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0日 星期一

其他分析 - 龐克冰塊之謎 (baidu - 20120319)

[致敬]龐克冰塊之謎


風前輩把他的一系列推論都告訴了我,但是他卻不願意我將之公佈出來,他說一個女人否定了他的邏輯推理能力,以至於他對這些理性的結論變得沒那麼有信心。
不過,根據我對風的瞭解,他這只是以退為進,雖然如他所說,他的推論並非盡善盡美,但我相信沒人可以去苛求他……
基於一些個人的癖好,我將會用到諸如“兇手”及“屍體”等字眼。
不耽誤大家的時間了,祝閱讀愉快。
——J.J.McC2012.3.19

JJ
為了解開這個謎題,我覺得使用歸納法可以讓我的思路變得清晰一點。毋庸置疑,“兇手”只可能是羅或青雉。在這裡,我把M等其他人也算成是羅,當他們是羅的手下。於是,我便理所當然地得出四種可能性:第一種,這是羅所為;第二種,這是青雉所為;第三種,這是羅與青雉合作所為;第四種,並非羅或青雉所為。
我們可以很快排除第三種和第四種可能性,青雉不可能與羅合作,他不會幫著羅和M拐騙小孩,至於第四種可能性嘛,我可能都沒必要列出來。

那麼誰是“兇手”呢?在給出答案前,我先考慮了冰凍的具體時間。
如果是在四年前冰凍的話,那麼基於島被廢棄這一事實,我們只會看到冰全部融化為水的景象。畢竟大將青雉造成的天然冰川只能維持七天,而當時龐克哈薩德的天氣並非足夠冷。
那麼,是不是發生在青雉與赤犬決鬥之後呢?答案是否定的。
  
我們可以看到,冰凍室中有冰柱產生。雖然我的專業知識很匱乏,但仍知道冰柱的產生是有條件的,比如過高的溫度使得冰融化為水,水在重力的作用下往下流淌然後又結成冰,最終形成冰柱。而這個冰凍室中的冰柱比多年形成的自然冰柱還要來得誇張,所以必定有人為的因素。我可以斷定,如果是在青雉與赤犬決鬥之後再冰凍這些人,那麼根本不會產生這麼誇張的冰柱。所以,冰凍時間在青雉與赤犬決鬥之前,而產生冰柱的原因,正是青雉與赤犬的決鬥帶來的溫差的極端變化。冰不斷得融為水,水又快速結成冰,這種極端地人為因素導致了冰柱的加快形成。

根據青雉與赤犬決鬥之前就冰凍了這些人的話,我們可以得出一個結論:即青雉冰凍了這些人。而從冰塊本身來看,也可以匯出“兇手”是青雉。我從未看過如此透明的冰塊,冰塊的透明表示這些冰塊中沒有雜質,算是純淨水結成的冰,而只有青雉的冰是純淨的。此外,青雉確曾製造過如此純淨的冰,所以“兇手”是青雉,證明無誤。此外,我們還知道,實際上青雉和赤犬登陸龐克哈薩德時發現了這些犯人,但這沒有妨礙到他們的決鬥,畢竟犯人與平民不同。”

風:
等等,JJ啊,你講得太快,我都沒法插話了。你難道沒發現,你的推斷中有明顯的漏洞嘛?”
!!!!!!

純淨的冰不能作為依據,畢竟這裡是實驗室啊。而冰柱的產生並不一定要那樣折騰,流動的水結成冰就可以形成這樣的冰柱。實際上,《鹿鼎記》中韋小寶就用諸如此類的水大炮擊潰過敵軍,《金田一少年事件簿》裡也有過冰橋的製造,冰柱很容易產生。

當然,這只是表明你的論據不足而已。實際上,我也沒能否定掉你這種可能性,只能讓你依靠主觀判斷去選擇。

首先,我要確定一個事實,即被冰凍的人是無法大幅度增高的。這即是基於對生命個體的尊重,也是符合現實的,畢竟被冰凍的人若有大幅度地增大,冰塊本身會被撐破,絕對不會是現在那個樣子。基於此,我們先給出一個假設:“兇手”和搬運“屍體”的人是同一人。
然後,我們來考慮這樣一個事實。如果青雉是“兇手”的話,為什麼他要不厭其煩地把這些人搬到房間裡,或者說趕到房間裡都成。

首先,我們不得不考慮“這些人本來就在房間內”這一情況,怪我事先沒說,顯得有點不通暢。但你會發現,實際上他們呆在裡面會顯得很擠。這算不得一個很好的理由,不過我也沒時間仔細說明這些小地方。

然後,這才到青雉。他是如何使這些人進入房間的。我想有如下可能性:
一:本來沒有研究所,青雉在他們周圍蓋了一棟房子。
二:青雉是通過暗道將他們運入房間的。
三:青雉是通過天花板將他們運入房間的。
第一種可能性,如果它成立的話,那青雉無愧是海軍的一位奇才,但很顯然,這不可能。
第二種可能性也不成立,先不說研究所內是否有暗道。就算有暗道,青雉又怎會知道。
第三種可能性也不成立,試想一下青雉為了搬運他們而掀開房屋的天花板,我不敢想像。況且,這個房間的天花板未必是研究所的頂層天花板。

