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7日 星期一

其他分析 - 和之國 (baidu - 20140312)

【第十次啦】從黑船開國到明治維新,歷史上的和之...


WT在塑造大環境時,常常取材於某個國家,某個特定的歷史階段。比如德雷斯羅薩是取材于弗朗哥時期的西班牙,七武海制度是取材於英國伊莉莎白時代的私掠船長制度。
  
和之國的原型是日本,相信大家從鰻魚桃父子的裝扮、名字及談吐中都可以看得出來,那麼和之國的歷史環境具體是取材於日本的哪段時間?漫畫中設定的人物與環境背景是否又與這段歷史有相似之處呢,來討論一下吧。

一、 黑船來航,被打破的鎖國令。


日本江戶時代的德川幕府,為了抑制天主教在日本的傳播,自1633年至1639年間陸續發佈了五次“鎖國令”,逐步加強海禁。據《西力東漸本末》的記載的內容可以看出,到第五次鎖國令發佈之後,日本國民被全面禁止出國,出國定居的國民也被禁止歸國,僅與中朝荷蘭幾個國家有貿易往來。這種鎖國狀態持續了200多年。
  
據布魯克的介紹,和之國是個閉關鎖國的國家,從不接待外人,被稱為武士的劍士武藝高強。也就是布魯克所描述的和之國,應該就是取材于鎖國階段的日本江戶時代

1853年,美國東印度司令馬修·佩里將軍率領四艘軍艦開至江戶港口,向幕府展示了其近代化的文明與實力,並交予了美國總統提出的開國通商親筆信。在炮口的威脅下,幕府沒能拒絕該要求。由於當時駛入江戶灣的鐵甲軍艦為黑色,該事件便被稱為“黑船事件”。翌年,日美簽訂神奈川條約,同意向美國開放除長崎外的下田和箱館(函館)兩個港口,並給予最惠國待遇,日本的鎖國階段至此宣告結束。此後,英法等列強相繼與日本簽訂條約。
  
而在漫畫中,鰻魚桃和色衛門聽到凱多之名時驚訝萬分,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很有意思的地方,請看下圖:
  

德雷克抓走卡裡布的時候,黑色的船帆與黑色的船身(這是黑白漫啊喂!!),而德雷克所屬的勢力,是凱多。並且凱多的兵工廠、現代化裝備十足的十八號、先進技術的smile果實都使得凱多勢力的原型十分貼近當時工業發達的美國
  
此外,當時率領黑船艦隊的美國海軍將領馬修·佩里,其父親就是一名私掠船長。恰巧,歷史上最著名的私掠船長之一,其名為法蘭西斯·德雷克
  
由此猜測,凱多所屬部下德雷克,在凱多的支持下率領艦隊迫使和之國與凱多勢力簽訂了類似“最惠國待遇”的條約,允許凱多的黑道勢力在和之國活動,興建工廠,開放交易等等。至於之後唐等其他列強有沒有參與其中,那就憑各位自行想像了。
  
之所以在這裡猜測為簽條約而非直接武力入侵,是結合“黑船事件”後的一段歷史和漫畫中錦衛門父子的狀況作出的推測,請繼續往下看。

二、 末代將軍,德川慶喜的身世


德川慶喜,日本江戶幕府第十五代將軍,水戶藩藩主德川齊昭之子,幼名七郎(尼瑪!),字子邦。1853年馬修·佩里率領艦隊訪日那年,因當時將軍德川家定無子,被選為後繼將軍的候選人,主張攘夷,反對簽訂《神奈川條約》。
  
鰻魚桃在701話和路飛打架時說過,“哼,那在下就是總有一天要成為和之國將軍的男人,笨蛋!”。在船上和娜美玩扮家家時更彰顯貴族習性。結合唐對他的重視,許多吧友也猜測過,鰻魚桃的身份不簡單。
  
