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27日 星期五

海賊王751分析 (夏多)

日期: 2014-06-26

轉眼之間,七月將至,空氣中滿滿的都是夏天的味道。
    陽光閃爍在斑駁的樹影中,悠遠漫長的雲空下蟬鳴陣陣。
    在這個流火的時節,大家不妨找個安靜的角落,放著你最喜歡的音樂,慢慢忘掉世事的喧囂,一起進入屬於夏多的分析世界吧。(夏多老師:咦?這邊有位同學舉手了,你有什麼想發言的?啥……你說在廁所蹲坑的時候看夏多老師的分析算不算是在安靜的角落忘掉喧囂?!………………給我去走廊罰站兩小時!難得老師想裝一回小清新,居然來破壞氣氛!)


    (↑點擊查看大圖↑)
    閒話不說,上一下本周的夏多手繪鎮樓圖,讓我們開始這一期的海賊王751分析吧~由於上一期的鎮樓圖夏多小小偷懶了一下,所以這一回就稍微認真畫了,不知道大家給夏多的鎮樓圖打幾分呢?PS:滿分是750分哦~(眾人:……你以為這是高考成績嗎魂淡!)

    這一話海賊王751話《薩波VS大將藤虎》從標題到內容都充滿著酷炫狂霸拽的氣息,在劇情都有些拖遝前幾話之後,終於讓人虎軀一震,眼神一亮,拍案叫好。原因何在呢?當時是比炎炎盛夏還要HOT的薩波大哥的表現了!
    一起來看看本周的劇情概要吧——
    站在海軍面前的薩波激怒了中將巴士底,他揮起斬鯊刀砍向薩波,同時還要好多海軍一起發動了攻擊!但是在有著燒燒果實加龍爪手的薩波面前,他們脆弱得簡直像是蛋蛋!……呃不對,雞蛋……幾個交錯後,海軍本部中將巴士底被秒殺。危機時刻,藤虎召喚了隕石,燃燒著烈火的隕石從天而降,被鳥籠切割為好多片砸向大地,但這樣猛烈霸道的攻擊對薩波卻全然無效。
    宣誓將為守護路飛拼盡一切的薩波,揚起烈焰纏繞的火管,與海軍大將藤虎的利刃對撞!
    另外一邊,新王之高地的第一層,路飛騎著鬥牛奔跑著,卻發現怪人軍團的其他人居然趕在了自己的前頭。為了第一個登上王宮,路飛在突然出現的范庫兄弟的指引下進入了一個黑暗的通道,這時羅賓打來了電話蟲,說將和巴托、蕾貝卡和小人族們前來給羅送手銬鑰匙。
    正當羅覺得自己終於得到解救時,一個黑影出現在他們的身後。
    路飛回頭一看,那人居然是——
    多弗朗明戈?!
    預知後事,且聽下回分解~以上就是本周的劇情簡介,下面是夏多老師的打分時間——
    趣味性:86(滿分:100
    信息量:89
    震撼度:93
    本話耀眼之星:薩波(上一期之後再度蟬聯!Man,u sooo badass!)

    上一期的霸氣卷頭彩頁過後,這一話海賊王終於迎來了新一彈的扉頁連載~


    短期集中扉頁連載第二十一彈VOL1:趕往夥伴們的身邊
    扉頁連載是海賊王的一大特色,利用每一期漫畫的封面來創作短篇故事,以這樣的形式補完海賊王主角外其他角色的故事,這樣的做法巧妙而讓人歎為觀止,可以算是尾田老師的一大創舉了。而每一彈扉頁連載的第一期,尾田老師都會賣個關子讓大家來猜一下誰是新的扉頁連載主角。
    那麼這第二十一彈,大家看出是誰了嗎?
    從那艘鍍膜小船,和船裡那三角飯團一樣的身影我們不難猜出——他就是海俠甚平!


