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7日 星期一

其他分析 - 偶像的力量 (baidu - 20140306)

偶像的力量


在流覽某單話討論樓偶然產生了標題,當時看到關於貝拉米的討論,想到明哥相當於是他的偶像,決定以偶像的力量來寫點什麼,其實也沒什麼。去年年底寫了一部分,現在把它填完,如此而已。

首先要說的是藝術作品給予我的感動,拋去煽情的因素,往往是一些你我都可以做得到的小事會觸動我。雖說藝術創作離不開現實本身,但是藝術創作之所以是創作,有其不實際的地方。所以對於偶像和偶像所發揮出來的力量,我想儘量把角色平凡化來說。

然後就開始說吧,先說香克斯是如何成為路飛偶像的。
要說在前頭的是紅發海賊團和小路飛的相處時長。在被卡普帶上山之前,路飛應該都是呆在村子裡的,且第一話裡,路飛從未說過自己被爺爺扔到森林裡的事情,至於他說的特訓是否確有其事,其實是被香克斯嘲笑旱鴨子,隨口的大話罷了。因此,在香克斯來到小漁村到最後離開的時間裡,基本可以確定路飛都和這群人玩在一起。

大約一年的相處時間使得路飛對這幫大老爺們有了一定的瞭解,正所謂“日久生情”,隨上升的熟悉度而來的也有仰慕之情。小孩子對於與“厲害”、“勇敢”等詞語相掛鉤的人,容易對其產生仰慕之情。而這些詞卻偏偏和這群海賊扯上關係,所以路飛不單單因為相處融洽而喜歡他們,在仰慕之情的驅使之下,他還渴望出海,做一名海賊。只不過,起初路飛走的抱團路線老是行不通,遭到一次又一次的拒絕。甚至連極端手段的使用也絲毫無助。
可以從路飛身上看到孩子共有“一倔到底”的倔脾氣。

此外,無窮的好奇心投向無窮的大海。路飛所居住的村子,雖然面朝大海,但卻是一個比較偏僻的小漁村。一般村民所接觸到的海洋,相較于與游遍諸海的紅發海賊團而言,可謂冰山一角。而海賊們講的故事自然是孩子最大樂趣的來源之一。


以路飛對這一群海上勇者的崇拜為前提,加上紅發的船長身份,統領一船海賊,說明紅發是“厲害中的厲害”。此外,“統領”的地位也是深受孩子嚮往的,誰說話算數,聽誰的,話語權和指揮權,哪怕年紀小小也不會錯過。以及最重要那個時刻,讓香克斯在路飛連同讀者心目中的地位無可替代。

路飛視紅發為偶像,紅發知道嗎?


雖然表面上紅發愛與路飛打趣,嘲笑他,並且死活不肯帶他出海,但是路飛脾氣強,不肯放棄,甚至做出了極端的行為——毫不留情地給了自己一刀,以示自己的勇敢和決心。當時紅發大吃一驚,後來也叫路飛不要在幹傻事了。在海上最悲壯的一幕結束後有一段文字,似乎是給出香克斯一直不肯帶路飛出海的理由,此處存疑。


寫到這裡,先抒發一下在前面部分的感想,最初的東西常常是美好的,其實調下順序更好,美好的東西常常是最初的,這也是為什麼童年的快樂會在人們的心中佔據重要位置,孩子的世界,簡單而純淨。你說對不對,桃之助?正因為年少的單純和天真使得路飛對香克斯會以仰望的視角投以目光,視之為偶像。


針對上面那一處疑問,下面是嘗試的解釋。
雖然我們不知道紅發來東海的意圖,但是在這一年裡,風車村的港口一直是紅發海賊船的泊船之處,紅發在東海的航行是比較安全的。但是一上了賊船就沒有回頭路了,也就是說,路飛跟紅發一起出海,雖然這罪行聽起來不太靠譜,不過,路飛會被視為海賊同夥。當然,這不是主因。紅發之所以不肯帶路飛出海,主要地,還是從大人的角度看待這件事,即便路飛擁有他欣賞的地方,他也有著對路飛成才的信心,對於一個年紀尚幼的孩童,成為一個海賊的條件不是鼓足勇氣踏出第一步就足夠的,成為一個海賊的代價也不只是經過生死戰鬥留下的大小傷痕,且不提此時的路飛毫無戰鬥力可言。從17歲出航後的路飛可以看出,沒有實力,只能空談。海賊的世界畢竟殘酷,路飛需要以更加成熟的姿態邁出第一步。


這裡我想到了勇闖Marine ford之後,路飛被這個世界未曾瞭解的一面衝垮了自信心。此時的路飛已經在紅發送給他草帽之後經歷了十年的成長,雖然把艾斯從邢臺上成功解救了,但是,艾斯的死帶來的衝擊讓路飛瞬間崩潰,因此也留下了此生不可抹去的傷疤。雖然歷經十年成長的路飛依然有他不夠成熟的一面,但他已經具備了變得更加成熟以及獨立思考的能力,不單單是個耍嘴皮子而卻處處需要依靠的小孩,雖然現在也需要依靠夥伴,但誰不是呢,反過來路飛也是夥伴們的依靠。

