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10日 星期四

其他分析 - 德島篇 741 - 743 (baidu - 20140410)

【翻譯】日站上關於OP最新話的一些吐槽[]



烏索普逃了。。
將小人族和羅賓棄之不顧逃跑了。
說起烏索普他的大話真的實現了的情況也是有的。從【海賊來了】,到路飛的3000W懸賞單上拍到的後腦勺,真的成了懸賞3000W的狙擊王之類的。
  
於是這回德島篇【將巨大的金魚切碎運到小人國】(24話),我有8000人的部下(72,185,332話)很有可能都會實現的,因此我現在十分激動呢。可是現在卻是這幅德行,連安西教練看了都會說【完全沒有成長呢】
  
不!過!
烏索普雖然逃跑過數次,也廢柴了數回,不過每次逃跑後都會挺身而出。烏索普戰鬥的理由只有一個。只要看看烏索普過去在強敵面前的名言就知道了。
  
【就算打不過敵人我也要守護!那些傢伙由我來守護!】(36
【男子漢有著無論怎樣都不能逃避的時候!那就是夥伴的夢想被嘲笑的時候!】(184
【那傢伙(路飛)如果是會背叛我們的人,可能會比較輕鬆吧(中略)但是拼上這條性命也要回應他啊!】
沒錯,就是【為夥伴而戰】。
雖然是一夥中最廢柴的,但也是最為夥伴著想的烏索普。
為了保護烏索普海賊團的孩子們而向強戈挑戰的時候如此,路飛的夢想被嘲笑的時候站在MR4面前也是如此,對羅布路奇【老子來當你的對手!】放話的時候也是如此,其實烏索普是在一夥中最容易為夥伴挺身而出的。
為夥伴而戰的男人,這就是烏索普!
  
於是,為了小人族回到戰場的烏索普
哦哦!這個展開太熱血了!看得我是熱血沸騰。在小人族相信烏索普而被嘲笑,小人族一個一個被幹倒的時候登場的烏索普。火雞家族的最高幹部,可能有著7武海級別的戰鬥能力,索隆和薩博還好說,烏索普的話勝利的可能性幾乎沒有吧。
  
可是!
烏索普還是挺身而出了。為什麼?感覺到了良心的譴責?想成為傳說中的英雄?也許是有這一方面的原因,不過我還是想代替烏索普對小人族們說一句:我們已經是夥伴了吧!
為夥伴而拼上姓名的烏索普,多熱血,多燃啊。
此外,烏索普說立個銅像的話也讓人在意呢。
因為在空島真的立起了烏索普的銅像。這樣一來德島也會立起烏索普的銅像嗎,我十分在意!

烏索普那邊火熱展開的同時,居魯士回憶殺開始!
15歲的居魯士似乎是斯拉母街道的混混。他被利庫王撿到,並開始在競技場開始自己的不敗傳說。
終於講到了居魯士的過去
15歲當上劍鬥士,41000勝,那時就是19歲了。單純來計算的話3000勝要花12年也就是27歲達到3000勝無敗的戰績這樣的感覺吧。27歲的話,也就差不多是該結婚的年紀了。
  
我之前一直弄不懂為什麼利庫王的長女斯卡雷特公主要離開王宮生活。不過看了這話的居魯士回想就懂了。居魯士身上有【殺人的野獸】這樣的烙印。【大家能不能忘記我的存在,我的過去呢……】他流著淚說道。
啊!
原來如此。作為國內誰都不歡迎的【殺人的野獸】,在王宮生活當然是不可能的。在郊外安靜地生活也就可以理解了。不過這樣一來,果然居魯士如何與斯卡雷特公主相遇並結婚還是讓人在意呢。雖然下周是休刊,但還是能隱約看到不得了的浪漫愛情故事呢。換句話說,這樣一個居魯士到底是如何向岳父利庫王獻媚的呢。

