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4日 星期五

海贼王741分析 - 大騙子烏索蘭度 (baidu - 20140313C)

741--真實的謊言英雄與牢籠


諾蘭度說了真話,卻被嘲笑為大話王
烏索普說著謊話,卻即將再度成為英雄

小人族堅信,你是英雄
烏索普聲稱。我是海賊


 烏索普(ウソップ,Usopp
SOP計畫
拆分SOP UP

再看SOP如何成功,SOP的目的是讓人變回玩具。
方法:嚇暈砂糖或砂糖解除所有契約

先說砂糖會主動接觸契約嗎?
小人族描述著德島的悲劇,並堅信烏索普會拯救一切。
砂糖的反應是沉默、歎氣。



為何如此?
這些悲劇是出自她手的。
而她對小人族在這時還信任烏索普表達了一絲憐憫。
一直被欺騙的可憐傢伙們。


   之後,她看到了烏索普的呐喊,沒有表情。大約是看到了烏索普是在逞強。
  至少現在,沒有察覺砂糖會主動解除所有契約的理由。
  再考慮烏索普對於砂糖的瞭解程度,毫無。很難引發砂糖內心的東西,讓她反水。如果會,只能是巧合。

  再說驚嚇之法。
  2年前,對佩羅納用的是玩具蟑螂和充氣錘子。然而,這是有佩羅納不沉穩的性格做鋪墊的,遇事一驚一乍,砂糖在此完全相反,作為一個悲劇的製造者,顯得麻木不仁。

  然後這裡就有了一個矛盾。
  烏索普說謊這是被不斷的提及和強調。而砂糖本身太過冷靜。
  造成我覺得用辣醬丸來完成任務更合理的現象。而謊言又一定會用到。

最後的結論:用謊言讓砂糖大吃一驚,然後用趁機將辣醬丸射進砂糖嘴裡。

居魯士的牢籠

  居魯士殺了人而被關在競技場,本早可以出去,卻因為自己殺人的罪行被他人唾棄而放棄了自由。首先,因為力庫族崇尚和平,維持了德島800年和平,讓人們對殺戮有了很強的罪惡感。居魯士也自認為只有呆在競技場他才是一個擁有他存在的價值,牢籠不在周圍,卻在心中生根。
  漫延的罪惡感,最後是力庫王之女解救了他的話,那還真是愛情的力量。
  力庫族為對小人族贖罪,為他們提供各種物品,還用妖精掩蓋其存在。
  力庫王對於居魯士的好感,正是因為居魯士痛恨過往的自己,並稱之為野獸吧。

  居魯士有贖罪之心,力庫王也有,這種重疊,最後也就讓其代表力庫族,去給小人族贖罪。要說是力庫王之女救了居魯士,我更傾向與力庫王在這時直接把女兒許配給他。也許是主動提出3000勝的目標,也許3000勝之時,觀眾對於居魯士的態度已經發生了變化,我比較傾向於後者。
  41000勝,再勝2000場還需8年。

再加20年前還在活躍這條件,蕾貝卡16歲。
20+15+4+8=47
  雖說20年前可能是個虛數,再大就過於蒼老了,居魯士這次還要一搏呢。就取20吧。。即使這樣蕾貝卡也是居魯士31歲時所生。。


  分析組裡很多人認為居魯士的妻子斯卡萊特,是唯一砍到過居魯士的人。
  這個想法還是很合理的。
  不論居魯士多少厲害,是如何英雄。在競技場戰鬥的日子,他的身份是戰士,也是囚犯。沒有接觸未來妻子的機會。最容易接觸的地方,就是競技場本身。

  他的感情線,只是單單的許配,多少有牽強的地方。因為那一刀,居魯士記住了斯卡萊特。將其從精神的牢籠中解脫。

  YY過程是:居魯士認為自己的價值在競技場,因為他能不被砍到並2999全勝。面對女流,居魯士不求對方能把他打倒,說道:你能砍到我一刀,就算我輸。當然表面結果是贏了,而按約定居魯士是輸了。價值被一定程度的否定。觀眾對於居魯士的認同也只局限在競技場中。
  而斯卡萊特認為,時過境遷,你已經贖罪了,給大家帶來了歡樂。
  因為斯卡萊特對居魯士的認同,兩人走到了一起。
  要說力庫王早就認同了居魯士已經贖罪,他又為什麼不接受呢?他可能很享受自己競技場完美的表演吧。而時間一長,不被攻擊到並獲勝的戰績應該會產生一種強迫感,這是過高的磕求。斯卡萊特對居魯士的認同,與力庫王的認同,區別在於打破完美戰績的實感,真正解放了他的靈魂。
  如此上演的話,蕾貝卡的戰鬥天賦也更好理解了。閃躲是父親之長,之後該發揮母親給予的攻擊天賦了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