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27日 星期四

海贼王739分析 - 隊長 (baidu - 20140227)

深夜熬夜出沒請注意 海賊王739 持續挖坑中

資料來源: http://tieba.baidu.com/p/2890129607

本周內容
這話主要體現的就是士兵或者居魯士的父愛。小人族的作戰,放倒砂糖在他們認為是主要的。如果按照路飛他們的思維,其實沒有這麼多事情,直接去找小唐掛了小唐一切結束。同樣的,如果不掛了小唐,就算弄倒砂糖也沒有實際意義。因為當年就算小唐正面跟德島打,德島也毫無勝算。三個首席就滅了利庫的軍隊,但是小人族認為士兵可以打倒小唐。因為士兵是居魯士,是三千場競技場不敗的人。換個角度說,其實不是現在的士兵能打倒小唐,是那個恢復正常的士兵居魯士可以打敗小唐。先放倒砂糖,恢復讓士兵恢復正常,然後放倒小唐解放德島。但是事情會這麼順利嗎,且不說能不能放倒砂糖,就算放倒了居魯士真能打的過小唐?不過現在也是一個好機會也可能是最後的集合,看看現在的局面。如果把他比喻成籃球比賽,草帽海賊團和小人族他們已經把其他位置的人拉開了擋住了。現在只要士兵可以過掉小唐,得分就絕殺就贏了,反過來被小唐放倒一個快攻他們就跪了。而且現在,時間也是問題,草帽海賊團和小人族和羅底牌都亮出來了。他們板凳上已經沒有人了,就這麼些人,但是小唐那邊呢就不清楚了。冠軍,凱多,甚至黑鬍子,大媽都可能是人家那邊的。要麼你快速解決小唐,要是拖入加時賽人家不一定會派出什麼人來。


現在的策略就是快點解決,草帽海賊團快點撤夜長夢多。底牌都亮出來了,拖的時間越久,感覺對草帽海賊團他們更不利。然後說回砂糖,砂糖啊砂糖,對於這個砂糖有點亂。我上一話時候說砂糖的能力對人本身的記憶有影響。有人說,沒有影響,我提出了一個疑點就是如果正常邏輯來說人突然變成玩具還會正常快樂的生活嗎?競技場,甚至說草帽海賊團他們剛到島上看到的那些玩具他們貌似都很快樂,試問一下如果一個正常人變成玩具他會這樣嗎?至少我個人做不到,我自己換個角度想了一想。表面上看德島的國王是小唐,但是實際上很多地方都是手下人負責的。看到砂糖時候,從外表看砂糖衣服上是有一個皇冠的,我當時又過一個閃念砂糖是不是才是國王。這個國王是引號的,砂糖的命令是絕對的,而且現在看來對砂糖的能力並沒有完全瞭解後面會總結一下。這個國家一部分是人類一部分是玩具,砂糖其實就是這些玩具的國王。命令是絕對的砂糖就像程式師,他只要給這些玩具下達命令就好。或者更形象點說砂糖是編劇,我在前邊說了上周的一個疑問就是為什麼正常人變成玩具還能看上去那麼快樂。如果說砂糖是一個程式師,契約就是命令,那麼除了基本的2個契約砂糖有沒有可能為玩具下達其他命令?看看砂糖這兩個契約嗎,第一個不能攻擊人類,一個是聽家族的命令。雖然我不是寫程式的,但是我自己覺得好的程式是讓使用者可以快速上手,簡單明瞭最好。砂糖寫的這兩條命令,我認為最後聽家族命令是最重要的。前邊不是說了嗎,如果你是正常人變成玩具後會快樂生活嗎?但是有了聽從家族命令這條就可以辦到,只要家族的人對玩具說以玩具的身份生活忘記自己原本是人類就好了。這條命令可以產生更多的效果,比如想讓玩具幹活是不是只要家族的人說一句你去幹活就可以了。說的在簡單,玩具就變成了高級機器人,但是要操作機器人前提必須是家族的人。就好像進門必須有鑰匙一樣,只要進去其他的你就可以隨便了。但是砂糖這個命令從字面上並不嚴謹,家族命令是什麼是不是像我前邊說的你加入了小唐家族,然後你說的話就是家族命令?如果按照這個思路來,就可能解釋為什麼有的玩具可以說出自己的想法,有的不能例如砂糖最近把小人變成玩具熊,當時他也沒有說話,只是心裡在說。如此看來這條契約有點像雙刃劍,用好了方便家族,用不好可能是自己給自己挖坑。我舉個例子說,比如方片,方片本身是家族的,他完全可以利用契約讓那些玩具在看臺上表現出很高興很喜歡競技場的樣子。同樣的,路飛他們剛上島去的那個地方,很多玩具同樣的小唐家族的人也可以利用這條命令讓玩具幫他們幹活或者吃東西。還有一個例子我不知道算不算家族命令,紫羅蘭叫玩具馬送他去皇宮,玩具馬聽了他的話紫羅蘭用的也算是家族命令這條吧?這個命令不嚴謹,會出現很多亂七八糟的事情,而且這個家族命令也很寬泛。但是可以解釋我說的,為什麼正常人變成玩具還能正常生活,就可能出在這條命令上。