    海賊王678-海賊王681的卡裡布主題扉頁連載裡,甚平也坐著這艘小船出現過。根據夏多上面製作的對應圖我們可以看到,751扉頁中甚平的小船裡已經沒有卡裡布的木桶了,所以這一彈扉頁連載的時間線應該是在甚平將卡裡布送到G5海軍基地後發生的故事。那邊有同學問:甚平是魚人,自己可以游泳,為什麼還要坐這艘小船出行呢?……嗯,真是個好問題,人類自己可以跑步,為什麼出門還要坐車呢?(堂堂正正的喊道)當然是因為這樣比較輕鬆啊!
    確定是甚平後,就讓我們來探討一下他接下來的動向。
    這期扉頁標題名為“趕往夥伴們的身邊”……這個“夥伴”是否是指草帽一夥呢?難道這是甚平要上船的前奏?
    夏多不這樣想。


    在海賊王650話裡,路飛邀請甚平上船後,甚平說自己還有“未盡之事需要完成”,完成之後才有可能去找草帽一夥。這個未盡之事顯然不是把卡裡布送到G5海軍基地這件事了,畢竟卡裡布偷襲魚人港灣的事情是在甚平說完這番話後才發生的,因此這一期扉頁的“夥伴”並不是指草帽一夥,而是另有其人。
    甚平的夥伴還能有誰呢?答案已經很簡單了——太陽海賊團的舊友們。


    在海賊王653話中,甚平與尼普頓國王的對談裡提到了兩個重要資訊——
    1】太陽海賊團現在正在四皇BIG MUM的麾下效命。
    2】甚平打算脫離BIG MUM的控制。
    也就是說,甚平此行很可能是為了尋找太陽海賊團的同伴,讓他們一起脫離四皇BIG MUM的麾下。否則作為太陽海賊團的領袖人物,自己一個人抽身離開很可能讓BIG MUM遷怒到他的同伴,使太陽海賊團的其他人因為他的緣故而遭殃。為了以防萬一,甚平應該是下了決心去找他的夥伴,要走大家一起走。這大概就是這一彈扉頁連載的主線劇情吧。
    既然甚平要去找太陽海賊團,豈不是意味著他會和BIG MUM遇上,然後在正篇裡掉線已久的山治也許會有機會在扉頁連載裡登場?相信很多人看到上面的分析會這麼想,夏多再一次的搖了搖頭。
    太陽海賊團加入四皇BIG MUM的麾下,並不意味著他們就是四皇BIG MUM海賊船上的人了。他們的關係應該和白鬍子與他手下四十多支海賊團的關係一樣,每支海賊團都有自己獨立的船艦和船員,他們只是聽從四皇的命令,卻沒有加入他們的海賊團。所以太陽海賊團現在所處的位置應該不是與BIG MUM一起,而是在另外的海域做自己的事情。只有BIG MUM有需要號召他們時,太陽海賊團才會前來協助。


    海賊王730話裡的畫面也為夏多的猜想做了佐證,出現在山治他們和桑尼號面前的四皇BIG MUM海賊船隻有一艘,並沒有其餘的海賊船出現。
    所以,甚平去找太陽海賊團有很大的可能是完全不會與BIG MUM或者山治碰上的。
    另外,一般扉頁連載的話數在40期左右甚至更多,難道山治會在主線劇情裡有四十多話不登場嗎?雖然夏多每次都調侃他的失蹤,但是這可能性顯然不大。至多在德雷斯羅薩島篇事件解決後時,山治就有登場的機會了。
    綜上所述夏多猜測,甚平的這次扉頁連載完全不會與草帽一夥正在進行的主線劇情有關係,德雷斯羅薩已經足夠混亂,甚平在此時再過來插一腳完全不是時候。
    大家覺得呢?