225日的,【OP比冬奧會都熱血啊】
首先是扉頁連載“卡裡布的新世界”結束了。全部一口氣讀下來的話有種怔住的感覺那。讓人驚訝的果然還是X 德雷克吧。
帶走了打倒支配者斯科奇闖入工廠而成為英雄的卡裡布。
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這個島是凱多喜歡的島,2年前德雷克同樣來到過島上。難道說德雷克加入了凱多旗下了嗎?
當得知這是凱多喜歡的島,要是放倒了斯科奇凱多不會坐視不管後“那話就好說了”而襲擊了斯科奇的德雷克。要是德雷克接下來被斯科奇反殺而加入了凱多旗下倒是可以理解。可是斯科奇連卡裡布都打不過。就算是2年前,獲勝的想必也是德雷克吧。而且仔細想的話的德雷克是最惡世代中數一數二的膽小鬼。
說是膽小鬼不如說是慎重吧。
曾經是海軍少將的他為什麼當上海賊了呢。明明孩提時代純粹地憧憬著海軍。旁觀了頂上戰爭時“海軍還是不得不改變”的臺詞,盡是些搞不懂的事。
2年前想要襲擊斯科奇的時候“那話就好說了”的臺詞,現在看來會有種違和感吧。連舊和平主義者都要苦戰一番的德雷克,突然躍躍欲試地想要朝4皇叫板呢。
這當然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原因。怎麼想朝凱多叫板才是目的。2年後,這座冬島仍然在凱多的支配下而斯科奇也健在。“那話就好說了”之後到底發生了什麼呢。德雷克打倒了斯科奇……到這裡是預料之中。接著被凱多盯上了,然後呢?
德雷克在2年間似乎幹了一番大事。
“白鬍子死後,將新世界鬧得天翻地覆的人之中,處於漩渦之中的一直是這個世代的海賊們。黑鬍子,吉德,羅,德雷克,霍金斯。”
茶鬍子輕描淡寫地舉出了的淚兒科的名字。也就是說,2年前在冬島打倒了斯科奇被凱多盯上後,德雷克依然堅挺。到底是做了番什麼大事呢。
黑鬍子(當上了4皇)
吉德(懸賞金3E1500W4E7000W
羅(加入了7武海)
阿普(懸賞金1E9800W3E5000W
霍金斯(懸賞金2E4900W3E2000W
德雷克(??)
吉德,霍金斯,阿普為了打倒4皇結成了海賊同盟。說起來這些傢伙全員漲了1E左右挺強的呢,喂。你想想,1E呢,無名小卒幹上那麼一票也成得不到1E的賞金呢。上E之後就很難漲了嘛。路飛在頂上戰爭搗亂也才漲了剛好1E。至少得讓像那樣震撼的大事發生了才行。
再說德雷克,現在的賞金沒有判明。不過茶鬍子特地說出了他的名字,相比干了番大得嚇人的事吧。與凱多之間發生了什麼的可能性很高。然而登場頻度之有偽戀的小野寺的程度,所以完全搞不懂。請給他增加點戲份!
赤旗的異名
說起德雷克就是赤旗的通稱了。到底是什麼意思呢。共產主義者嗎?我谷歌了一下原來以為會有相應的說法,結果只是旗是紅色的而已啊喂。嘛,從草帽,紅發,黑鬍子,白鬍子來看通稱也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雖然有關德雷克的謎很多,但是有一件事是清楚的。再回頭看一遍發現了件重要的事,那就是德雷克最喜歡烏魯基了呢。
德雷克一直在烏魯基出現危機的時候出現啊。
而這個凱多喜歡的島就在新世界的入口附近。烏魯基經過了2年現在在做什麼不知道。不過要是還在落雷的地方晃悠的話離再次相見就不遠了呢。當然是和草帽海賊團了!
LP.S.:烏爾基在日本的地位相當於巴基在我朝的地位。至於原因我覺得是滿身肌肉的兄貴長了一對小翅膀什麼的