關於玩具其實還有一點,就是原本德島的人怎麼能接受這些玩具?漫畫說雖然很驚愕,但是卻融洽。掘井者說了一點,其實很簡單小唐是國王下個命令說玩具是新物種要跟你們生活在一起不就可以了嗎。看上去確實說的通,但是這裡面有一個點比較奇怪,就是蕾貝卡和士兵的事情,士兵這一話說了他是第一個變成玩具的。但是當時蕾貝卡看到士兵並沒有吃驚,掘井者跟我解釋說。一個小孩在看到媽媽屍體時候,那時候的衝擊性可能忽略了玩具會說話或者那時候腦子裡面只有媽媽玩具說話不是重點。但是漫畫裡面士兵融入蕾貝卡的生活可以說是完全無縫進入的。蕾貝卡在漫畫裡面從來沒有問過玩具兵為什麼會說話,對玩具兵也沒有奇怪。就好像玩具兵從來就在他身邊一樣。砂糖就說這些,說點其他的。


說一下方片,方片這個能力啊。說起來這個能力可能在某方面是無敵的,也可以很方便。比如攻擊他如果他是瞬發的,你攻擊他的武器就變得輕飄飄了沒有殺傷力了。方便在比賽裡面,渾身上下各種武器,一會劍一會狼牙棒就像一個武器秀一樣。還有就是比如走私點什麼的,說誇張點弄個穿卷吧卷吧就走了,前提是方片變的東西重量沒有。如果重量有只能變小點了,但是如果方片只是把他們變的像旗幟重量還有那麼方片的身體素質看來不錯負重戰鬥。說到方片就得說士兵,當年追殺蕾貝卡母子的就是方片。當年士兵也沒有辦法阻止方片,可以蕾貝卡跟方片也是死敵。居魯士是當年競技場的英雄傳說,而現在方片是競技場的英雄。而居魯士的傳人蕾貝卡現在在對陣方片這個所謂的競技場英雄不知道這算不算一種宿命。蕾貝卡是士兵教出來的,是不是可以說士兵原來的刀也是無刃的?這種無刃刀應該少見吧,如果方片跟士兵正常時候交過手是不是應該也見過?沒有反應是不是就意味著他也不知道居魯士這個人?不管怎麼說我都覺得這個方片是一個齷蹉小人。薩博讓食人鬼去保護蕾貝卡,就變成了以前那個預測,蕾貝卡加食人鬼對方片,薩博對冠軍。畢竟兄弟之仇怎能不報。這裡面要提一下士兵,士兵就是居魯士,那個競技場傳奇。在前面說了,小人族的計畫在我看來就是讓士兵變回居魯士然後幹掉小唐。居魯士實力到底有強,我能想到的是狗血的故事,比如你必須有什麼什麼身份才可以娶皇女。蕾貝卡和他爺爺都是單劍,那麼居魯士也是單劍。那麼很有可能是一脈相承,利庫族也許要當國王可能都必須進入競技場。比如你在競技場取得什麼名號才可以繼承王位。比如居魯士想取國王的女兒,國王沒有兒子可能居魯士成為競技場傳奇也可能是下一代國王?反正怎麼想都是狗血的,居魯士是第一個被變成玩具的。當時進入德島首席並沒有進入皇宮他們一直在小唐身邊。那麼很有可能是其他人打不過居魯士或者說他被砂糖陰了。小唐錯誤的估計了居魯士戰鬥力,以外不用首席也可以拿下皇宮。那時候砂糖契約也許沒有想好。或者情況緊急什麼的,我覺得不是失誤,跟居魯士的本身的實力不無關係。