    倒是太陽海賊團的船醫阿拉丁,他很可能會在這一系列的連載裡發揮比較重要的作用。作為太陽海賊團回憶篇中刻畫最多的人物之一,阿拉丁在魚人島篇裡卻完全沒有登場過,相信這一次會在甚平的扉頁故事裡大活躍一番吧。
    另外,再來討論一下大家熱議的話題——甚平是否會上船?
    通過這次扉頁連載,夏多再次加深了他在之後不會上草帽一夥船的想法。。(雖然很有可能會被打臉)為什麼這麼說?如果尾田老師真的有意讓這個藍胖子上船,那麼上船後描寫他的機會自然會有很多很多,完全不需要再單獨為他開一個長達一年的扉頁連載博出場機會。在最合適的時間點——魚人島篇甚平都沒能上船,隨著劇情的發展夏多覺得這個可能性是越來越小了。因為他開始在走自己的獨立支線,讀者對他和草帽一夥之間的關係認同感也會變得越來越疏遠。
    因此夏多認為這次的扉頁連載裡可能會發生什麼事件,讓甚平徹底打消上草帽一夥海賊團的念頭。當然,在之後的大戰裡,他還是能成為可以信賴的友軍登場的。
    以上就是夏多關於這一格扉頁畫面做出的嚴肅分析,歡迎各位發表不同的意見~

    ~長時間保持著認真形態真不是夏多的風格,光是一頁扉頁就燒掉了夏多無數的腦細胞。還是讓我們丟掉節操,對漫畫正文內容進行愉快的吐槽吧——


    這一話開頭的這幾頁,可以用一句話簡單來概括——
    薩波,碉堡了!!
    燒燒果實,加武裝色霸氣,加龍爪功……薩波閒庭信步般輕鬆擊倒一片海軍,這畫面儼然是網遊中RMB玩家對上免費玩家時的慘烈場景,而且這RMB玩家還順便開了掛!?這叫人如何能與之一戰?


    順帶一提,畫面最左端的那個海軍大哥……對對,說的就是你……他肩膀上出現了一個不和諧的武器。也就是我們俗稱為RPG的可擕式火箭助推榴彈發射器,如果夏多沒有記錯的話,這應該是海賊王漫畫裡頭一次出現這種兇殘的武器(如果之前有出現過大家幫忙找出來糾正~)。看來在2年期間海軍的科技力又上升了一個檔次,火箭筒都有了,下一次還會出現什麼武器來轟炸海賊?

只不過火箭筒雖猛,也傷不了火焰男一分一毫。
    薩波被槍彈炮火擊碎的烈焰之軀重新聚合,一個交錯就出現在RPG男面前,憑藉著強大到不可思議的指力生生將火箭筒捏爆!!


    看到這麼拉風到極致的表現,相信各位海迷此時的心裡都有和夏多一樣的呼聲:動畫劇情快點出到這裡吧!好想看到動畫組會怎麼刻畫薩波二哥的華麗戰鬥!
    海軍中將巴士底看到薩波如此酷炫,徹底坐不住了,大喊一聲“放著我來!”就揮著斬鯊刀走向戰場——


    巴士底在前面剛提醒過其他海軍不要對薩波貿然發起攻擊,因為他是自然系能力者,普通的攻擊對他無效。換句話說,巴士底的斬擊必然附帶有武裝色霸氣的效果,否則也不會這麼在說完前面的話後又將大刀砍向自然系能力者了。
    只可惜,巴士底忘記了在海賊王新世界篇一個比牛頓三大定律還要重要而準確的新定律——
    中將必跪定律!(眾人:夏多老師你又亂編定律了。。)
    在新世界篇出場的中將,毫無例外的全部敗北。中將由發動屠魔令時不可一世的煞神,成了現在高手們的試金石,人見人虐……真是讓人感歎此一時,彼一時。不過也不怪他們,本部中將的實力一直有點高不成,低不就的尷尬,在強者橫行的新世界,真的已經沒有什麼威懾力了。
    總而言之,巴士底的大刀劈頭斬向薩波,卻被薩波的靈犀一指……不好意思,不小心穿越到《陸小鳳傳奇》的片場裡去了……卻被薩波的龍爪功輕鬆接住了!


