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27日 星期四

其他分析 - 童樂果實 (baidu- 20140206)

童樂果實及相關問題分析


資料來源: http://tieba.baidu.com/p/2852353174

結合最新幾話的解釋及@三號囚衣的分析,我對該果實的分析如下: 砂糖觸碰到的人會變成玩具,不一定要接觸肉體,隔著衣服也是可以的(只觸摸卡文迪許的褲子);不過這個不太重要,畢竟漫畫裡人物變大變小受傷啥的,最後還是衣服完好,所以隔衣施法的問題不用考慮~ 契約這個詞不太好理解,通常有所交易才算訂立契約,而人變為玩具是被迫的,不存在交易一說,所以也許稱為規定更合適,不知道日文原話用的是哪個詞,或說還有別的玄機?

砂糖對每個玩具都要單獨訂契約,該玩具必須遵守對應的契約,包括契約規定的附屬規定,無論其內心願意與否。比如卡文迪許剛變為玩具時是能說話的,托雷波爾發話不允許他隨意說話後,他就真的說不出來了,因為契約規定他聽從家族所有人的命令,自然也包括托雷波爾和指揮玩具幹活的嘍羅。這也說明每個玩具訂的契約和被下的命令都不一定相同。 人被變成玩具時,其它人或玩具都將失去對他的記憶,但該玩具本身的記憶不受影響。即,假如現在蕾貝卡被變成玩具,她仍然記得雷兵,而雷兵將不再記得和認識身為玩具的她了。至於砂糖對玩具前身是否有記憶還不好說,個人傾向於有,而且砂糖很可能有別的方式把玩具變回人類。雷兵說砂糖失去意識時玩具就會恢復為人,這個不知道他怎麼知道的,可能雷兵如某些大神分析確曾是家族成員、多少知道些內幕,也可能只是想當然,畢竟砂糖失去意識導致玩具恢復為人這事並沒有發生過(我猜測),只不過喬拉的確在被打敗時藝術品會恢復原樣,所以雷兵只是推測也說不定,即使砂糖失去意識也不一定讓全國玩具恢復呢。當然這只是我個人瞎想,坐等打臉~

還有力庫王沒被變成玩具的原因,應該是讓民眾保持對力庫王族的仇恨,比直接遺忘更有利於明戈的統治。然後,關於雷兵為什麼不聽從家族命令,現在也好解釋了。雷兵很可能在變為玩具後立刻就逃脫了(可能知道變為玩具的後果,不像其他人困于變為玩具時的震驚和托雷波爾的粘液中),根本沒定契約。而且他本來不是獨腿,在幼年蕾貝卡和她媽媽逃跑時,雷兵還是四肢俱全地對抗迪亞曼蒂,到他抱回蕾貝卡母親斯卡蕾特屍體時,已失去左腿了。至於恢復人身時左腿能否恢復,得看尾田的設定了,我猜想應該像莫利亞影子的情況一樣,可以恢復的(不過估計那時雷兵可能已經垂死了……)。而717話中雷兵提到的兩條必須死守的命令,應該是以法令的形式頒佈的,違者後果很嚴重,所以所有人和玩具都要遵守。之所以這麼推測是因為:第一,這兩條法令是同時針對人類和玩具的,不是只針對玩具的契約;第二,根據以上對雷兵的推測,雷兵不需要遵守契約,卻不敢不遵守這兩條法令。雷兵顯然知道違反的後果,所以不敢亂來。(第二條法令沒說明幾點以前不許外出呢,也許是日出之前?這個也不太重要)


@三號囚衣曾有以下疑惑:“在大街上表現出具有玩具病特徵的言行肯定是行不通的,可是人類和玩具走得這麼近,尤其是雷兵父女,蕾貝卡雖然沒有了父親的記憶,但雷兵貌似也沒有告訴她自己是生父這件事情。難道只是因為人類和玩具之間的信任問題嗎,普通人當然不會信玩具是人的話,加上有唐的管理,沒能說出真相就被處理掉的,有吧。但是蕾貝卡和雷兵畢竟相處了這麼多年,還存在信任的問題嗎。競技場內的玩具觀眾也如同他人仇視蕾貝卡,是跟風心理還是毫不知情。”不知道這些疑惑想明白沒有,我現在的理解是:玩具們清楚自己的處境,也知道暴露身份的後果,所以不敢說,但是理智上很難接受,尤其看到愛的人另投他人懷抱的時候。汪波克相比之下就幸運些。而雷兵之所以不說出真相,很可能是因為沒保護好力庫王族和他的妻子,心懷愧疚,不願讓蕾貝卡知道太多往事、承擔太多痛苦,更不想讓她背負拯救王族的責任。而蕾貝卡就像當年的娜美、羅賓一樣,寧可犧牲自己、犧牲一切來保護自己在乎的人(感性的小女人啊……)。仇視蕾貝卡的玩具,估計是被明戈的陷阱欺騙以後,因為其它原因(不聽從堂吉訶德家族命令等)被變成玩具的,所以同樣仇視蕾貝卡,儘管他們也痛恨堂吉訶德家族(最先變成玩具的力庫王族士兵知道真相,但已經過去十年,應該基本上已全都損壞報廢、被扔進了廢料廠)。

從漫畫中也可看出,堂吉訶德家族的統治思想是“絕對支配”,無論被支配者願意與否。明戈用線線果實直接支配他人身體,砂糖用童樂果實支配玩具,競技場用嚴酷的律法支配劍鬥士,家族幹部甯死也要服從明戈,以及家族通過其它鐵腕手段支配國民,將德雷斯羅薩變成外表上歌舞昇平的國家。而路飛最討厭把夥伴、部下當工具來利用和支配的人,所以客觀上路飛一定會打飛明戈,既要解放民眾的人身,更要解放民眾的思想。

