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10日 星期二

【刀刀感悟】一路向西的偉大航路之旅

日期: 2014-05-12

日漫很多劇情都有參考《西遊記》的種種,而能讀下來《西遊記》原著也是一件非常享受的事情。就目前看來,OP與《西》的多處異曲同工都值得推敲。《西遊記》是部備受爭議的古典小說,《ONE PIECE》是部存有王道的民工漫畫。不管如何,我們都會庸人自擾的解讀和煞有介事的分析。畢竟,一千個人心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最後會怎麼樣,你猜到結局了麼?


第一章 起源


“海盜”這個詞並不陌生,早在三千多年以前,當船隻被發明出來的時候,腓尼基人依靠優秀的航海術在地中海已經開始了對其他商船肆無忌憚的掠奪。15世紀末,因為西方強國中的一位航海家發現了新大陸,吸引了許許多多具有冒險精神的航海家對新世界的探索欲望,於是大航海時代開啟了。而後也開啟了長達幾十年的加勒比海盜黃金時期。
讓我們在把目光轉向東方古老的中國。唐代玄奘法師終於在第二次西行之旅成功的到達了“西天”,而在新世界開啟的同一時期,一個國祚二百七十六年的朝代為中國歷史寫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經濟,文化,信仰,生生不息的發展;政治,思想,改革源源不斷的進步。
魯迅抽著煙說《西遊記》是吳承恩寫的,胡適在適當的時候點了32個贊。於是迫於上面兩位的名氣,後人都一致認為《西遊記》就是吳承恩寫的。我不是史學家,不敢班門弄斧。不過那個人或許是吳承恩的幾率比較大,終歸受到之前更早的《西遊記雜劇》影響發展演繹而來。嘉靖年間的“青詞宰相”作為當時社會的一個重要符號,又與吳承恩的時代相符,我們暫且說這就是吳老師所著吧。
1996年年終,一位青年只用了6個字回答了當時即將腐爛的集英社裡很多人所面臨的嚴肅問題:
——“為什麼會這樣?”(jump書刊發行創下歷史新低)
——“因為沒有王道!”
之後這位青年用了一部名叫《one piece》的具有文學性的漫畫告訴世間諸多青年,與海盜相關的自由的冒險是可以這樣的!這——就是王道!
羅傑臨刑前的一句話讓海上的冒險之士趨之若鶩,如來的一句話矇騙眾生數百年。雷利講出了當年羅傑自首的真相,不得了的大事聽起來似乎是預謀好的一樣;9位聖僧的頭顱沉浮於流沙河,化作了沙悟淨的玩物。權利,名望,財富,冒險的終結是這些麼?一段旅程猶如一個人的成長過程,那些所見所聞,如同一面令我們驚恐而又著迷的鏡子,將自己的世界和靈魂映在其中。而我們關注的兩個故事中的主人公,其實也是從旅程的起點出發,走向那世界的盡頭。。。。。。

第二章 出世


世界分四海,東南西北(blue);天地初開分四洲,東西南北(部洲)。
出生在東海哥亞王國風車鎮的Monkey·D·Luffy,也許淘氣鬼並不知道17年後的他將會踏上一段自東向西的征途。不知多少次,路飛讓爺爺丟入山谷與森林為伴,與猛獸為伍。被規劃好的生活並不是具有猴性的路飛所崇尚的人生。直到7年後的一天,龍頭帆船和一群自由意志的傢伙與這個孩子相遇,紅發、草帽、果實、斷臂、履約再見。。。。。。一切的一切讓這位男孩的未來充滿了無盡的可能。
  