    難道巴士底中將也和《十萬個冷笑話》裡的李靖老爺一樣有著百分百被空手接白刃的設定?非也,只是薩波太過強橫!
    “我這十指,可是用來粉碎蠻橫霸道的強權而練就的‘利爪’!!”薩波這一話裡幾乎每一句話都是經典臺詞。
    只見他龍爪一運勁,巴士底武裝色霸氣纏繞的大刀被一截兩段!
    這是何等的破壞力,龍之爪,果然讓人膽寒。


    (↑暫停學姿勢,大家能做出薩波這一的手型嗎?)
    之前的分析裡夏多提到過,從龍爪功的名字以及薩波的經歷來看,他這強大的技能很可能是傳承自蒙奇·龍的。徒弟的龍爪已經如此霸道,龍自己使出這一招數時,豈不是有著天地崩裂之威?嚴重期待!


    薩波的聲優很可能和少年時一樣,由《火影忍者》漩渦鳴人的聲優竹內順子來演繹。
    而他也繼承了鳴人優良的摘面具傳統(第四次忍界大戰裡,鳴人為了摘掉“斑”(帶土)的面具可謂是費了不少心思),手指一探就按在了巴士底的臉上。
    帶著黑化的神情,薩波說出了更黑的臺詞——
    “對我來說捏碎人類的頭蓋骨,就像捏碎蛋蛋那麼簡單……!!”(眾人:老師你絕對是故意打錯字的。。)
    聽他的口氣,也許薩波真的捏碎過不少人的頭蓋骨。。在過去的這十幾年間,薩波到底經歷過些什麼境地?那時不時會出現的讓人心寒的黑化表情,代表了多少他在黑暗中掙扎與生存的故事?有很多人說相比艾斯和路飛,薩波對比小時候的性格變了很多。是的,在薩波身上,童年時那種天真莽撞活潑的性格似乎保留得並不多,但是我們也必須要記得,薩波從少年時開始,就體驗過比路飛和艾斯都要多的痛苦。我們無從知曉加入革命軍後的他身上發生過什麼樣的故事,但那一定不是順風順水的陽光大道。薩波的性格轉換,也許是經歷了特定環境之後的必然表現。


    過程省略1000字,總而言之,親自上陣的巴士底中將面對薩波也只有被吊打的命運,幾個回合不到就被摘掉面具,秒殺出局!


    可歌可泣的巴士底,再一次用自己的肉身驗證了“中將必跪定律”,這種為科學獻身的精神真是太讓人感動了~
    為此夏多特意為可憐的中將們製作了下面的小劇場,大家慢慢欣賞吧——
    (夏多製作,轉載請注明)


在薩波對陣巴士底中將時,還發生了一個小插曲——
    藤虎再度召喚隕石,從天而降!


    這種大範圍AOE技能,想想也知道對薩波這種高手沒什麼作用,反而會誤傷更多無辜市民和海軍。所以藤虎的天召隕石真的是愚蠢之舉嗎?
    其實,藤虎的這一手表面上是為了幹掉薩波,真正的目的是為了對付多弗朗明戈。
    之前的分析裡,夏多幾次談到,藤虎對多弗朗明戈並沒有什麼好感,巴不得他的醜事曝光,以助“王下七武海”這個不合理的制度滅亡。但是出於海軍的立場,至少在德雷斯羅薩篇,藤虎不能對多弗朗明戈做出什麼行動。就算是封閉一切的鳥籠,藤虎也不能去破壞,因為他和多弗朗明戈有約在前。
     在這當下,強大的薩波剛好出現了,於是藤虎藉口要對付他而召喚隕石,實際上是想破壞掉這個“鳥籠”。鳥籠一破壞掉,德雷斯羅薩發生的事件就會在第一時間向外傳達,藤虎也可以假借別人之手,加速多弗朗明戈的滅亡。
    這樣事後即使面對多弗朗明戈質問時,藤虎也能如此應付:沒辦法,敵人太強了,所以我只好放大招了。
    藤虎的那句“老夫召來的隕石,是否會被那什麼‘鳥籠’給切碎啊……?”欲蓋彌彰,他真正的心理當然是希望能夠讓隕石將鳥籠毀壞。
    只可惜就像夏多之前海賊王745分析裡提到的那樣——

