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3日 星期四

熬夜出沒請注意 海賊王752話 持續挖坑中

日期: 2014-07-02

先從扉頁說起。


扉頁果然是甚平。然後是海貓,海貓就聯想到阿拉巴斯坦。漫畫並沒有說海貓是阿拉巴斯坦的特點。只是說海貓的出現就離阿拉巴斯坦不遠了,至於扉頁這個海貓跟當年路飛他們在阿拉巴斯坦見到的海貓之間有什麼關係就不得而知。




下面說一下小唐。


第一個是關於耳環的。


這話證明了一點,井裡面的不是小唐本人也不是坷垃先生是分身。我在上一話時候最後說了。以耳環作為證據很難說服我自己。在寫這話前,我特意去翻了漫畫。在我翻到的小唐裡面發現。但凡在兩年前出想的小唐,耳朵但凡露出來的地方,沒有耳環。但是在我印象裡面我應該拉下了幾個地方,七武海開黑商討黑鬍子當七武海那個地方我沒有看。魔穀鎮,頂上之戰,香波地島販賣人口跟小唐電話。小唐的耳朵上都沒有耳環,而兩年後我反倒的小唐都是有耳環的。不論是一隻耳朵有,還是兩隻耳朵。










耳環當然不能作為什麼證據,甚至有點無聊。因為尾田的筆誤是有的,而且不止一次。甚至包裹這一話,小唐的那個線分身另一隻耳朵是被對話方塊擋住的看不到。我看到有人說,是不是可以通過耳環來判斷眼前的是小唐還是分身。目前來看有點不靠譜,不過就像前邊列舉的,兩年前沒有耳環,兩年後才有。是尾田故意加上去的,還是無意的。

在這之前有一個猜測就是0話那個看處刑的是坷垃而不是小唐。當時也是通過耳環,臉型等做判斷。但是這裡面有一個時間點的問題,裡面說了兩年後的漫畫出場的小唐是有耳環的。兩年前是沒有的,假設說尾田是無意間畫的或者特意在兩年後給小唐加上耳環的話。0話的出版時間就很重要,0話的出版時間肯定是在漫畫兩年後小唐出場前出版的。
  
但是我們一直看海賊王的都知道有一個長休刊,在那個長休刊之後才開始的兩年後海賊王。我特意問了我朋友,根據他們的說法是,0話肯定是在那次休刊前出版的,我沒有去核實過。而0話的小唐確實有耳環,而且髮型,眼鏡跟現在的小唐都不一樣。
  
這麼說有點亂,簡單來說吧,如果拿耳環跟0話作為證據的話。那麼就會出現以下的推測,24年前小唐去看羅傑處刑。當時的髮型眼鏡跟現在都不同,然後回來後小唐不知道受到了神馬的刺激,髮型變了,眼鏡也變了。見羅時候,小唐的髮型跟利庫王很像,眼鏡已經是現在的摸樣了。

然後繼續往下發展,小唐的耳環沒有了。然後兩年後又出現了,當然了前提是看處刑的人就是小唐。看著沒有什麼意義,完全可以用尾田可能是無心的,可能是隨意的作為解釋。畢竟紋身神馬都可以畫錯,何況是一個小小不言的耳環呢。不必糾結神馬的,可能人家小唐時尚呢。各種潮流呢。或者說尾田可能在小唐即將在兩年後出場的時候從新設定過小唐了?然後我們反過來看,就是關於坷垃的推測,坷垃的推測有很多漏洞,

不完整。但是有一個點,就是小唐為什麼把坷垃畫的肯小唐很像。如果這也是尾田無疑為之,那麼我覺得以後我也不會扣什麼細節了。因為一切都可以尾田可能筆誤,無意為之糊弄過去。如果觀看羅傑處刑的是坷垃,而兩年前尾田畫小唐沒有畫耳環不是所謂的無意為之和筆誤。那麼這個耳環是不是也是有意義的?

這周漫畫小時候的羅也是沒有耳環的,而成年的羅是有耳環的。我記得火影裡面,阿斯瑪在鹿丸他們成為中忍的禮物是耳釘。當然火影裡面的東西不能套到海賊王裡面,只是一個推測。如果耳環不是無意的,那麼耳環是不是代表著什麼?不過說這麼多,我想很多人都看的很煩躁了,有點無意義的糾結的感覺。

