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4日 星期五

其他分析 - 德島十年變遷 (baidu - 20140108)

【第六次啦】德島十年變遷,微笑與悲傷的狂想曲


一、一夜劇變,德島十年的政治經濟文化變遷。


關於德雷斯羅薩島的歷史,最早可以考據到900年前。當時執政的王族還是堂吉訶德家族,處於奴隸社會階段。依靠著與咚塔塔族的不平等條約,德島的奴隸主們驅使咚塔塔族人從事非人的體力勞動,享盡榮華富貴。

空白的100年後,堂吉訶德家族前往聖地瑪麗喬亞,國家誕生了新的王族,即為力庫王族。掌權後的力庫王族廢除了不平等條約,德島的社會結構開始正式進入封建農耕時代。力庫王族的統治大約持續了800年左右的時間。

十年前,莫内以一名侍女的身份進入德雷斯羅薩王宮任職,不久之後王下七武海之一的堂吉訶德·多弗朗明戈來到德雷斯羅薩島,以武力脅迫力庫·多爾德三世,要求其以100億貝裡的價格來“購買”這個國家。不願造成傷亡的多爾德三世向國內百姓下跪借錢。籌錢當夜,多爾德及其下屬軍隊被明戈以“寄生線”操控,對百姓進行了屠戮並火燒村莊。然後,多弗朗明戈看準時機以英雄的身份出現,“拯救”了恐懼中的百姓。於此同時莫内打開城門,堂吉訶德家族幹部入主王宮。

一夜之間力庫王族民心盡失,連同歸於盡的計畫都未能實施。

之後,力庫王族的長女斯卡萊特在堂吉訶德家族的追殺下身亡,次女維奧萊特為保全其父親多爾德三世的性命,投誠堂吉訶德家族。斯卡萊特的丈夫被堂吉訶德家族幹部“砂糖”變成玩具雷兵,在與方片軍的戰鬥中失去了妻子和一隻腳,攜唯一的女兒蕾貝卡流亡國內。

至此,堂吉訶德家族重新掌握德雷斯羅薩島的統治權。

實際上WT對於德島的刻畫頗為費心,也許從小唐第一次出場以後,WT就構思好德島這個場景了。不同于阿拉巴斯坦和磁鼓王國,這次國家在Z權交替後,無論是Z治體系,經濟結構還是文化面貌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分析這些變化可以讓我們更好地去理解人物的情感變化,猜測漫畫的進展方向,以及體會WT所要傳達的歷史觀感。


1 政治

A)首先講對內
從表面上看,德島的政治結構沒有發生多大變化,依舊是一家獨大的獨裁形式,民眾依舊擁護他們的國王,甚至在明戈統治的十年裡,民眾對其愛戴的程度幾乎達到了個人崇拜的地步。因此在這一段我一直很糾結怎樣去描述這種變化。
在第四篇帖子中樓主也提過,獨裁制度往往因為統治者的不同,使得表現結果具有多樣性。因此儘管體制沒有太大變化,十年前後情況卻有很大不同。

726話,囚徒劍鬥士回答路飛的那一段話裡,很好地描述了十年後的德島現狀。
“你所看到的,是‘勝利者’所在的光鮮亮麗的世界。多弗朗明戈會把人劃分成‘順從的勝利者’和‘失敗的反抗者’兩類。失敗者在他眼中就如同垃圾一樣,只要把垃圾藏在黑暗之中,這個國家看起來就歌舞昇平了吧。”

十年前的德島,民眾在政治地位上是平等的,十年後的德島,平民中是有明顯的“階級”劃分的。

最底層的階級有三種人,咚塔塔族人、玩具和囚徒劍鬥士。咚塔塔族人和玩具長時間進行非人勞動直到無法動彈,囚徒劍鬥士則作為競技場觀賞物一直戰鬥至死。從這個意義上說,明戈統治時期,以一種更隱晦的方式恢復了奴隸制度。
中間一層則是通常意義上的平民,依靠玩具和咚塔塔族人的勞動,在不知不覺中過上了富足的生活。這一階級倘若忤逆了多弗朗明戈家族的意願,則被變為玩具或囚禁為劍鬥士,淪為最底層階級。而在日常生活中,平民中有戰鬥力的人在競技場獎勵的誘惑下進入競技場決鬥,或在預選賽被淘汰,或在決賽被方片格鬥集團打敗,進入醫療室最終變成玩具。也就是說中間階層幾乎每天都有人在不知不覺中淪落為奴隸階層,而身處其中的人們卻渾然不知,既不知道自己富足的原因,也不知自己以及親人即將面臨的悲劇。
最上層則是多弗朗明戈家族集團。其實即使在集團內部,類似這樣的分層還是一樣存在的,類似展開,不多做敘述,有興趣的可以討論討論。

B)然後講對外
對外的區別很容易看出來。
力庫家族時代奉行和平共處方針,致力於避免因戰亂和殺戮帶來的傷亡,並時常對外援助,800年間國家沒有經歷戰亂。
明戈時期則大規模出售武器(包括smile在內),通過別國戰亂獲利,同時因為明戈家族本身強大的武力和背景,德島同樣沒有發生戰爭。