    鳥籠的設定是無法被破解的,即使藤虎也做不到。只有打敗多弗朗明戈之時,鳥籠的陰影才會煙消雲散。


    讓藤虎意想不到的是,即使是超強的隕石攻擊也不能奈鳥籠如何,隕石被切成碎塊從天而降,使海軍和市民損傷慘重!

    這裡說個不合理的地方,根據鳥籠的網線密度,隕石撞在鳥籠上理應會被切割成薯片一樣的碎塊,但是從上圖隕石落地的效果來看,每一塊隕石的碎片都大得驚人……如果那些線的密度真的那麼大的話,人們早就可以從網中向外逃脫了……好吧,只能解釋這是為了讓畫面效果顯得更有魄力一些了,自動忽略這些細節~


    藤虎:說的是,抱歉。老夫要投隕石了。
    海軍:都投完了還說個屁!!
    ……
    哈哈~藤虎終於也露出了逗比的一面,不過此時讓他覺得糟糕的應該是隕石居然對鳥籠無效吧。所以在之後藤虎放棄了隕石攻擊,而是使用刀與薩波一戰。
    站在藤虎後面的那個海軍,大家會不會覺得有些眼熟呢?

    卡裡布的弟弟克裡布,別以為你穿了一身海軍的衣服我就認不出你了!!讓我把你扭送到藤虎面前換取19000萬懸賞金吧咩哈哈~

    藤虎質問薩波的立場,薩波的回答很是讓人動容。

    立場?在這一刻薩波不是什麼革命軍,只是為了保護弟弟而戰的哥哥罷了。
    為了兄弟,拼盡一切也在所不惜!
    同時,路飛的強硬背景也再次讓海軍們震驚了……兩個哥哥一個是革命軍的第二把交椅,一個是白鬍子手下的隊長,爸爸是革命軍老大,爺爺是海軍英雄,救命恩人是四皇,各種七武海和國王公主女帝都是他的好基友……果然在現在的熱血少年漫畫,沒有強大後臺還真的是混不下去啊。(鳴人:身為神之子的我笑而不語~

    “我可不想再一次……品嘗那種噬骨之痛了……!!”

    通往薩波的回憶,我們可以看見他知道艾斯死亡時抱頭痛哭的畫面,那樣的痛楚想必不會比路飛輕多少。
    小的時候,艾斯也曾為薩波的“死亡”時而痛哭過——

    如今兩個人的身份卻互相對調,真是讓人感到無比噓唏。有的時候真希望艾斯的死亡只是一場夢,我們能看到長大後的三兄弟再聚首的一刻。直到死亡的一瞬,艾斯都不知道薩波還活著,這個事實對於海迷們而言未免太過殘忍。
    但不論多麼悲傷,幸運的是……當初薩波寫給艾斯的話,如今也變成了艾斯託付給薩波的承諾,並牢牢被遵守著——
    “但他是我們的弟弟,就拜託你了。”
    相信薩波會用一生的時間,去完成這個艾斯的委託。(夏多:寫到這裡,夏多的眼角真的有些濕潤了……寫分析那麼久以來第一次啊~
    時至今日,我們也不必再去苛責為什麼當初頂上戰爭時薩波沒能去拯救艾斯,並不是所有故事的發展都能入人願,我們已經感受到薩波的痛苦和無能為力。個中的原因有千種萬種,再去追究也沒有什麼意義。我們只知道,這樣的悲劇今後不會再發生在另外一個兄弟身上了。


    對於薩波的動人傾訴,藤虎卻是一副——“關我啥事啊,頂上戰爭時我又沒去。”的無語表情,瞬間就讓夏多停止了感傷,哈哈哈。
    沒錯,在海賊王的世界裡,高手間的矛盾可不是用嘴遁就能完事的。就算薩波說得再感人,藤虎也不會有絲毫的動搖。
    男人的對話,果然還是只有刀刃碰撞時的金屬交鳴聲能代替!