之所以這麼繁瑣的說,其實是在漫畫出來時候一個朋友無意跟我說的話。如何來分別分身和真身。如果耳環只有一個是分身,那麼以後是不是可以拿這個作為判斷真身與分身。而又有以前的筆誤一說,所以我才刻意去翻了漫畫,發現了尾田在畫小唐時候在耳環處的不同。我雖然不是畫家,但是我覺得如果出現一次可能,可是在兩年前的人物就算細節不到位,也不至於多次都沒有畫吧?這很難說服我,如果說耳環不會影響劇情或者誤導讀者。如果讓我說一個可以說服我的理由,只有說尾田兩年後從新設計過小唐了,在細節上做了修改。而且這裡還涉及到一點0話是不是尾田為了劇場版而畫的,不涉及到現在的劇情。如果是那樣,關於坷垃的猜測都可以無視了。不用在看了。
 

說線分身。


小唐的這個線分身,確實有點方便。目前看他可以跟小唐一樣使用能力。其次這個分身可以說話,但是這個分身好像反應有點問題,已經是第二次被偷襲了。分身的好處不比多說,就像猜測坷垃和小唐是雙胞胎一樣。看過火影忍者的都知道分身的好處,但是這個分身也應該是有控制範圍的吧,控制範圍大概是是多少?小唐是用什麼控制這個分身的,小唐分身第一次出來時候就分析過。小唐是什麼時候替換的自己,但是目前沒有結果。還有分身的數量,第一個分身貌似是存放鳥籠的容器。而這話說你是不是放出了一個線joker,那麼是不是可以推測說先joker不止一個?小唐弄那麼多自己分身是為了什麼只是為了混淆視聽?這種線分身對於高手會起什麼作用嗎?還是說另有玄機?比如第一是存放鳥籠的?


下面說一下 路飛,羅小唐


小唐說在頂上之戰看到了路飛所謂的特殊能力。但是小唐說當事人只是不動腦子的蠢才而已。小唐這話點破了路飛最大的缺點就是危機感,我不知道其他人的看法。雖然說是兩年後吧,路飛給我自己的感覺還是那種嘻嘻哈哈的感覺。說好聽點就像小唐說的沒有危機感。說難聽點有點不知死。跟朋友開玩笑說,如果路飛不是主角,他可能早就掛了。但可能就是因為這種性格才讓路飛身邊的團隊不斷擴大。有利有弊吧,我以前說過草帽海賊團是主角海賊團,但又是一個特殊性海賊團。而往往分析某些東西不能從特殊地方取材,換句話說呢,以特例東西分析出來的東西也肯定是特例。他不具有普遍性,路飛像當海賊王,就好像現實世界中的冠軍。
  
那麼當冠軍肯定有其特異性,或者說肯定有一點或者幾點是跟別人不同的。否則人人都是冠軍,路飛以後能當上海賊王可能也離不開他的特異性。或者說在外人眼裡這種特異性是蠢笨傻的。小唐說羅,你為什麼會選擇他,你本應該是前途無量的啊。我們是上帝是視角,但是進入漫畫裡面,小唐不知道路飛是主角。也不知道路飛一定會成功。

羅用小唐以前的話說他應該更冷酷,更狡猾。而羅一直以來跟我們的感覺也是心思縝密,但是這個心思縝密的人卻選擇了一個看上去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前邊說了草帽海賊團是特殊,無法那東西去跟他們做對比。不安常理出牌自然也很難做出合理或者客觀的分析。
 

 

羅說自己被救贖了,我一直說羅說的話或者說對草帽海賊團說的話是否都是真實。如果說羅確實是真心跟草帽海賊團結盟的,或者說眼下說的都是真實的。那麼我自己覺得,路飛身上跟那個坷垃身上有某些東西可能是相近的。且不論坷垃是不是好人,好人這東西很難定義。我問過我朋友,他們也有說路飛蠢的,可是在一般人口裡的蠢或者笨的人為什麼會吸引那麼多人呢。其實理由很簡單就是信任,在海賊的世界中是不存在信任或者說信任是很稀缺的東西。羅賓在燃燒島聽到路飛和羅聯盟說過,同盟背叛是無法避免的。羅賓從小能一路活下來,就是靠著出賣別人。


我看到羅說救贖時候我想到羅賓在司法島頂上對路飛他們說的那些話。而羅也跟路飛他們說解除聯盟。有些人說羅加入草帽海賊團後已經被草帽海賊團玩壞了,與其說玩壞了不如說羅融入了草帽海賊團。當初羅賓選擇離開草帽海賊團是怕因為自己而給草帽海賊團帶來危險。當時在羅賓後面追殺羅賓的是世界ZF,我無法確定當初羅跟路飛結盟是不是真心的或者是出於某種目的。但是他們當時要對付的是四皇,是新世界的霸主。

當兩人聯盟後實行計畫,要面對的危險,也不亞於被世界ZF追殺。而羅於草帽海賊團結盟後,路飛的那種毫無危機感和對自己絕對的信任。我覺得一點一點在融化羅,羅賓當時有薩隆。如果往好的方面想,坷垃是不是就等同于羅的薩隆。海賊世界是爾虞我詐的,不存在真正的信任。而路飛恰恰就是那個另類。在漫畫中後面有一個鏡頭,羅賓,蕾貝卡和腦殘粉三個人。