2 經濟
力庫王族800年,德雷斯羅薩島的經濟主體是自給自足的農耕經濟,以及少量的對外商業往來,這個情況從725727話幾個人的回憶中可以看得出來。我們知道農耕經濟一旦發生天災容易造成饑荒等情況,但得益於咚塔塔族的幫助,800年來德島人民雖然生活稱不上富裕,卻也安定自由,並且有所積蓄。
國家財政上,可以對外援助因而可以肯定沒有太大赤字,100億貝利的金額需要向民眾大規模籌款,可見也沒有太大富餘,總體來說,是個廉政的狀況。

明戈統治的十年間,德島從小農經濟的農業國轉變為對外貿易的商業大國。在這裡,漫畫只畫出了其港口城市阿凱西亞,我們也就將其作為德島經濟的範本對其進行分析。除了對外貿易,還有競技場觀光(du博)、餐飲行業、舞女表演等等,民眾衣著華麗,有錢可以觀看競技、競猜。
漫畫至此,相信有不少人認為是明戈的統治和商業貿易給德島的經濟帶來了巨大的發展。
但實際上,德島只是一個加工基地,輸出的只有勞動力,國民本身並沒有掌握先進的技術,這和七水之都的繁華有著本質上的區別。除去競技場觀光帶來的一些經濟效益之外,德島的主要經濟收入是來源於地下貿易,而地下貿易是不為人所知的,資金全部流向堂吉訶德家族,並非流向普通民眾。那麼民眾是怎麼富裕起來的呢,這要先瞭解一下明戈商業帝國的產業鏈了。

這個產業鏈是個什麼流程呢?主要分四步走,下面舉個例子來描述這個流程

1 研發:明戈旗下眾多的開發者之一凱撒研發出了新的生化武器“死亡國度”。
2 推銷:凱撒向各路中間人、大海賊、軍閥廣播展示其作用和用法,並打出廣告:“死亡國度”殺蟲快,範圍廣,不要一萬,也不用五千,現在訂購,特價只要998,只要998!還在猶豫什麼?趕緊拿起你手中的電話蟲撥打螢幕下方的號碼訂購吧!全球唯一總代理joker,訂購10份以上還送水果smile一枚哦!!
3 接單:看上了這樣武器的中間人、大海賊、軍閥們向joker下訂單。
4 生產交易:Joker在德雷斯羅薩島地下大規模生產武器產品,並在地下港完成交易。

也就是說德雷斯羅薩在這個產業鏈中的作用有兩個,一是生產地,一是交易地。若只看德島地下,其實和東海的橋之國無異,都是奴隸勞動者國家。不同于橋之國的全員奴隸,德島還存在著展示給世人看的光鮮亮麗歌舞昇平的一面。


德島交易的“非法”性就是德島人民“富有”的原因。一方面因為交易和生產都不能上得了檯面,於是明戈需要一個光鮮亮麗的國家來掩飾,他把盈利的一部分分紅給“順從的民眾”,營造出了一個華麗的德島佈景遮住了眾人的眼。另一方面工廠需要勞動力,勞動力主要來源於德島民眾和競技場,因此,“養肥”民眾和競技場也就成了必要。

這就是德島“富有”的秘密。通過製造戰亂、研發武器、奴役玩具和咚塔塔族,堂吉訶德家族獲得了巨大的收益,這些收益的一小部分經明戈之手投資施捨給德島民眾,造就了“富有”的德島。這種富有和十年前的貧窮,其中滋味各位自行體會。

3 文化
造訪這個國度的人們,幾乎都會被三件事情所迷倒,一是各種鮮花散發的芳香與該國引以為豪的珍饈菜肴的迷人香味;另一個則是不知疲倦的姑娘們的熱辣舞姿;然後還有一個讓旅人們為之驚歎的事物便是,融入城鎮後非常自然地,與人類共存的,擁有生命的玩具們的身姿。
這是初到德雷斯羅薩島的描述。與十年前的農耕文明相比,德島的衣著文化、飲食文化,休閒文化都有了顯著的不同。這裡漫畫中有著比較顯著的描述,不再多講。

主要從競技場的變遷來闡述一下德雷斯羅薩國民精神信仰上的變化。

十年前的競技場,主要是為了“競技”而非相互屠殺,這一點包括雷兵在內的許多人都曾說過,最有力的證據是劍鬥士裡基(也就是多爾德三世)手上拿的劍,是“鈍劍”,劍鋒是不鋒利的。這一點側面地反映了當時劍鬥場的精神風貌,人們觀賞的是劍技而非鮮血和廝殺,借由咚塔塔族回憶中一個德島老人之口,也反映出了德島愛好和平的民風。


明戈掌控德島之後,改變了競技場的風格,要求上場參戰的手下“即使不能殺掉敵人,也要給我掛點彩回來”(725話鰻魚桃的回憶)。一步步勾引出沉睡的民眾心中的殘虐和血性。最終,我們看到競技場中的民眾歡呼的是“把她的頭砍下來!”之類的叫喊。逐漸形成了將殺戮和鮮血視為娛樂的民風,是以被周圍的城鎮稱為“野蠻的海賊國度”(來源:706話再不嘲笑你)。有吧友說,現在的德島感受不到普通民眾的善意,大約也是這個原因。