薩博的鐵管


薩博還活著,嘛這是2年前就知道的事了。只要是個海狗的話,“薩博還活著?預料之中啊!哥才不會被這點感動到呢。”薩博還活著,早就知道了。可是為什麼,雙眼濕潤了JUMP都看不清了。
可惡,對尾田親的演出舉白旗了。
因為你看啊,薩博在競技場拿的武器啊。這髒兮兮的鐵管是什麼啊。
怎麼看都是小時候拿著的鐵管。
實在是非常感謝。
小時候的ASL人手一把鐵管,那時候作為武器還是發揮了一點作用。可以說是表明3兄弟羈絆的道具。但是令人傷心的事這3根鐵管中的2根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了。
路飛拿的鐵管被斬斷了。艾斯的鐵管消失的描寫並沒有明確地提到。不過,在與布魯賈姆“我不會逃”的戰鬥之前還拿著的,之後就消失了,估計是在戰鬥中被破壞了吧。於是3根鐵管中僅剩下1根在薩博的手上。
當然,薩博在啟程的時候也拿著這最後一根鐵管。
不過船燒著了。拼命滅火的時候薩博沒有拿著鐵管呢。
明白了嗎?
現在薩博還拿著這根鐵棒的意義。
薩博在船著火後放下鐵棒去滅火。接下來被炮彈擊中掉落海中。在海裡薩博是故意抓著鐵管的。無論怎麼想抓著鐵管得救的幾率會大大降低。不過,他還是抓著。對薩博來說,他並不知道路飛和艾斯拿著的鐵管消失了吧。所以現在才會拿著最後一根鐵管。
這樣想的話。
對有著龍鉤爪這樣超強技能的薩博來說這破鐵管有啥用啊,這樣吐槽你就輸了。這最後的一根鐵管恰恰是薩博的正義!和路飛的草帽有同等的意義。這鐵管可是很堅硬的哦。鐵管是不會碎的!

OP742


接著上周繼續是居魯士的過去篇。居魯士就是到20年前為止活躍在競技場上的史上最強的劍鬥士。他的全貌被揭露了。
一直很在意的是【3000戰全勝無敗的男人,其中受到敵人的攻擊只有1刀而已】這句臺詞吧。使與巨人,與魚人的海底戰中都獲勝的居魯士受到1刀傷害的對手。到底是怎樣的強者呢……
原來是裡基=利庫王。
原來如此。利庫王的戰鬥方法和居魯士以及雷蓓卡相同是因為【向你(居魯士)請教】而直接被傳授的。儘管如此,還是因為太糾結于強者而大意了。
然後是之前就一直超在意的愛情羅曼史。
斯卡雷特公主和居魯士離開王宮生活。我猜想是因為居魯士過去犯罪的原因,果然如此。話說回來斯卡雷特公主和居魯士的充滿愛意的情景還真是耐人尋味。
太輕鬆了!但是這也挺好!
真是太輕鬆了。斯卡雷特公主以【真是受歡迎啊!】【我可不會被騙】的“傲“模式登場,而2頁之後就變成”嬌“模式了。儘管如此,這只有幾頁的愛情羅曼史還是超棒啊。
從最糟糕的第一印象到性命被救而為了結婚死也願意的故事展開甚至可以說是藝術性的。而且在僅僅的4頁被描繪出來。簡直就是連那些愛情喜劇漫畫見了都會無言以對而逃竄的【愛情一直就是颶風】。
接著雷蓓卡降生。
見了看起來十分幸福,受到了所有人的祝福的雷蓓卡,心裡都有暖流淌過吧。
值得一提的是面對雷蓓卡居魯士的舉動吧。
【那麼純粹的東西……我不能去碰!我的手是骯髒的。我不想玷污天使一樣的雷蓓卡。我會看著……我會一直守在你的身邊!】
十動然淚。
之後的展開就像之前所提到過的,和預想的一樣居魯士的【我會看著……我會一直守在你的身邊】的臺詞眼淚都在眼眶裡打轉了。這周742話的副標題是”一直守在你的身邊“。因為儘管居魯士被所有人忘記了,只有這句臺詞他忠實地守護了下來。
【士兵先生~是勇敢的~
【一直守在你的身邊~
第一次出現是720話吧。雷蓓卡一點一點回憶出於士兵先生的過去。在那回憶中,一直守在雷蓓卡身邊的士兵先生無數次地唱著上面這兩句。【一直在你的身邊~】感到胸中有暖意了吧。這首歌,就是居魯士忠實地守護在雷蓓卡出生時立下的誓言,儘管自己的存在被忘記了。

