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1日 星期五

其他分析 - 我與海賊王 (baidu - 20140214)

我與海賊王,分析吧最後一貼


夜裡和一個大畫家爭論,我說我自比尾田和金庸,甚至羅伯特海因萊茵,托爾金他們
因為我擁有一個創作者最偉大的能力
我不管我看的電影,動漫,音樂,遊戲,還是眼前的東西有多麼精彩
那都是屬於別人的精彩
我的習慣都是讓這些圍繞著我轉,成為我創作時的一份助力
可以很浮誇的講,在個人創作這個領域裡 ,我就是唯一的神
  
後來我們也聊起了海賊,我問他有沒有把握到作者的精髓
他問我什麼叫作者的精髓,只看民工漫的我何談日本漫畫的精髓
我告訴他:在我的字典裡,任何一位元作者對我有幫助的東西都是他們的精髓
成功人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的
海賊王和尾田就是我要攀爬頂點,腳下的那群巨人之一
後來我對他說,我會開一篇關於海賊王的文章,歡迎他的欣賞
  
此文,首先感謝我和分析吧這幾年的感情
感恩海賊王對我的幫助
感恩作者尾田大師對我的幫助
最後將我得到的東西分享給每一個熱愛海賊王的人


先從劇場版最強之敵Z開始
且不論劇場版與主線劇情之間有關或無關這些
我就說說欣賞海賊王劇場版的理由吧,哦不,這個理由下文再說更好
得先聊聊海賊王動漫的問題
  
每個人的思維方式或欲望的根源都或多或少的決定了選擇
就像海賊王的動漫一樣,有很多人說做的不滿意,哪裡做的不好云云,沒必要看
其實從他們的角度說的都是很在理的,我贊成他們的技術評論,卻不贊同他們的作法
首先我看這些是有取材的因素的,能看下去就不會影響主要目地
其次筆者已經讓我和這些人物與故事產生了羈絆
我看的是我喜歡的那些人物,還有這部漫畫的故事
而不是動畫組如何如何,他們只是負責的商業關聯,做得好做的壞都是必然接受的問題
作為一個現今每週追新漫畫連載的人
能夠在這個基礎上通過視覺與聽覺來品味海賊王其實是好事
我很難會產生因為海賊王的動漫製作的有些不合格就不看的心理
  
當然,我還要表述一句話,我看過的日漫和發燒友比起來確實很少
但海賊王的劇場版給了我一個感覺,那就是和機器貓的劇場版差不多
都是通過正篇漫畫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從而在這個基礎上延伸出了很多相關的故事
當然在下文裡我會用一些篇幅來類比海賊王和機器貓的東西,不過並不是這裡

劇場版開篇就是由“Z”唱的這首“大海的指引
後來借由青稚之口傳達了這是“歌頌犧牲海軍勇敢”/“追悼死去海軍”的曲子

其實很多意境就在裡邊萌生了

  
可以說,這首歌代表了澤法的命運——也代表了澤法與青稚,乃至全部海軍的一種聯繫
這是一首哀悼軍中死者的歌曲
澤法儘管要做的是毀滅新世界從而毀滅海賊,自我麻痹的沒考慮對民眾的損傷等等
儘管他摧毀了兩個島嶼,打傷了一些曾經的同僚
但他和海軍之間就像,請允許我找一個更為恰當的例子吧。
是的,就像命運的齒輪在曾經稍微轉動一下,青稚會走的另一條路一樣
而青稚呢,又可以類比海軍中的任何一個人。
  
假如,澤法的遭遇被青稚趕上了,又或者被其他的海軍遇到了
年少時心懷著正義加入海軍,身先士卒,亦或者在海軍有著怎麼樣的生活
妻子孩子被海賊報復殺了,訓練新兵被能力者海賊偷襲丟掉了手臂,而後受到巨大打擊
我想任何一個正常的人,不對世界政府和海軍打擊報復已經很可貴了
可澤法呢?他明白對他造成傷害的一直是海賊,我對海賊深惡痛絕
他離開海軍的選擇也不是報復曾經付出一切的地方,而是變了一種方式履行正義
從這一點上看,我說澤法自始至終都沒有丟了海軍的魂——正義這二字
只是改變了貫徹正義的方式,也可以說得過去吧
沒有丟棄正義,不管是什麼身份,做了什麼事情
恐怕他也受得起所有海軍去哼唱這首歌了
  