另一點則是色衛門,色衛門一來好色二來禁欲,並不像有婦之夫,但卻是鰻魚桃的父親。再來他也沒有一國之君的風範。明治維新以前,有許多男子叫“兵衛”或“左()衛門”。這類名起源於古代。西元八世紀時,天皇朝廷內設立了五個負責保衛天皇和宮廷的軍事機構,即衛門府、左右兵衛府和左右衛士府,台稱五衛府。那些最早叫“兵衛”或“左()衛門”的人多半是在各府中服役的軍士。

也就是說,色衛門看上去並不是鰻魚桃的親生父親,鰻魚桃也未曾提起過他的歐卡桑(當然兩人的父子之情是無可否認的)。那麼怎麼解釋這個矛盾呢,恰好德川慶喜的人生中有那麼一段事兒。
  
德川慶喜出生於德川禦三家之一的水戶家,11歲時奉天皇德川家慶之命,過繼到禦三卿之一的一橋家為養子,直至出任將軍為止。
  
根據德川家康的遺命,水戶家的歷代藩主是為“天下副將軍”,必須輔佐幕府將軍。而家康也規定,如果將軍秀忠的男系子孫斷絕時,只能從尾張藩或紀伊藩中挑選男子繼承,不得從水戶家挑選。不過,後來出生于水戶的慶喜,因為是過繼給一橋德川家的養子,才得以成為幕府將軍。
  
那麼便可以從這段歷史YY出,鰻魚桃確實是和之國貴族之後。錦衛門的家族則世代輔佐將軍。錦衛門由於某些原因沒有結婚,鰻魚桃自小奉將軍之命過繼給錦衛門當兒子,上任將軍過世後無留下子嗣,因而鰻魚桃便被選為下任將軍的繼承人。
  
PS:色衛門由於什麼原因不能結婚呢?肯定不是你想的那麼猥瑣啦混蛋!其實是因為錦衛門和勘十郎相愛了,他們的愛情感動了將軍,於是將軍下令給無法生育的攻受二人過繼一名孩子。(喂你夠了哦!!)

好了回到正題,我們繼續把這段歷史講下去,關於鰻魚桃和色衛門的出逃之謎。

三、 明治維新的開始與國家的內亂。

  
說到桃之助出逃的原因,要從明治維新及之後的內亂說起。
  
目前明治維新開端的說法有兩種,分為天保期和開國期。
  
樓主想用的是開國期的說法18541月,幕府無視朝廷下達攘夷要求,與美國簽訂《日美神奈川條約》,正式宣告鎖國政策結束。此後英法等列強繼之訂立一系列不平等條約,這不但造成尊皇論主導的輿論不滿,與列強的不平等貿易也加速社會經濟的動盪,以及與朝廷關係的惡化。之後政治上從幕府統治的一元政治體系逐漸轉為主權上由朝廷與幕府並立,行政上幕藩二元的體制
  
這裡需要的注意的是兩點,其一是日本的幕府制度下,最高權力者是攘夷大將軍天皇和朝廷只是傀儡,是不參政的。黑船事件後,幕府以需要取得孝明天皇的同意為理由推脫了一年,使得朝廷開始參與到政治中來。其二是德川慶喜正式上位是在1866年,而慶喜本人是支持攘夷的,反對神奈川條約的。
  
1866年慶喜上位後,具有維新思想的藩士們開始結成軍事聯盟,並同天皇接觸,主張倒幕(推翻幕府)。該年七月,原本期待的盟友法國新外相不再支持幕府,年底,反對倒幕的孝明天皇暴斃,1867年,新繼位的明治天皇向倒幕派送去了許可倒幕的密詔。後來,幕府將軍德川慶喜為了避免內戰,在阪本龍馬居間斡旋下,主動在城裡提出“大政奉還”上奏文,表明將政權歸還給天皇。但並未交出兵權與領地。此時的慶喜辭去將軍之職,逃往大阪,這是第一逃。
  
慶喜希望以此為苦肉計,在新政體系下保存實力,以便爭回主導權。但倒幕同盟並不信任慶喜的舉動,決心發動以“王政復古”為名的政變。面對新政府和朝廷的要求,慶喜率領一萬五千人軍隊由大阪進攻京都,卻被僅有五千人的新式裝備政府軍打敗。逃回江戶,此為第二逃。