學會戰鬥是為了保護,而非殺戮,這是雷兵教導給蕾貝卡的思想。雷兵在競技場門口阻止孩子們入內觀看,正是為了不讓這種殺戮之風毒害下一代。或許也有抗拒這種文化的人,只不過他們都消失在了國民的記憶中罷了。

卡文迪許說過一句話:只有落敗者的鮮血才能激起人們的亢奮,或許這個競技場也是尾田對自己和打鬥漫畫的自嘲,可能是我過分解讀了。
短短十年,就可以將一個愛好和平的國度變得嗜血好鬥,破壞往往比建設簡單得多。實際上,和平共處遠比暴力鎮壓更需要智慧和胸襟,但現實中有太多人,喜歡將勝利的鎮壓者當成英雄來崇拜。

二、從PH實驗室到德島,微笑與悲傷的狂想曲。


(碼字一多又累了→_→)
大概我們誰都沒有想到,從離開魚人島冒出水面後接到的那個求救電話開始,路飛一行就開始捲入了新世界大動盪的漩渦之中。原以為新世界的第一站應該是個小打小鬧的輕鬆場景,沒想到卻直接扯出了一場大戲,仿佛時代一直在等待著草帽一夥的到來一般。
威力無比的大海嘯,最初也只不過是微不可見的小波濤而已。
在這個大篇章中,有兩個很關鍵很關鍵的詞,一個叫sad(悲傷),一個叫smile(微笑),這兩個詞交織著成了德島篇的主旋律。

1 能力者軍團的smilesad
一種名為sad的藥物,最終可以被加工成一種名為smile的果實。
與毒品何等的相似,食用時精神振奮,狂喜不已,狂喜之後,帶來的便是永無止境的悲傷。
食用了smile的人,會因為所獲得的力量狂笑不已,是為smile
食用了smile的人,卻不知道其實這是sad製成的,看到PH島上因為吃不到糖果而發狂痛苦不已的孩子們了嗎?或許那都是smile依賴者們的現狀。他們都沒有意識到,微笑果實的內裡,滿滿都是悲傷。

2 德島民眾的smilesad
現在的德島,以一部分人的悲劇,換取另一部分人的歌舞昇平。
現在德島上民眾總是笑容滿面,他們不知道自己的“富有”是以失去親人的代價換來的,也不知道天天在身旁逗自己開心的玩具其實是最重要的的親人,同樣也不知道自己隨時可能成為玩具的一份子。
就像是被喂了飼料而歡喜雀躍的小羊羔,看不到身後那一把明晃晃的屠刀。
就如雷兵所說,這群被蒙在鼓裡狂歡的人,才是這座島上最大的悲劇。

3 玩具們的smilesad
@jx8026700 的帖子中看到了,德島上向日葵花的花語是沉默的愛,很合適島上的玩具們。
德島上的玩具們,晚上從事著繁重的體力勞動,到了白天,部分玩具被准許“放假”回到親人身邊。當他們倒下不能再勞作的那一天,也就是他們真正與親人訣別的時刻。
玩具的意義在與給人們帶來歡樂,的確,玩具們的陪伴給取悅了德島上的民眾,但玩具本身卻悲傷不已。看到自己的戀人被一個賤男奪走,想反抗卻又受到鎮壓。聽著自己的孩子叫自己“破汪狗”卻又有口難言。
一直在島上做著各種搞笑動作的玩具,內心卻滿滿的都是悲傷,雷兵說了,鐵質的眼睛,想哭也流不出眼淚。

4 小丑的smilesad
明戈的臉上永遠都是掛著桀驁不馴的笑容。仿佛隨時可以掌控這個世界一般。
這個人無論是自我性格也好,操控人心也罷,從來都是把smile給人看,把sad藏到暗處。
人們看到他為了baby5可以毀滅城鎮,覺得他有情有義。
但當對手變成凱多時,他卻只對莫内說,就把島上的一切,都拉去做你的陪葬吧。

他聰明就聰明在於,悠哉地坐在窗前對維爾戈說,你辛苦了,而不會說,你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他會對莫内說:就把島上的一切,都拉去做你的陪葬吧。而不會說,為了我的事業,請你和維爾戈都去死吧。
甚至連讀者,也會被騙過去,為老闆與部下最後的一別感動不已。
直到莫内爆島失敗,他才親自動身,直奔PH島,我也才明白,原來莫内終究只是顆棋子,這個冷血卻又可愛的女人不會不明白這點。

Joker自身,同樣也是永遠把那桀驁不馴的微笑掛在表面,而他背後又是怎樣的sad呢?看到泡泡島上查爾羅斯聖一口氣把地一任到第十任的妻子全部貶為平民,我在想,不知joker童年時母親是否也有類似的經歷。


倘若總是以操控人為樂的joker,實際上也在被背後的人操控,那真是莫大的諷刺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