癥結那刻,或者改善世界政府或天龍人問題的時機成熟來臨時(或許這成熟的時機是在今年的世界會議也不一定),他會有啥策略方向,還挺令人期待的。並強烈期待赤犬與青雉的默契滿滿(~說火花四射、基情滿滿會不會較符合時代潮流捏?XD)
  

(3)從兩者看待五老及天龍人的深度來觀察:

青雉方面:
從幾次的縱放羅賓及草帽一夥,在加上漫畫中已描繪他對世政是抱持著疑慮的態度,因此才有以下這段的想法『......他並不認為世界政府就是一切,換句話說,他認為世界政府所做所為並非全面正確,或者他覺得全民百姓或所有族群的權益才是世界政府首應關注而非只側重天龍人的特權,亦非只是關注緝拿罪犯與海賊,卻忽視罪犯及海賊為何猖獗的根本原因,於是,他對於海軍對於世界政府,也是有想做得事情,所以才與赤犬爭奪海軍元帥之職大戰十日』,這段內容,即表達了個人對於青雉看待世政和天龍人事情上是又相當的深度。

赤犬方面:
因為漫畫中並無描寫赤犬對五老和天龍人的看法觀感,所以這讓我懷疑赤犬看待五老及天龍人處裡事情的深度是否不足。但是,如我文中所說,這兩人互動間緊密聯結的味道,還有從最後一段中『......赤犬追問五老星的行為,以及天龍人明目張膽、跋扈囂張的行為......』側面觀察後的推測,赤犬對相關事件認知的深度,可能是因青雉而加深,也可能是因為日後總總在元帥之職才能發現的事實,發覺後而有所深刻的體會與再認知而加深,正因為這些想法,才讓我有以下的個人感想與希望:...或許不止海軍的正義充滿矛盾,五老星等頂層領導之間或許也是如此吧;而WT對薩卡斯基這人物的描繪是既強烈又激進,若純粹是鷹犬派的角色,似乎又少了些教育意義,個人倒是希望WT日後能給予薩卡斯基一些內在省思的機會,畢竟不能一條黑路走到底,而亡羊補牢猶未為晚,OP裡這些光與影的矛盾或許還得由內心(民心)去尋求解決之道...
三、關於王下七武海制度廢除,赤犬和世政的關係是統一戰線的個人看法

(1) 戰國時代明顯是保守的制衡海賊,而現今的薩卡斯基時代,依其性格及處事風格該是激進路線了,加上其對藤虎德島任務的派遣指示來看,對藤虎的信任與能力的認同應該是具有一定程度上的支持,而從735話中,藤虎欲廢除七武海制度的堅定態度來看,這項【王下七武海制度的廢除】的政策方案,個人較傾向的是已具備高層共同意識的政策方案,而這個方案的通過與否,或許正缺少著【強大力度的理由】來通過,因此,赤犬重任賦予藤虎搜集調查德島的黑暗面,若有幸,就能從【德島明哥方面】,獲得這”廢除七武海制度” 這項方案的”有力度的理由”。

(2)而讓我有【王下七武海制度的廢除是已具備高層共同意識的政策方案】這想法的關鍵,在於漫畫中幾句話的連結,就是當藤虎提到『......王下七武海的廢除』之後,又提到『今年世界會議,無論如何終將變動』這兩句話;他的態度是那麼的堅定與肯定,那麼他又是哪來的自信心捏,依據他給人的印象,是心思縝密、圓融世故(稱讚)、拿捏得當、穩重智慧…的趕腳,腫麼想也不是未經過深思熟慮而一時興起、孤注一擲的想法,而且,他應該也不可能不知道七武海制度的廢除,僅有自己的念想與積極的行為,即使是獨自取得有力理由,高層若無半點共同意識的認同,依舊是孤掌難鳴難以成事這樣困難與事實的存在,因此,『今年世界會議,無論如何終將變動』這句話更是加深了我對"高層早有共識"的這個想琺。

(3)並就我的觀察,目前藤虎提出的"王下七武海制度廢除",赤犬和世政的關係是統一戰線的,其側面證據在截圖[注一]的對話,也就是630話中,借甚平對新任海軍元帥誕生過程的描述:

原元帥戰國對青雉的推薦
② ZF高層多數支持赤犬,
最後卻由赤青選澤以武力對決來決定元帥之位
  
先針對粗略敘述下其中可能性:
(a)除了兩人私下決定外,
(b)當然也不排除上級們的默許;
若是私下決定,也能看出這二人都是條真漢子;
若是已得到上級的或許,那麼也可以看出上級們對赤青二人的看法並不是非黑即白極端的一偏之見,而是以認同誰更多於誰以及誰更適合的觀點與立場來投下這張贊同票。
  

和上所述,從①② ③這三點來看,赤犬和世政都是一戰線上的,至少目前來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