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7日 星期一

其他分析 - GM軍 (baidu - 20131212)

【第二次啦】世界的縮影,GM軍的崛起與海軍之殤


一、世界的縮影。


印象中OP中有提到的世界的縮影有兩處,一處是在香波地群島奴隸拍賣場,尤斯塔斯當家的說過。
另一處則是12年前龍在加亞王國時所說(未來世界的縮影)。
奴隸拍賣會場是個怎麼樣的地方呢?在世界ZF的默許下,權貴階層買賣奴隸的地方。奴隸的來源包括被非法捕獲的“異族”,破產賣身的老頭子(雷利啊雷利orz),人販子抓獲的犯罪者等等,是被這個世界“遺棄的人”。購買者主要是權貴階層,經營者是地下世界的中間人們。
加亞王國則是將無家可歸的人驅逐到非確定物終點站,必要的時候一把火連人帶物燒光,維持城市的體面(聯想到了最近井底之家的事件,忍不住想呵呵兩聲)。貴族之間人情淡薄,爭權奪利權錢交易,一切以地位和利益為優先考慮,漠視生命。乍看之下,人民安居樂業,國家歌舞昇平。(呵呵。。。)
值得一提的還有東海的橋之國(羅賓被拍飛的地方),橋之國奴隸勞動者的組成主要是罪犯、不加盟世界ZF國家的人民,一邊建著橋,一邊以國家為單位進行移動。實際上是個奴隸國家。
如朵拉格所說,OP世界上存在著“不被這個世界需要的東西”,如非確定物終點站的流浪漢、不加盟世政的國家、犯罪者等等。當下世政的做法很簡單,一是將不需要的東西淘汰清除掉,如對歐哈拉的非常召集,對非確定物終點焚燒等等,二是奴役之,如橋之國的士兵所說,不論目的是什麼,奴隸的數量是不會減少的。這是集權者們的思路。至於什麼是不被這個世界需要的東西,集權者說了算。
在這樣的世界裡自由是存在歧義的,為海賊王造船會被捕殺,探尋歷史的真貌會被抹殺,人們以為順從地活著就是幸福,卻不知災難隨時可能因為統治者的一言一行而降臨。這正因為如此,若是看不到世界的全貌,總會以為保護“平民”的世政是正確的,然而他們保護的“平民”是個抽象概念,只要供養著他們的平民這一階層穩定存在,世政並不會去關照每個人的生命,反之,他們可以隨時犧牲掉平民中的一部分人來維護這種穩定。
朵拉格所要改變的,是這個世界的思維方式,貴族的,以及順民們的思維方式。
  

二、GM軍的足跡


至目前為止,GM軍在觀眾面前一直是猶抱琵琶半遮面,不妨先把漫畫中GM軍的行動羅列出來。
24年前,朵拉格在羅格鎮觀看了羅傑的處刑。
12年前,朵拉格與幾個主要幹部到東海加亞王國收集情報,從幾個幹部都在身邊以及朵拉格說總有一天要改變世界這兩點看來,GM的行動還未算正式開始。在回總部的途中經過索隆出生的村子。
  
10年間,伊萬科夫被捕入推進城,巴索羅繆成為七武海並逐步接受改造。
距今兩年前,朵拉格出現在羅格鎮出現並在煙槍手下解救了路飛。
阿拉巴斯坦上的叛亂軍應該與GM軍無關。

司法島事件之前,CP9暗殺了3名革命軍支部長(實際殺掉了23個人)。
司法島事件後,借由卡普和羅賓之口,講出了GM軍的存在,朵拉格在世界各地傳播其思想,有好幾個國家因此而被推翻了。
草帽海賊團離開七水之都時,GM軍在南海取得了一場勝利,在一名通訊員的口中提到,
“前陣子”在北海也完成了一件大事。在北海完成的這件事是很值得探討的,尾田在這裡特意提起北海,然後讓朵拉格打斷,很有伏筆的意味,這裡後面再講。


頂上戰爭之前,巴索羅繆·熊被完全改造,失去自主意識(T^T)。
頂上戰爭前後,東海的幹部策劃解救了橋之國的勞動者,並找到“GM之燈”妮可羅賓。
頂上戰爭結束後,朵拉格與伊萬科夫聯繫,決定召集分散于各地的幹部,並解釋發生在熊身上的事件。
距今附近一段時間,加布林婆婆所在的島發生了起義,並遭到鎮壓(猜測),GM之子加布林隊長身亡。卡裡布的到來使得起義再起,卡裡布兄弟打倒了18號,吞下了血汗工廠,後遭德雷克擊敗,帶走了卡裡布。
如今,GM軍幹部出現在德雷斯羅薩島,秘密調查堂吉訶德家族地底下的非法交易。


