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7日 星期一

其他分析 - 傳承意志 (baidu - 20131223)

【第四次啦】時之姿態,傳承意志的內涵與外延


一、時代應有的姿態


800年前,除奈菲爾塔利家族以外的19個最有影響力的王族前往聖地瑪麗喬亞,組建了世界ZF,擁有了可以左右這個世界的權力,並以造物者自居,按照他們的意願管理OP世界。800年後的今天,世政已然發展成為有著200多個加盟國,集世界級戰力的水軍、輿論主導權、加盟國進貢收益於一身的龐然大物。也就是說,OP世界裡真正擁有了財富、名聲和勢力的,僅世政一家。

在漫長的800年歲月裡,OP世界逐漸從分散的、原始的散居狀態,經由科技的發展、商人及冒險家們的活動,慢慢地連接到了一起。借由400年前羅蘭度家鄉的樹熱病事件以及在加亞島上的研究活動可知,OP世界的科學文明早在400年前或更早以前就已經開始萌芽。時至今日,我們已經可以在OP世界裡看到各式各樣蓬勃發展的文化:東海的小村莊、魚龍混雜的羅格鎮、美麗奇幻的七水之都,不可思議的香波地群島等等。

也難怪天龍人會以造物者自居。OP世界發展的800年,世政的統治對世界平衡穩定功不可沒。

可是我們也看得出來,OP世界並不如表面看上去那麼欣欣向榮。它似乎是病了,病得甚至於讓我們不明所以,它既不是阿拉巴斯坦的資源矛盾,也不像是磁鼓王國的昏君暴政,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

我們先看一張圖,這是查爾羅斯聖在香波地群島,眾人的反應。

  
後來發生了什麼事,看過漫畫的大家都知道,查爾羅斯聖強搶民女,射殺平民。
歷來極權者都信奉一個統治原則,叫做“蘿蔔加大棒”。即使到了現今,也有不少人認為,只要給予“平民們”足夠的麵包和水,再施以驅趕的鞭子,他們就會安靜下來,並像圖中畫出來的那樣,俯首稱臣。不論出發點是維護自身統治也好,維持世界平衡也罷,一旦決策的權力被高高掛起,統治者們總有愚民的趨勢和意願。

800年來大部分的“百姓”們也確實都是如此,在不危急自身生存的情況下,他們也可以像其他人一樣跪著,直到有一天,權貴的觸手伸向他們的愛人,不公的槍口指向他們時,他們才會意識到這個世界的病態。而那些不願意順從的人,則被歸類於“反抗的失敗者(此說法來自雷兵)”遭到清理。

總體來說,OP世界的構成是金字塔式的跪拜結構,處於最底層的平民階層跪拜並供養著中層的國家貴族(最為極端的是堂吉訶德家族時代的德島,直接奴役小人族供自己吃喝玩樂),中層的國家貴族則跪拜並供養金字塔頂端的天龍人(天上金)。免受這種金字塔式壓迫的方法就是往頂端爬,這也造就了漫畫在哥亞王國中體現出來的貴族們窮盡竭力爭取地位提升的氛圍。

在這樣的社會結構中,遇到開明的君主,如阿拉巴斯坦、多爾頓任內的磁鼓王國、利庫王時代的德島,民眾的生活就相對自由明朗。而遇到極權的或者愚昧的君主,如瓦爾波,民眾的生活則苦不堪言,死氣沉沉。若是遇到小唐這種有著強大Z治和愚民手段的極權統治者,則民眾被奴役而不自知,善惡觀被扭曲。正是由於獨裁制度表現結果的多樣性,使得我們常常在批判的時候缺乏自信。

世政和小唐一樣,都是有著極高統治才能的存在。一面是組織強大的海軍保護“平民”的安全,另一面肆意踐踏和奴役民眾。一面宣稱自身代表正義,另一面縱容貴族作惡,並教育民眾縱容這種惡。對於敢於發聲反抗的人,如歐哈拉,則給與清除。

馬斯洛需求層次理論把人的需求分成生理需求、安全需求、歸屬與愛的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實現需求五類。人的追求依次從低到高。
在人們只能追求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的過去800年間,世政的這種“蘿蔔加大棒”的統治方式是極其有效的,給予了足夠的食物和水以及“安全感”,民眾便甘心俯首稱臣。

然而時代的車輪滾滾而來,科學與文明的發展使得人們對尊重需求和自我實現需求愈發的覺醒。人們越來越渴望自由,渴望平等,渴望夢想,於是以羅傑的一句話為契機,男子漢們出海追尋自己的夢想,世界迎來了大海賊時代。

大海賊時代帶來了一些災難是不可否認的,然而我們應該看到,引發災難的並不是海賊時代本身,而是隱藏在人們心中惡的欲望。忽視人們對自由與平等的渴望,只顧維護世界平衡、自身特權的世政,正受到時代浪潮的衝擊,然而他們所做的,是繼續加大棒的打擊力度。

乙姬王妃有一句話說得很關鍵:越是接近權力中心的人,越是害怕改變。
他們害怕這種改變會把他們從金字塔頂端搖落,所以他們不相信理解與包容,不相信自由和平等。
於是調和變成不可能,這世界的矛盾衝突愈演愈烈。

崇尚獨裁與暴力的人們,你們可聽見了自由與平等的呼聲?