說了半天標題終於要出來了,既然是平凡的小孩和平凡的大人,之間的情感也離不開平凡人的情感,其實說兩個人的情感有些不妥,其實我要說的只是路飛單方面的崇拜,也就是路飛對香克斯的偶像之情。基於這份情,路飛立志稱王,立誓找到不輸紅發的夥伴,以及,意欲超越自己的偶像,因此我用“超越”一詞來定義路飛身上的偶像的力量。


首先是立志稱王,說起來,大海賊時代最氾濫的夢想就是“海賊王”,主角也不例外,想必是“同一個世界 同一個夢想”的緣故。除了超越,我想不出在村子碼頭告別時,路飛說要成為海賊王和對香克斯的崇拜有何關係。


其次是夥伴。熟悉紅發船員的路飛瞭解他們的可靠度,路飛在尋找夥伴的時候或許有參照紅發團也說不好。因為與紅發海賊相處了一段時間,所以我說路飛的腦子裡也許會有以紅發海賊團的藍圖的構想。有執著於草帽海賊團走紅發路線看法的,這可能是一個方向。正因為瞭解紅發船員的優秀,路飛才說“不輸給”而不是說“超過”“更”等等。但是,路飛的船員最終超越紅發的船員,烏索普與耶穌布,父與子,繼承了海賊血液的烏索普在狙擊能力上超越,一流的航海士,一流的劍客,一流的廚子……等等。整個海賊團的超越,不也算是船長個人的超越嗎?


最後一點是打敗偶像,偶像給予了意欲打敗偶像的人力量,聽起來不僅拗口還不可思議。但是,既然路飛決意踏上海賊之道,就免不了和香克斯為敵的關係,所以說,“打”是不可避免的,既然要打,就要打敗,一言既出駟馬難追。路飛部分完。

接下來講的是貝拉米,剛好最近動畫裡才出場不久,貝拉米對明哥的敬仰此處就略去一萬字吧
(一口氣破萬啦!)



首先,貝拉米和銀仔(阿金)有相似的地方,同樣有殘暴的主,同樣衷心不二,但是貝拉米的人生比銀仔更為慘澹。克利克給銀仔總隊長的職務,銀仔為他賣命。而同樣替主子賣命的貝拉米,只能隱忍各種謊言和屈辱。海賊裡很多人都有著不管別人說什麼都要去完成的事情,對於貝拉米而言,搭上多弗朗明哥的船就是那樣的事情。但是,一個拼命想搭船的人碰上一條死活不讓他上船的船主,悲劇就註定發生。


那麼,貝拉米自己是怎麼想的呢?也許筆者上面說的死活不讓他上船是錯誤的,因為即使那是正確的論斷,其實是從當下的角度來看,未來的事情是不可知的,因為不確定性的存在,在“未來”成為“過去”之前,悲劇發生的不確定性也就是出現happy ending的可能性。


可能有人認為其實這是貝拉米的僥倖心理,其實不是,貝拉米是瞭解多弗朗明哥的,因為瞭解,所以視之為偶像,因為瞭解,所以想要成為唐吉可德家族的幹部。那麼,既然瞭解,為什麼貝拉米還會為唐拋棄自己感到失去活著的價值呢?他應該料到會有那麼一種結局的啊?看他上賽場時滿臉自信,天真希望贏得冠軍,進入家族,不就說明其實他不懂唐的心麼?

主題出來了,名為“偶像”的力量。我們知道崇拜偶像常常有種盲目性,筆者自認為更準確的說法其實是衝動。盲目常常指的是目標的模糊,而衝動是一種目標明確的行為,是理智不平常。


“所以樓主的意思是貝拉米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不對。首先,唐不是虎,是火雞!其次,唐在莫古鎮沒有滅口貝拉米,說明唐確實給了貝拉米機會,至少貝拉米自己找回了機會,機會間接上是屬於唐給予貝拉米的。
接納了貝拉米從空島帶回來黃金,唐難道只是因為愛財才接受的?唐不缺錢,接受了貝拉米的進貢,是對貝拉米的一種肯定,至少,與他要至置於死地的做法是相悖的,違和的。
難道說唐對羅愛恨交加也在貝拉米身上有所體現?羅對唐的價值是貝拉米所無法比擬的,不必多說。貝拉米現在的處境就是,把他倒貼給唐,人家都不要。


回到問題,貝拉米不是因為不瞭解唐而選擇接受唐的欺騙,而是因為上面剛說的,唐給了他肯定,所以他認為唐的態度與他轉變後的所做作為是相關的,這樣一步一步地朝唐的大船前進,成為家族幹部也不無可能。
但事實是,唐對貝拉米的興趣只是曇花一現。
雖然不知道當時唐為何給了貝拉米一條生路,但對於明哥的手下留情,貝拉米盡其所能去彌補過失,想獲得唐的認可,他登上空島,在得失之間重新認識了自己。


支持他完成轉變的,來自于把唐看作偶像,偶像給了我機會,我一定要好好珍惜,我一定要追隨他。追隨?沒錯,追隨!


“對一名追隨者而言,身處不同高度,是享受不到同樣風景的,何苦呢。”
不對。偶像即是風景,比如說好夥伴,同甘共苦後,最難忘的不是如畫的場景,而是夥伴的身影。同樣望向偶像的目光,有的在前,有的在後,如是而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