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1日 星期二

其他分析 - 梅納德中將的伏筆 (baidu - 20140308)

【推測】隱藏著 [梅納德中將] 的伏筆


內容大項:
  
一、砂糖簡介
二、提問:可以通過回憶以前發生的事件而想起這個人?
三、二次叫錯巴託名字的薩波是在試圖拼湊失去的記憶嗎?


一、砂糖:童趣(hobby;愛好;嗜好)果實能力者;超人系

1.外表看似孩子的砂糖是個童趣果實能力者,自從吃下果實那刻起便不再成長,她能將觸碰到的人都變成玩具,並被遺忘。
  
2.依雷兵的說法:當童趣果實能力者失去意識(昏迷之意),德雷斯羅薩所有的玩具們都將一同變回人類,同時國內的人們也將恢復所有記憶。(依羅賓的說法:難道魔法會解除?)

3.童趣果實的作用:
(1)生命體:已知為有效作用物件,即將人變成玩具。
(2)非生命體:目前未知。
(3)副作用:被遺忘的玩具人;例如AB都是玩具人,ab分別是他們的親友,所以ab分別會遺忘AB的一切;若玩具人AB也互相為親友者,那麼也會互相遺忘的噢。

二、提問:可以通過回憶以前發生的事件而想起這個人?


比如吧友曾提到之草帽夥伴前臂上的標示”X”。。。。。。推測的方向有二,論述如下:

1.推測一、這個特殊設定是[可以]用回憶的方式拾回相關記憶的

(1)從童樂果實設定為可以抹去記憶的功能來看,如果WT的劇情描述是要以回憶來喚醒德島人民記憶的話,在這之前的10年間大有可為的機會,但卻沒有這樣做,若10年後的現在,卻要以回憶來喚起德島人民記憶,這就更突兀了,不禁讓人懷疑深思10年前這些遺忘親人的德島人民是腫麼了,難道都沒察覺有異狀嗎?
事實上是能有所察覺的,就像力庫王在廢料場裡也說過10年前也曾發生過這樣腦中一處空白的情形,而且,我們都知道雷兵是唯一未受砂糖契約限制的玩具人(740話後,羅賓姐姐就是唯二啦),而雷貝卡與雷兵多年的共同生活,依舊不知雷兵是父親的事實。因此可側證出,即使雷兵告訴她真相,關於雷兵這部份的記憶還是空白無法拼湊的,若應是強加,或許還適得其反也不一定咯。

(2)小結:[不可以]用回憶的方式拾回相關記憶的。

2.推測二、這個特殊設定[不可以]用回憶的方式拾回相關記憶的

(1)受童樂果實作用變為玩具後,依舊能定下契約,依舊能奴役玩具人,如此很單純的被變成玩具不也是可以嗎?,為什麼非得要不合常理的設定為『玩具人被遺忘』呢?我們都知道,記憶是專屬個人所有的,除非大腦發生啥病變,特別重要的人事物不會那麼容易自己遺忘掉的,那麼,這個很突兀的設定,不是顯得很多餘麼?當然,答案是否定的,因為這個副作用正是用來提升劇情張力性及精彩度的,換句話說,這是WT刻意施加的魔法喔! 側證就是羅賓說的這句話:「難道魔法會解除?

(2)所以關於抹去記憶的這點副作用,可能只是為某重要情節的需要所設定,可能是為了加深強調德島光與影的反差性而設定,要呈現的就是當玩具恢復成人類前後情感表現的反差與巨變,猜想這應該是WT桑原先設定的初心吧!

3.總結論: 『[不可以]通過回憶以前發生的事件而想起這個人』以及『玩具人被遺忘是為某重要情節而設定的梗』。

三、二次叫錯巴託名字的薩波是在試圖拼湊失去的記憶嗎?



1.薩波第一次稱巴托為【瑪琳克洛賽歐】


(1)瑪琳克洛賽歐這發音類似于"海軍遇難"(殺さマリン;發音:KorosaMarin)


(2)這點可能指向薩波曾目擊了巴托擊趴梅納德的場面,而梅納德確實也是因為巴托掛彩躺平的,並且海軍們似乎是不知道醫療室的黑暗秘密來著,因此,若梅納德被送進醫療室、掉進廢料場、變成玩具人這一路的情形是真實發生過的,或許是在砂糖昏厥後、薩波為巴托正名之際,WT才會將這位榮登標題,又似乎是來打醬油的中將,其突然掉線的真相大白之。


2.薩波第二次稱巴托為【瑪希爾梅隆】


(1)這發音類似於"哈密瓜"(マスクメロン;發音:Masukumeron)


(2)如果說梅納德中將被萌巴托擊趴的場面被薩波目擊了,那麼他稱萌巴托為"瑪琳克洛賽歐",似乎可以理解,但素,他又稱萌巴托為"瑪希爾梅隆",這就難理解咧!巴托長的也不像哈密瓜啊!就那頭髮顏色像罷了。當然此時是危急的情況下叫出口的名字,因此也有可能是因為發色原故情急而取的別名。

(3)還有一個捕風捉影的想法,順便也提出來讓大家參考下,那就是梅納德的外語名為"Menad",這發音有點點像日語哈密瓜~meron的音。


(4)若梅納德中將(凱普曼Capman)真的已經成玩具,那麼,在還原成人類後,完全是個目擊明哥犯罪過程及成為廢除王下七武海的有利證據咯。而這一切的目擊過程(包括明哥一族、路飛一黨、利庫王一方),更有可能對這位海軍的正義觀及三觀產生新的認知也不一定呢!


3.合上所述,從『[不可以]通過回憶以前發生的事件而想起這個人』及『玩具人被遺忘是為某重要情節而設定』以上這兩點結論來看,或許會發生在【薩波叫錯名字】這部份情節上也不一定,也就是突然掉了線的梅納德這個梗,因為『玩具人被遺忘是為某重要情節而設定』,而且薩波可能是一路的叫錯巴托的名字,因為『[不可以]通過回憶以前發生的事件而想起這個人』,直到砂糖失去意識之時,才出現為巴托正名的對話筐來,以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