    烈火之棍與重力之刃,頂上的兩大強者一對撼,周圍的海軍們霎時被這強大的氣浪震開!!
    對此,夏多隻想說一句……“太燃了!”←什麼?你以為我會這麼說嗎?
    不!我想說的是……坑爹啊!!
    這一話的標題叫《薩波VS大將藤虎》,但是一整話裡兩個人真正VS的畫面卻只有這小小一格!!!從篇幅來看,這一話叫《薩波VS中將巴士底》都要貼切得多。。尾田老師你如果去混論壇的話,絕對是一個超級標題黨,服了!
    不過從另一點來看,這也繼續印證了夏多之前的分析——

    薩波VS藤虎的戰鬥是不會有什麼描寫的,過個幾招後最後肯定會不了了之。
    就連標題是《薩波VS大將藤虎》的這一話兩人都沒有什麼打鬥鏡頭,更不用說之後的劇情了,所以大家還是不要太過期待了。而且這一話的標題還透露了另外一個資訊,這兩個絕代高手在德雷斯羅薩島篇後應該也不會再有對戰的機會了,否則尾田老師也不會把這麼好的標題用在當下。
    薩波與藤虎的戰鬥,此為絕唱。
畫面轉向新王之高地第一層,路飛一如既往的向前猛衝著。

    鬥牛真是一種神奇的生物,在競技場裡它左邊的犄角斷掉了——

    而從上一話開始,那個神奇的角卻又復原了!
    你是怎麼做到的!趕緊把這項技術用在非洲象身上吧,這樣有再多的非法獵人打象牙的主意也不用怕了。
    好吧,其實這裡應該是尾田老師的筆誤……只不過連續2話都出現這樣的錯誤而沒有修正過來,患病初愈後的老師是不是還有點狀態不佳呢?


    鬥牛向前突進著,路飛卻發現原本落在後面的怪人軍團後來居上出現在了眼前。他當然不知道這一切都是薩波的功勞,拖住了藤虎後才讓怪人軍團有攀上一層平臺的可能。

    怪人軍團中,閃亮的卡文迪許一馬當先,耀武揚威至極……不過夏多真的很想知道,他是怎麼乘著駿馬爬上90度角的垂直懸崖的……誰知道答案的請一定告訴我…………

    雜魚們攻擊草帽路飛不成,把炮火對準了鬥牛。
    在這時刻,突然傳出一陣“歐拉歐拉歐拉歐拉……”的咆哮聲(夏多:對不起,最近看多了《JOJO奇妙冒險》的動畫……),一個揮舞著暴風雨般鐵拳的男人登場了,他將雜魚們全數打飛,站在了路飛的面前。