我在微薄上有人說看到羅賓這樣,感覺羅賓原來越融入草帽海賊團了。可以出現那種真正發自內心不克制的笑了。小唐說路飛特殊的能力,我覺得就是可以讓人放下內心的警惕,完全信任自己的能力。而羅選擇路飛或者絕大多數人跟隨路飛也是因為這種信任的能力。用掘井者的話說就是路飛專門治療各路面癱和心理疾病






繼續說羅,


小唐在後面說羅小時候跟自己挺像。而小唐也對現在的羅失望。小唐像讓羅稱為像他一樣的人。羅小時候要加入小唐海賊團的方式也很特別,渾身綁滿炸藥。而他自己說我是白鎮長大的已經活不長了。而羅加入海賊團的目的說白了就是毀滅殺人,完全是一個陰暗少年。羅為什麼活不長,很多人說是因為白鎮長大這句話。看到這裡時候我第一反應想到的就是全職獵人裡面的流星街。、羅說自己已經活不長了,有人說因為白鎮可能因為某種疾病,所以人的壽命到一定程度就會死。同理推測坷垃可能救了羅並治療了羅的病,所以羅認為坷垃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白鎮,白,從顏色角度來看,白這種顏色,如果從不好的方面來看就代表著死亡。從好的方面就代表著純潔,明快。我們國家傳統裡面死人穿的喪服是白色的,花園是白色的。在現代設計裡面白色代表的意義更多,意義也不同。

我自己覺得白顏色這種東西很矛盾。白色在設計中一般需要搭配一些其他顏色。或者說沒有那個人設計的東西是完全白色的。設想一下如果你去一個地方,進去那裡面只有一種純白色那種感覺是不是有點讓人毛骨悚然。但是當出現一些其他顏色或者不是完全白色的時候就會好很多。我覺得羅說的白鎮不一定是有什麼疾病,而是白鎮的人到了一定時間就會發生某些事情。而從回憶中小唐待的的地方,貌似也不怎麼好。感覺有工業區的味道。


下面說一下其他的。


蕾貝卡,腦殘粉和羅賓已經出發。他們的目的是鑰匙,不過這種小人族出的這個注意真有點.....。想打贏小唐羅肯定要出力,所以打開手銬是必須的,他們是要以黑桃的巨大石頭身體作為跳板一步一步跳上去。但是事情能那麼順利嗎?我感覺總要出點差頭。小人族跟弗蘭奇那邊會合了,說有辦法打開工廠的門。前提是弗蘭奇必須打敗眼前那個敵人。這地方沒有什麼好說,線索太少。有一點就是那個公主的事情,差點忘了。小人族在工廠幹了那麼就苦力我覺得不像說謊。但是不管怎麼說還是要先搞定眼前的這個人。索隆對皮卡,貌似索隆很嗨,不過呢索隆目前是雙刀,而且沒有把頭巾帶上。按照以前的漫畫的表現索隆目前應該是還沒有認真。捲心菜說作戰計畫,而路飛又是一個基本沒有計劃的人。感覺所謂的計畫十有八九又要變成逗比遊戲。

再有就是路飛落井的事情,確實被騙了。小唐說了我是來救你們的,那麼這兩個人就是為了路飛的賞金。那麼跟小唐合作的猜測可以排除了。但是小唐對羅這種近乎於變態的執著也真讓人佩服。

 本周結束。後面的東西跟本周無關可以無視。

因為下周休刊,所以我列出了一些我自己認為目前為止沒有解開的事情。

先說凱撒,凱撒的能力。凱撒這貨可以把自己弄進燒瓶裡面,可以用自然形態生活。那麼他自己是不是改造過自己的能力。這是獨一無二的,還是以後還會出現。瓦斯是無形的,而凱撒可以捏死酒杯。

羅,羅當七武海時候心臟的問題,兩年後七武海介紹說過一個洛基港事件。羅說的藥丸想起某人是誰。羅對達斯琪說的弱者選擇死法那句話。(猜測是不是跟羅出身在白鎮有關係,還是跟有坷垃有關係)

莫内,莫内的改造問題,莫内的紋身問題。莫内見到羅時候是正常的。其次莫内跟羅之間的關係。是不是在燃燒島前就認識。當時在凱撒面前是不是演戲

武士,是否隱瞞一些事情。桃之助腦中的影像是不是小唐

聯盟問題 吉德霍金斯,阿普的聯盟對是那個四皇
再有就是扉頁了,卡裡布被德雷克抓到哪裡去了。甚平到底去哪裡

大概就這些有喬巴紙條,小唐隱藏分身類似於這些不算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