不僅僅是因為澤法曾經是一個什麼樣的海軍
不僅僅是因為澤法對海軍有過什麼樣的貢獻
僅僅是因為澤法這一生都沒有丟棄正義這二字,這首歌作為他的葬禮之曲,再合適不過
  
海軍因正義而變得高大,威風淩淩
我們可以想想薩隆,他是不是到死都堅持著自己的正義,只不過改變了自己的做法
這一樓,只為致敬那些一生一世都貫徹著正義的海軍們
不管他們有沒有違抗軍令,還是做著什麼事,只要他們堅持著這份正義
他們都配得上這首海軍哀悼死者的葬歌,起碼在我心裡是這樣的
接下來我就會談到海軍的信仰:正義
以及更多海賊世界與作者眼裡宏觀的東西
先來說說尾田老師吧,其實信仰這二字在海賊王裡是無比重要的
許多重要的人物都具備著信仰,或是把信仰傳遞給他人的能力
在我的概念裡:
把信仰變成更具象化的,更唯物的目標就是夢想,這兩者有密不可分的關係
  
我們可以簡單從海賊王裡無數次出現的身份上來解讀作者的有意為之
①國王與臣民
②船長與船員
③首領與幹部
④士兵
⑤幼苗與參天大樹

 這些身份都或多或少的和信仰有些關係,我來總結就是:尾田非常看重信仰這兩個字,並且將信仰的最大特點“可傳承”在作品裡發揚光大了,同時又利用看似是主角直接敵人的海軍正義賦予了海軍思想上的自由,為最終的結局鋪好了順理成章的牌局
  
當然這句話有些繞口,請聽我細細道來。首先,信仰和夢想是有聯繫也是有區別的,海軍的信仰是正義,正義是一個佔據著道德制高點的東西,執行正義的卻是每一個海軍裡的人。每一個海軍在正義的籠罩下所貫徹的目標,只有這個目標統一了,才會是海軍的夢想,有人會說不可能,海軍裡有太多的人,就像我問海賊的夢想是什麼?那要看每個海賊都有這怎麼樣的追求,這無法結合在一起說,就是因為這樣,海軍才會存在自由,如果海軍信仰的不是正義,而是世界政府,或是世界政府的統治者,那麼海軍才是不自由的,起碼在思想上是這樣。
  
尾田賦予了海軍的信仰是正義,為的就是通過這個很模糊的詞來拉伸海軍人物思想上與劇情上的利用度,同時賦予海軍一種看不見的自由,我們要知道任何一種信仰執行的都是複雜的人,就拿海軍來舉例:人會根據自己的遭遇還有周圍的潮流發生著改變,這些也決定了選擇,海軍的任何一個人(拋開臥底或是別有用心的角色),每一個海軍都受到自身,時代,以及引領著海軍潮流人物的影響,可以是最高指揮官元帥與最強戰力大將,可以是自己軍齡上的先輩,可以是自己的上級,也可以是海軍的英雄,這整個體系環環相扣,也就萌生了海軍名為正義,實則只是被軍人從大方向上保持上級決策的共識,小方向卻全憑個人理解決定的正義信仰。最終導致了海軍看似矛盾與統一的正義,散發出了別樣的魅力。

尾田老師在這樣的宏觀思想上是一位非常厲害的名家,如果此時你設身處地的站在了我的位置上,那麼你一定會知道尾田老師設定海軍的信仰是正義,設計英雄卡普,設計如此的世界背景都不是很簡單的利用,而是結合全域,結合自身思想做出的多方面利用。
    
