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26日 星期四

【仙靈】淺析世界政府與海軍之間關係

日期: 2013-07-04

在世界政府的組成裡,已知的有幕後的天龍人、最高權力者五老星、世界政府全軍總帥、海軍、CP0-CP9、司法島、推進城和200多加盟國等。

這裡單表世界政府和海軍的關係。

之所以單表世界政府與海軍,一是因為資訊最多,二是因為兩者之間關係微妙。
世界政府與海軍關係甚為微妙,在713話裡尤為突出,遂以此文析之。
先看幾則信息:

1、奧哈拉屠魔令,青雉放走羅賓;
2、泡泡島上,黃猿因路飛揍了天龍人來泡泡島善後,把霍金斯、德克雷、阿普和怪僧擊敗,卻莫名其妙的讓他們逃走,這不科學;
3、頂上之戰中,已經有很多大神圖文並茂的分析了黃猿青雉對路飛種種放水行徑;
4、世界政府隱瞞推進城LV6逃犯越獄,引得戰國震怒,可以說戰國辭職與之有莫大關係;
5、戰國推薦的青雉被世界政府所否決,世界政府讓頂上之戰中表現突出的赤犬上位;
6、薩卡斯基當元帥後,空出的大將位不在海軍體系內選任,而是世界徵兵中選兩新兵;
7、小唐直接與世界政府謀定假辭七武海,CP0出馬安撫德雷斯羅薩民眾,而海軍卻完全被蒙在鼓裡;
8、都說盲人耳朵尖,藤虎絕對聽到羅懷疑小唐是天龍人的話,卻還無差別攻擊小唐,惹得小唐暴怒,為羅逃走攪混了局面創造了機會。

看了這些資訊,或許心裡泛起了一絲漣漪,那就讓我再吹出一陣妖風,讓這漣漪變成波瀾。老毛曾經說過:“黨外無黨,帝王思想;黨內無派,千奇百怪”。易經有雲:“物以類聚,人以群分”,也更是大自然的基本規律。所以現在什麼子党什麼系其實也很正常。而這套理論放在海賊王的海軍裡,其實也一樣。

我們基本可以把戰國卡普青雉斯摩格克比看做一系,因為青赤大戰,就簡稱青系吧,而赤犬另一系,曰赤系。

這兩系中,兩年前主流應該還是青系,不僅僅因為戰國元帥鐵拳卡普為主心骨,更因為如青雉斯摩格克比等為代表大將中將基層都有人馬;赤系有哪些人尚不可知,但應該不多,否則不會出現世界徵兵的出現,但因為被五老星看好,所以也有一定分量。

今天看新聞,說埃及軍方政變,總統被罷免。五老星我想他一定也提防著海軍,要讓海軍在他的絕對掌控之內。而現實的情況呢?戰國元帥的青系軍中獨大,對自己的命令也時有不滿,如要隱瞞推進城的命令戰國有怨言等;對創世主天龍人後裔的保衛也未盡心盡力,一個大將明明把四個海賊船長都打倒在地,卻讓他們一一溜了(我感覺海軍對天龍人所作所為也有不滿,題外話);頂上之戰那麼大優勢,三個大將聯手,都沒能把威脅世界政府最大的革命軍的龍的兒子路飛抓住。諸如此類,難免不會不讓五老星心存芥蒂,於是,當戰國因不滿隱瞞逃犯越獄心灰意冷而辭職,五老星很快批准(我認為這個問題上全軍統帥鋼骨是要請示五老星的),但否決戰國推薦的青雉繼任元帥之位而要讓赤犬任之。

然而五老星的決策讓海軍內部有所抵制,否則不會出現青雉不服,與赤犬的元帥之爭,在PH島大戰十天十夜惜敗。於是才有了赤犬名正言順的上位,成為薩卡斯基元帥。

帥位雖然坐穩,但手下無自己人,卻是薩卡斯基不得不考慮的,原大將黃猿為僅剩獨苗,雖不是嫡系人馬,但似乎也和青系保持一定的距離,可用而不可動。餘下的兩個大將之位,誰能勝任?