那麼還有最後兩種可能性:
四:青雉是通過前門將他們運入房間的。
五:青雉是通過後門將他們運入房間的。
說到這裡你應該懂了吧,JJ。有個簡單結論是毫無疑義的,它幾乎是呼之欲出。而直到現在這一刻,我還弄不清為什麼以JJ你這樣敏銳的大腦,會讓這麼清楚自我顯現的事實溜出你的視線和思考之外(引用)。
把他們都運進房間去,青雉根本無法做到!而他們自己也無法進入這個房間。這件事情,只有能肢解人體的羅能辦到。
  
為了所謂的對稱美,我相信這個房間的兩個門是一樣大的,不然我們也可以用現在羅所在的大門的圖。當然,僅憑上面兩張就夠了。即使不去刻意計算門與人的體積,我也得出一個結論:門太小而人太大了。

單論理性分析的角度,我必須批評我的做法。畢竟你可以說,即使門比人小,也不妨礙他們進入這個房間,他們可以爬進去或被側著抬進去等等。但我不認為這有任何的可操作性。
為了更完美,我們還是先認為青雉大費周章地把他們拖進了這個房間。另外,至此,這些人已經不可能主動地進入這個房間了,我想你應該能輕鬆地接受這個事實。
還是根據上面兩圖,門是往裡推的,冰面與外界齊平,但有人平躺著被冰凍。所以,我們能得出的結論便是:如果沒有冰凍的話,現在這個房子裡面的地面比外面要低。

就像圖1所示的那樣,但真是這樣子的話,我們不得不接受這樣一個事實。即當年研究所的人員在必經之路上,先開了前門,然後要往下跳入房內(畢竟垂直距離很大),之後還不一定能夠到後門的門把手。我們能接受如此令人困擾的生活嗎?
所以情況應該是圖2那樣的,上下兩個房間打通了。
佐證便是:

注意到,喬巴他們需要下樓。
  
還有,有人是站著的。這又否定了圖1那種情況。
所以我們得出確定的結論:有人為了把“屍體”搬運到這個房間內,故意鑿掉了A房間的地面,將A房間與B房間連通了起來。

所以,說到這裡。如果是青雉所為的話,我必須指出,青雉為了搬運這些“屍體”,不惜大費周章,還鑿掉了一層地面。所以青雉必有搬運這些人的理由,但他有什麼理由呢?
如果青雉現在不在島上的話,那他搬運這些“屍體”沒有任何意義,畢竟他不可能花了大力氣搬運這些人,卻一走了之吧。而如果青雉現在在這個島上的話,我們又不得不承認青雉參與了誘拐孩子這一件事。甚至說,M居然沒想到讓青雉來對付斯莫卡。無論怎樣,都是矛盾的。當然,除非你為了迎合青雉,得出諸如他被關押等荒唐的結論,這裡不一一表述。

所以,在這個假設下,冰凍這些人是羅做的。只有他能輕鬆搬運這些人,只要這些人遭受了武士先生的待遇。

那麼,為什麼會出現這種冰凍景象呢?
根據圖2所示,我相信你一定能看出羅的本意。沒人願意為了冰凍這些人而鑿掉地面,沒人願意在必經之地這種易於被發現的地方去冰凍人,除非發生了意外。羅碰到的意外便是,這些人太多太大了,一個房間裝不下。
我們可以想像,如果所有“屍體”都平鋪著的話,那麼冰面必定會高於外面的地面,如圖3那樣。而後面的那扇門,是往裡開的。如果冰面高於外面的地面的話,那麼門便無法正常開啟。所以羅只能讓一些“屍體”站著,以便於冰面與外界齊平。而羅也能輕鬆地讓“屍體”站著,他能控制。
所以,我們可以推測,實際上羅只是想把他們關在B房間,然後實施冰凍。當然,為了方便搬運,我相信羅在搬運“屍體”時是掀開了B房間的天花板,也就是A房間的地面的。但因為“屍體”太多且太大,羅無論怎樣都無法在B房間中安置這些人,被逼無奈,羅只能選擇連通兩個房間。
事實上,我相信現在的“屍體”安放恐怕已經是最緊密的了。至此我們已經可以得出這樣一個結論,安放這些“屍體”並實施冰凍的人,是羅。另外,如果這些“屍體”並不重要的話,為了保密而不連通A房間與B房間,那麼羅可以捨棄一些“屍體”,但他沒有這麼做。說明這些被冰凍的“屍體”對羅來說相當重要。羅當時的心理肯定有點矛盾,好在龐克哈薩德是一密地,沒人會進來,但卻是發生了小小的插曲。

在這個假設下,我已經討論了我想討論的。但回過頭來,如果這個假設不成立呢?事實上,我無法證明這個假設。
如果假設不成立,那麼“兇手”和搬運“屍體”的人並非同一人,根據上面的論述,搬運“屍體”的人肯定是羅,那麼“兇手”必定不是羅。在無法證明的情況下,我暫且不去誘導,由大家判斷(不要根據理性判斷)。


基於假設的無法證明,我相當遺憾。我嘗試說服自己,“兇手”是誰並不重要,我們也不是一無所得。畢竟我證明了:搬運和冰凍“屍體”的人是羅;這些“屍體”對羅來說相當重要。另外,我斷定:這些“屍體”的始作俑者也是羅。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