    他們就是競技場C組的選手,范庫兄弟。哥哥是擁有夾克果實的矮個子能力者,弟弟是個身形巨大但是性格膽小的傢伙,兩個人合二為一,變是眼前的這個拳頭如風的男人。

    再次吐槽一下,這兩兄弟戴著帽子、頭上一卷毛造型應該是在COS流行天王邁克傑克遜吧,MJ迷們看到這一幕不知會作何感想呢。


    范庫兄弟不僅幫路飛解圍,還“好心”的把路飛他們帶向了一條通往花田的近道。
    路飛謝過之後,不假思索的就向前突進。
    至此,大家基本上可以判斷——我們中出了一個叛徒!
    這對突然出現的范庫兄弟絕對沒安什麼好心,他們把路飛帶向的近道絕對是甕中捉鼈的陷阱。
    相信很多人應該和夏多一樣都猜出來了,范庫兄弟為了得到星級賞金,很顯然已經向多弗朗明戈投誠了。
    這其中最大的原因當然是之後在通道裡突然出現的多弗朗明戈——他的登場也太過巧合了,路飛剛一進通道裡,他就已經出現了。而另外的理由則是上一期的彩頁,如果范庫兄弟也是怪人軍團的一員的話,那麼在上一期卷頭彩頁裡他(們)理應能夠有出場機會的,但是沒有。這說明了他們的身份並不是草帽一方的。另外,這個平臺是新形成的王之高地,范庫兄弟第一次到這裡又怎麼會知道哪裡有近道呢?除非他們已經到過王宮一次……無論從哪一方面,范庫兄弟都脫不開反賊的嫌疑。
    直線思維的路飛還能解釋,一向機智的羅也沒能察覺到如此明顯的陷阱是怎麼回事?
    大概是多次形象崩壞後,羅已經心如死灰……再也沒有對付路飛外多餘的判斷力了吧。。


    “船到橋頭自然直”……路飛你這臺詞,是和《通靈王》的麻倉葉學來的嗎?

    尾田榮一郎和武井宏之老師果然不愧是好基友~
    對於這樣的路飛,羅做出了和夏多一樣的吐槽——

    “你這滿滿的自信到底打哪來的啊!!?"
    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羅此時此刻心中一定寫滿怨念:當初我就不應該去PUNK HAZARD島的,在那之前,我還一直是高貴冷豔的少女殺手的形象,在那之後……唉
進入通道後,羅的電話蟲突然響了(夏多:信號真好啊……),路飛接聽了電話,原來是羅賓打來的。

    羅賓告訴路飛他們,羅的手銬鑰匙找到了。這一瞬間,羅簡直是“垂死病中驚坐起”,立刻變得精神振作了起來。
    這邊有個有趣的小細節,羅賓對羅的稱呼已經變成了親昵的“特拉仔”……哈哈哈,果然不止是路飛,就連草帽一夥的其他人對待逗比化的羅都隨意了起來。

    雷歐和路飛的對話更有著滿滿的笑點——

    雷歐的“您好”真是禮貌十足,小人族對草帽一夥的尊重程度不用說了。但是旁邊卻有一個崇拜草帽一夥更多十倍都不止的傢伙——巴托洛米奧存在,瞧他聽到路飛說話時的花癡表情,雖然不言不語,卻儼然是本話漫畫裡最搞笑的人物了。
    而雷歐對巴托洛米奧的稱呼“大型雞冠頭人”也笑點十足,幸好這時巴托處於花癡狀態中,否則一般人在他面前說這話,只怕被當場處死了吧。
    最後對於雷歐一夥人如何抵達花田的問題,夏多覺得會和他的縫縫果實能力有關。這個能力除了在他出場時提到過,後來再也沒有用過了,此時不用更待何時?

    知道了手銬鑰匙下落的羅心裡的一塊大石終於落了地,鬥牛沿著“近道”向前行,然而,黑暗的深處卻是一個死胡同,而且通道中積了很深的水。
    此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在背後響起,兩人回頭一看,那個身影居然是——

    天夜叉,多弗朗明戈!!
    在這驚人的展開後,本話到此結束。尾田老師再次和往常一樣,於每一話的結尾給大家留下了深深的懸念。
    多弗朗明戈的突然來襲,和死胡同的盡頭,基本上可以確定這是一個巨大的陷阱了。面對這樣緊張的狀況,路飛和羅的命運將會如何?