附:剛才貼吧打稿時候寫過一段話,感興趣的可以讀讀,我的文章都是隨手寫的
  
我們可以看到筆者在設計海軍的時候是研究過“軍隊與信仰”之關係的
我更傾向于尾田在積累功力時遇到了關於這方面思想的啟蒙,從而拓展出了相關設
我就姑且把信仰分為以下三個部分
①個人與整體處於相互作用的狀態(傳承與延續,傳染)
②執行信仰的是複雜的人(現在的中國國情實例)
③信仰會帶來價值(個人深有體會,我是有信仰的人)
  
Communism就是一種信仰,為了達成一種社會狀態,信仰者們為其做出了努力。佛學也是一種信仰,佛教因此而產生,可能你會覺得是先有的佛教,佛學才會蔓延開來,其實佛教之所以能誕生還是信仰者先頓悟了佛學的啟蒙,或是相關的傳說帶來了佛學的映射,從而由個人凝聚為整體,出現了佛教,再由佛教中人把佛學散播開來,從而流傳於世界。其實我們縱觀各種信仰的起源問題,無非都是人性中非常美好一面的折射,是有些理想化的,與現實存在一定差異的唯心產物。或是人格中客觀存在的,不分褒貶的,還原動物本能與人格原始方面的拓展產物。亦或者是受到了某些刺激,因為追求完美的極致,或是在現實中萌生負面心理誕生的怪物。

當然,順著這首歌的思路,我還要說點為我所用的東西
我曾經設計過一個橋段,卻從未把信仰這二字詮釋的像尾田老師一樣深刻
我現在要做的就是重視信仰這兩個字,這就是我提到的作者的精髓
  
一個人,首先應該信仰自己,或者說是正視自己,我不由得想提貝拉米這個人物
他的綽號是彪狗,是非常強大的犬科生物,狗這種東西各位都明白,和主人也應該是配套的
寵物狗中的貴婦犬適合追隨一個剽悍的主人嗎?不合適,它適合的是那些貴族事兒逼叨
而彪狗呢?我們看看小唐吧,野蠻,強硬,邪惡,控制欲強,狂傲不羈
兇狠的彪狗至死不渝的追隨小唐,也正應和了自己的綽號,和主人形成了一種共鳴
  
我曾經確實說過貝拉米會置死地而後生
那時候我甚至肯定了他要男人的解決和小唐之間的關係問題,再進一步的開始新生
我論證了一套自己創建的“王臣理論”,用於輔佐說明對貝拉米未來的預測
可從目前的漫畫進度以及我對小唐未來的推斷來看
貝拉米依舊會是個忠犬,和他的綽號形成吻合,也許還會有機會和小唐瞭解之後新生
但那是太遙遠的東西,我無法在現在就推論什麼
  
貝拉米的結局如何我目前並不想談
但我必須說,他說出不會背叛小唐的那句話,是正視自己之後說出口的
不知道各位的感情生活怎麼樣,在面臨感情危機的時候,怎麼才叫正視自己說的話呢?
那就是遇到了最壞的事情,還能質問自己的心到底是如何,而不是順著事情走
貝拉米帶著疑惑被德林傑無情的揣著,更疼的是自己的內心
因為他一直堅持的東西面臨破碎了
我覺得這就跟我因為某個女友被一個男的打了一頓
然後那男的跟我說你女朋友像冰淇淋一樣好吃這樣的話
在這個時候我是大罵這對賤男賤女,還是正視自己的內心,問問自己到底繼續不繼續愛
就是兩種截然不同的選擇了,前者看上去很正常,後者看上去很優柔寡斷沒出息
可前者我想起來就會逃避,後者我知道怎麼樣都是我自己的選擇
  
貝拉米給了那個模擬情景的我一個答案
貝拉米就算面對了這些,他都是一個有勇氣的人,他這樣才能走之後的無悔人生
如果順理成章就背叛了,還能叫爺們?那不過是逃避一些自己不敢面對的事情罷了
所以對於信仰的取材,第一個就是關於“正視自己,凡事做到不後悔”這一點上
  
貝爺,謝謝你,塑造人物又多了一個法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