三、GM軍的組織架構及其行動方式


1、組織架構
GM軍的組織架構還是比較容易看得出來的,類似于海軍,總部指揮分部,總部有總司令(朵拉格),總部幹部分管各地區,每個地區設若干支部,支部直管軍隊(因為支部長會被cp9暗殺,較弱,所以推測總部幹部應該不會直接是支部長)。比較典型的戰時組織模式。

2、行動方式
前面提到了世界的縮影。
不難看出,目前GM軍活動的幾處地方,都存在血汗工廠,德島、橋之國、卡裡布島(就這麼叫吧orz)都是如此。這麼做的理由很簡單,只有被世政體制壓迫到最底端的人,才能看清世界不合理的一面,才有反抗的決心。
通過解放奴隸擴充武裝力量,以武力捍衛並傳播自己的思想,難怪朵拉格會被世政稱為最惡的犯罪者。但朵拉格並非戰爭愛好者,當部下為南海的勝利而高興時,卻被他呵斥“別這麼高興,這可是戰爭!”。戰爭是要死人的,儘管為了自由不得不去戰鬥,但以人之生命換來的勝利並不是值得高興的,尾田在漫畫中總是幾乎不死人,其用心良苦可見一斑,比起現今近代史教科書上那噁心人的說法,OP真是出彩的多。這也是我最愛OP的原因。這也暗示了一旦戰爭勝利,不會是新的集權者取代舊的集權者的情況,真是可喜可賀。
OP唯一沒有給出解釋的地方是GM軍的資金來源,這點我非常在意,有這方面的高手來分析那就好了。

四、海軍之殤


海軍在OP世界裡可以有兩個定位:
1 平民之盾。
2 世政之槍。

首先是平民之盾,戰國對黑鬍子說過這麼一句話:“要塞什麼的再重建就行了,這裡可是世界正中心的馬林佛多,對於那些害怕世界上惡棍暴行的平民們來說,我們鎮守在這裡有著重大的意義!以仁義為名的正義是不會滅亡的,別以為隨隨便便可以毀掉這裡!”這句話是對海軍作為平民之盾的最好解釋。海軍作為正義的代表,有著保護平民免受惡勢力侵犯的職責,也是老一輩海軍領導者(戰國、卡普)的信念,這樣的海軍是受民眾信賴的。
再來是世政之槍,作為世政的主要戰力之一,保護天龍人、毀滅歐哈拉、驅使橋之國勞動者等等,都是海軍所作所為。當世政覺得有必要時,海軍的槍也會對準平民。
作為體制內以正義為名的組織,海軍往往要面對這種矛盾。
戰國之前的海軍,是往平民之盾的方向傾斜的,打擊惡勢力的目的是為了保護平民。
而到了薩卡斯基時代的海軍,則有往世政之槍的方向傾斜的,為了打擊惡勢力而打擊惡勢力,只要是‘邪惡’的東西都應該清除,至於什麼是邪惡,薩卡斯基並沒有思考,而是以統治者的準則來判斷。薩卡斯基在頂上戰爭對海賊們的窮追猛打、以及將總部移到新世界的行為,一方面說明了他打擊海賊勢力的決心,另一方面也正說明他其實並不關心打破這種平衡會給平民帶來多大的傷害。
以統治者眼中的善為善,所謂“鷹犬”,一鷹一犬的性格在赤犬薩卡斯基身上得到了很好的體現。
海軍往世政之槍方向傾斜,就是海軍的殤曲的開始,薩卡斯基以為只要將海賊全部消滅就可以實現所謂的正義,卻不知打到了一個海賊還會有另外的海賊出現,打倒了白鬍子還會出現黑鬍子。造就海賊時代的並不是羅傑,他只是導火索,真正的締造者是這個時代,這個時代的不公和壓抑,引發了人們出海追尋新生活的願望。儘管這些人中有人燒殺擄掠,但也有心地善良之人。忽視了保護平民的職責而是黑白不分地去打擊統治者眼中的“惡”,所能造成的人力民心消耗足以為海軍奏響一曲哀歌。
這也就是為什麼以前的庫贊和現在的一笑會感到迷惘,在海軍中的他們,會對世政定制出來的善惡標準感到迷惘。所以迷惘的庫贊留下了羅賓來探尋答案,所以一笑會疑問這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世界?所以庫贊會說不在海軍中有些事看得更清楚。所以庫贊在面對煙槍涉黑的懷疑時會回答:“我還是我。”

以絕對標準為正義的正義,正在取代以仁義為名的正義,有時失敗和武力並沒有多大關係,海軍之殤。。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