不過,居魯士還真是悲情啊。
741話的最後大哭著說道【大家,能不能忘記我呢……】,而真的被遺忘之後,一個人一直品嘗著可以說得上是虛無的孤獨。OP至今為止可以說得上是最悲劇的事情了吧。為什麼呢?因為居魯士在OP意義上死去了。
說到我在OP中最喜歡的場景,就是死之前的笑容了。羅傑笑著接受處刑成為了OP故事的開端,那之後重要角色死之前的笑容所帶來的平靜感。他們是笑著離去的。貝爾梅爾,庸醫希魯魯克,艾斯,泰格,乙姬,沒死成的貝爾……等等都是如此。

  
雖然是敵人,莫内和偉哥在最後也是笑著安詳地赴死的。這就是OP的美學。
為什麼能夠這麼平靜地以笑容面對死亡呢。顯示了他們的骨氣,也可以這麼說吧。但是OP裡結論可不知一個。這是因為啊,他們,她們,是不會死的。
羅傑對雷利說【我是不會死的哦?夥伴】庸醫希魯魯克被逼到絕路時說【我是不會被殺死的哦】。人什麼時候會死……?
是被人遺忘的時候啊……
這才是OP啊。
只要沒被人忘記就不會死。反過來說,被人忘記就代表著死亡。所以不論敵我,有著繼承之意志的人們以笑容迎接死亡。我認為死之前的笑容才是OP的名場景。所以,居魯士和斯卡雷特公主才正是悲情無比。
因為,斯卡雷特,死的時候並不是笑臉啊。而且,抱著死去的斯卡雷特的居魯士甚至是OP意義上的死人了。這也太悲情了吧。雖然只是個比方,但若是居魯士沒有變成玩具而被忘卻,儘管是同樣的結局,斯卡雷特還是會笑著死去吧。

這次的德島篇甚至有點像OP故事的縮影。因為作品中被人忘記=死亡還是第一次出現。不對,是自空白的100年繁榮過的王國以來。OP中死就意味著被人忘記。空白的100年與居魯士……總覺得很相似,OP意義上的死亡。
死了就結束了果然是NO吧。
有復活的可能,那就是烏索普。
沒想到是以惡搞收場,烏索普被打得快死了之前幹得好事。砂糖被嚇得暈過去了。接下來砂糖的能力會解除,居魯士會恢復人類的樣子(復活)吧。
烏索普自從上回歸來之後果斷被放倒了。這次和過去篇一樣畫得很簡略,不過還是能想見烏索普拿著100噸的錘子戰鬥的樣子。應該是盡力了吧。
居魯士變回人類(復活)讓人很感興趣。
這也暗示了所有人忘記&不知道的空白的100年復活的可能性吧。
而這回的HAPPY ENDING應該是居魯士感覺到雷蓓卡體溫的溫暖的大團圓結局巴。因為居魯士還沒有用手直接碰過雷蓓卡。
還是人類的時候因為女兒雷蓓卡像天使一樣純粹,不想讓自己不乾淨的手污染了她而一直用手套接觸。接著因為火雞的襲擊變成玩具的居魯士,感覺不到體溫了。
變成馬口鐵玩具的居魯士感覺不到寒冷了。甚至連將死妻子的體溫也感覺不到。寒冷和溫暖都感覺不到的居魯士。再加上還是人類的時候,沒有直接碰過雷蓓卡。
這樣的居魯士,變成玩具後撒過一個謊。
寒冷的日子,與雷蓓卡牽著手走路的時候……
雷蓓卡:暖和嗎?
居魯士:啊,很溫暖。
感覺不到寒冷和溫暖的居魯士這時候說了一個謊。雖然這是善意的謊言,但當這變成現實的時候,我會大哭一場吧。真正地,直接地感覺到雷蓓卡溫暖的居魯士……想像著這樣的未來,胸口就有暖流淌過吧。