  
同樣架空的世界裡,東勝神州福地花果山上一塊石頭生出九竅八孔,風化為卵變作猴。儘管是石頭生出的,目聚金光能拜四方,卻因九孔八竅介於人獸之間劃為“妖”。這個世界太多不尋常之事在天帝眼中又是那麼的過於尋常。猴子的未來如何,沒有人可以斷定。過去的300多年,這只猴子生活一直保持自然的狀態,兩番出入水簾洞,那份不懼生死的勇敢和不知生死的灑脫,註定了它一生將要面對的不尋常的經歷。
歲月的變遷引來了石猴對自己本命解脫的需求,欲望在這裡出現了。悟空出世第一欲望便是成“王”,在與眾猴的喧囂中,石猴胸有成竹似眾生之主擺出居高臨下的威嚴並完成了自己從石猴到美猴的王者加冕。不過,成為美猴王只是自我欲望的體現,似乎一切都是安排好的,赤尻馬猴和通臂猿猴在暗中的推波助瀾也叫美猴王有了更高的追求。於是,渡劫長生得道和入仙班編制便成了美猴王一生的理想。


路飛的最初體現竟然是“7宗罪”中的貪吃!對於一個還未從本我意志中進化解脫的個體,這樣的欲望表現也在情理之中。薩博的生死未蔔讓路飛堅定了自己的理想。其志向之大,另同患難的兄弟都瞠目結舌。如果說美猴王的人生之旅是從300多年後一次對自我生命的頓悟開始,目標的轉變奔向了得道成仙長生不老為渡劫。那麼路飛在10年後從那個酒桶的出現意味著未來的冒險正式起航,首要任務是找齊夥伴進行團隊的組建,我們可以稱之為“整合自我”。


第三章 淵源


看《西遊記》是不能把故事割裂開一個個看的,前後關聯分析推敲,才能看出作者的用意和龐大的迷局。看過一些經典美劇(如《X檔案》、《邪惡力量》……)的朋友們都知道,這些經典美劇的一個套路是每集都看似一個獨立的故事,沒想到幾十集以後居然很多細節串在一起展示了一個更大更深沉的故事,其實這個先進的模式早就在《西遊記》中得到了淋漓盡致的展現,呵呵,老祖宗的好東西呀!
  

one piece》恰恰也在這方面有一個根深蒂固的基礎——扉頁故事。儘管部分的扉頁是WT應讀者要求編畫的,除此之外餘下的故事必然將會在後面劇情的延伸或展開給出決定性的提示和聯想。這也得益于WT對文學性的理解和運用上有著爐火純青的功底。
如果說大鬧天宮後五行山下的大師兄才開始進行自我的整合,那麼在大鬧天宮之前的孫悟空就是個徹頭徹尾得由欲望控制的自私猢猻。因為之前對死亡的恐懼開始希望于成為可以淩駕於死亡之上的存在。尋求修仙長生,發現靈台方寸之路便是在這樣的欲望驅使下堅定不移,乘風破浪。從聽菩提講道的本來懵懂到領悟精彩手舞足蹈的“忘我”,一個“大智若愚”的愚者悟空本應真正開啟了它的“丹成”之旅。故事卻沒有按這個“固本清修,遁入仙道”發展。從固本心到賣弄攀比;從講經論道,學言語禮貌到歸宿花果山,刀剁混世魔王;最後好一個“鬧”字使猴子在淩霄寶殿上再無任何作為,困於五指山思索玉帝那寶座自己是否可以坐得。這便是猴子在人生旅途上第一次本我與自我的妥協。
跟著感覺走,沒有一個大致的方向,這是路飛剛剛離開科爾伯山海岸一人航海時的表現。有人將路飛比作塔羅愚者,這倒是恰如其分的。純粹的熱情,無悔的信念,自由的理想,還未有需要保護的同伴。依靠本我意識的驅使進行沒有目的的行動,恰恰是本我的終極表現,看似無畏無所求,實則更容易比自我妥協。司法島一役不僅僅是對之前同伴的承諾履行,也是在路飛本我與自我首次對撞時對本我的一種妥協。二檔的開發,壽命的縮減,為了夥伴去無悔的努力,卻不知泡泡島的經歷才叫我們的愚者開始了自省的覺悟。

  
不管是自東向西的偉大航程,還是一路向西的取經之路,路途的艱辛和漫長不過是個人從本我向自我的進化,而後再向超我的昇華,奪取那一份無比自信的超脫。當一個人成長過後,總是會與過去的自己分道揚鑣。即使覺悟到命運不可抗拒的悲劇性,也決不去選擇對這種悲劇的臣服,而是試圖以生命中的愉快去反抗,不歸於虛無,這或許也是對達爾文的適者生存之道的批判,在思想中體味著真正的超越自我之道。