    在這之前,夏多想探討一個話題。有的人認為出現在這裡的人不是多弗朗明戈,而是柯拉松。

    因為海賊王751話最後出現的多弗朗明戈右耳沒有耳環,而之前的多弗朗明戈有。另外還有什麼“尖下巴”論之類的……
    不過夏多覺得這個人是柯拉松的可能性非常之小,耳環漏畫只是尾田老師的筆誤,之前也是時有時無的——

    在看過鬥牛復原的角後,對於尾田老師的筆誤其實也沒有什麼必要去細究。
    要是柯拉松突然在正篇劇情裡出現,會完全攪亂了劇情的進展。而柯拉松也和范庫兄弟的背叛聯繫不到一塊,從整個陷阱的設置來看,這個人是多弗朗明戈確鑿無疑。打消了這個懸念後,劇情將會如何進展。

    夏多認為:這一次遭遇戰,路飛將會敗北。
    而之前爭得沸沸揚揚的多弗朗明戈與路飛誰更強的命題,這一戰過後也能有個答覆。

    正如夏多前面的分析裡談到的那樣,每一次的決戰之前,路飛都會敗北或者落後一兩次才能取得勝利的(在阿拉巴斯坦篇,路飛連續慘敗於克洛克達爾之手兩次,在司法島篇,路奇甫一登場也用六式打得路飛毫無反手之力……)。
    眼下的局面也將路飛敗北的可能性擴大到最大化——沒有逃路的死胡同、不能戰鬥的羅、積水的場地,在多弗朗明戈早已準備好的陷阱裡,路飛戰勝的可能性實在太小了。所以夏多敢賭五毛錢,這一局,路飛將會輸掉。
    無論從哪個角度來說,這個黑暗通道都不適合作為最終決戰的地點。
    要是路飛在這裡就贏下來了,那麼德雷斯羅薩島篇多少沒有解決的局面立刻就戛然而止,還沒被打敗的幹部也變得毫無意義,這樣的劇情編排大家也無法接受吧。
    綜上所述,路飛會敗。
    只是這一戰多弗朗明戈也絕對不可能將路飛置之死地,會有什麼人出現,成為挽救路飛生命的奇兵。
    而這奇兵會是誰呢?夏多覺得是——

    撞到通道入口,從鬥牛背上掉下來的亞布德拉和傑特。

    這一對逗比的地位一直讓夏多很好奇。不僅擁有坐上鬥牛背上的尊貴待遇,還能在海賊王750的彩頁裡佔據路飛背後第二列的重要位置。

    論戰鬥力和戰鬥方式,這兩個傢伙都沒有什麼特別出彩的地方。而搞笑的工作交給誰都可以,尾田完全不需要將他們設置在鬥牛背上的。
    除非他們身上還背負著更重要的任務——
    拯救被多弗朗明戈擊敗的路飛。

    這一話裡,他們兩個人被留在了通道外,並沒有說明他們是否被多弗朗明戈打敗,他們仍然具備戰鬥力的可能性很大,多弗朗明戈應該是把他們交給了范庫兄弟處理。但是這兩個以狡詐為名的亞布德拉和傑特反而逆襲,把范庫兄弟解決了。
    在讓我們看一下通道裡的環境,通道深處都是水。
    而多弗朗明戈、路飛和羅(還有范庫兄弟)都是能力者。當多弗朗明戈擊敗了路飛後並把路飛沉入水裡後,他可能覺得自己已經穩操勝券了,於是就不管不顧的離開。這時候作為在場僅有的非能力者的亞布德拉和傑特就有可能在此登場,把路飛從水底救出,成為意外的奇兵。
    對於最忠誠的GOD烏索普的信徒來說,亞布德拉和傑特若不在此時發揮作用,很難想像他們在對付多弗朗明戈和幹部時還能有什麼作為。
    所以夏多認為他們會在路飛與多弗朗明戈的這一戰裡派上意想不到的用途。

    當然,以上只是夏多的猜測,路飛最後得以逃出生天的可能性還有很多種。尾田老師的思維,只有你猜不到,沒有他想不到。
    歡迎各位也在評論下做出自己的推理,正確的答案只有一個,讓我們站在同一條起跑線上來一場競猜吧。

    === === ===夏多分析合集=== === ===

    這周的分析到此為止,這可能是迄今為止最長的一篇(字數已經突破萬字。。)之一,目前夏多有點頭暈眼花,連想要吐槽的力氣都沒有了……如果文章裡有什麼錯漏之處,還請大家多多包涵啦。我們下周再會!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