下面說草花,草花是,有粘性,可以燃,燃燒會爆炸,看上去也沒有腐蝕性,貌似也沒有毒。我化學是不怎麼好想不出來。但是從可燃會爆炸這點,草花不是天生被烏索普克制嗎?如果烏索普仍個什麼火鳥星神馬的不是直接把草花炸死了嗎?當然他們自己也可能被炸死,乍一看點燃草花是好主意,但是如果真炸了也許整個皇宮可能都炸上天了。如果是那樣,草花不是根本不能靠近火,甚至說熱量到一定程度可能都會自燃。這點我想到死神裡面的拜勒崗,拜勒崗有保護,不讓自己的衰老能力侵蝕自己。前邊還有一個凱撒,當時烏索普也想用火的,結果凱撒抽走了空氣。這個弱點看上很明顯,往往很明顯的弱點自身一般來說都有克制的辦法。簡簡單單就放把火就了結了一個首席,本身也可能。不過現在已經撕破臉皮了,烏索普加羅賓對砂糖加草花。優點是對面兩個人中的草花腦子不太好使,烏索普和羅賓這邊聰明有餘但是在某些硬實力方面不如對面。如果想戰勝對面的2個人我覺得誘使草花犯錯是最好的辦法。利用烏索普和羅賓的腦子,讓草花犯錯進而達到目的。烏索普兩年後攻擊手段很多,弄點小手段。而羅賓的攻擊也有突然性,烏索普吸引草花,然後羅賓完全可以利用開花來對付砂糖。如果他們兩個正面打,我覺得兩個加起來也不夠草花一人打的,但是如果玩點小手段耍點小伎倆100個草花也玩不過他們兩個。腦子不好使的碰到兩個腦子最好用的,是一個挺有意思的對決。我要是烏索普就激怒草花,把草花儘量引遠一點然後羅賓發動突襲。我想到一個有趣的如果那個什麼辣椒什麼的給草花吃了會是什麼效果?草花不像凱撒,凱撒是聰明,陰險,能力強,所有惡人的元素都在他身上體現的淋漓盡致。所以當時娜美和烏索普沒有辦法。現在的情況很像當時燃燒島不同的是,這會這位沒有什麼腦子,而且也算把自己的一個弱點暴露了。不管怎麼說吧會是一場有趣的決鬥。

基本算是結束了,山治依然掉線,這一話士兵或者說居魯士吧對自己女兒的愛卻是很感人。希望他變身後可以幹掉小唐,而不是被小唐輕輕鬆松放倒吧。希望小人族不是異想天開吧,但是小人族既然知道居魯士那麼也看過競技場了,也就說他們對居魯士是有信心的。就怕這麼長時間變為玩具,就算變回來實力也會大打折扣。
結束、
這周圖片太多,貌似順序有點問題,就是砂糖那個地方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