第四章 游走的行者

  

。。。又有四猴混世,不入十類之種。”菩薩道:“敢問是那四猴?”如來道:“第一是靈明石猴,通變化,識天時,知地利,移星換鬥。第二是赤尻馬猴,曉陰陽,會人事,善出入,避死延生。第三是通臂猿猴,拿日月,縮千山,辨休咎,乾坤摩弄。第四是六耳獼猴,善聆音,能察理,知前後,萬物皆明。此四猴者,不入十類之種,不達兩間之名。。。
。。。概眾稽首皈依。流通誦讀之際,如來降天花普散繽紛,即離寶座,對大眾道:“汝等俱是一心,且看二心競鬥而來也。”


九蛇島,香波地群島和馬林福特位偉大航路的中段,而且九蛇島就在南海處的無風帶。巧合的是唐僧西行是從南贍部洲出發,女兒國到真假美猴王是整部《西遊記》100回的第53回——58回,也是整個取經途中的分水嶺。
這裡不得不提及一下唐僧。師徒四人,豬是快樂的本我,貪嗔癡皆有;鬍子是低調的自我,並非電視所演的無聊,而是更加現實和富於城府;那麼只有和尚和猴子是真正在本我、自我、超我之間游走的行者。到了分水嶺處,猴子已然有了超我的灑脫,加上之前的經歷,不卑不亢,無畏無懼,信守諾言,這才是孫行者風範。而和尚卻只是個人,一個普通人,縱使水陸大會之前和尚是個得道高僧,但只要是人就會是個本我自我超我的矛盾結合體。唐僧的福利在於,一路上官威隨處發,手下徒弟只能擔待。而且每一個徒弟都將自己的心得傳授給唐僧,使得唐僧融匯於其中,漸漸得到道之真諦。可是三年左右的路程足足走了十四個年頭,不得不說和尚並非很多人說的那個不畏艱難的主人公(那是說玄奘法師,不是西遊記裡的和尚),類似超我的存在。和尚不過是個一路遊山玩水,行腳還能保持白白胖胖體態的普通領導。這裡牽扯了和尚的理想即使崇高也屈居於本我那份懦弱,不再多言。


命運的轉輪來到了大事件的結束,一切的轉變將從這裡開始。艾斯用自我的犧牲開啟了一場新的旅程,一笑一哭的詭異表情,從死亡中獲得重生的契機。正如露玖那句“這孩子就叫戈爾·艾斯”為結尾,完成了艾斯在“永恆輪回”中找回本我的歸宿。本我與自我的對沖,總是會帶來無盡的傷痛。由於是命運的暗示,路飛必將會從最開始的地方找到需要成長的本我——夥伴。


正如猴子那一棒將“6耳”打的灰飛煙滅,2年的時間並不多久,結合雷利的言語,也讓路飛開始思考、蛻變。儘管光靠路飛一個人是無法遊刃有餘的行走於本我、自我、超我三者之間,但也是因為夥伴的相互扶持,這樣一個海賊團體才成為真正的游走行者。至於“因緣”與“傳承”,這頂草帽會和那圈緊箍一樣的作為“定心”和“約束”的標誌伴隨著我們的主人公走到最後。

  
翻過來說猴子,如來的謊言依舊彌天,四猴混世其實只有三猴。那個很傻很天真的“六耳獼猴”不過是行者自己的一個分身罷了,這也是行者在看透了高層的本質,為自己謀得未來職位之後與過去自我服從無法立於強者的自己的一次徹底的決裂。此後,猴子開始表現了成熟與無比的堅定,並且跟和尚這兩個游走的行者才開始了真正了勾搭。無論人們如何喜愛唐僧以及行者悟空這兩個形象,費盡力氣去解釋和美化為他們做最後的辯駁,都無法阻止細品《西遊記》的人們看到這對自私自利,毫無原則的師徒形象。自唐僧收受唐王的錫杖、袈裟、缽盂以及冊封;自猴子見到傲慢的金星接受兩次詔安起,他們的雙腳就已經踏上自由意志與欲望兩條截然相反的路途上了。如果唐僧只因為是個社會人的存在而跳過這些,那麼猴子作為個體在其後的表現基本預示了在尋找超我道路上的崩壞與失敗。
路飛依靠怪異的變化形態告訴我們他是整個故事中第一個超人系惡魔果實能力者;猴子以隨風化形的出世告訴讀者它是整部書裡第一個最不同尋常的存在。不論是愚者路飛還是心猿悟空,作為個體都無法在尋求超我的道路找到正確的方法。只有作為團隊才能擁有那種無限的創造精神和統和的意志。