二、人的意志與信念


關於人的意志與夢想,在OP中刻畫得最完善的應該是路飛和索隆。然而這裡我想說的是克比。

路飛小時候受到了香克斯、卡普以及兩個哥哥的影響,所形成的人格較為完善。索隆亦是如此。但克比卻有所不同,他的人格開始真正形成雛形是在遇到路飛之後---堅定了自己要成為一個正義的海軍的意願。

所以他在頂上戰爭時的表現有著不同於其他人的多樣性。一開始是害怕得成了逃兵,受到薩卡斯基的(無意)威壓而回到戰場,之後終於有了作為一名海軍士兵的覺悟,與路飛對了一拳而暈倒。

當戰局一邊倒時,他的見聞色覺醒,聽到了一個個聲音在戰場上消失。出於對生命的尊重,考慮到死去海兵們的家人,他毅然決然地擋在薩卡斯基面前,爭取到了“決定世界的幾秒鐘”。

在那之後,應該有不少人認為克比作為一個軍人不合格。戰場上的軍人,應該絕對服從命令。這是一直以來我們所受到的教育。

我想到的是統一後的德國審判槍殺翻越柏林牆的士兵的故事。士兵說:我無權拒絕執行上級命令。主訴檢察官駁斥:你有權將槍口抬高一寸。抬高的這一寸槍口,決定了你是否擁有作為一個人獨立的意志。

從世政的角度出發,他們會更喜歡薩卡斯基這樣的鐵血軍人,絕對地服從上級命令。我想這也是世政開發PX的原因,它們不會猶豫,也不會背叛,再也沒有比無條件執行命令的軍人更招統治者喜歡了。

但我們是人,每個人有每個人的意志與信念。正因為這種不同,所以世界總是充滿矛盾,問題總是很難有個確切的答案,也因此,需要溝通和交流,需要包容和理解,以及正視自己內心的欲望(這點路飛的分肉英雄論做得很好)。

尊重人與人,種族與種族之間的不同,這是OP一直一來都在詮釋的思想。然而有些人卻總是崇尚權力與鎮壓。


三、歷史的偶然與世代傳承的意志


歷史的每一次進步都是出於偶然的事件,但歷史進步又是一種必然。

追著草帽一夥的足跡,一路上發生了太多的偶然。

當路飛打倒沙鱷時,天空恰巧下起了雨,平息了戰亂。

當草帽一夥抵達空島時,恰逢艾尼路企圖擊落空島,人們在絕望之中聽見了路飛敲響了黃金鐘,結束了山朵拉和天空人400年來的紛爭。而在這之前,剛科爾做了許多努力也沒能調和兩個氏族。

當草帽一夥行至魚人島時,恰逢霍迪一夥作亂,草帽一夥拯救了魚人島,讓魚人和人魚們看到了人類善的一面。而在此之前,乙姬王妃為了讓族人們明白這種和平共處的可能,甚至付出了生命。

歷史的進步需要大多數人進步意識的覺醒和恰如其分的時機,缺其一往往釀成悲劇。

記得空島大戰結束後,蘭奇給愛莎綁頭髮時說,我們現在,已經不需要武器了。不願意再戰鬥的願望,在持續不斷的戰鬥中代代相傳,直到遇到這次偶然,空島終於迎來了和平共處的時代。

同樣的,乙姬王妃和泰格“不要把仇恨帶給下一代”的意志,也經由白星甚平等人的繼承,最終遇到了歷史的偶然,魚人們終於相信了和平共處的可能

那麼,經由羅傑等人傳承下來的意志,也許也會碰到這樣的偶然,給OP的世界帶來巨大的變化。

這就是OP裡反復強調的世代傳承的意志,哪怕理想世界實現的日期遙遙無期,只要肯相信並傳承下去,終會遇上歷史的偶然。這就是歷史的必然。

四、向世界發問


如前面所說,這世界因為每個人都擁有著獨立的人格與信念而充滿著矛盾。

我們很難一次就給所有的問題找到一個確切的答案,相信即使是OP的結局,也沒有辦法塑造一個充滿自由與夢想的理想世界。

但是我們仍會質問這個世界,並為此付出努力與耐心,既不是一蹴而就,也不是無動於衷。

世代傳承的意志,時代的變遷以及人們的夢,只要人們繼續追求自由的答案,這一切的一切,都將永不停止。


在我的理解中,這就是尾田所想要向我們描述的世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