那麼我們將桃之助放在慶喜的位置上,他逃跑的情況是第一次還是第二次呢?樓主認為是第二次。
  
如果凱多是撬開和之國國門的第一人美國,那麼隨後而來的小唐等人就是英法列強,並且,和之國是非加盟國,不受世政保護,也是七武海可以進行合法掠奪的地方。
  
此外還要注意的是新七武海這個人物,有兩點:
  
1、騰虎在小唐面前曾經提過,有個地方發生了海賊盜國事件。
  
2、布蘭紐準將在報告羅路事件之前,實際上先報告過那名新七武海的問題(原話:另外再加上剛剛提過的那個男人),也就是說這個新七武海也出了什麼問題,需要報告。
  
3、青雉說過,最壞的情況,事情會直轉急下,成為薩卡斯基的海軍本部面臨的最嚴重的問題。
  
串聯這些點並聯繫歷史資料,布蘭紐準將報告的內容會是什麼呢,那就是新七武海和四皇之一的凱多聯手在和之國進行了盜國行動,而唐,恐怕也有嫌疑。
  
參考老沙的阿拉巴斯坦行動,在背後煽動國內的新舊觀念的矛盾衝突,並,在背後伺機潛伏,等到兩敗俱傷時就可以將國家據為己有。
  
好了,現在可以梳理出和之國前後發生了什麼事。
首先,凱多勢力“黑船開國”,和之國將軍與其簽訂不平等條約。
其次,各路海賊蜂擁而至,和之國不平等條約增多。
然後,前任將軍過世,鰻魚桃繼位。國家內部累積的矛盾與日俱增,以某個事件或者某個人的去世為契機,反對派勢力開始出現並提出倒幕。
接著,鰻魚桃讓出政權,反對派背後的新七武海等勢力繼續煽動矛盾,最終幕府軍與倒幕派進行了一場戰鬥,幕府軍大敗。色衛門勘十郎攜鰻魚桃出逃前往卓武求助,其餘人生死不明,劇情便進行到了現在。
  
色衛門:“你一定要相信他們都平安無事。”
  
盜國的目的,可能是天王或者其他。
  
樓主在【第三次啦】裡邊提過,龍所率領的GM軍正在與凱多發生衝突,逃至卓武的目的是為了聯合GM軍。
  
老沙的盜國計畫ZF並未多少獲知,和之國的事件卻被提前獲知,這是因為青雉以及阿布薩羅姆(莫利亞)的行動所致。
  
七武海中有三個發生了問題,四皇與七武海聯合,天王的下落問題,這就是青雉所說的最嚴峻的情況。

四、江戶的和平開城與和之國的結局

  
考據歷史資料什麼的,碼字好累→_→,現在預測這個似乎為時過早。
  
在勝海舟的遊說下,德川慶喜最終同意投降。186853日,江戶不流血和平開城,移居靜岡,幕府至此正式瓦解。
  
歷史上對德川慶喜的評價不一,由於是將其作為正面人物來隱射,所以我找的也都是些比較正面的評價。
  
松下幸之助在《用人之道》裡寫道:

“德川慶喜之所以偉大,就是因為他能顧全民眾的將來與國家的發展,坦然從權傾一國的至尊之位引退,使德川家族與平民並齊,歸於平淡,卻引導出一個更輝煌雄偉的日本。領導者實在應該多多學習慶喜的胸襟與度量。”
明治維新成功最重要的因素,還是在於未代幕府將軍德川慶喜的身上。由於他深明大義,適時而退,把手中的政治大權,以和平的手段移交給天皇,並有效地控制了各地封建頑固的保守勢力,使日本能依明治天皇的意願,實行民主主義,發展富國強兵的政策,這在過去封建社會中,是一件難能可貴的典範。

樓主的猜測是,和之國的結局,最終也是鰻魚桃的和平退位,新舊制度的平穩過渡。但是既然是草帽一夥支持的人物,肯定不會就這麼投降了了事。草帽一夥打倒了背後居心不良的人物,給予真正的改革者一個好的發展環境,大家開開心心地來場宴會。



比起戰爭,我果然還是更喜歡慶典。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