第五章 超人與超人的衝撞

  
這裡我想到了最早的漫畫英雄——超人。在《man of steel》中的大超就是一個追求起源的人。76年的時間承載了不同時代的理念和思想。作為外星人,他有著強大到逆天的能力;作為地球人他又受到了良好的文化教育;作為英雄他的很多敵人都只是人類。蝙蝠俠說“這是個非凡的分歧。。。”大超沒有把自己視作神明,“不殺”的準則使得大超更具有其他超級英雄所不足夠的人性,他必須時刻控制自己保證周圍不會像紙片燃燒到灰飛煙滅。而在大超需要時可以舉起世界的重量,聆聽宇宙萬物的聲音。正應了中國一句話:“大勇若怯,大智如愚。”


在這一點上,WT似乎有意刻畫出一個這樣的一個主角。路飛身上與生俱來的特質和大超殊途同歸。在需要的時候,和當年的紅發一樣靠不還手贏得了理想信念的勝利;在必要的時刻全力以赴的打飛對手,同樣在追求意志上獲得勝利。開始與終結的地方——羅格鎮,當處刑臺上的笑容與驚雷定格的時候,誰會知道這是終點還是追求起源的開始?

  
其實寫到這裡,發覺猴子和路飛的追求之道早已經背道而馳。這或許也是浪漫主義和批判主義的不同。猴子同樣擁有過人的神通和之前求道堅定不移的信念。可以遠洋出海跨過兩重大洋三大部洲,也正是這十多年的世間繁華將我們的猴子侵染成一個世俗之妖猴。殺生,毀滅,私欲,統治迷惑,這些都在猴子身上表現得淋漓盡致。我們不可能絕對理性的對待身邊的凡塵俗世,就如同人們不可能絕對理性的駕馭自我導致永遠有追求絕對理性的渴望。好在,作為主角,路飛和猴子總是可以威風八面,手眼通天。每一次遇到磨難總會有人站在他們這邊替他們撐腰出頭甚至擺平事端。這可能是玉帝如來設的局,也應了鷹眼的那句話:“這傢伙強大的不是能力和招數,而是可以讓在場的人一個接一個的站到他那邊去,他擁有這大海上最可怕的力量!”

  
有人總結的好,這裡運用一番:“他不伸張正義,而是讓正義跟隨他”。


第六章 結尾


心猿悟空的求道之路不過是玉帝、如來巧設的一個局,猴子本以為在菩提老祖那裡修道煉丹學得神通就可以渡過雷火風三災利害,不想再342歲那年還是被小鬼捉到了地府之後上演了一場大鬧地府的好戲。
路飛在前半段遭遇的BOSS皆有風(老沙)和雷(艾尼路),愣頭青似的路飛為了那一團快要熄滅的火焰不想任何後果自主跑去了象徵地獄的海底大監獄,在這裡他又死過一次。。。。。。