從現在可以看到的赤犬還是中將時候的照片看,赤犬總是習慣戴連體帽,把自己的頭遮住,這多少反應赤犬性格上深沉孤僻,不善交際,所以他可能並沒去培養自己的嫡系,或許也正是因為這點,加上他絕對的執行力,才被五老星看中。所以當薩卡斯基元帥看到空了兩個大將位子的時候,他懵了,上誰?

答案是誰也不上:世界徵兵時選了兩名新兵當任“藤虎”大將和“綠牛”大將。

我認為這對海軍原有中將來說,心裡是非常不滿的。而這樣的任命顯然也有五老星的操作在裡面,這就可以說世界政府與海軍原有的隔閡進一步擴大了。

世界政府與海軍之間隔閡擴大,也有薩卡斯基元帥的原因在裡面。

可能在薩卡斯基元帥看來,他是海軍,他的敵人就是海賊,消滅海賊就是他的職責,所以他把海軍總部搬到了新世界。這樣一來,香波地群島的天龍人的安保就遠遠沒有之前海軍總部在馬林福德那樣到位了,這應該是讓五老星有所不滿的,但這個薩卡斯基雖然不懂政治,畢竟是他們選的人選,而且在追剿海賊上身先士卒親力親為親自出馬不遺餘力,也不好自己打自己耳光說三道四了。

在五老星看來,海軍只是維護自己統治的工具,既要用,更要防,並不需要什麼事都跟你們海軍說徵求你們海軍的意見和建議。

從小唐仗著與世界政府高層關係好,對海軍肆意戲弄不把海軍放在眼裡(如果小唐真是天龍人也沒什麼好奇怪的了),及越過海軍直接與世界政府高層(疑似就是五老星,因為能叫動CP0出馬)直接商定先發佈我辭職七武海消息欺騙羅,再發佈新聞說是誤報,還由CP0出面安撫,而這一切海軍蒙在鼓裡完全不知道,可窺一斑。

這些顯然讓薩卡斯基也很惱火,與藤虎通話中還說要去瑪麗喬亞找五老星問問(雖然不知道是不是演戲)。而更有意思的是藤虎這個新兵,連小唐的背景還沒摸清楚就不知深淺的要去調查小唐違反七武海的證據。這更說明海軍與世界政府資訊的脫節,他難道不知小唐的背景有世界政府嗎?相比之下,當年小唐第一次露面戲弄海軍時,鶴參謀只是好言相勸說他們是好孩子放了他們吧。

藤虎在明知小唐還是七武海,甚至可能是天龍人的情況下,依然無差別大範圍攻擊羅的同時波及到小唐,很耐人尋味,他這樣明顯是在震懾小唐,你看我攻擊範圍這麼大,你老還是讓開點,打到你了不是我的本願,羅現在是黑,我要抓他歸案。這就勢必與小唐發生衝突,風水輪流轉,又轉到羅那邊去了,雖然略有波折,形勢還是依羅所願轉到小唐和大將的衝突上去了;如果小唐與藤虎不衝突在一邊看著羅和藤虎打,羅伺機溜走更上妙哉。這就又成了海軍與世界政府不同步不齊心的又一例子了。

造成世界政府與海軍之間隔閡的原因,我認為關鍵還是兩者定位不同:世界政府期許的海軍只是它統治的工具,用來清剿海賊,抹除奧哈拉等;而海軍呢,並不單純是工具,它的組成是人,追求的是正義。當看到世界政府的種種倒行逆施,種種不義之舉,他作何思量?一個奧哈拉,已經讓青雉思考了20年,到PH島與斯摩格重逢,說出“我從一開始,就不認為世界政府就是一切。即便不在海軍任職,有些事情我也能做,正是因為不屬於海軍,有些事情才看得更清楚。”

我相信青雉只是海軍中的一個縮影。我也相信有個問題同樣在他們心中思考:如果有一天他們覺悟到世界政府的不正義,他們該如何貫徹他們的正義?


我可以預言:如果薩卡斯基時代的海軍僅僅只是五老星的傀儡,我相信庫贊和薩卡斯基終將還有一戰,那一戰才最後決定海軍的未來命運,甚至決定世界政府的命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