【我十分在意!】

OP743 動盪迭起的德雷斯羅薩。

就像副標題一樣動盪迭起。上回由於烏索普的活躍(?)砂糖暈了過去,童樂果實的詛咒得以解除,玩具們紛紛變回了人類的模樣。似乎不僅是人類連猛獸都被變成了玩具,德雷斯羅薩各國一片混亂。
“政府的官員”“海軍”“各國的要人”……
火雞桑是不是做得稍微有點過火了呢。今年是世界會議年。就算不情願世界也會隨之變動,火雞的立場感覺很危險。
普通來考慮的話應該是七武海的稱號被剝奪吧。
不過,火雞似乎是原天龍人,政府也被火雞的存在弄得十分棘手。火雞是陷入危機了呢,還是大事兒沒有呢,還不知道。不過,現在的德雷斯羅薩會崩壞是毫無疑問的吧。
在這之中,烏索普臉不紅心不跳地聲稱一切皆在自己掌握之中,上演了一出英雄的好戲。小人族為之感動,說要為烏索普造一座銅像。這樣一來繼空島之後第2個烏索普銅像的建成是板上釘釘了吧。烏索普的銅像今後會與什麼相連呢,我十分在意!
再來看這周的點睛之筆,果然還是居魯士吧。
利庫王和雷蓓卡想起居魯士的場景讓人熱血不已。競技場史上最強的劍鬥士VS火雞!吼~這張牌打得挺好啊,讓人燃了起來。而這個向火雞襲擊的居魯士的構圖,真是絕妙啊。
10年前完全相同的構圖。
向跳起來的火雞襲去的居魯士。與10年前的完全一致。當然這不是複製的。尾田親在60SBS中斷言OP中從未使用過複製的畫。針對在SBS【人物介紹和SBS以外,對用過一次的畫複製,再次利用這種事是沒有的吧?】的提問,尾田是如下回答的:
複製的畫一次也沒有用過呢。集英社給我們原稿的稿酬是按照1頁多少錢來算的。畫一頁就給一頁的錢,因此複製以前的畫來用不是很狡猾嗎?(笑)當然,我對別的作家是沒有意見的。
也就是說,特意畫了2張相同構圖的場景。很有深意吧。【10年前的改寫】【跨越10年的1太刀】。10年前向火雞襲擊的居魯士被砂糖變成了玩具。不過,現在砂糖暈了過去,而且不在王宮裡。10年前的重演,跨越10年的居魯士的1太刀。所以【這10年間,久等了!】的臺詞讓人感覺沉甸甸的。
雖說如此……
居魯士確實是3000戰全勝的競技場最強的劍鬥士。不過,面對火雞,同樣身為七武海的羅毫無辦法,火雞的戰鬥能力非同小可。很難相像居魯士會打贏吧。完全是被反殺的節奏。畢竟火雞可是這回的BOSS啊。一邊在心裡捏一把汗一邊往下看。
誒誒誒!?
竟然因為一太刀頭飛了!
雖說如此很難相信火雞會因此被了結。不過火雞是線線果實的能力者,也就是超人系吧,不是自然系。普通來想應該會死吧。雖然可能是羅的能力導致的,但羅應該也不會特意去救火雞。接下來火雞會陰笑著重新站起來吧。說到底,這個火雞到底是不是真的火雞呢。雖然你可能在想:這傢伙在講什麼呢。嘛,先聽我講下去吧。




具體來說735話登場的火雞是不是真的火雞讓我很在意。因為啊,火雞在與羅的戰鬥中左臉不是負傷了嗎。
在那之後,尾田親一直都畫著火雞左臉的傷。不覺得很帥氣嗎。臉頰的傷像樂平一樣。不對,樂平並不帥氣啊。嗯……像劍心一樣。於是我印象很深,一直記著,被羅弄傷的火雞的左臉就像他新的商標一樣很有迫力。
可是至今為止都畫得很認真的火雞左臉的傷在735話登場的火雞臉上消失了。回到王宮的火雞臉頰上的傷整個消失了。
真是奇怪啊。羅明明是傷到了火雞的。
明明一直有畫的729話受的左臉頰的傷,從735話的火雞臉上消失了,可能的原因能想到3個。
1、在外面與羅戰鬥的火雞與在王宮的火雞是2個人
2、某種不知道原因的超再生能力
3、尾田親畫著畫著忘了
嘛,因為是尾田親,3應該不會吧。火雞臉頰上的傷整個消失了應該有蹊蹺吧。這樣的話1或者2有微粒子級別小的可能性存在著。當然,完全不同的原因也有可能吧。很在意啊,超在意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