  
中國人有明君夢,清官夢,俠客夢。在西遊途中,猴子被塑造成了類似于俠客般的存在,在追求超我的道路上雖然有所成就,終歸由妖到仙的轉變讓猴子沒有更高的升格。或許,吳老師借自己鬱鬱不得志的理想放在了小說人物的入編制修正果上,說白了不過是一場官夢。最後,猴子以佛之尊者身份與唐僧平起平坐不說,還拜在如來門下,不由叫人唏噓不已。整部書因為西遊計畫將佛教世俗化,怪不得佛門中人是不怎麼待見這部小說的。


one piece》的浪漫格調激勵著每一個市井青年,目前走到德島拋起大戰的路飛一眾在新世界的航行還算順風順水,有些超脫之感。說到底,路飛也是一路行俠仗義走來,本人不覺單憑路飛一人可以找到那個傳說中的大寶藏,“D”意志的多面性在對於最後的結果賦予了無限的可能。也許不去終結是最好的歸屬,因為我們的成長越發的渴求那一份不想長大的心和最後的純真之情。


《西遊記》成書三百多年後,有一位德國青年提出了他自己的超人之道。可惜這位青年一開始翻看的是叔本華卻不是西遊,否則他一定會愛上這只猴子的。看來西方人的觀念我們東方不可能全部接受和看待的。
不論是居廟堂之高修成正果的猴子,還是處江湖之遠不斷冒險的路飛,他們的自由意志都存在於我們每一個世俗之人的個體中。我們因為過於受到社會侵染而對那一份浪漫過於的珍惜,每一個世俗之人又何嘗不是和猴子一樣,面對現實生活依然超越自我遇到新的自我?這便是我們看懂了猴子,卻更喜歡路飛的原因吧。

最後只想說:

一路有你,我很幸福!

第七章 寫在結尾之後


本來是想寫一些《西遊記》與《one piece》的相同與不同。只因為兩位主人公的魅力實在太大,不知不覺胡言亂語編成了猴子和路飛的對比。有些牽強附會的感覺,不如借最後一個章節將要對比的粗略給出,如果有喜愛原著的人還可以給出更合適的比較,大家歡樂,我也不介意被人貽笑大方。
路飛的能力是橡皮,可長可短,可大可小(邪惡猥瑣的節操何在?),對應了猴子的兵器金箍棒的能力;
對於厲害的boss和妖怪,路飛與猴子都是屢敗屢戰,且有外人相幫;
有人拿山治和豬八戒對比,說二人皆好色且專一。其實領導是喜歡豬八戒的,幫領導主動扛黑鍋,說白了,領導和老豬都是好色之徒:“四聖試禪心”表露無遺,所以這沒啥可比的。倒是二人身世是兩部作品中最值得觀者玩味的,在這方面比較應該很有意思。豬八戒4次唱自己的身世遭遇,只有一次不同,恰恰這一次可能就是他的真實身份。山治為何從小就有看到惡魔圖鑒,眉毛的順邊圈圈是腫麼一回事?這都是未解之謎!

5·1假期,正巧山西衛視播放《李衛當官》,劇裡面滿滿的《西遊記》即視感。想法大約出現在半年前,閱讀了大量解讀《西遊記》的文字,也將難得翻看的老書原著磨著性子再次翻閱,實在是大工程。很多人希望能有將四大名著與OP混著雜燴一番,qinglieren出了兩篇關於紅樓夢的。實在不知道三國水滸具體該怎麼去雜燴,似乎西遊才是上上之選。。。。。。本人懶,想法的零碎導致遲遲不願敲擊鍵盤碼下足夠深沉的字,總是會想:也許,也許還有能比我寫得更好的分析者來做這個項目吧。。。。。。

最後還是要說一下,樓主寫這篇東西,重在希望熱愛海賊的朋友能夠同樣熱愛國學文化。畢竟明代四大奇書因為後來曹公的《紅樓夢》擠掉了《金瓶梅》而非《西遊記》必然是有它的道理的。其實早在幾年前很多熱愛海賊的朋友就已經把西遊記與海賊做了無數次的對比,但是寥寥兩句就將這本來很值得一提的話題帶過實在可惜。
《西遊記》畢竟是接受過歷史沉澱的文學,說實話現代任何一部漫畫的文學性都不可能和四大名著去比較,即使是很多人歌頌的各領域的漫畫巔峰也無法去比較,也許尾田可以畫出更具文學巔峰的漫畫作品,但絕不是海賊王。所以希望大家可以理性的熱愛我們的海賊漫畫。



萌悟空結尾,就這樣吧。(完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