剩下的問題:為什麼允許玩具白天出門?它們幹完活後需要和人類一樣多的休息嗎?玩具怎樣才會死去?靜待尾田大神解答~

補充一點,回顧近幾話漫畫時想到的,不止白馬可能因為雙重人格進行反抗,那個博比兄弟,因為是兩個人穿在一起的,另一個人應該也可以脫身吧~不知道砂糖有沒有考慮過這些情況呢~

------------------------------------------

分析的很好呀,我也有點想法,
首先雷兵是家族的人這個應該可以理解,甚至雷兵是joker的好朋友也說不定。至於你說的記憶。我覺得更像是存在,童趣能力就像是因果律武器,抹殺人的存在,賦予玩具的存在。所以就算雷兵告訴蕾貝卡我是你的父親,我想在蕾貝卡的記憶裡根本就可能是我有父親嗎?
其次雷兵之所以能逃脫的話,應該除了他自己的實力外,可能還有joker的一點想法吧。這個純碎yy
最後就是你說的打倒了joker就真的能改變德島的一切嗎?是不是太想當然了,最直觀的鏡頭就是競技場的觀眾要蕾貝卡上去流血,這樣歌頌暴力的世界觀,真的可以一夜改為原來的聖母嗎?
利庫一族的觀點是人性論,而唐家則是獸性,事實上人終究也是生物的一種,獸性論才是人的本質。這個也是個人吹牛,可以無視。
另外德島裡頭那些家人朋友沒有被變成玩具的人會反抗實力強大而且給予了他們富裕的joker嗎?回到利庫王治下要錢沒錢,要實力沒實力,要尊嚴沒尊嚴的三無政府。不好說
還有就是你也說了玩具的動力,和白天休息的原因。我覺得就是玩具的動力等於本體的生命力,而joker現在之所以要用選手做玩具,因為第一批的玩具可能快死了。所以才這麼做,那麼小小的玩具動力尚且如此,要是變回人類,估計可能他們就是快死的人啦。
所以我有一個恐怖而又黑暗的想法。利庫王800年不戰的理念和童話不過是他們認為是野獸的唐家吹出來的泡泡。而紫羅蘭和雷兵犧牲自己,為了國家,到頭了卻是害死大量國民的做法,我想知道這些的時候利庫一族的面和表情一定很好看。哈哈

--------------------------------------------


帶上俺滴名醫喬巴占一樓嘿
.....................................................................................................................
再來先梳理下樓樓的幾個問題,
①玩具恢復為人類的事情【是否發生過】
②雷兵【為何相信】砂糖失去意識會使玩具恢復
③雷兵是【如何得知】的砂糖失去意識能使玩具恢復人類訊息
………………………………………………………………………………………
(1)玩具恢復為人的事情是否發生過:
這問題的探討目的除了只為確定砂糖失去意識能否使玩具恢復人類的功能外,應該沒別的了;而發生過才能以已知的事實資訊而存在,若是未發生過,除了果實圖鑒中早已注明,否則連砂糖也不知道這秘密吧!既然是發生過或者為已知事實資訊,那麼雷兵又因何如此確信呢?又如何得知的訊息呢?分述如下。

(2)雷兵為何相信砂糖失去意識會使玩具恢復:
這個問題:探討這問題的目的在於SOP計畫的制定方向與基礎是否正確,因為它會直接影響執行的成功率,那麼雷兵又為何如此相信失去意識的砂糖能回復玩具的人類呢?扳倒明哥家族這樣的大事件,是何其重要與謹慎的事,若僅僅是雷兵的臆測,這也太兒戲了吧!因此是先有的確認過的事實存在,才有的相信確定的認知發生;並且從WT對這SOP計畫的重點著墨來看,若到頭來卻說砂糖失去意識還是恢復不成人類,不是更顯不合理而游離了德島該收線的情節嗎?!!所以,小結:砂糖失去意識是會使玩具恢復。

(3)關於雷兵通過小人直接偵察到這機密:
個人也覺得相當有可能性的,畢竟咚塔塔族之於德島是精靈般的存在,也不會主動現身於其他人眼前,除了力庫王族。確實是有利的秘密偵查隊伍。那麼有瞪瞪果實能力的紫羅蘭連雷兵和小人族起義的事情都能一覽眼底,小人族能察覺的事,對紫羅蘭來說也不難啊!

(4)若雷兵變為玩具前就知道這機密的話:
那麼雷兵肯定對砂糖或童樂果實有一定的認識與瞭解,若是為了引出其他情節的話,這點似乎也不能排除。
但從他十年前以玩具之身,穿著連帽披風(因自己異于常人而隱藏身份的穿著),卻無滑輪鞋來看(事發突然、不及思考應對),再加上雷兵對莫内之前的臥底的描述,雷兵有可能是第一個玩具人,而且極有可能是接近或事發當夜成為玩具人的,斷腳應該也是發生在前述的時間點上,從這不及防備、緊急危難的情形來看,這點的可能性又降低了許多。
(5)最後親提到維卡驚訝的反應及明哥的防備:
這兩點似乎也無法完全說服我放棄這個想法,①維卡的驚訝或許是雷兵沒向小人族說明原委,②而明哥對小紫的防備,個人是看不出端倪來,因為小紫是自由活動的個體,並無近身監督,要隨時擺脫他那群手下也非難事,因此不覺自信的明哥在防備她,更覺得明哥自信滿滿的確認這孤立無援的紫羅蘭終究無法抵抗逃離其掌控。

(6)以上敘述也只是個小小推測,雖不能找出有力證明與排除,但尚有可能性的存在,因此,權當在等待尾田說時的另一個思維方向來看待也不錯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